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刀镇星河 >正文 第七一八章 独自追杀
    “这是‘上官玄昊’?不得不说,真是挺像的,无论是面貌,气质,甚至灵能特质,都无不肖似。我曾见过上官玄昊十数次,此时却仍难辨真假。”

    巩天来的目光森冷,同样看着已经远遁到二百里外的那个身影:“你是要亲自去追杀?”

    “除我之外,此处还有谁能追上他?既然有机会,就得将这家伙解决了,否则我日月宗的各处边境灵山,难以安宁。”

    张信此时已飞身而起,踩在了翼鸟飞行器上,便连小吞天,此时也跑了过来。这飞行器的后面,也给了它留了位置。不过空间很挤,小吞天也必须缩小身形。

    而张信随后,又转望向了紫玉天与月平潮:“请二位继续追杀!这次但有斩获,本座与日月玄宗,视乎都有重酬。”

    这句话,主要是对月平潮说的。不过紫玉天如能留下其中一二人,那么他也同样会给予重赏。

    至于巩天来,是没法指望太多的。

    这位必须得跟踪压制东方境,防止这位东天魔皇去而又返,又或者转过头来,继续追杀他张信。

    毕竟这礼天山南面三百里,已经是群山法域之外。出了这个距离,张信就没什么底气,与一位伪神域正面抗衡。

    所以这位天元战圣,其实是抽不出太多余力的。

    “需知你如今身系之重,关系日月玄宗半壁山河!授予你神威真君的名号,可不是让你任性妄为的。今次的事情,即便我都感觉你太莽撞,一次都嫌太多。”

    巩天来一边说着,一边眼神复杂之至的看向了前方,那长达一千二百里的惊人斩痕。

    所谓术业有专攻,让他一拳轰爆一座‘礼天山’可以。可似张信这样,刀气纵横千里,他却是办不到。

    距离他与张信第一次见面,这才几年?

    于是巩天来,随后又改了念头:“你要去可以,不过需得万分小心。”

    他已意识到,此时的张信,确已成长到可支撑日月玄宗的一方天空。

    能够一刀斩开一千二百里的神威真君,无疑已有了资格,跻身世间一流强者之列。尽管还无法与最顶尖的一群人比肩,可这世间,能够威胁到张信性命的人已经不多,

    且确如张信之言,这次如无法将上官玄昊追捕,日后估计有得是麻烦。

    “弟子心中有数,绝不会冒险行事!”

    张信话音落时,那翼鸟飞行器的尾巴,就已喷射出了火光。随后就在巨大的轰鸣声中,张信连带着他的飞行器,顿时化成了流光,向远处穿孔而去。

    巩天来的眉头,顿时微挑。观这‘铁鸟’之速,这比之那些以遁法闻名的天域,都已丝毫不差。而且看起来,张信似只需提供雷电就可,并不需格外损耗法力。

    可这又是什么法门?居然能如此的迅捷?

    这分明是依托庚石力士来施展,且虽是复合灵术,可主要还是依托金系。素来被视为无用的金遁之法,居然有如此前景。

    就不知张信,要何时才肯将这门力士术法,上交给篆星楼?

    不过他随后就微一摇头,他希望这是在门中的内鬼,被彻底铲除之后。也更希望张信,能够一直活到日月神山云开雾散之时。

    ※※※※

    ‘上官玄昊’后撤的时间,与百里天方,皇甫绝机二人,可谓是相差仿佛。

    当他望见本该远在西海之畔的巩天来,却出现在礼天山的时候,就知自己的情形很不妙了。所以他也退的毫不犹豫,无比干脆果断的以风雷之遁,交替着向远处飞行。逃遁之速,甚至不下于龙冉古昱这些天域。

    直到‘上官玄昊’远远飞出了日月玄宗的群山法域之外五百里,这才停下了身影。

    原本他是以为自己,已经进入到了安全地带,可仅仅须臾,上官玄昊就脸色微变,看向了身后。那边一百二十里外,有一道赤红色的光影,正横空而来。

    上官玄昊先是为那惊人的速度,吃了一惊。随后就又眼神微凝,他的‘雷感术’,已经感应到了这红光之内,那让人无比熟悉的气机。

    “张信?”

    上官玄昊不假思索,就身躯闪动,化为雷电,继续以雷遁之术,飞入到了南面的群山之内。

    此时如有人从空中下望,就可见一道电光,如蛇一般紧贴着地面,往南面宛转行进。这飞遁之速,比之‘上官玄昊’先前逃离礼天山山前的时候,更增数倍!

