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刀镇星河 >正文 第七一零章 礼天之战
    张信之后,又在阵盘这里等了大约半刻时间,直到薛冲之与林厉海,纵神空三人陆续到来。

    这前者不用提,后面两位,却是他现在麾下最擅于斗术之人。不过林厉海的水准,却只相当于下位天柱。只有纵神空,是中位天柱一级,近身斗战的实力,在天北一带可入前二十之列。

    这与他前世的时候,是不能比的,那时的他也是花了二十年的时间,才网罗了两位最顶尖的斗术天才。

    可这一世,他加入日月玄宗才不过几年而已。能找到这些可靠而又强大的顶级神师纳入麾下,就已经可让他庆幸了。现在的他,可没有挑三拣四的资格。

    当六人一兽一同登上了阵盘,随后就有阵盘外的几位主持神师,启动了阵法。

    任意一座斗转乾坤阵的发动,都需时至少十五分钟。而在此之前,还需更长时间的准备工作。

    不过在启动之后倒是简单,张信诸人仅仅只用了十个呼吸,就已抵达了小雷音山上院。而下一站,就是事发之地所在的紫因山分院。

    不过就在他们,才刚刚踏上传送往紫因山的阵盘,张信的总督大印内,就又有了两个新的消息。

    暗堂与外情司,都已发现紫因山的地下,被人开凿出了一条长约百里的通道,且有大量的魔灵聚集。

    还真被自己猜中了,这种声东击西的戏码,想要骗谁?

    张信扬了扬眉,随后就一声冷笑,示意阵盘之外的主持神师,继续运转这座斗转乾坤阵。

    一刻之后,他们几人的身影,就出现在了紫因山分院。

    这里早已是如临大敌,不但护山法阵被运转到了极致,那巡山堂与斗战堂的灵师,也已全员就位。

    不过就张信所见,这里各处弟子的心气都不甚高,还充斥着一股悲壮决绝之气。

    这让张信感觉愧疚之余,又为之欣慰。

    这紫因山分院新建还不到一年,原本有弟子七百人,以及一位五级神师坐镇。不过为封锁边境,山内又被抽掉走了二百弟子。而如今这五百人中,还有六成是五级以下,战力孱弱。

    想必这里的诸多弟子,已是自料必死无疑,绝没有守住紫因山的可能。不过其中的绝大多数门人,此时都赫然有了赴死之心,欲与这紫因山共存亡。

    此时只需他这个神威真君露面,想必可令这山内的弟子,都士气大增。不过如此一来,却会使‘上官玄昊’警觉。所以张信过来之后,就直接使用遁法,悄然至紫因山分院的议政厅内。

    此后他们也没有等待多久,仅仅两刻时间之后,暗堂与外情司又有新的消息传来。‘上官玄昊’并未在这紫因山附近现身,而是出现在了距离此间一万六千里的礼天山。

    到了此刻,紫玉天与月平潮二人,也已明白张信那句‘这次可能带不了多少人过去’的用意。

    “这定是声东击西!”纵神空的面色铁青:“他们这是在布局,诱主上前往。主上万不可上当”

    他与左神通,玄清雅一样,都不愿这位前途远大的主上,在宗法相之后夭折,所以极力劝阻。

    据他所知,那礼天山分院,不但距离此地达一万六千里之遥,更因隶属神水山上院,双方之间,并无直达的使用乾坤斗转阵。

    所以哪怕他们不惜损耗,继续使用虚空挪移之法,也需至少一个时辰才能赶至。

    有这一个时辰,‘上官玄昊’没可能攻不破这座只有六百灵师驻守的礼天山。

    如今也唯有张信,可以操纵‘乾坤神符’,直接传送前往。

    可问题是这种方法,无法携带太多的人手。这也意味着,此时张信即便赶去了,也会居于劣势。

    “无妨!”

    张信闻言似笑非笑:“此事早在本座意料之中,这次到底谁埋伏谁,还不一定。”

    他随后就将一枚黑色的晶石,握在了手中。

    “今次只需月前辈与紫玉天,随我出战即可,还有小吞天。”

    小吞天顿时是‘昂’的一声嚎叫,随后它就把自己的身躯缩小,直至比巴掌大一点,就又蓦然一跃,飞到了张信的肩上。

    此时它的形状,就仿佛是一只有角的小狗,憨态可掬,乖萌可爱。

    其实乾坤神符的传送限制,不止是体积,还有着质量与能量,并不是小吞天将身形缩小就有用的。若是如此,林厉海他们三人用通宵缩体之术,同样也可随张信挪移虚空。

    不过自这头魔犀,拥有了‘狄拉克神体’之后,似乎也有虚空属性。之前张信就发现,他带着小吞天作‘曲速航行’的时候,几乎不损耗虚空石。

    紫玉天与月平潮二人闻言,亦一言不发,站到了张信的身侧。

    “主上!”

    纵神空还欲再劝,却被张信挥袖止住:“我去之后,你们三人可注意谢灵儿的近卫第一都。他们如遇危机,可及时救援。”

    下一刻,张信的周围蓦然一团黑光涌现。裹挟着三人一兽,瞬间消失在了原地。

    纵神空不由皱眉,随后就又恼火的看向了林厉海,责怪这位未出言劝阻。

    不过后者,却是神色凝重微一摇头:“纵兄大可放心,如今这世间,能够留下主上性命之人,已不到一百。且有紫玉天与月平潮二人护持,即便主上真的遇伏,也必能全身而退。”

    如今知晓张信已经渡完神师劫之人,依旧不多。而林厉海,正是其一。

    纵神空却不在此例,他眉头大皱,心想主上到如今,也只是九级的灵师而已。再强能强到哪去,说什么留下主上性命之人,已不到一百,这简直就是无知可笑。

    此世之中,多有奇能异士,岂能大意?

    可此时的林厉海,已经分心想这张信临走前的交代。相较于他那似危实安的主上,这谢灵儿等人,才更让他担心。

    ※※※※

    几乎同一时间,在距离一万六千里之遥的礼天山前。‘上官玄昊’背负着手,身影悬于虚空,以睨傲之姿,俯视着下方的这座法域灵山。

    那山体之内的灵师,也明显发觉了他的身影,其中不少人,正脸色苍白的上望着。

    “已经确证了,张信不久前,确实是通过乾坤斗转阵,出现在了紫因山分院。”

    一位紫衣人立在‘上官玄昊’身后,神色淡淡的禀报着:“这位是否会赶至此间,还未能确定。不过,我们的人,已经检测到有人使用乾坤神符的灵痕。”

    可他的语声看似平静,其实却夹含着难以压抑的期待与忐忑之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