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盛唐风华 >正文 第三百三十五章 南下(四十四)
    烽燧之中,一名裹着皮袍的中年人正在忙乱的收拾行李。

    说起是收拾,其实没有多少值得装进行囊的东西。这一趟出行,是来求人来了。只有往外送的没有往回收的。而且找到执必部汗帐之后,马上又随而南下,一路吃尽了风餐露宿之苦。而骄横的执必贺身边亲卫,也没给这个中年人什么好脸色看,这一趟行程,辛苦之处,真的是难以言表。

    这中年人是王家家生子出身,六七代之前,就随了王姓,叫做王佑。自小也入的王家家学,天资也还算是过得去,也下了不少功夫,在一行王家子中也算是排在前面。后来被王仁恭提拔为幕僚佐赞,着实受恩深重,这才慷慨激昂在王仁恭面前领命而行,走这么一遭。王仁恭自然也许下了相当的好处,临行之际,还特意请饮宴了一番。对于一向刚愎骄傲的王仁恭而言,这已经是相当折节下交了。

    此次若是成事,王仁恭是要入长安扶保监国杨侑的,到时候挟天子以令诸侯,大隋三省六部,但有美职,尽着王佑挑选!

    在报恩之心和博取富贵之意,王佑慨然出行,准备效苏张前贤,说动执必部,南北夹击刘武周,在这个冬日,底定马邑大局,收编恒安鹰扬府,然后辅佐王仁恭,直向长安,与唐国公争雄,以确定王仁恭和李渊,到底谁会是北方的主人!

    但是这趟意料中会慷慨激昂,尽情展现他舌辨风采和纵横之术的北地之行,最终却是这么个结果。

    不用他展现什么纵横之术,执必部就已经汹涌南下,王佑稀里糊涂的被裹挟。还被扣在大营之中,不让他回返善阳传递消息。王佑不是笨人,一下就想明白了。

    王仁恭想着借执必家之力,好顺利吞并恒安鹰扬府。而执必贺何尝又不是想借着王仁恭之力,压迫刘武周向他低头,青狼骑再加上恒安鹰扬府的精兵强将,一举吞并整个马邑郡?

    事情至此,再多说什么就是蠢了。王佑就老老实实的在执必家中军大营里面呆着,有时候执必贺兴致来了,召王佑闲谈一番,说说与王仁恭联盟的话题,其实不过是猫戏老鼠一般的游戏。

    王佑对这个心知肚明,但也只能顺着执必贺的话题向下说,不然还能怎样?只盼着执必贺玩得够了,能遣他回返善阳,就是上上大吉。将来这种为使节说胡虏的活计,谁爱干谁干去,这苏武陈汤,不是谁都能当的!

    青狼骑南下大军汹涌,万骑出征,雪原之中行军,铺天盖地一般。一入云中,就席卷了缘边烽燧,一次冲击,就拿下了壬午寨。兵锋之锐,让王佑只是觉得震骇。

    他是王家自家养出来的幕僚佐赞,平日里所见所闻,都是承平世家气象。就算到了边地,也是居于善阳,内有马邑鹰扬府拱卫,北面还有恒安鹰扬府顶着。纵然口口声声献策,指指点点在木图上比划,进献什么平虏破敌之策,真正见识到这青狼骑的阵容和凶悍之后,王佑才觉得,恒安鹰扬府能一直堵在执必部南下之途,扼住这些凶狼涌入马邑腹心之地,甚而南窥中原,到底有多么艰难!

    对于王仁恭想利用这样兵威的执必家青狼骑,王佑都觉得有点可笑了。这种饿狼,但有猎物,注定是要独吞。王仁恭能做的就是不要被这些饿狼也咬上一口,还指望这些饿狼能为他所用不成?

    一时间王佑都认真考虑过,若是执必贺挟之,他是不是干脆投效执必贺算了。反正过去数百年,为异族效力之人,比比皆是,也不见得博不到一场富贵!

    幸得执必贺还真没将王佑这等人才看在眼里,才免了王佑这一场内心挣扎。

    正当王佑准备看着青狼骑横扫云中边地,最终直逼云中城下,看见刘武周向执必贺倒旗降顺之际,青狼骑却迎头挨了一棒,接着一棒又是一棒!逼迫得连执必贺都恼羞成怒,带领青狼骑主力去找回场子。

    然后王佑就看见青狼骑败残而回,场面凄凉至极,当执必贺回返之际,连寸步不离的青狼汗旗都不见了踪影!

    如此大风暴雪,如此奇寒天气,马邑鹰扬府连出门野战都不愿意。恒安鹰扬府却在这样的冰天雪地中,狠狠的击败了执必家青狼骑主力!

    王佑由此破胆!

    如此恒安鹰扬府,战力强横得连执必部都吃了大亏。在将执必部逐出云中之地后,再转而南下,那时候马邑鹰扬府还能扛得住么?

    纵然王佑知道恒安鹰扬府乏粮到了一定程度,王仁恭也早有预备,但仍然胆战心惊。如此强兵,实在是闻所未闻,见所未见,自己这般幕僚佐赞,在善阳城中指点江山,以为恒安鹰扬府就是掌中之物,有上百种方法可以轻松料理他们,对王仁恭的谨慎态度甚而有点腹诽。现在想来,自己这班人才全是笑话!

    在王佑看来,将执必部打得如此之惨,恒安鹰扬府下一步当然是乘胜追击,执必部也只有退回草原塞外这一条路可走。败退之际,谁还会来管他?到时候要是落在恒安鹰扬府手里,这些恒安鹰扬府中人,还不拿刀子碎剐了他!

    赶紧走,离开这个死地!

    惶急间王佑也顾不得执必贺会不会放他离开,只是手忙脚乱的收拾东西,也不知道是害怕还是寒冷,手脚怎样都不灵便,一点点行囊,半晌都未曾收拾好,到得最后,干脆坐在地上,如筛糠一般发抖战栗。

    自己怎么就猪油蒙了心,非要到这死地走上一遭?

    两名王佑带过来的从人,就一直默不作声的看着主人这般发癫,一声不吭。他们可比王佑清醒,执必贺不发话,难道几人还能离开不成?

    正在王佑怕到极处的时候,脚步声响动,却是掇吉走了进来,冷着脸扫了一眼坐在地上捂着脑袋颤抖的王佑,淡淡道:“老汗召你前去,快些起身,别耽搁了!”

    王佑如被雷劈一般跳了起来,颤声道:“老汗莫要将小人交给刘武周!”

    掇吉不耐烦的摆手:“你不是来劝老汗和王仁恭会盟的么?老汗决定许了,正是大喜事。你却在这里胡说些什么?”

    王佑一叠连声的答应:“喜事,喜事!小人这就去,小人这就去!”

    虽然口中说着喜事二字,王佑脸色却还是又青又白。冷汗不住滑落。

    突然间执必贺就要和王仁恭会盟了,这个时候执必部的窘迫惨状,可以想见。若不能早早离开这片死地,自家前景,不妙到了极处!

    这天杀的恒安鹰扬府怎生就这么厉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