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刀镇星河 >正文 第七一六章 苍天之上
    “这就是苍天之上!”

    七星神君龙冉的眼中,满含凝重之意:“这个家伙,他只怕已是突破了神师境”

    “且多半是开拓了血轮,只有如此,才能有这般强盛的血气。刚才的血焰,应该是打开完美血轮后,让他获得的一种天赋之能。”

    上官玄昊面色沉凝,随后又道出了一个让诸人再次心惊肉跳的名词。

    “且看来这位,已是十层战境了”

    事到此时,他也不得不承认,自己有些失算了。距离张信上次遇伏,才短短数个月,这个家伙的实力,就又有了质的变化。

    敢情这个家伙,其实是竹笋变的吗?几天不见,就又往上窜了一截?

    自己得到的情报,一点用处都没有。

    而此时附近的古昱,北冥非玄等等,都是脸色沉凝。

    十层战境,一些上位法域,也不过如此。这个只有九级灵师境的家伙,凭什么做到这个地步?

    而且这完美血轮,有可能么?

    决定神师进入圣灵的最大因素,共有两个方面。一是功法根基,根基越简单越稳固越好,也就是修习的功法要尽量少,并且尽可能的修到更高层次。

    第二个就是五轮的开辟程度,五轮的完满度,开辟出的支脉多寡,直接决定着一个神师的灵能量与身体素质。

    后二者,则直接决定着他们在圣灵劫中的耐受力。

    而张信此子,根基功法之杂,是他们一生以来所仅见。而血轮的复杂,又是五轮之首,也是最危险的一条轮脉。

    这个家伙,光是渡神师劫,就极其的艰难,除非是自己放弃部分根基。这位要在这基础上开辟完美血轮,岂非天方夜谭?

    这时的上官玄昊,才又看向了‘玄一’身死之处。不过他对这位同伴之死,却没有半点的懊恼悲痛之情,只是眼中略现同情之色,夹含着几分幸灾乐祸。

    这个家伙,居然这就死掉了

    明明之前他就已提醒过的,绝不可在情况未能确证之时,就贸然介入。那个家伙,很可能还留有余力的。

    “终究还是被这家伙成了气候。”

    北冥非玄的脸色,难看到了极点。他们二人,自东渡以来,就一直谋求着要将这个日月玄宗的支柱剪除,可结果事与愿违。

    眼下的这位神威真君,很显然已非是一些中位天域,能够奈何得了的。

    日后除非这位,自己跑出日月群山,否则便是东方境这样的伪神域,也一样无可奈何。

    “可眼下之局,应该何解?”

    东明散人古昱的眉头紧皱,他已经起了退离之意。看今日的情形,只怕是没办法奈何这神威真君的性命。

    他甚至已后悔卷入这趟浑水,尽管太一神宗给出的报酬丰厚,可与未来可能的危险相比,那些财货,简直不堪一提。

    古昱已可料定,这位日月玄宗的神威真君,只要三百年之内未曾死去,必可入神域之境,或者拥有神域级别的战力。

    得罪这样的一个存在,何苦来哉?

    就在这几位思绪各异之时,礼天山前的一人一魔,都已恢复了元气。

    东方境的周身,发出一连串‘咔嚓嚓’的声响。他周身的石甲不断在往内压缩着,可那一身骨骼肌肉,却在往外膨胀。

    此时任人都可察觉,正有一股巨大的力量,在东方境的体内不断积累攀升着。

    张信那边,也是一样,他周身上下,虽未有东方境那样的巨大变化,却再次升起了血焰,同时有一条巨大的雷龙,缠绕在他的身周。而在其身后,则是那尊已经显化了的‘九霄雷神’

    既然对面的血岩神魔,并不急于动手。他也得以蓄力,施展更强的斗术极招。

    这是一门全由他自创的斗术,结合‘九霄雷神’施展,蕴含莫大神威。

    “还不动手吗?”张信满含挑衅的看着对面:“你得庆幸,是你的部属,救了你的命。”

    原本他这一刀‘斩天怒’,是为血岩神魔东方境准备的,可却被突兀插入的千斩神魔糜多罗坏了他的好事。

    不过说是糜多罗救了东方境的命,却有些过了。他这一刀,顶多只能将东方境重创。

    这是因双方的战境差距,如果他这一刀正面斩中,他东方境必死无疑。可问题是,东方境的战境,还是凌驾于他之上的,这位也是他没法以力量压制的对象。

    “取本皇之命?陡逞口舌之利!”

    东方境果然是不屑的一哂,语含讥诮的回应:“你这样的状态,又能维持多久?”

    此时他也已看出,张信的后力不足。

    “足可等到我日月玄宗的援兵赶至!”

