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刀镇星河 >正文 第七一零章 真君神威
    当那枚总督大印,腾起到张信的眉心时,瞬时就有一股无比宏大的波动,往周围荡漾开来。

    月平潮因近在咫尺,只觉浑身上下,似都有细小的电流通过,使他的四肢神念,都稍稍麻痹了刹那。

    随后刹那,月平潮又感觉到一股山一般的压力,蓦然覆盖了过来。恢弘壮阔,仿佛天倾。

    尽管他有张信给予的符牌在手,可以在一定程度上,避开群山法域的压制,可此时月平潮却仍觉呼吸紧窒。

    再当他回过头,只见在这后方数百里,赫然有十九座直插云天的山峰耸立!

    月平潮认出,那正是日月神山的十九座神域峰系。日峰,月峰,神玄峰,神照峰,神海峰,神天峰,神相峰简无敌死后所化的神雷峰等等,还有那苍天,紫天,青天,周天四峰,无不清晰可见。

    月平潮心知这十九座神域灵山,自然是没可能挪移到此间。那只是幻影,是它们力量的显化。

    是张信借助总督大印,通过日月玄宗编织出的地脉,将这十九座神域灵山的力量,召唤到了此间。

    这本是日月玄宗的掌教,才能拥有的权柄。可见日月玄宗,给予张信的信重,确实不低。

    日月玄宗的‘真君’名号,绝不轻授予人。

    而据他所知,张信对‘神威真君’这一名位,也未做过任何的努力。可日月玄宗的长老院,依旧是有惊无险的通过了这一议案。

    可以想见,这必是日月玄宗内部,许多天域强者的共同意志。这既为酬功,也是对张信的寄望与器重。

    十九座神域峰系‘降临’的效果,可谓是威势万钧。前方包括那东方境在内的一众强者,此时都再难伸张自身的法域域场,一身气机,至少被压落了三成!

    此时张信,从日月神山借来的力量,还不到这十九座神域峰系的半成。可十九种不同的神级法域叠加,又是何等的威能?

    这使月平潮心绪再振,如此一来,哪怕是没有了即将到来的巩天来,他也已有了信心,与那位血岩神魔东方境一战!

    而此时这座礼天山内的诸多弟子,也因这气势辉煌的异像,发觉了张信的到来。顿时这山上山下的所有人,都为之士气大振。

    “竟是神威真君!”

    “真君来了吗?果然,真君大人,绝不会弃我等不救。”

    “这是,神山降临?这是宗主才能拥有的权限吧?不过也对,大人他已是神威真君了,与宗主同列。”

    “这次有救了,真君大人战无不胜,从来都没有输过,这次必定能一扫邪氛!”

    不过诸多弟子中,也不是没有人表示质疑。

    “你等忘了,真君大人他现在,还只是个九级灵师而已!刚才乾坤斗转阵并无异动,显然这位只是借助天元灵体,孤身前来。”

    “孤身是没有的,却也只带了两个人而已。一个是雷山月平潮,一个是北海天翼紫玉天。”

    “可对面光是天域,就有十几人,还有一位血岩神魔。真君大人他固然战无不胜,可如今又该拿什么去胜?”

    “未免也太大意轻心了,这次真君大人他根本就不该来。他现在如有什么意外,整个天东都会再次反叛。怎就这么不顾全大局?我们日月玄宗,还不容易又有了大兴之兆!”

    “确实是太莽撞了,我们这几百人,死了也就死了。可如坏了我宗的大势,万死难辞其咎。”

    月平潮也听到了下方这些人的议论,这使他眼神微凝。心想张信在日月玄宗内的声望,居然到了这个地步了。

    而此时张信的身侧,也出现了一个紫衣中年的身影。这正是礼天山的知院谢宁,一位五级神师。

    不过这并非是真人,也非是身外化身之术,仅只是一个术法的投影而已。他的本体,仍在议政厅内,坐镇这里的阵法中枢。

    而这位一现身,就朝着张信苦笑:“真君大人这次,可真不该来。”

    “你们对本座,就这么没信心?”

    张信闻言失笑,随后就拂了拂袖:“我狂刀张信,乃天命之所钟,气运无量,又岂是一群藏头露尾的鼠辈所能撼动?这不过是一群无知的虫豸,竟敢以螳臂当车,抗拒天意,实在可笑。本座这次定要将他们粉身碎骨,知晓这天有多高,地有多厚!”

