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限制级末日症候 >正文 897 乔尼
    我从阴影中窜出来,已经是在高楼天台的边缘,我毫不犹豫跃出,借助夸克变幻而成的披风空中滑翔。我展开速掠,无形的高速通道在大楼的外墙上蔓延,我沿着它盘旋而上,重力仿佛已经失去效用。我无拘无束的奔驰,无论多远的距离,都能在翱翔间跨越,气流就是我的朋友,我感受到用**疾走于广阔真实空间的快感。这种快感让我上瘾,让我不想停下脚步,本应在很远的目标,却变得如此的接近。

    我远远就看到了车流中的目标,从高处俯瞰,这个区域有太多的街头艺术,仿佛整个夜晚都弥漫着一种奔放的气息,就连车子串联起来的灯火,也在和周边建筑的霓虹交相辉映。这是个繁华的大城市,格外有一种充实和光鲜的氛围,这种氛围的感染力是如此强大,压迫得一直存在于这个城市中的阴暗,都变得无比渺小起来。我知道,很多人都爱着这个城市,这种爱让阴暗只能生存于下水道里,而不能光明正大地走到台面上,这是一种正面的力量,我所遇到的警官,一直都在贯彻这样的力量。

    我很喜欢这样繁华而和平的城市,即便它不可避免有许多问题,但是对于大多数生活在这个城市中的人来说,那些问题并不足以摧毁他们对这个城市的好印象。而这种热爱,也是一种可以感染我的力量。不管有什么不如意的地方,但只要一个城市可以给生存在里边的人们带来安全感、安稳的生活和生存的激情。那么,这便是一个好城市。

    我很难想象,这个生存了千万人口的大都市陷入末日,繁华和平稳一朝间就被摧毁,到处都是恐慌在蔓延的景象——电影和小说里都有这样的情节,但是,我一直绝对,如果那样虚构的场景真的演变为真实,其真实的场景,一定会人自叹自己想象力的贫乏吧。

    我不知道。自己是否可以阻止末日。但是,我早已经下定决心去阻止它。我在这个过程中遭遇过种种让人灰心的不可抗力,甚至是死亡,我原本已经不对自己抱有更大的希望。但是。命运就是这么奇特。当你落入自觉最极端的困境时,自以为没有任何选择,没有更多可能性。梦想已经濒临死亡的时候,去突然发现,种种看似残酷的走向,在交汇在一起的时候,却突然演变出一丝让你重新获得一切的光明。

    也许,我如今看到的希望,也不过是绝望中的残灯,而在不远的前方,又会再一次熄灭。也许,这不过又是命运的一次戏弄,是某种操纵这个命运的存在的恶意玩笑。但是,我仍旧十分感激,它能够让我再看到这个希望,让我觉得,自己可以扭转一切。

    即便过去的种种都在告诉我,不要对自己的厄运抱有期待,不要以为暂时的好转,意味着美好的结果,不要觉得一时的顺利会持续下去,或许,我最好的做法,就是不理会这个希望,学会主动放弃一些东西,学会什么叫做“实际”,但是,我呀,就是撞破南墙都不回头,除非它把我一头撞死。

    是的,除非不让我看到希望,否则,谁也不能阻止我。

    我奔驰在天台上,尾随着视野中的那辆车,沿着直线,越过每栋大楼之间广阔的间隔。对其他人来说,无法跨越的障碍,对我而言,却是如履平地。我监视着目标,也享受着奔驰的自由,这种好似肩膀插上了一堆翅膀的畅快而无所顾忌的感觉,是坐在任何载具中都无法获得的。

    那辆车子里的乘客是达芙和她的约会对象,一个陌生的二级魔纹使者。我认为,有必要和这名魔纹使者谈谈,当然,谈话的地点要好好选择,两个彼此陌生的魔纹使者的相见,可不会存在多么和平的开始,所以,如果可以话,最好选择一个不会打扰到他人的现场。我计算过,我们之间要好好谈话,就必须在战斗中放倒其中一方,不过,被放倒的可不会是我。

    魔纹使者一直将达芙送到距离她的租房很近的那片广场上,两人相互接吻缠绵了一番,在彼此告别。达芙站在路旁,一直目送车子离开视野,才转身朝另一个方向走去,可那并不是租房的方向,看来这个晚上,她所要应付的约会可不止这么一场。我现在要在“继续在暗中保护达芙”和“拦截那名魔纹使者”之间做个选择,不过,这个决定没有花费太多的时间,我用披风裹住自己,再次跳跃出阴影的时候,已经位于达芙必然经过的自动售货机旁,售货机前的人正直起腰来,不由得吓了一跳:“嘿,警察先生,你可吓坏我了,什么时候站在这里的?”

