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刀镇星河 >正文 第七零九章 小看真君
    ‘上官玄昊’回望身侧:“是因张信战无不胜之名?”

    那紫衣人闻言,不由有些尴尬:“不能不担心,自从这位出道以来,可从来都没有输过。”

    凡是与张信为敌之人,无不都是惨遭失败,许多人连命都丢掉。这位威名在外,不能不担心。

    “可如果不尝试的话,那他永远都不会输。”

    ‘上官玄昊’说到这里,又语声感慨的说着:“七年之前,我也没输给过任何人。可一旦败了,却是落到如此境地。这个世界上,怎么可能有长胜无败之人?”

    “这句话说的不错,这个世上怎有一直长胜无败之人?”

    一个冷冽的声音,蓦然在二人身后响起。紫衣人转头回望,只见一位面有刀疤,肤色漆黑,五官仿佛刀刻般的冷峻男子,正往他们这边御空飞至。

    这却是一位魔灵,东天魔国这一代的魔皇,血岩神魔东方境。虽非神域强者,却也是当世有数的十几位伪神域之一。

    这次他们为围杀张信,暗中邀请强者的过程极其顺利。来自太一大陆的七星神君龙冉,九狱真人北冥非玄,神相宗的的卫青龙,东明散人古昱,无不都是有着中位天域级别的实力。

    这几位之前就参与过一次对张信的伏击,虽是最终失败,却并未就此气沮。在接到他的邀请之后,都在几日之内欣然赶至。

    之后有无上玄宗的百里天方,紫薇玄宗的皇甫绝机,北神玄宗的御天枢。此三人是为‘起源之地’而来,算是恰逢其会。

    不过除了后者,明确表示会加入之外,其余二人都态度不明,颇有顾虑,只说是他们这次会观战。

    紫衣人对这二人的态度心知肚明,无上玄宗与紫薇玄宗,应该是乐见其成的。且如果有机会,他们不会吝于出手。

    而血岩神魔东方境的加入,更是一个惊喜。这位不但自己亲身赶至,更带来了三位天域神魔级的强者。尽管都是下位层次,可在‘雷天神寂’的范围中,却也是一份不俗的战力。

    显然日月玄宗的一统天东,让这位魔皇,感觉到了切肤之痛。

    此外还有神教,这次亦有人赶至,天命白帝子与天雄神子高元德,都是能比拟下位天域的强者。另一位天元神女,则是专为防范张信以乾坤神符逃离。

    如此一来,包括他与皇甫绝机在内,这里只是下位天域的战力,就有八人之多,中位天域一级,亦有五人。除此之外,还有一位伪神域,以及两位随时参战的后备战力。

    这个阵容,超出几月之前神教组织的伏击近一倍。而此时如张信赶至,这位能带过来的部属,绝不会超过二人。双方实力此消彼长之下,失败的可能微乎其微。

    紫衣人思及此处,不由心绪渐定。不过他随后又想,数月前布局伏杀张信的那位玄星神使,想必也是信心满满?可最终却还是遭遇了惨败。

    就不知这一次,会是什么结局?

    “我只担心他不来。”

    卫青龙亦神色冷冽,俯望着下方:“此人智慧不俗,并非蠢货。上当的可能,小而又小。”

    ‘上官玄昊’闻言,则是莞尔一笑:“卫兄这可就错了,有许多人可是明知必死,也会慷慨赴之,笨的像猪一样。且以这位神威真君的骄傲,岂有舍弃部属,见死不救之理?”

    他说到这里,又语声一顿,神色幽然:“不来的话,也无所谓。这区区礼天山,本座举手可灭。只是今日劳烦诸位,白走了一趟而已。”

    卫青龙不由侧目,看着身侧这位。心想此人,真是八年前纵横北地无敌,却又突兀叛出日月玄宗的‘上官玄昊’?

    如果真是这位,那么这‘上官玄昊’的背后又是谁?是地渊魔国,还是神教?

    之前他也听闻此人,连破日月玄宗的两大灵山,使得这家才平定了天东的北地大宗,一阵风声鹤唳。

    可他搞不清楚,这‘上官玄昊’到底意图何在?

    更让卫青龙奇怪的是,这位为何好端端的,要叛门而出?无论怎么看,日月玄宗的第四天柱,都更有前途。

    难道说这位真如传言,身染魔化之症,不得不叛门而出?

    不过他随后就没心思想这些,此时‘上官玄昊’蓦然眼眺前方,眼里现着讶异与震惊之色。

    “是乾坤神符,他已到了”

    这位神威真君,居然真的赶到了!

    也就在下一刻,他望见一位身着紫色华服,头戴高冠的少年,出现在礼天山的山巅。以冷漠不屑目光,向山外扫荡着。

    ※※※※

    就在‘上官玄昊’注目张信的同时,张信也已发现了这位的身影。

    当那张让他熟悉之至的脸,映入到他的视野中,张信立时双拳攥紧,瞳孔一阵收缩。不得不说,这人仿冒的‘上官玄昊’,还真是惟妙惟肖。

    “那是血岩神魔东方境!”

    月平潮的眉头大皱,随后就立时将他的灵宠‘月牙灵虎’招出:“估计我现在,不是他的对手。”

    如果只论根基,论本身的实力,他自信自己,绝不会逊色于这位东天魔皇,甚至还可凌驾其上。可问题是此人,有着一件强力的神宝在手。

    又如果他的月牙灵虎处于战力完好的状态,那么他现在,也能拥有伪神级别的战力。可问题是,他的灵宠虽是逐渐痊愈,可体质依然虚弱,提供不了多少助力。

    这次张信,确实是有些托大了,形势之凶险,超过之前任何一次。

    张信却是胸有成竹:“我宗的天元战圣,也早已准备就绪。最多二百忽之内,就可赶至此间。”

    既然是伏袭,他岂能想不到距离礼天山只有不到一万里之遥的东天魔国?

    巩天来亦有天元霸体,同样有操纵乾坤神符之能,准确传送之能。

    之前这位,之所以能够以一人之力,镇压住日月玄宗的大局。正因这位,可以在一个两时辰内,出入日月玄宗任何地域之能。

    只要是日月玄宗境内,无论哪里有变故,这位都可在第一时间赶至。

    而只要在日月玄宗的群山法域内,这位的实力,都是堪比神域的。

    那时这位天元战圣,明明只有一人。却使日月玄宗的声势,比之七百年前,同时拥有两位伪神域的时代,还要更强盛。

    “巩天来?原来如此!”

    月平潮当即了然,心想张信在一个时辰前,必定也是联络了这位天元战圣。

    若是如此,那么今日之战,倒是胜算不低。

    “而且,月前辈你也太小看了我这神威真君的职权”

    张信说到此处,就蓦一抬手,使挂在他腰侧的总督大印,悬空而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