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限制级末日症候 >正文 892 异常征兆
    我和这个初次见面的女生回到她的租房,女生的名字叫达芙,自称十九岁,从高中毕业后就进入风俗业,并非被什么人或者生活环境逼迫,完全是出于自己的想法:在二十五岁前,利用自己的身体和美貌在这行中赚到第一桶金。她说自己的学习成绩十分不好,也没有什么擅长的技能,更没有值得依靠的男人,找工作的运气也不怎么样,却又不想做那些“没前途的低等工作”。她觉得,自己的选择,是经过深思熟虑的,对自己来说,是通往成功的最快途径,自己的身材和相貌在从业女性中虽然算不得上佳,但也至少在中上,更胜在有一股学生的清纯气质,在学生时代,也比较擅长和男性周旋。如果说,每个人在成长中,都能拥有一些让自己立足的才能的话,那么,她觉得,自己的天性、心理和思考方式,是十分适合风俗业的。

    事实似乎也正如她所想的那样,在渡过了最初三个月的适应期后,她的身价便开始飞速上涨,已经不需要再去脱衣酒吧赚那些辛苦钱,手机中的号码本中,有五十多个中产阶级身家的常客。自身也算是颇有一点小积蓄,她的租房并不在红灯区最核心的地段,反而在靠近边缘,气氛略为正经,也更加繁华和安全的地方,房子所在的小区是一个花园式广场,也算是这片地区的名片。具体的租金,她没有说,但是从地段、景色和氛围来说,应该属于比较昂贵的一类。

    “有许多和我一样做出了点成绩的业内人士,都选择住在这一带。”达芙一边说着,一边频繁按着电梯上行键。她似乎一点都不介意将自己的事情说给一个刚认识的陌生人听。不过,我觉得,这大概是因为我的外表容易松懈他人心理的缘故吧。一个落魄得连鞋子都没有的十六岁男孩,又有什么值得在意的呢?除此之外,我从心理学上的理论进行分析,觉得她会跟我说这么多。其实是因为她平时没有可以与之述说这些的人——家人、亲戚和朋友,都没有,她的生活,很可能不被亲近的人认可,而在她从事的行业中,也只有顾客和对手。

    我听说,风俗业的竞争压力也是很大的。她们要面对的东西,更偏向社会的黑暗面。对她们这些女人来说,每一个拥有固定资产的客户都是珍贵资源。为了这些资源,什么下作的手段都可以使出来。

    虽然我和玛索十分要好,但也从来都没有听她详细说过自己的职业,玛索对自己从事的工作,并没有达芙这么放得开,她并非是一开始就选择做这一行的,更在决定收手的时候,就被牵扯到玛尔琼斯家的阴谋中。说到际遇。玛索可比达芙要惨烈得多。

    “挖到第一桶金后,又打算做什么呢?”我问:“我听说。你们这一行的人,有很多就是因为找不到合心意的新工作,又或者不善经营,最终还是要回到这行,但那时她们已经混不开了。”

    “那是因为她们缺乏自制力。”达芙冷笑了一下:“在习惯了挥霍后,又没有本事赚更多的钱。当然还得回来做这种不体面的活儿。”

    “那你呢?”我说:“你看起来对自己很有信心。”

    “是的,这是我选择的道路。我很早就对自己的人生做了详细的规划,到现在一直都执行得很好。”达芙的语气十分认真,也颇为自得:“是否可以做一个可行的规划,是否可以严格执行这样的规划。是否可以坚持原来的目标,这就是我和那些庸俗女人的最大不同点。”

    电梯叮的一声抵达了,门开后,有三个身穿搬家公司制服的人或拖或抗着几个大箱子,从电梯里走出来,等在外边的人不得不分开。周围的人似乎都对这种事情不怎么在意,但是,我却多看了这三人几眼。他们的着装,又一次唤醒了我在上一个末日幻境中的记忆——在我居住的城市里,山羊公会的人,就是穿成这样,穿梭于城市之中。我在那一天,将咲夜救了回来,从那时候起,我每一次看到搬家公司和物流公司的人,都不由得注意一些。

    这三人的制服和记忆中的那些山羊公会伪装成员有着很大的差别,毕竟城市和公司都不同,仅仅是从着装上,想分辨出到底是不是敌人,还是相当困难的。我并没有在这三人身上察觉到异常,他们不是魔纹使者,走路姿态和神情上,也和普通的货运工人没什么区别,身上也没藏有武器。连锁判定穿透了那些木箱,也没有特别的发现,都是一些普通的家具。

    我一直用连锁判定观测他们,直到电梯开始上升。达芙在这栋楼中的人缘还不错,一同进入电梯的人中,有几个热情地招呼起来。达芙一改最初见面时那种直接又强硬的态度,礼貌又委婉地和这些人交谈起来。这些住客的目光落在我身上,眼睛深处就浮现一丝排斥和芥蒂,开始向达芙询问我的来历。

