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刀镇星河 >正文 第七一四章 自号狂刀
    “这又是什么?”

    看着那一身赤焰的张信,皇甫绝机再次眼现震撼之意。虽然还不清楚远处的那位,到底是施展了什么秘术,可那一身猛烈浩瀚气势,却已是冲霄而起,扑面而来。

    哪怕是隔着百余里的距离,也让人感觉到了一股迫人压力,

    旁边的百里天方不曾说话,可眼眸却阴沉之至,眸中杀机闪现。

    他不知旁边的皇甫绝机,现在是什么样的心思,可此时他,却已将这个日月玄宗的神威真君,视为不可不除的芒刺,是未来无上玄宗,需要面临的最大危险。

    所以一旦寻到了机会,他绝不会吝于出手,必定要将此子打落入九幽地狱,永世不可翻身,

    可直至此刻,他还未寻到合适的介入时机。

    所以百里天方,依然是聚精会神,不敢分心。

    那位东天魔皇,分明已是暴怒状态,一身魔威尽现;而对面的张信,似也同样再无保留!

    就不知这二人,再次交手的结果如何?会是谁胜谁负。

    在他看来,哪怕最后是以平局收场都是无妨。只需血岩神魔东方境,能做到与张信两败俱伤。那么上官玄昊等人,就有动手的机会。

    而就在瞬间之后,张信的的身躯蓦然拔高,急速上升,身后则散出了更多飘带似的雷光。这次却仿佛是两片遮盖天地的羽翼,直接蔓延到了三千丈外。

    “两仪都天,雷裂!”

    当雷电收拢,张信也从九千丈的高空,仿如陨石般下坠之际。那东方境,也再一次跨空而至,那血色石拳,也在这刻直捣天空。

    于是下一刻,漫天的烟尘,在山内山外掀起。赤目的白色光焰,照耀四方。那张信与血岩神魔东方境的身周,排荡出而来巨量的罡气,推动着那些烟尘向外扩散,形成了一个巨大圆环。

    随后才是那能将人耳膜震碎的爆音,还有来自于地面的剧烈震晃。

    皇甫绝机不由俯视下方,只见那地面,赫然有数十条蜘蛛网般的裂痕,正从这里经过。并且气势惊人的,向四面方向继续扩散。

    他不由一阵无语,眼中的忌惮之色,更加的浓郁。

    百里天方则继续注目着那交战的中心地,不过因烟尘弥漫之故,他的视线一时被遮蔽,无法望见具体的详情。又因张信与‘上官玄昊’二人的雷天神寂,他们的灵感术,在这片地域,也几乎处于失效的状态。

    此时百里天方,只能在心里猜测,这二人交锋的结果。

    只以力量而论,身为天域神魔的东方境,居然是处于劣势。只因那地面的开裂,只往礼天山方向,扩散了二十余里。

    这固然是有一座法域灵山镇压之故,也可见这二人力量的优劣。很显然神威真君张信,在这方面是稍胜一筹的。

    不过血岩神魔东方境之所以能称雄北方,并非只是依靠他那过人的巨力。二人间的胜负,仍无法就此定论。

    只希望东方境胜出,或者与那位两败俱伤之后,百里天方等人,能够抓住机会,

    在那漫天的烟尘之内,张信的身影似如流星般坠落,最后砸落在礼天山的山脚之下。巨大的力量,使得地面直接凹陷出了一个方圆二百丈的深坑!

    他身上的斗战圣甲,也完全变形,只剩下了部分核心机能仍在运转。一身骨骼,则已寸寸碎裂,大量的血肉糜烂。

    张信的口内,更是大口的吐出血浆,内中夹含着不少内脏碎片。

    不过他现在形象虽残,可张信却毫无挫败沮丧之意。他相信血岩神魔东方境承受的伤势,绝不在自身之下。

    这位东天魔皇,固然能够操控他体内的碳,碘,锡、硅等等,可他张信也一样能御使狂雷,一样能驾驭所有的金属!

    而他们二人之间的拳力交锋,他也的确是占据了些许优势的。血洗天下状态,使得他的身体强度,再次暴增,配合斗战圣甲与雷斗术,他一身力量,至少增加了三成!

    至于他身上的伤势,张信则全不担忧。

    碎裂的骨骼,已经在他的意念操控下,逐渐归位。一身溃烂了的血肉,也在迅速恢复着。

    便连他体外的斗战圣甲,也在慢慢复原。这并不容易,即便有九霄雷神,有九霄雷印镇压着他神念,可‘上官玄昊’的雷天神寂,还是多多少少的让他受到了些影响。

    好在这点灵术上的延迟,并不影响他以斗战圣甲来战斗。因后者的主体未损,张信就只需恢复甲片就可,在血岩神魔东方境恢复之前,他也一定可让这具四型‘斗战圣甲’,恢复如初,

    不过下一须臾,张信的眼中,却又微现精芒。

    只见前方那尘雾之中,忽然有一道刃光闪现。他的雷感术,已感应那是‘千斩神魔’糜多罗,这位竟在此刻,突破了紫玉天的截击,来到他的面前。

    而此时在他身后,也有另一个气机闪现。那是随在上官玄昊身侧的紫衣人,这显然是一位幻法高明,并且精通刺杀术,上位天柱级别的顶级神师!借助这满天烟尘,完全瞒过了张信与紫玉天的感应,一出现就在张信的身后二十丈。

    “有请神威真君上路!”