    在短短的四五十个呼吸之内,他就已在空中穿梭了足足二千八百里之遥,将张信远远甩在了身后。

    不过到了此处之后,上官玄昊就不得不停下了雷遁,将一枚丹药纳入口中。

    雷遁之速,固然快捷,是世间至强的几门遁法之一。可损耗的气血法力,也同样不小。

    只是他才这里停了片刻,就又神色凝重的,看向了北面。

    后面的张信,居然又追上来了

    这很不可思议,这个家伙的遁速固然快极,不逊色于那些最绝顶的天域强者。可这样的遁速,怎么可能长久维持?法力方面的损耗,一定不小,

    观张信修为,也才只是一级神师的境界,灵能量是绝对没法与他相比的。且就在不久之前,张信才与一位伪神域大战过一场,损耗的气血,可不在少数。

    除此之外,他在刚才逃遁的过程中,也不断的借助周围的山势,来掩护遮蔽自己的行踪。

    可此时张信,不但追了上来,并且一身气机,也未见有任何衰落之势。

    这意味着此人的遁法之强,远超他的想象,并且灵感术的感应范围,至少在三百里外。可后者尤其让他难以置信,张信如真有这样的能力,岂非是也有灵感师的潜质?

    又或者此人手中,有着一件远程感应的宝物

    而就在他思念之间,后方的那道红光,又再接近了至少三十里。酷烈的杀意,由后方遥摄而来。

    同时张信的冷笑声,也传入他的耳中:“数月以来,阁下毁我日月玄宗两座灵山。杀戮我宗三千余弟子,近百万的百姓。这个时候,难道还妄想逃离?”

    上官玄昊闻言,却不禁哈哈大笑:“我还以为,神威真君会说捉拿叛逆之类。不过也对,你既然自认是上官玄昊,那么我在你眼中,自然是冒牌货。”

    他说话之时,身影又再一次化身疾电穿梭。

    后方的张信见状,则是眼透嘲讽之色:“胡言乱语,不知道你在说什么。不过无所谓了,今日阁下除死与降之外,不会有第二结局。”

    “这又不承认了?”上官玄昊依旧笑着回应:“你之前说那刀招,是得自神天上师的洞府,可那座浮空岛,似乎就只有上官玄昊进入过。难道说,那次其实是真君大人冒名顶替?”

    张信并不理会:“这只是你的猜测,与本座无关。你不是想要杀我?为何连回头一战的勇气都没有?”

    上官玄昊则再次哈哈大笑:“神威真君今日力敌血岩神魔东方境,必将再次名传天下,成为天下间公认的顶尖强者。在下这点斤两,可不敢与神威真君正面抗衡。话说回来,此处距离日月玄宗的群山法域,已经有二千里之遥,阁下就不该担心一下自己的性命安危?如今这个世间,想要取真君大人性命的,不要太多。”

    “生死我命,何需阁下烦忧?”张信语气淡淡:“倒是阁下,今日已必死无疑!”

    此时上官玄昊的雷遁术,明显是降速不少,他的雷电八型,已经渐渐追上。

    此人在短短不到五十秒内,挪移一千四百公里,速度已超过这个星球的五十马赫。而他那雷电八型的极限速度,如今也不过是四十七马赫,一秒穿梭二十八公里而已。

    可似这样的极限遁速,任是天域强者,也最多只能维持个五,六千里左右。没可能以这速度,长时间的飞行。

    而他的雷电八型,与寻常遁法又不同,哪怕以四十七马赫的极限速度,连续不停的穿行个一万公里,也能够办到。

    能限制它速度与持久力的,就只是空阻,动力,还有雷电八型本身的结构强度。

    就在短短十个呼吸之后,上官玄昊的遁速,就又再次降落了一个级别。双方的距离,已经接近到七十里。

    此时张信的目光,又再一次闪现冷芒。

    “我说过,你逃不掉的,又何需挣扎?”

    就在前方七十里,蓦然传出了一声轰鸣爆震,并闪耀白光,掀起了一片强横的气浪罡风,排荡潮卷。

    这是张信,以一记风元破,轰击前方。使得那方天地,剧烈的震荡。上官玄昊的身形,果然在这之后滞了一滞。

    ‘风元破’不但杀伤力惊人,也会在爆发之时,散出大量的光电与辐射能,对于上官玄昊的雷遁术,恰好克制。

    而这位飞遁遇阻之后,也干脆停下了雷遁,再次以雷天神寂之术,再次覆盖周围地域,同时以饱含无奈与惊奇的目光,回望着张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