    我的身份和来历,达芙自然也是不清楚的,但是,她却编造了一通谎话,说我是她的远方亲戚,没走正路,结果被人骗了,被拐走后很是吃了一番苦头,刚刚才找到。这些人听得很是惊讶,再看向我的时候,倒是多了一丝怜悯。我从双方的交谈和表情来判断,这些人应该是不清楚达芙的真正职业的,达芙一直在用休学创业的学子身份糊弄着对方。

    而这些人还真的相信了。

    不过,从达芙这时的交谈和气质来说,的确很有欺骗性,如果不是她亲口对我说,自己是个妓女的话,我铁定也认不出假来吧。

    其实,最初我和她搭话时,她的态度并不好,后来的架势更是强硬直接,让我很难弄明白,她到底是怎么想的。竟然让我在她的租房中住下。就算对象只是一个十六岁,相对欧美人种来说,偏向清秀的男生,但毕竟也是陌生人。

    达芙对自己的很多事情,并不介意跟我述说,这可和她现在这种充满了警惕和距离的表现不相符。

    交谈时间不长。电梯中的人们陆续离开电梯,只剩下我和达芙继续向上,她的租房位于倒数第三层,在这一带,这样的高度,拥有相当开阔的视野,而且价格也绝对比下面的层落更昂贵。

    “他们不知道你的真正职业?”我问,“没有你的客户吗?”

    达芙很是鄙视地看了我一眼,说:“兔子不吃窝边草。客户靠得太近会很麻烦。陌生又漂亮的女人,对男人的吸引力更强。连这点都不懂,你还是处男吧?”

    “当然不是。”我说:“其实我已经结婚了。”

    “结婚?”达芙又很是打量了我一会,“你是法盲吗?”她冷笑了一下,似乎有些不耐烦,但是,她突然又皱起眉头,再次看着我说:“你没说谎?你到底几岁?对了。你是亚洲人,是中央公国的?我听说那个国家的风俗里。有一些人是不遵守婚姻法的,还没出生就订了婚,之后不走法律程序,就像夫妻那样在一起生活了。”

    “你看得出我没说谎?”我倒是比较在意她的态度变化。

    “我这一行,最紧要的就是说谎的能力,以及判断对方态度真假的能力。”达芙倒是对我的问题不以为然。“我也算是在这一行干得有点头面了,如何分辨真话假话,还是有点能耐的。”

    “你还真的一点都不介意,不觉得这份工作不够体面吗?”我说。

    “没钱哪有体面?”达芙用尖刻的语气说:“就像你一样,明明有一张还算可以的脸蛋。却穿得像个乞丐一样,连我都不如,又很体面吗?”

    “好吧,别生气,你觉得我是很介意这种事情的人吗?”我耸耸肩,她看起来可没有她所说的那般“不在意”,体面与否的话题,还是会引起她内心中的一些情绪的。

    “如果你是介意这种事情的人,我才不会帮你。”达芙斜瞥着我说:“我半年来都在自学心理学,看人的眼光还是不错的。”

    “心理学?你不是说自己不擅长学习吗?”我看过去,“心理学可是很难的。”

    “我倒不觉得。”达芙的脸色缓和下来,谈及这个话题,似乎让她的心情比较愉悦,大概她真的十分擅长这门学科,也真的喜欢这门学科吧,“用起来还是很方便的,我已经打算自学进修,去争取心理医疗的执照。大概要四五年吧,然后用存下来的钱开一家性心理方面的私人诊所。”

    “心理医生?专攻两性心理?听起来不错,也很有前途。”我对这个志向,也是十分赞同的。心理医生无论放在哪里,都是一份体面的工作,比起当个高级妓女,无论是社会认同度,还是事业拓展性上,都好得不知道多少。

    “是性心理,不是两性心理。”达芙认真地说:“两者有交集,但侧重点不同。”

    “不管怎样,都算是心理医生,不是吗?”我不以为意地说。

    “算是吧。”达芙耸耸肩。

    谈话间,我们已经离开电梯,刚走了没几步,我和她都听到一个奇怪的声音,感觉上,就是“刷”的一下,我们刚转过头,随之而来的,就是更为剧烈的碰撞声,从下方相当远处传来。达芙愣了一下,立刻冲到电梯前,用力按了按通行键,这个时候,我已经用连锁判定“看”到了,紧闭着的电梯门之后,只有一截断了的缆线。达芙似乎已经察觉了,正尝试掰开电梯门,她使劲的样子,显得很在意这起突发事件。

    “快来帮忙。”她对站在一边的我说。

    “告诉保安一声就行了,电梯里已经没人了。”我说。

    “我就是要亲眼确认。”达芙固执地说:“我们慢一步出来的话,就真的英年早逝了。”

    “就因为这样?”我有些惊讶。

    “就因为这样。”达芙说,“快过来帮忙。”

    好吧,突然察觉到自己差一点就没命的人,心情格外激动也是正常。我走到她身旁放下钉锤,左手插进了门缝中。达芙微微张口,似乎有些惊异:“只用左手?”