    张信唇角微挑:“且我狂刀一向喜欢以手中之刀说话,真正逞口舌之利的,可不是本座。”

    至今为止,礼天山毫发无损。反倒是这位东天魔皇,已经有一个天域级别的部属,死在了他的刀下。

    那血岩神魔的双眼,果然是赤红一片。

    “你这是在找死!”

    当语声落下之时,血岩神魔终于再有动作。而这位出手时的声势,也几乎不逊色于张信之前斩出的一刀,使得大地沉陷,无数的飞沙沸腾而起,向张信的身躯缠绕过去。后者却并不在原地等候,身影飘忽不定,借助瞬影雷身出现在这片空域的各个方位,使人难以锁定形迹。始终都不令这些飞沙走石,有近身接触之机。

    东方境尝试了片刻,见无结果,就不再继续。他转而再次跨步,气势凶猛狰狞的,再继续往礼天山的方向冲击。

    “又是这一套!”

    张信眼含嘲讽,第二次闪身到了东方境的身前:“你要与本座战,又何需用这些小伎俩?无论怎样,本座奉陪便是!”

    两仪都天*九霄雷灭!

    此时他身后的九霄雷神,蓦然一个俯冲,冲入到了张信的身体。而随着张信的拳势,赫然九条庞大的雷龙,从他的臂膀中冲出,张牙舞爪,霸道狂猛。

    二人的第二次交锋,声势却更胜前次,地面继续开裂,罡风排荡,摧毁周围的一切事物。而此时礼天山内的诸多灵师,哪怕是身处灵山之内,都感觉他们的身躯,快要在这巨力压迫之下碎掉。

    张信亦只觉自己浑身难受到了极点,不止是那来自东方境的拳势冲击,让他的身体,仿佛是被一块陨石砸中,只觉更有内部的冲击,血肉涌动,无数碳,碘,锡、硅等等,似乎随时随刻的破体而出。

    而在他的眼前,那东方境的半个身躯,赫然都已被他轰入到了地下!一身石甲崩碎,上半身血肉糜烂。地面则继续开裂,一直往外蔓延,暂时还看不见终点。

    不过这位血岩神魔,也在迅速的恢复着。此时那地面则不断的往上抬升,将这位的庞大身躯,从地坑之内托起,而东方境的目中,则似有实质化的火焰燃烧,战意汹涌澎拜,杀意高昂。

    张信一声冷哼,等到自身战甲的残缺部分恢复,就蓦然再欺身往前。这一次,他却是直接就闪身到了血岩神魔的腋下三十丈。随后这第二拳轰击,巨大的力量,仅仅一击就将这血色巨人的腰侧,完全轰碎,

    不过张信并无半点喜意,这只是东方境以天赋之能塑成的泥沙化身,真正的血岩神魔,早已离开了原处。

    果然下一刻,他就已感知到了左面那东方境的真正方位。同时身侧拳风进袭,那暴乱的灵能,则磅礴浩大到让他的雷感术,几乎完全失效,神念之内,也只觉阵阵刺痛。

    张信凛然无惧,一拳回击。随后这天地之间,又是‘轰’的一声爆响。蘑菇云般的烟尘,猛然席卷而上。地面则往下坍塌,出现了一个三百丈的深坑。

    张信的斗战圣甲已粉碎近半甲片,一身血肉则已完全糜烂。幸在‘血洗天下’状态下,不但可提升他的体质强度,也可使他的自愈能力,成倍的提升。

    这一次的伤势,也远好过于先前。那位血岩神魔放弃了巨人之躯,选择了更为灵活的形体战斗,不过此举,也使这位的力量,至少削弱了整整两成半左右。对他的冲击,远逊之前。此时对他威胁最大的,还是体内那些被东方境操控的物质,也同样让他无法全力施为。

    张信仅仅两个深呼吸,就已使体外的金甲,恢复到百分之九十,一身血肉也再次恢复。随后他就又感应到,东方境的气机,又再次从右面进袭而至。

    张信的眼中顿时精芒微闪,随后就哈哈大笑。

    “那就再来!”

    于是这漫天的烟尘之内,又有一声稍逊之前的爆震声,响彻了周围三百里空域。可这一次,却并未有停歇之时。接下来的这片虚空,不断的有轰鸣交击之声,就仿佛连绵的雷鼓,连续不绝。

    而一排排往外冲涌的罡气,就仿佛是一**的水纹,不断的荡漾扩散。周围三百里内,除了礼天山之外,连续七座山峰,在这些罡劲冲击之下倒塌。

    便连那真体神魔与三元神魔,也在悄然间后退了五十里,远远离开了二人交锋的区域。

    直到整整第四十七次轰响,这震鸣之声才告一段落。张信飞退了九百丈,七窍溢血,口中白气喷吐,目光则继续警惕森冷的看着对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