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限制级末日症候 >正文 896 中央公国的逆袭
    警官打算说服我,但是我的行为是经过思考,在假设了种种后果之后,不带任何侥幸的心理,由此才决定的。对于明知故犯的人,又有什么好说服的呢?他的确提出许多“看起来比现在我所做的”更好更正确的建议,但是,我从一开始,就没打算改变自己的想法,像我这么顽固的家伙,我想这名警官也已经看到过足够多的了。我沉默地和他对视着,他的音量渐渐弱下来,我知道,他一定可以从我的眼睛中,看出我的决意。

    警官的沉默,让失去光线的房间,变得更加凝重了。他再没话可说,我便转身离去。在打开房门的时候,他突然用低沉的,冰冷的声音,对我说:“我爱这个城市,我尊敬自己的职责,如果你现在不杀死我,那就别去做破坏这个城市的事情。我知道自己比起你这样的人有多脆弱,但是,我觉得,你可以相信我的信念。”在黑暗中,他重新抬起来的眼睛,就好似两团幽火在燃烧,“如果你成为了恶徒,我必然会将你绳之于法!你只有一个人,但是,我有足够多,足够强大的朋友!”

    “……我想成为英雄。”我没有转身,只是停下脚步说到。

    “想成为英雄的,不一定可以成为英雄。我见过太多这种事情了,在这个世界,要成为英雄也是要讲究方法的。你是明明知道该怎么做,却不那么做的事情,你的眼睛中没有愤世嫉俗,却比愤世嫉俗的人更加可怕。我知道,如果你不死掉,就会在某一天破坏这个世界的秩序。再没有比秩序崩溃的一瞬间所会发生的事情,更可怕的事情了。”警官掷地有声地说:“我记住你的脸了。我会如同鬣狗一样追逐你的气味。”

    “我会拯救这个城市。”我回答到。

    “谁知道呢?这个城市,还没有沦落到你这种‘黑暗英雄’出面的地步。”警官说。

    “那就当作是我送给你们的一份大礼吧。”我笑了笑,不再停留,走出关门。

    警官在大叫:“你会后悔的!”

    “你错了,我从来都不知道后悔怎么写。”我低声地对自己说着,沿着空无一人的走廊走去。

    耳语者的三人离开网络球于伦敦城的核心基地后。立刻被走火派人送到锉刀小队驻扎的酒店。这家酒店是由雇佣兵协会经营的,网络球对此一清二楚,不过,双方都保持着默契的共识,从来都没有因为“越界”而产生冲突,在如何维系这种临界点上,雇佣兵协会十分拿手,他们在世界各地都有分支,工作范围遍及五大洲和七大洋。单就战场的开辟,算上常规战场和超常规战场的总和,足以和网络球分庭抗礼——也因此,雇佣兵协会虽然仅仅是一个中型神秘组织,其潜力却不容忽视。这个世界上,只要有战争的地方,就有这个协会的人员,这是一个十分可怕的概念。拿战争当饭吃的人,和只在超常规战场上。依靠个人能力优势打赢战斗的人,绝对是不一样的。

    传闻中,雇佣兵协会的战士每一个都拥有“越级杀人”的实力——即便是没有任何神秘与异常的战士,只要有衬手的武器,或是环境上的优势,都有可能杀死一名正式巫师等级的神秘力量持有者。

    在某种意义上。雇佣兵协会才是一个可以凭借自身组织的实力和人手,拥有发动一场战役的实力派,如果将他们视为“军队”,那么更多在政治中钻营的网络球,只能算是“精锐的特战部门”而已。

    但是。网络球一直有在怀疑一个问题:那就是雇佣兵协会是否有能力,将自身麾下的战士们集结起来。雇佣兵协会的构成,就如其名字,更像是一种负责死亡买卖中介和培育相关人才的协会而已。这种协会不可避免存在松散性,但是,雇佣兵协会,是以神秘力量为根基组建起来的协会,在许多性质上,不可与一般的协会混淆。

    出于谨慎的缘故,走火一直在约束网络球,不去真正触碰这个“中型神秘组织”的高压线。

    正因为如此,雇佣兵协会的中立,并不妨碍两个组织之间存在某些默认的合作共识。正例如现在,雇佣兵协会也没有表示偏向网络球一方,但是,在一些细节方面,还是可以让走火放心的。

    “高川先生的意识问题解决了。”屏幕中弹出这么一行字。

    走火松了松领带,问到:“诱饵失败了?”