    “抱歉,刚来一下。”我对他笑了笑。他的目光落在我的钉锤和行李箱上,再一次睁大了眼睛,下巴似乎也脱臼了般,好半天没合拢。这个时候,达芙笔直从我俩身旁穿过。我一身警察制服的打扮,头上低低压着帽子,大概正是因为如此,她才没有察觉到吧。

    我二话不说,利用速掠窜过达芙身边,夹着她拐过转角,沿着偏僻安静的非常规路径,追寻着魔纹使者的车辆。虽然稍微花了点时间,但是,我还是重新锁定他了——他沿着街道笔直行驶,还没有抵达路口。

    红绿灯亮起,车子缓缓停下,我再次停留在它旁边的楼顶上。这个时候,达芙才刚刚回过神来,当她意识到自己的处境时,不免有些茫然。我的速度实在太快了,对达芙来说,大概是宛如瞬间移动般的体验吧,至少,在她反应过来的时候,只能震惊地张大了嘴巴。

    “你是什么人?”她有些胆战心惊地问,不过。她没有立刻对挟持了自己的人发动攻击,那表明她的脑子还是清醒的。

    我摘下警帽,让她看清了我的脸。

    “是你?”她惊叫起来。

    “是我。”我说,“你的约会对象,可有点危险。”

    “你是什么人!?”她露出惊怒的神情,“你在跟踪我?你要做什么?”

    “蜘蛛侠是什么人,我就是什么人,只是在保护你而已。”我盯着下方的车辆说到。

    达芙顺着我的目光看下去,立刻看到了那名约会对象的车子。

    “保护我?你在跟踪乔尼?”她紧紧皱起眉头,一看就知道难以理解当前的状况。她推了我一下。“放开我!”

    如她所愿。

    “具体的情况回去再说。现在,你可以选择放弃接下来的夜生活,先回家呆着,亦或是跟我一起来。”我说。

    她冷笑起来:“我真的有选择吗?”

    绿灯开始亮起。车流又再度移动起来。魔纹使者的车辆拐入另一条街道。于是。我对达芙说:“现在,你可以做出决定了。”

    达芙盯着魔纹使者的车子,咬着下唇思考了一小会。终于对我说:“一起去,我倒要看看你在搞什么鬼。”她似乎已经意识到我释放出来的善意了,我对她真的一点威胁都没有。

    “抱住我。”我对她说。她毫不客气地照做了。之后,我们再度于都市的夜空中穿梭。一开始,达芙还惊叫连连,胳膊也不由得加大了力气,担心自己会摔成肉饼,不过,她的适应力相当强,不一会就开始享受起这般自由自在的穿行,甚至发出兴奋的叫喊:“哇喔!太棒了!我现在相信你是超级英雄了,没想到这个世界上,真的有像蜘蛛侠一样的家伙。我不是在做梦吧?”不过转眼又说:“不对!也许你是超级恶棍,那样也很酷。如果你做了什么坏事,就会有正义的一方打上门吧?这让我想起了,几个小时前你那副惨兮兮的样子。”

    我没有回话。她的想象,多少还是接近一些事实的,我可不是什么正义的超级英雄,尽管我很想当,但我的行为,最多只能算是那名警官先生所说的黑暗英雄罢了。黑暗英雄,往往会在暧昧的时候,变成人见人怕的恶棍——对于一个秩序的城市来说,最麻烦的就是这样的家伙了,我十分理解那名警官先生看着我时的眼神。

    “你为什么要追踪乔尼?”达芙问到,“他和你是同类?”同类,她的说法,倒是十分正确。

    “是的,他和我一样,是拥有一些特殊能力的人。”我说:“所以,我得确定一下,他是站在哪边的。”

    “阵营吗?”达芙很快就理解了,“那么,你又是哪个阵营的呢?”

    “我只有一个人。”我毫不掩饰地回答到。这个答案,显然有些出乎她的意料,让她沉默了好一会。

    “我大概明白了。”达芙这么说到,不过,她到底是不是真的理解了我这复杂的现况,还是一个问题,但她的态度,已经重新变得柔和起来,“乔尼是个好人,他的妻子和女儿都在事故中丧生了,我不觉得他是你要找的人。”

    “这和他是什么样的人没有关系。”我对她说:“他拥有力量,这才是最根本的原因。”

    “只是因为他的力量?”达芙有些激动地说:“他从来都没有显露过他的力量!”

    “也许吧。”我不打算在这点上和她争执,“在这个城市,在严密的监管下,所有拥有力量的人,都不可能逃离由此而来的麻烦。”

    “你说什么?”达芙的表情有些愕然,“这个城市……”

    我点点头,说:“过去,这个城市十分平静正常,但是,我可以感觉到,它现在正渐渐被漩涡笼罩。这里很快有大事发生了,我要查清楚到底是什么,如果有可能,我要阻止它。所有和我产生关系的人,都会成为一种命运的线索。我本身,就像是一块磁石一样,会源源不绝地将这些线索吸附到身边——你可以认为,这同样是我的一种力量,一种卷入麻烦,或者带来麻烦的力量。”

    “就像是好侦探的身边。总是会死人?”达芙尖刻地挑了眺眉头。

    “……大概就是这样的意思。”我说。

    “所以,你觉得乔尼身上有线索?”达芙又问。

    “经验告诉我,一般都会变成那样。”我回答到。

    “好吧,我无法理解你这种人的逻辑,但我可以看看。”达芙的情绪一下子就平淡下来,就好似之前那般坚持为乔尼说话的态度,就是一个幻影。

    “你喜欢乔尼?”我问。

    “当然,他是一名好顾客。”达芙淡淡地回答到:“但是,今晚之后,大概就不是了。你知道。你的做法会让我损失多少钱吗?”