    那谢宁闻言,不禁无言可对。

    至于张信身边的紫玉天与月平潮二人,却已是欣喜万分。

    “总之无需担心,本座既然到了这里,那就定不会输。你等只管主持好法阵就可,坐观本座破敌”

    张信才说到此处,就忽然挑了挑眉头,这场大战,已然开始。此时三十里外远处的几位天域神魔,首先就有了动静,纷纷变化身影,显出了真身。

    一位是百臂一族,号为‘真体神魔’。这位的浑身上下,先是膨胀到六十丈高,又伸展开了六颗头颅,一百余只巨手。

    第二人,则是出身于三首一族,是为‘三元神魔’。此人身形变化之后,就仿佛是巨龙。脖颈之上,生长出了三颗头颅其中一颗似龙,口喷火焰;一颗似狼,口喷冰霜;还有一刻似蛇,吐出了绿色液体,只是瞬间就将地面,腐蚀出了一个深坑,

    第三位则依然是二丈的身躯,可周围已覆盖了钢铁,并且一双手臂,也化成了大刀,这是魔灵中的铁刃一族,是为‘千斩神魔’。

    那血岩神魔东方境,紧随其后,这刻同样是身躯膨胀。不过这位的身形气势,却更为骇人,那血肉之躯,一直膨胀到了二百余丈。随后又有无数的血色岩石翻卷而起,覆盖住了他的身躯。那一双足有风车大小,赤红色的双眼,正杀机沸腾的往这边注目。

    便是张信,也感觉到了这迫人的压力。他不假思索,就抬起了手。

    “雷天神寂!”

    一丝丝的电流,从张信的五指指尖处透体而出,蓦然伸展扩散,仅仅瞬间就将礼天山周围的几十里完全覆盖。

    不过张信随后,就有些讶然的,再次往对面云空中眺望。

    刚才在施展雷天神寂的,不止是他。那位‘上官玄昊’,也在第一时间,使用了这种无上雷法。

    礼天山有护山法阵屏绝,‘上官玄昊’的雷天神寂,无法覆盖礼天山内。却也可在一定程度上,干扰消减这护山阵法的威能。

    而让张信惊讶的,是这位对雷天神寂的掌握,不逊于他。

    “果然是要依仗此法。”

    就在张信的对面,‘上官玄昊’面露笑意:“接下来,就是近身的斗战肉搏了,这可非我所擅!”

    紫衣人闻言,却是冷哂着看了这位一眼,不过接下来他却未说什么。直接将一双金红色的‘指虎’,套在了手中。

    “接下来的事情,交给我等就可。”

    “阁下自然是能让人放心的。”

    ‘上官玄昊’微微颔首,他身边这位名为‘玄一’的同伴,虽然声名不显。可在黑市之中,却是鼎鼎大名,曾经在杀手榜单中,排入前十。

    如论斗术方面的实力,整个北地,都少有其敌。

    不过

    “我们的时间可不多,此时张信的部属,大多都集中在起源之地附近镇压局面。可有乾坤斗转阵,他们只需三到四刻时间,就可陆续来援。”

    “三刻时间,已足够了!”

    那玄一摇头:“区区一座只有六百灵修镇守的法域灵山而已,你以为”

    此时这位的语声,却突然顿住。

    便是他身边的‘上官玄昊’,也是一阵愣神。只见三十里外,张信在招出他的‘太上神卫’与‘庚石力士’之后,就蓦然间从空中俯冲而下,浑身上下,则是瞬间覆盖上了一层金色战甲。

    而这位的目的,赫然是首先赶至山体下的千斩神魔糜多罗。

    这个神威真君,是意欲何为?难道是想与身为天域神魔的糜多罗,近身斗战?

    这一位,可不是那位重伤在身,实力都剩不到一两成的八臂神魔薛智。

    可就在霎那之后,那方虚空中就传出‘哐’的一声震响,那糜多罗的身躯,赫然被整个击飞。不但手中钢刀断裂,其浑身上下,都爆出了血浆!

    这一刻,玄一与上官玄昊,二人的意识,都在这一瞬间僵住。直到那糜多罗飞坠地面,再次发出轰然震响,二人的意识这才回归,随后就在回想,刚才到底发生了什么。

    张信一拳锤下,随后这糜多罗,就被轰飞

    可这是开什么玩笑?这位神威真君,可还只是一个九级灵师。

    “一而再,再而三,这又是第四次了!”

    此时那张信,赫然直接闪身出了礼天山,来到了‘三元神魔’的身前。

    “汝等始终就不能明白,本座为何是苍天之上!”

    轰!

    张信轰出了第二拳,浩荡的拳风,使那火焰倒流,也击碎了所有寒气,一身金甲,则完全无畏于那绿色的蚀液。

    随后霎那,这‘三元神魔’的庞大龙躯,就被轰开了一个规模惊人的透明血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