    “是的,不过从收集到的数据来看……”屏幕中顿了顿,继续浮现出字迹:“scp999的构成,和高川先生的相似度达到百分之九十九。”

    “相似度?什么方面的?身体?意识?想法?能力?”走火举例到。

    “各个方面。就算思维方式不一样,但是,那个家伙的本质,简直就是翻版的高川先生。”屏幕中的字迹继续浮现:“这实在太奇怪了,我觉得,几乎已经可以确定,那名意识行走者的真实身份,就是高川先生本人,而并非其他的意识行走者出于某些缘故,蒙上了高川先生的外皮。在这之前,我从来都没有见过这样的例子。”

    “但是,理论上是有这种可能性的吧?”走火说。

    “是的,仅仅在理论上的可能性,的确是有的。但是,实例出现在眼前,还是让我感到惊讶。”字迹说。

    “你觉得,高川先生知道这个情况吗?”走火又问。

    “他所认知到的情况,很可能与我们所认知的有巨大差别。否则,他身上就不应该会出现这种情况。”字迹跳动着,“而且,我觉得高川先生本人的认知,只是发生这种情况的前提条件,而不是主要原因。高川先生的变化,有可能是外力的催化。”

    “假设真的存在这么一种外力。那又是何方神秘?”走火说。

    “这是你的任务,而不是我的。”字迹写道:“我帮你们确认高川先生和scp999的情况,已经浪费了我太多的时间。我已经邀请高川先生作为我的助手,你们没有拒绝的条件。”

    走火沉默了两三秒钟,说:“我不会干涉你的事情,但是。你应该知道,你的研究需要动用中继器核心,而玛索和高川先生的关系有些不明不白的地方,如果两者见面……”

    “不,已经没有了。”字迹写道。

    “什么?”走火愣了愣。

    “不明不白的地方,已经没有了。所有和高川先生相关的联系,在我的眼中,已经没有任何遮掩。”字迹写着。

    “你知道高川先生和玛索的关系?”这次,走火真的有些吃惊了。因为,自从高川先生表现出对玛索的在意之后,网络球就一直在查找两者之间的关系,但是,所有的情报都显示,双方在此之前完全没有过交集。耳语者的高川,似乎就是在突然间,知道了玛索的存在。并对此十分重视——尽管耳语者也有先知,很可能存在某些预言。导致这样的情况,但是,如果真的如此,那为什么不早不晚,偏偏在这个时候产生这种联系呢?

    “和高川先生聊了一下,他的一些话和态度。让我有些在意。”字迹回答到:“但是,情况不会对网络球有害。走火,你的看法是正确的,需要在意的并非高川先生,而是scp999。不管它与高川先生有什么关系,它都是在为自己的意志,乃至于身后某个神秘存在的意志而活动。它所执行的意志,和高川先生的意志,并不完全一致。你们大可将两者视为命运的双子,彼此之间有所关联,但是立场却是不一样的。”

    “……我明白了。”走火沉默半晌,回答到。

    “高川先生和玛索的见面,不会破坏耳语者和网络球的关系,相反,他们会站在我们这边。”字迹写道。

    “这是你的判断?”走火挑了挑眉头。

    “是的,这是我的判断。”字迹写道。

    “好吧,既然你也这么认为,那么,高川先生的事情,就交给你处理了。”走火说:“但是,中继器的进度,必须赶一赶,无论对你的研究,还是对于网络球,中继器都是必要的,而现在瓦尔普吉斯之夜恢复正常,就是最合适的时机。”

    “七天,我会在七天之内,完成中继器的构建。”字迹顿了顿,“只要基地不会摧毁。”

    “放心吧,scp999,还不一定就是敌人,至少,从当前的情况看是这样。”走火说:“需要我发一份关于scp999的行为分析报告过去吗?”

    “可以。”字迹写道:“虽然目前还不是敌人,但是,我觉得,总有一天会成为敌人。仅仅基于他和高川先生的关系就足以做出这样的判断,两者之间,只会剩下一个。而我不会放弃高川先生——”

    “所以,网络球也是站在高川先生这边的。”走火毫不犹豫地回答到:“放心吧,我明白。”

    “在短时间内,scp999应该不会再进入陷阱中。我们有足够的时间,去针对性布置更有效的陷阱。”字迹写道。

    “我已经吩咐下去,在完成中继器之前,网络球不会和scp999发生正面冲突。”走火说:“他的能力十分棘手,没有必胜的把握,我也不打算去撩拨他。”

    “那么,我就先下了。之后所有关于scp999的情报,全都给我一分存档。”字迹写完,便彻底销声匿迹。走火拿起搁在烟灰缸上的半截雪茄,点燃了,狠狠吸了一大口。他的心情不错,虽然不久前,网络球的工作发生了失误,进而造成了巨大的损失,但是,scp999的完全浮现,却在一定程度上,弥合了网络球暂时无法掩盖的疏漏。走火打开苏格兰场的一份紧急报告,上面记载着scp999和重案组警官的对话,以及警官本人的分析,以及从通过网络痕迹追踪到视屏——名为达芙的妓女,和某个魔纹使者的约会。