    “总比不明不白就丧命更好。”我暗自咂舌。这个女人可真是有够善变的,到底哪种态度,才是她真正的想法呢?

    “如果你不对他下手,乔尼可不会伤害我。”达芙说:“所以。既然你的冒失让我失去一名宝贵的顾客。那么。就必须帮我做一件力所能及的事情。别拒绝,我知道你会答应的。我看人的能力,可是很准的。”

    “好吧。如果是我力所能及,不违背我原则的事情。”我落在又一个天台上,让达芙落在实地上。魔纹使者乔尼的车子,就停在不远处的巷子口,从这个角度,正好可以将那边的情况尽收眼底。而且,也不会引发魔纹之间的共鸣——我摸了摸手腕内侧魔纹,在这个距离内,它一直都没有反应。

    这片区域相对僻静,行人匆匆而过,没有多少个想要多做停留,这种气氛似乎让路灯的光线都变得昏黄了一些。乔尼钻出车子,靠在车体上,用打火机点燃了香烟,似乎刻意在等什么人。在大约十分钟内,有不少人路过他身边,但是,随后经过那条道路的人越来越少,再过了十分钟,那里就只剩下乔尼一个人了。

    直到这个时候,才有人从车子旁的巷子口中窜出来,他走得很快,脸面用圆边帽遮住,一副小心翼翼,见不得光的样子。他看到乔尼,十分自然地接过乔尼递过去的香烟,同样靠在车体上吸了好一会。直到香烟彻底吸光,两人才正式交谈了半晌。待那人又从阴暗的巷子中离去后,乔尼再度掏出一根香烟,点燃了安静地吸起来。他的背影看起来格外忧郁,这幅模样,应该很能挑动女性的感性吧。我这么想着,倒是达芙坐在天台边,两只脚悬挂在外,一副平静的表情,眺望着那个男人。

    “留在这里,我去和他见个面。”我对她说。

    达芙耸耸肩,表示知道了。我便放下钉锤,提着行李箱,用披风裹了自己,一头钻进阴影中。再次出现的时候,我已经站在乔尼身后了,魔纹顿时产生一瞬灼烧般的痛楚。乔尼似乎也察觉到了什么,猛然转过身来,和我打了个照面。

    他的目光迅速扫过我手中的巨大行李箱,在看到我没有加以掩饰的魔纹时,瞳孔顿时紧缩起来。

    “你是什么人?”他沉声问到。

    “也许不是敌人。”我温和地回答到,“我只是想要了解一些情况而已,你身上,或许有我想要知道的东西。”

    “我喜欢交谈,不喜欢动手。”乔尼紧紧盯着我说。

    “比起交谈,我还有更优秀的获取情报的方法。”我用力说:“看我的眼睛!”

    乔尼不由得凝视我的双眼,可下一刻就挣脱了这种下意识的惯性,猛然抬手射出一颗颗拳头大的火焰飞弹。虽然火焰飞弹的速度就像是全力击出的棒球一样快速,但是,对我来说,却是无效的。速掠将我带至乔尼的身后,我挥起行李箱就朝他打去,这一下,他没能避开,但是,身体在抛飞出去的同时,却突然分解成一团团的冒着火光的灰烬,加速钻进巷子中,随后窜入墙壁上的换气扇。

    在连锁判定中,这团燃烧的灰烬沿着长长的通风道穿行。我利用速掠齐头并进,但是,却无法像他一样,穿行于如此狭小的缝隙中。他最终从某处房顶的换气口中钻了出来,再度将身体恢复成人形。与此同时,我也再度来到他的身后,在他反应之前,再一次用行李箱发出重击。

    碰——

    他的意识没有反应过来,但是,身体的本能,却再度唤醒了超能。分解为燃烧灰烬的身体眨眼间,就越过十几米的距离,不可谓不快速,但是,我仍旧第三次先一步抵达了他的身后。

    这一次,我挥起的行李箱,在他重新构成人形的时候砸了上去。如我所料,他无法立刻再度分解自己,刚构成实体的半身,立刻被砸飞出去。

    乔尼的身体刚复原,便重重摔在墙壁上,好一阵爬不起来。排除超能的效果之后,他自身的身体素质,显然没有强到可以完全承受ky1999的重击。他狼狈地捂着胸口,缓缓从地上撑起身体。我走到他的耳边,对他说:“看着我的眼睛!”(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