    那‘玄一’的语声冰冷,杀意则凌厉如刀:“十载之内,真君可在九幽地底,待你这些同门会面。”

    此时他眼前的这位神威真君,分明是被血岩神魔东方境重创,一身斗术战力,已所剩无几。他不信此子,还能躲过他的刺杀。

    可张信却不惊反笑,唇角咧开,浮现出充满讽刺的笑意。

    “可笑的蝼蚁!需知本座,可是自号狂刀!”

    他的右臂之内,蓦然透出一道白光,赫然正是化虹而出的月沉刀。那刀影甫一现于人前,就已在这片天地间,冲起了一道万丈刀芒。瞬间将周围所有的烟尘,都排斥到了一千丈外。

    强如‘千斩神魔’糜多罗这样的天域,也被牢牢顶在了张信身前二十丈。那刀势依然狠辣霸道,却不得寸进,

    高达一百一十五级的御刀术是什么概念?哪怕张信连一层战境都没有,这世间也少有人能躲开月沉刀斩出的刀芒。

    这是在‘力量’一道上登峰造极,可以压制世间九成九的技巧,

    张信甚至有自信,以这御刀术配合他掌握的无上极招,足可粉碎这世间一切事物!哪怕是全盛状态下的血岩神魔东方境,也要辟易于此刀身神威。

    而如果是残缺的‘斩神劫’

    “昭昭大日,或者真有寂灭之时。可即便是暗落了的日月,也非是你等星火所能冒犯。记住了,这一刀名为斩天怒!是昔日我人族强者神天上师,所创斩神劫之残式!”

    张信的目光阴冷,剑指并于胸前。

    “狂刀报冤雠,斩却群魔首,你们的性命,本座就收下了!”

    一道浩大的刀芒,瞬时斩烈天地。那浩荡的白光,使得礼天山内二百余位七级以下的灵修,都全数失明!哪怕是这些人第一时间闭上眼,也是没用,紧闭的目中都溢出了丝丝鲜血。

    至于声音,此时则弱不可闻,所有挡在张信刀前的事物,都是粉碎湮灭,化为齑粉,根本就来不及发声。

    ‘千斩神魔’糜多罗,在张信刀出的一瞬,就已被身躯汽化,被月沉刀彻底粉碎了身躯与魂念。

    而前方五千丈外的血岩神魔东方境,只来得及稍稍闪避,就被这一刀‘斩天怒’斩在了身前,于是他才刚新生不久的一只左臂,也被‘月沉刀’干脆利落的斩断。

    即便是在张信后方的玄一,此刻的情形,也是狼狈无比。他虽非正当其冲,可其浑身上下,依然是被那溢散的刀气,割出了千疮百孔。

    等到那浩大辉煌的刀光,终于由盛转衰。此处在场诸人,都无不陷入了沉寂,

    此时张信前方,那三千里的云层,都在这瞬间一分为二。看起来就好似这整片天空,被他这一刀给斩裂了。

    而下方地面,则是真真正正的被他斩开,前方一千二百里,大地被一分为二!出现了一个最深达九千丈,长则达一千二百里的裂痕。

    礼天山的山前,原本是一片平原,可此时这座山的前方,却多出了一个巨大的峡谷。

    张信见状,却微微一叹,有些遗憾的,将那‘月沉刀’招回身前。

    昔日赤月剑仙以剑斩月,在赤月之上留下了一个长达一万多里的刀痕。可此时他哪怕是在地面之上,全力一刀,也只刀痕千里而已。

    张信估计自己的御刀术等级,与赤月剑仙已相差不多。撇除掉所有的宝物,那么他们之间最多就只是差个二十级左右。

    二人间的距离,更多应该是战境层次上。这位赤月剑仙的战境总层次,是十四,还是十五,又抑或是十六?

    也就在这刻,张信的身后,突然又传出了一声‘篷’的声响。

    他不用回头,就知是那紫衣人的脑袋,已然炸裂。

    而此时在山巅之上,月平潮正将手负于身后。

    一个区区顶级神师,既然已被他注意到了,那就没有让这人活着回去的道理。

    随后他的视线,就又重新落在了张信的身上。这刻他的思绪中,只有一个念头真不愧是苍天之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