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盛唐风华 >正文 第三百四十章 南下(四十九)
    晋阳城中,刘文静府邸之中。

    刘文静正在床榻之上,睡得香甜。

    刘文静曾为晋阳令,原来居停,自然是晋阳城中最为豪奢的所在。当年在唐国公未曾入晋阳时,刘文静还很以此为自得。

    不过当唐国公入晋阳,主政河东方面,大量世家子弟追随从龙而来之后。刘文静就将自己府邸让出。唐国公也转而将刘文静原来府邸赐给了自己四子元吉。

    而真正大世家子弟,对城中这些府邸,也从来不大上心。世家真正豪奢居所,从来都是在城外,封山林水泽,连成一片,在其间建设庄园。庄园围以城墙,数百家将家兵拱卫,数百奴婢奔走,庄园之中,还有上千奴口。或者耕种,或者为匠人,或者行猎烧炭。所有一切,都是自给自足,为一家服役而已。而这样庄园,但凡大的世家,遍布国中,何止数十?

    元吉就从来未曾将刘文静当初很是自得的城中府邸放在心中,或者在城外营建的庄园中居停,或者就到晋阳宫中和大哥一起,除非李渊有召,不然难得在城中歇宿。

    而刘文静搬到这个狭窄了许多,陈旧了许多的府邸当中,本来还稍稍有些不平。看到元吉这般,也就明白了原来自己那点自得有多可笑,区区一个宅邸又算得了什么,也明白了自己与大族世家,到底差得有多远!

    刘文静也就安然居于这个颇为有些破旧狭窄的府邸当中,而向上之心,更加高昂!

    所以他才有以晋阳令身份,行用间事深入马邑,直抵云中,联络刘武周的举动。这般疯狂,岂是那些从龙追随而来的大族世家子弟敢于去做的!

    而因为走了这么一遭,对马邑郡的风物人情各方势力有了切身体会,刘文静除了还在晋阳令位置之上征发粮秣民夫,筹备大军西进长安事宜,并日常佐赞军机事物之外,又承担起了新的责任。

    唐国公李渊,自然是高高居于这个势力的顶峰。但唐国公的性子,向来是只管重事,疏于细务。一应琐事,现在都交给世子建成料理。建成那里汇总完了,再禀报给唐国公,由唐国公做最后决断。

    而马邑方向的军情,向来是唐国公需要关注的重要一翼。从马邑传递而来的军情,也要先到建成那里过一手。但凡军情到来,不能事无巨细的就上交给唐国公,必须要有人进行汇总,分析,判断,去芜存精,这才能禀报上官。而上官垂询,马上也就要有筹划好的应对方略,以供上官做出决断。这就是幕僚要起到的作用,现下唐国公,几乎就是将幕府之责,都交给世子建成,而建成也将各方面的幕僚佐赞之责,分给了各个亲信。而刘文静,所负责的就是马邑方面。

    唐国公举兵在即,各处军情如潮一般涌来,不仅在衙寺中当值要随时接收这些军情,就算下值回返府邸,只要有各处紧急军情到来,这些幕僚也是随到随收,不得有丝毫耽搁。

    这么些天下来,每日各种军情事物繁重无比,饶是刘文静精力过人,一旦回到自己歇宿之处,也累得倒头就呼呼大睡。

    不仅刘文静如此,现下整个唐国公团体,只要是承担有责任之人,谁不是忙碌得如风车一般团团转?如此繁重的事物,让不少人干脆就想,也别管什么各项事宜都准备至周到妥帖,就这样发兵也罢!总好过在这晋阳城中,大家生生被这忙不完的事情给累死!

    正在刘文静睡得香甜之际,就听见自家床帐之外传来低低的声音:“大郎,大郎!”

    刘文静悚然惊醒,手一伸就摸着了一直藏在枕边的短匕。但转瞬就反应过来,这是自家老奴的声音。松开匕首一下翻身而起,帐外老奴举着一个加护笼防风吹的烛台,在室内映出一团黄澄澄的幽光。

    见刘文静起身,这些年来一直服侍刘文静的老奴掀开帐子,刘文静已经急急将脚挪下床,放在踏板上,挥手不让老奴帮他穿鞋履,一边自家动手,一边问道:“可是又有马邑军情来了?”

    这老奴,是当年在刘文静父亲手里就使出来了,陪着刘家多少年,等于就是刘家的长辈,这些时日也陪着刘文静熬得眼圈发青。嘟囔道:“那张四郎赶回来,一个囫囵觉都不让大郎睡踏实,谁的性命不是性命,就这么熬干了,我怎么和老家主交代?”

    一听是张四郎赶回来了,刘文静再不听老奴的絮絮叨叨,穿好鞋履披衣而起,大步朝着外间走去。那老奴举着烛台,踉踉跄跄的跟在身后,只是还在招呼:“大郎,夜色黑,小心脚下!”

    刘文静现下宅邸狭隘,规矩却丝毫不减。不是家生之人,不能入内院半步。刘文静就这样一直到了内院门口,两个值守内院关防的家奴这才打开门来。

    内院门外,张四郎一身冰霜,背着一个皮筒,正在门外等候。看着刘文静大步而出,张四郎忙不迭的深深行礼下去。

    这位当年马邑郡的贩马大豪,不知道是多少现今马邑郡的轻侠少年的前辈。因为马邑郡太小,所以到了河东另博出一片天,结果困顿此间,直到被刘文静雇为向导。马邑一行,因为精明强干办事妥帖,又被刘文静收入府中,并给了一个六军鹰扬府的小军官身份,算是有了正经出身,现下被刘文静派为专门往来传递马邑郡方面军情,这些时日,更是加倍勤谨。

    刘文静随意一摆手,示意张四郎起身。张四郎不做声的将皮筒递上,刘文静接过,看看蜜蜡封泥完好无损,一下破开,取出皮筒内的帛书。

    老家奴不声不响的将烛台递上,自家带着其他人等退开几步。刘文静一手举着烛台,一手拿着帛书,飞快的扫了几眼,神色一变,大声下令:“备马!”

    在这府邸当中,刘文静治家犹若治军,一声令下,早有人牵来刘文静的坐骑,数名家奴也悬刀配弓,在府门外等候。接着外院大门敞开,刘文静带着张四郎已然匆匆而出,汇合那些护卫家奴之后,踏破夜中寂静,直向城外晋阳宫建成驻节所在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