    “没见过的家伙。”走火盯着那名魔纹使者,自言自语地说到。“祝你好运。”

    中央公国特殊研究所,大量的资讯在上百台高级终端中吞吐着。巨大的投影屏上,来回放映着月面的情况,却没有多少名工作人员抬头看这幅宏大的影像——无法用正常方式观测到的纳粹军团,如同马蜂一样结集着,环形山开始崩塌。巨大的飞行基地正拔地而起。

    对于研究人员来说,数据本身,比影像更加的直观。他们正在重新审核联合国的月面核打击计划,那三千枚六千万吨当量的核弹头,是否真的可以给月面纳粹予以重创。这些核弹的构成并非完全使用高科技,为了确实击中藏身于中继器中的敌人,一些“神秘”的构件,以及特殊的发射方式,都是必不可少的。不止中央公国。所有拥有“神秘”力量,并通过了月面核打击计划的国家,都在联合处理相关问题。对于所有人来说,时间都是极为紧迫的,一旦纳粹率先完成集结,投放到地面上,那么,核打击计划的预计效果就会差了许多。甚至于,其收获根本不足以弥补核打击月球所产生的各种后遗症。

    “是。是,我明白……”将军拿着红色的电话,肃穆地回答着电话另一边的问题:“我们的进度已经开始加速,需要配合的是欧美那边……是,是……相关措施已经准备完毕,我们可以在二十四小时内完成转移工作。什么?三仙岛计划?这是什么计划?为什么我从没听说过?”话筒对面解说了大概五分钟左右。让将军紧皱的眉头松开了一些,他说:“原来如此,那么,需要我这边调动军队吗?”

    又是一连串的解说,将军不断发出“嗯”。“嗯”的声音。

    “十一区的局势没有问题,一切都在掌控中。”将军顿了顿,继续说到:“要调派耳语者?有这个必要吗?他们现在和欧美那边的关系……”虽然有些迟疑,但是,话筒那边的解释,不一会就说服了他,“原来如此,我明白了,三仙岛计划不容有失,我一定会完成任务。”

    说完,将军将电话挂上,离开这间隔离密室后,整个密室再一次封堵起来。将军一路穿过重重门检,回到自己的办公室,打开电脑接受了一份文档——那是浮动着许多光点的世界地图,他将之放大了,拖拉到南海周边的区域。在那里,他看到了“三仙岛”,那是中央公国集中全国一切常规和超常规力量,为末日准备的方舟,中央公国在神秘领域内的沉默,全都是为了掩饰这个庞大的计划。

    将军也是第一次得知,原来中央公国对末日情况的估计,是如此的严重,若非如此,“三仙岛计划”绝对不会进展得如此之快,甚至于,根本就不会出现“三仙岛计划”。他的手指在地图上一一划过:

    日本岛的“方丈”,香港岛的“金鳖”,以及台湾岛的“蓬莱”。

    将军有理由相信,冠以神话之名的三座岛屿,才是这个世界上,最恐怖的战争基地和生存方舟。他抬头看向被层层合金遮掩的天空,似乎可以穿透它们,看到那肉眼无法看到的纳粹们,他回想着纳粹基地于环形上中升起的影像,不由得冷冷一笑。

    为了制造三仙岛,末日真理教的力量也是必须的,所以,“方丈”的归属会在战争降临的一刻出现分歧——但是,这本就是早有准备的情况,需要的,只是硬马硬枪干上一场。

    “这里是亚洲,属于我们中央公国的亚洲。”将军对看不见的敌人狞笑着。

    不一会,有人敲响房门。

    “进来!”将军收敛情绪,沉稳地说到。

    进来的人是研究所的负责人,一名只有二十四五的中校,脸上没有表情,连眼神都没有任何波动,那不是因收敛而出现的无波动,而更像是一块石头。他推了推眼镜,将分析报告放在将军的办公桌上。

    将军拿起报告,在结果处看了一眼,说到:“这是最平衡的答案?”

    “是的,无论在性价比,还是收获和付出的比较上,都是最平衡的。”中校说。

    “楚中校,我有一个有趣的东西给你看。”说着,将军把笔记本电脑屏幕转向中校。

    楚中校仔细看了一下上面的地图,猛然上前快速敲动键盘,虽然他仍旧没有任何表情,但是,他的动作本身就代表着一种震动:“三仙岛计划?”

    将军微笑着,对他缓缓说到:“把核弹头数量,提高到六千枚。”

    “是!”楚中校毫不犹豫地回答到。

    “另外,龙傲天的行动已经接近尾声,你准备接收关于桃乐丝计划的资料,我们要在资料齐全后,尽可能完成自己的最终兵器。”将军说。

    “是,将军!”楚中校面不改色地点点头。(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