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暴风法神 >正文 第224章 联盟之夜(下)(500月票)
    当然,杜克对转职神牧并不抱希望,后面boss多如天上星辰,不知道什么时候挂两次,节操又掉了。所以对阿隆索斯的邀约,杜克十分感动,然后打死不从。

    这时候,戴林国王上来,一拍杜克肩膀。

    “得了吧!阿隆索斯大主教,我觉得杜克这样的棒小伙还是不要当圣徒了。世界需要他,而且……”戴林突然坏坏一笑。

    杜克蓦地打了个寒颤,这是一种不祥的预感。

    果然下一秒杜克就中枪了。

    “其实,如果杜克愿意把他的舰队当聘礼的话,我倒是很愿意把吉安娜许配给他的。”

    不光是戴林,连印堂发黑的‘大舅子’德雷克也说话了:“听说你虽然长得比较成熟,其实你才15岁吧。我妹妹才12岁哦。”

    杜克没差被自己的口水呛死跑尸体去。

    得了吧!

    ‘历史’上的丫卖爹吉安娜命犯天煞孤星,克死老爸,克死n个绯闻男友。

    哪怕小爷我会复活都撑不住。

    杜克果断祸水东引:“哈哈!我就算了吧,我可不想惹怒阿尔萨斯王子殿下。”

    此时此刻,12岁的吉安娜早已显示出其美人胚子的潜质,把阿尔萨斯这个青‘霉’竹马迷得神魂颠倒。再往后一点的时间点上,就会勾动奎尔萨拉斯王子凯尔萨斯的凡心……

    “噢,如果是公平竞争的话,吾儿哪怕是输了,我也不会说什么的哦。”泰瑞纳斯走来。

    杜克继续转火:“哦哈哈,我可不想称为达拉然新星们的公敌。”

    “奇怪,寻求同样拥有极佳魔法资质的伴侣,不是吾等神秘道路探索者的本能么?”**师安东尼达斯过来凑合。

    杜克心中淌泪:你们这群家伙,那么三八干什么?你以为你们是非法婚介所的大妈啊?

    “呃,这个,我……”杜克话都有点结巴了。

    这时候,这些老而成精的家伙谁都看出,杜克很奇怪地对吉安娜这个名字有种莫名的抗拒。

    戴林倒是大度,大笑着拍拍杜克肩膀:“没事没事。说不定你见过我家里那颗库尔提拉斯的明珠之后就会改变主意的了。”

    泰瑞纳斯一招手:“卡莉娅你过来一下。”

    “是的,父王。”一个大方而不失温柔的声音传来,周遭一众年轻贵族的骨头都酥了。

    卡莉娅*米奈希尔——洛丹伦王国第二顺位继承人,后世大名鼎鼎的阿尔萨斯的亲姐姐,而且跟阿尔萨斯的感情相当好。

    不得不说,卡莉娅公主继承了她母亲莉安妮王后的美貌。一张恬静的瓜子脸,极为精致而带着高贵气息的五官,还有那头如瀑布般的柔顺金发直垂到肩。当身穿一件月白色长裙的卡莉娅迈着盈盈步子,一边有意无意展示其玲珑身段,一边来到杜克面前的时候。

    周遭所有人都不由发出赞叹声。

    多么完美的一个美人儿。

    她才15岁,如果成年了,那得多么祸国殃民啊!?

    洛萨用他洪亮的声线‘小声’地嘀咕了一声:“见鬼,我都快想要再娶了。”

    这个笑话换来一阵善意的哄笑。

    卡莉娅公主脸上泛起一丝淡淡的羞涩红晕,不过还是落落大方地打招呼了:“晚上好,马库斯公爵。”

    洛萨这混蛋唯恐天下不乱,居然坑了杜克一把:“喂,小伙子,人家公主给你打招呼了,你没点见面礼,好意思?”

    一时间,周遭的贵族们都起哄了。

    “礼物!礼物!礼物!!”

    反正谁都知道杜克是土豪,老奸巨猾的泰瑞纳斯何尝不是想多多少少坑杜克一把?

    你小子起码给个10磅重的珍珠来吧?

    杜克……其实穷了。他虽然不在乎钱,但几十万难民,外加来洛丹伦装逼,真没多少钱剩下。因为打仗了,贵族们瞬间勒紧了钱袋子,之前的奢侈品现在都很难卖出高价。

    什么10磅重金珍珠之类的,杜克才不想给呢。

    而且人家堂堂七大王国最强的洛丹伦的公主,会稀罕这个?

    落什么都不能落了脸面啊!

    杜克轻轻一扬法师披风,就差说一句“都闪开,我要装逼了”,然后杜克出手了。

    在卡拉赞修炼的日子里,杜克虽然没有打造出一条跟奥火魔法回路统计的寒冰回路。但一条小的冰系魔法回路还是有的。

    只见杜克指头一指,侍者手中一碟酒的酒水豁然飞到半空。随着杜克左手食指的灵活转动,悬在半空的酒液竟然打起转来。

    这是何等神奇的魔法操纵力?

    杜克对于元素魔力的理解和控制,完全超乎了身为**师的安东尼达斯的想象。

    表演仍在继续,冰冷的气息从杜克掌心中冒出来,晶莹剔透的寒冰花瓣就在众目睽睽下一片一片地形成。

    一朵用寒冰元素打造的冰玫瑰!?

    在辉煌的灯光下,每一片冰质的玫瑰花瓣都清晰可见,层层叠叠,组成一朵盛开的玫瑰。不光如此,竟然在冰冷的花径和花瓣当中,还有淡淡的火焰流光,忽闪忽闪的,光是这梦幻般的卖相,就引起了全场女士们的惊呼。

    这一刻,杜克鬼上身了。

    作死的他不知为什么回忆起电影里的某些经典桥段。

    他无比标准地做了一个吻手礼,把咸猪嘴印到人家如同细雪一样雪白轻柔的手背上,然后递上了那朵足以谋杀当然几乎任何少女芳心的冰火玫瑰。

    “卡莉娅公主殿下,只有最美丽的玫瑰,才能配衬上最美丽的你。希望这个小礼物你能喜欢……”

    说罢,杜克范儿十足地退下了。

    说真的,什么华贵礼物卡莉娅公主没见过,但如此有创意,如此高端大气上档次的魔法冰火玫瑰,她还真没见过。

    泰瑞纳斯稍微转头望向自己的宫廷**师。那位老法师报以一个羞愧的摇头,他在告诉他的王:这么精细的魔法操纵能力,我也做不到。

    这边,公主已经完全醉了。

    水蓝色的眸子里眼波停止了流转,在她的视界中,完完全全,彻彻底底地只剩下这朵美丽梦幻的玫瑰。玫瑰当中摇曳的火焰已经吸引住她全部的心神。连她脸上泛起美不可方物的红晕都不知道。(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