    “足够了。”我的身体素质。可不是达芙这样的普通女性可以理解的。没使用多少力,就将电梯门分开了,达芙也顾不得惊讶下去,弯下腰俯瞰着黑洞洞的电梯通道,从这个高度,没有照明的话。正常人的肉眼根本就看不到底层的情况。但是,达芙的呼吸仍旧急促起来,直到这个时候,她才一阵脚软,要不是我及时扶住她,她差一点就要一头栽进电梯通道中了。

    一直都有强势女性风范的达芙,好似终于学会了害怕般,抱着肩膀簌簌发抖。

    我用力抱着她,将她拖离电梯很远。我取回钉锤的时候。她歪着脚坐在地上,情绪平复了一些。

    “我们差一点就死掉了。”她沙哑地说。

    “我们还活着。”我从另一个角度开解她。

    “为什么会出现这种事情?”达芙说:“我一定要追究事故责任人!”她扶着墙壁站起来,我走过去之后,便将手臂环在我的颈后,把我当作拐杖,朝着自己的租房走去,嘴里一直喃喃啐啐。

    我虽然一脸不在意地开解她,但心中也同样有点在意的。这个城市中。有太多的因素,让看似偶然的情况演变为危险的导火索。就算说我是多疑也好。遇到那三个搬家公司的员工,又发生了这起突发的电梯坠毁事件,太多的巧合好似预示着什么。如果一开始,我还打算尽快离开这里的话,那么,现在我决定多陪达芙一阵——她有可能会被卷入某些异常危险之中。

    虽然这个城市应该是被网络球深度控制着的。但是,末日真理教的渗透总是很难防范,山羊公会借助毒品优势,总是很难根除的。人口流动性比较大,龙蛇混杂的地区和行业。对他们来说,就是如鱼得水。即便在伦敦这样的重要大城市,要说完全没有“异常”隐藏在红灯区中,我还真的不太相信。只是,如果对方一直隐藏着,那就不会有太大的威胁,从达芙的言语中,红灯区中的情况还是十分正常的。

    不过,这起突发事件,让我嗅到了不平静的气息。我的直觉一直很准确,而从行动计划上来说,我也并非一点时间都不能浪费。不管怎样,达芙并不是坏人,就算这个世界终究要毁灭,达芙也不可能一直平安,但是,既然她就在我的身边,我便无法甩头就走。

    达芙的租房面积达到两百平方米,有五个房间和三个客厅,装修时尚大方,很有现代气息。达芙急匆匆打开冰箱,取出啤酒狠狠灌了一气,似乎才压下惊来。我将钉锤和行李箱放在沙发边,就看到她拿起电话,拨通物业电话后叽里呱啦说了一大通,言辞可真是激烈的,直到十分钟后,她用力挂了电话,长长舒了一口气。

    “真是太可怕了……”她说着,看了一眼坐在沙发上的我,便又惊叫起来:“天啊,你怎么就坐下了,赶快去洗澡,把衣服换掉。我的沙发都被你弄脏了!”我正准备起身,她已经上来拽住我的袖子,没想到这身白大褂嘶啦一声,立刻裂开了一条大缝。她吃惊地盯着裂缝,说:“你是暴露狂吗?”

    “我只是没有衣服穿而已。”我耸耸肩,虽然有点尴尬,但事实就是如此,可以回到这个世界,已经是难以想象的事情了。

    “好吧。”达芙捏捏鼻梁,将我带到浴室,用力推了进去,一边说:“赶紧洗干净,我这里还有一些男人的衣服,虽然大了点,先将就一下吧。”

    她的脚步声远去了。我脱下破裂的白大褂,扭开配有花洒的水龙头,热水涌出来,流淌在我的肌肤上,蔓延的热力让我由衷感到一种新生般的感动。我用力搓着身体,但是,这具身体并没有什么肮脏的地方,这明明是“制造”出来的身体,却和我原来的身体,在感觉上没有任何的区别。借助浴室里的镜子,我仔细观察着自己,无论从哪个角度,都无法找出当前和过去的不同——不,我找到了,唯一不同的地方——直到这个时候,我才注意到,那本该是属于“桃乐丝”的翠色右眼,已经变回了黑褐色。唯有属于“江”的异常深红,伴随着反光,好似岩浆般,在瞳孔中流动着。

    桃乐丝,果然已经不在我这里了。我看向一个方向,我不清楚,那里是否就是网络球那处秘密基地的位置,但是,我知道自己的内心,的确是在注视着那里——因为,那里有桃乐丝,和另一个我。

    这时,浴室门外的声音响起来:“衣服我放在外面。给我把身体和头发洗干净了,多洗几次,我可不想房子里出现一大堆虱子。”(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