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暴风法神 >正文 第218章 王座会议(下)(求月票)
    斯托姆加德国王索拉斯*托尔贝恩开口了:“萨多尔大桥也受到猛烈攻击。多亏了暴风王国莱恩陛下的宝贵经验,我们并没有承受太大损失。”

    说罢,也是一段影像直播。

    这边情况就好多了。兽人无法从海路通过风高浪急的巨大海峡,只能强攻并不宽敞的萨多尔大桥。

    不同于在矮人那边,部落还可以翻山爬山什么的,这里就是两条平时看起来很宽,打仗时就觉得很窄的桥面。

    三十多米宽,听上去很多,本来北部大陆的地势就略高(不然为什么叫阿拉希高地?),但要承受桥北面沿着山势布置的过百辆弩车和投掷碎石的散弹投石车,外加超过三十座箭塔和日夜轮班、躲在碉堡之中的千人标枪队的火力……

    三十米?那是标靶好吧?

    兽人再勇猛,也只会是炮灰。

    如果这条桥不是矮人的手笔,造得无比坚固,普通桥早就塌了。

    因此斯托姆加德人付出的只是人力物力,而不是人命。对此,索拉斯国王在播放影像的时候不忘给莱恩国王一个感激的眼神。没有暴风王国的全套标枪制造图纸,或许现在激流堡的勇士们还在拿着没个卵用的弓箭在对付兽人。

    不光是图纸,还有一大批工匠过来,一边帮斯托姆加德人造标枪,一边手把手地教导激流堡的工匠。

    联盟还未正式成立,暴风王国已经在尽盟友的本份了。而且杜克这货在今天的会议召开之前,已经向索拉斯国王明确表示,如果激流堡有需要,他的7000私兵可以随时过去阿拉希高地帮忙防守。

    索拉斯*托尔贝恩当然不会知道按照局势的发展,他根本没机会用上这么一支援军,而杜克恰好是明知道这一点才跑来卖乖的。现在正是索拉斯被兽人吓个不轻的时候,有这么一个肝胆相照的盟友不收一分钱跑来给予支援的承诺,何止是眼泪,索拉斯鼻涕都快感动得流出来了。

    如果他知道杜克回头嘀咕“靠着不需要履行的承诺就能加好感度,真是太爽了。”,或会他弄死杜克的心都有了。

    当然,这些都是假设。

    有了兽人这个大敌,也有着来自暴风王国杜克*马库斯公爵的工匠支援,斯托姆加德绝对是响应组建联盟的积极国家。

    但是,相对的。地理位置比较靠北的那几个国家,除了刚刚被兽人奴隶大闹一场,打脸打得啪啪响的洛丹伦之外,几位君王的表现就有点冷淡。特别是高等精灵代表银月议会议员达尔坎,这货居然在欣赏自己刚修好的指甲。

    莱恩和安度因不禁皱起了眉毛:都什么时候了,这些家伙居然还在观望!?

    安度因最直接,直接偷偷踢了杜克一脚,小声道:“你不是还有资料要提交的吗?”

    杜克白了洛萨一眼,终究是举起了手:“我——暴风王国卡拉赞公爵杜克*马库斯,还有重要情报要提交。”

    能列席的,哪怕是站在国王后面的,无一不是王国重臣。泰瑞纳斯国王点点头:“同意提交。”

    历史上的联盟,其中吃的个大亏就是:愚蠢的各国高层一开始居然以为兽人不会造船。

    现在,杜克提交的就是一份他亲自派达尼尔和三条船的搜索队弄回来的影像。

    巨大的镜面上,展现出来的是一群兽人苦工热火朝天干活的景象。

    尽管这些粗鲁家伙的手工完全不堪入目,但还是能够清晰看到,那是船的龙骨。

    这一次,反应最激烈的是库尔提拉斯王戴林*普罗德摩尔,他噌地一下从王座上站了起来,暴突的眼珠子死死盯着画面。如果兽人拥有大量舰队,他的库尔提拉斯根本无处可逃。可以说,除了杜克的舰队,库尔提拉斯根本再无外援!

    这还没完,杜克继续娓娓道来。

    “这是在南部大陆西北部的巴拉丁海湾的画面。正好跟南海镇是一海之隔。众所周知,我们暴风王国拥有一支过百艘战船的舰队,以及超过一万鱼人和数百娜迦。哪怕没有库尔提拉斯的舰队,我们也敢说能守住南海镇。但是其他地方,我们就无能为力了。”

    在七大王座和两个代表席的正中心那张巨大的东部王国大陆地图前面,杜克让一只法师之手轻轻悬浮在地图上。

    从巴拉丁海湾往西走,绕过南海镇,到了陆地边上转北……

    这时候,轮到在北部大陆西南角的吉尔尼斯王国的国王吉恩脸色不好了。

    当然,脸色不好的还有洛丹伦王泰瑞纳斯。因为就在杜克那只法师之手的手指附近,就是便于登陆的北流海岸。海岸边上是什么地方?不就是洛丹伦的银松森林呗。

    这时候杜克一本正经地说道:“当然,这只是一个推测。或许是……”

    法师之手的走向改变了,这次是从巴拉丁海湾往东走,一路穿过萨多尔大桥下面,到达北部大陆的东南面,然后沿着海角往北,这一次手指越过了陡峭且充满元素生物的阿拉希高地,指到了更北方的辛特兰东面海岸。

    这回到奥特兰克王艾登脸色有点不好了,但他的反应不算太激烈。

    “在那里吗?更好,让那些该死的巨魔跟绿皮怪物厮杀吧。”艾登强辩道。

    “如果那些巨魔加入部落呢?”杜克冷笑着反问。

    艾登面对杜克这个毛小子的质问,非常非常不爽:“那至少还有鹰巢山那群矮子顶在前面。”

    艾登话音刚落,矮人王子麦格尼就不爽了:“喂!奥特兰克的王,注意你的口吻。那些可是我们的矮人兄弟!”

    “对,斧锤相见互相厮杀的兄弟!”艾登鄙夷地望了麦格尼一眼。

    “混蛋!哪怕经历过三锤之战!但我们跟蛮锤矮人早就和好了!我警告你不要再侮辱我们的蛮锤兄弟,否则我跟你没完。”麦格尼暴躁地挥舞着锤子。

    “哼!”艾登冷哼一声,以沉默代替回答。算是不想在这件事上深究下去。

    麦格尼身边,常年作为大使的穆拉丁*铜须更为圆滑点,他拉住了自己的兄弟。

    杜克瞥了艾登国王一眼,他尽管很快地收敛了自己的目光,可是那一瞬的神光依然被洛萨看到了——那是看死人的不屑目光。

    杜克基于兽人造船的推演,也到此为止了。

    如果不是气氛实在太凝重,莱恩几乎想为杜克的精彩推演而鼓掌。不管怎么说,杜克已经成功建立了整个联盟共同的基础。(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