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刀镇星河 >正文 第七二一章 东明散人
    “很难办,至少我现在,想不到任何办法。”

    白帝子依然摇头,面色暗晦:“此子不但己身晋升进入当世一流强者之林,羽翼亦已丰满。如今活跃于天东与西海,不断与我神教为敌的两股势力,只怕也与他有关。”

    此时只论张信掌控的势力,几乎不逊色于神教。

    他现在也总算是明悟了四天门阀,为何会毫不犹豫的倒向了张信。

    除了那处模拟领域之外,以利益动人心之外,更因其本身展露出的潜力,使得四阀之主再无犹疑。

    “不止是天东,张信晋升神师之事,会使整个日月玄宗都人心大定。”

    高元德淡淡说着:“我虽不知人心,却能够想象得到。日月玄宗弟子如若得知门中有弟子神域在望,会是什么样的心情。心安?自豪?期待?尤其这位,更深知底子弟子疾苦,才为他们增加过薪俸。”

    他说到这里后,就目望着天寒神子:“如果神教拿不出实力强闯,那就不妨等等,坐而待变。各方势力的耐心,不会持续太久。”

    白帝子听了之后就不说话,显然是认可了高元德之言。

    天寒则是陷入了凝思,片刻之后,他就有了决断:“此事我会请示神尊与神使,如果实在没办法,就只能如此了。”

    说完这句之后,天寒心中却升起了一股焦躁之感。

    短短四年的时间,这位日月玄宗的前任摘星使,就已成长到这个地步。可他们神教,却不断的损兵折将,至今都一事无成。

    如今他只希望,神尊大人能够尽早掌握住那些‘异端歼灭者’。否则如今之形势,真不容乐观。

    ※※※※

    就在白帝子与天寒高元德等人议论之时,张信已经提着三个石剑宗的五级神师,踏上了返回礼天山的路途。

    此时他距离礼天山,虽是远达八千里之遥。可以雷电八型的飞行速度,也仅仅只用了不到一刻时间而已。

    翼鸟飞行器的巡航速度,能达到三十马赫。而每一马赫,在这颗穹星之上,则是高达一千九百五十五公里。三十马赫,则是接近一小时六万公里,也就是十二万里。

    这意味着,张信他现在只要愿意,就可在一个小时内,从日月玄宗东面边境,赶至到西海之滨。

    不过这并不意味着,他的速度已超越了乾坤神符。使用‘曲速挪移’之法,哪怕是加上本身,也最多只要三五个呼吸,

    可在这之间,却可一瞬间,挪移最多三万里之遥。

    巩天来这次之所以在他与东方境等人大战了大半刻时间之后,才迟迟赶至,可非是因这位的遁速导致。这是因张信本身到底求援信息,在路途中损耗了将近半个时辰的时间。

    张信的总督大印,确实可与巩天来的长老符牌,直接通连。可他们二人之间,每一次的实时通话,都需通过日月玄宗各处灵山的专用法阵,来中转衔接,其实耗时极久。

    当张信回归之时,巩天来与紫玉天,月平潮三人也恰好返回。几人在礼天山下汇合之后,巩天来就眼神奇怪的看着张信手中提着的三人。

    “这三人是怎么回事?看他们的服饰,应是南面石剑宗的人?”

    “这次追击途中,他们有包庇上官玄昊的嫌疑,所以我将这三人都带了回来。”

    张信随手将这三位五级神师丢在一旁,语声冷酷:“暗堂与外情司,应该能搞清楚缘由。”

    那三人闻言,脸上都不禁血色全无。日月玄宗的外情司还好说,可那暗堂的行事风格,在北方却是鼎鼎大名。

    其中一人,急忙解释:“真君大人容禀,这‘上官玄昊’之事,我们实在不知。应当是我石剑宗内,有了他们的内鬼。刚才我宗法阵,并未有任何的警讯”

    张信闻言,却是冷声一笑:“你以为本座会相信?”

    他直接一拂袖,封住了这人言语,随后就也好奇的看向了月平潮的身侧。

    “这位又是怎么回事?”

    就在月平潮的身侧,赫然正立着东明散人古昱。

    不过这位的一张脸,已经皱成了苦瓜也似,一身气血灵能也已被封印。

    “同是散修,我曾与他有些交情。”

    月平潮解释道:“这位主动说愿意降服,且要向你赎罪,我倒是不好下手了。看在往日的交情份上,带他到你面前一叙。不过你如欲宰了他,我也没有意见的。”

    那东明散人古昱,也俯身向张信与巩天来二人行了一礼:“太一神宗龙冉,之前以五百万‘天金’为聘金,十万‘天金’为年俸,请我为他们效力百载。可如真君大人也能拿出这个价格,古昱愿意成为真君大人座前客卿。”

    张信的眉头一挑,所谓的‘天金’,是太一大陆那边,通行于灵修界的货币单位,与他们日月玄宗的十五级贡献值相当。

    五百万的十五级贡献值,聘请一位中位天域么?这可真便宜。

    巩天来也神色古怪的询问:“只要五百万,是真是假?”

    这又不是身为散修的时候,世间的‘渡灵之渊’,绝大多数都被大宗派的掌握。使他们不得不依附,领取卑微的薪俸,以换取使用‘渡灵之渊’以及‘灵渊神露’的资格。

    而似他们这样的天域,本身已至灵修的顶点,没可能在这基础上再进一步了。所以只需维持日常的修行所需就可,能够延寿的‘灵渊神露’对他们而言,也不是难以取得之物品。

    所以世间的天域散修,很少有人愿做他人的供奉客卿。即便有愿意的,价格也是不菲,至少不会低于两件神宝的价值。

    “对我们这些天域而言,身边的财货多少,其实都无意义。如非是万不得已,谁愿意好好的日子不过,来趟你们日月玄宗的浑水。”

    东明散人古昱一声轻叹:“可之前古昱,曾欠下太一神宗的人情,所以不便拒绝。”

    “原来如此!”

    张信目光闪烁,心想如能以五百万十五级贡献值,换来一位中位天域为自己效力,还是很划算的,

    需知这世间,即便似宗法相这样的顶尖天柱级神师,也顶多能达到下位天域的战力。只有拥有神宝的超天柱,有可能达到中位天域的层次。可超天柱级神师比之后者,还要更少见。

    而整个天穹大陆,所有妖魔灵修灵兽的中位天域加起来,估计才不到四百人。这已可算是整个天穹大陆,最顶端的战力了。

    尤其这古昱,与他并没什么实质的仇怨。两次出手,都无成果,他这边并没有什么过不去心结。

    不过

    “可我又该如何信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