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盛唐风华 >正文 第三百三十章 南下(三十九)
    这场遭遇战,执必贺以垂老之身,以军心浮动士气低沉之青狼骑大队,以一群新提拔上来带之出征的百夫长统帅,反复鼓起士气,死战一步不退,最终打到这个地步,已经是竭尽执必贺之所能。

    数千青狼骑到了最后,也称得上以血肉反复填向战场,死打硬拼,凶猛的战至最后!

    这些青狼骑,最后爆发出来的战力,不逊于执必贺麾下那些老去的青狼骑最巅峰时候的发挥!

    哪怕是与马邑郡最为精锐的恒安鹰扬府战,执必贺相信也足以慢慢消磨恒安甲骑突破的锐气,然后再以青狼骑的数量优势,慢慢夺回战场主动权,最后赢得一场惨烈的胜利!

    只是以前,青狼骑绝不肯打这样拼性命的交手战,纵然战胜了恒安鹰扬府,但是丢下一两千青狼骑的性命,执必家还拿什么来居于阿史那家之下,用来压服治下百族?

    但是这次已经逼迫得执必贺不得不动用这样的断然手段,来挽回局势。以一场惨烈而能赢得最后胜利的战事,来振奋执必部的军心,来磨炼执必家新一代的青狼骑。

    从上到下,都已然竭尽所能,拼到了血气耗尽的地步。

    但是这汉将徐乐,仍然驰马纵横,一阵又一阵的突破青狼骑大队,最后直扑到执必贺的面前!

    多少次都看到徐乐被青狼骑大队淹没了,但是最后,徐乐又纵马杀出重围,继续向前!

    这个人难道就真的无法打倒么?

    而他麾下那支同样一身黑甲的军马,就这样为他所带动,一次又一次的突阵,一次又一次的破阵,一路杀过来,步步是血,入娘的就没有半点后退的意思!

    青狼骑承受不起惨重的伤亡,但是此刻汉家军马,又有谁愿意拼上这样的惨重伤亡,执拗的就要直扑对手的中军大旗了?

    去岁大战恒安鹰扬府暴得大名,就是因为恒安甲骑真的冲到了执必落落大旗之前,迫得执必落落移动汗旗,这已经是两军会战之中极其难得见到的景象!

    那一仗也折损了四百精锐恒安甲骑,而执必家付出的损失,不过是从治下百族征发出来挂着青狼骑名头的部族军马而已。且执必落落也只是稍稍避开锋芒,并不是尉迟恭和苑君玮真正冲到了他的面前。

    现在是真正的青狼骑上阵,执必贺亲自坐镇。哪怕尉迟恭和苑君玮带领鼎盛时期的恒安甲骑,面对这样的阵列,恐怕也不敢死打硬拼,非要直扑执必贺的汗旗。就算他们想,执必贺也坚信,刘武周不会让他们这么做!

    但是就是这徐乐,坚韧执拗到了超乎所有人想象的地步,而且也强悍到了超乎所有人想象的地步!

    若说此前历次战事,徐乐都赢得了奇迹一般的胜利。那今日一战,徐乐才真正展现了他的全部本事,这种绝不后退一步的勇悍果决,更是让所有敌人,都只觉得胆寒!

    执必贺已经竭尽所能,这个时候,就闭目待死而已。

    而所有青狼骑,这个时候都忘记了厮杀,只是看着徐乐直面着近在咫尺的执必贺。

    执必贺一点都不想退避。

    突厥一族,经历了这么多年动荡混乱,汉人更将他们分为东西突厥,让他们自相攻杀,金山脚下,在混战中覆灭了多少草原部族?现下终于汉家自己崩溃内乱,突厥一统崛起,这一仗要让汉人赢得了信心,那么打破马邑边地,还不知道要到什么时候!

    就算自己带着执必思力活着回去,但是实力大衰,突厥南下势头被打断。阿史那如何能放过执必家?草原部族向来是强者生,弱者死!

    而自己战死此间,执必家威名不损。则阿史那家为了南下经略中原大业,说不定还要扶保执必思力,让他重新收拾旧部,继续为阿史那家南下攻侵的先锋!

    就这样吧…………

    执必贺闭上眼睛,而他身边数名亲卫,这个时候也没了抵抗的勇气,只是呆呆的看着徐乐。

    杀破重围,徐乐浑身是创,吞龙也浑身是创。哪怕执必贺就在眼前,徐乐也只觉得眼前一阵又是一阵的发黑。连一向精力旺盛得过分的吞龙,都垂下头来,竭力喘息,迈步不得。

    徐乐竭力稳住身形,这个时候自己无论如何不能倒下!一旦倒下,这些被震慑住,已经放弃了的青狼骑,就会再度恢复他们本来的凶悍面目,围扑上来,多少人的牺牲,就这样付诸流水!

    徐乐轻轻一踢马腹,吞龙低低嘶鸣回应了一声,终于迈开步伐。

    接着吞龙又是一声长嘶,奋起最后精力,腾跃而起!

    吞龙嘶鸣声中,所有青狼骑都面如死灰,甚或拱卫着执必贺的那几名青狼骑,都情不自禁的垂下了手中兵刃。

    接连破阵,马前无敌,一场如此惨烈的血战,老汗阵亡在即,让青狼骑上下,已经不指望老汗还能活着了。

    但老汗遵循了他的诺言,在这里和麾下狼骑一起死战到底。那么大家也就都死在此间也罢,让这些汉家骑士,让这徐乐,为老汗陪葬!

    吞龙之侧,突然一骑抢过,电闪一般率先而至执必贺身边。

    马上骑士,白发飘拂,正是失巴力!

    这名老军奴,一直在混战的战场上兜兜转转,保存着精力体力和马力,激战之时,他要推到执必贺身边,执必贺真能一刀砍了他。而在这个时候,失巴力终于抢了出来。抢在徐乐前面,直冲到执必贺身边,一把扯住执必贺坐骑缰绳,带着这坐骑转身,然后就是在执必贺坐骑屁股后面砍了一刀,战马痛嘶声中,失巴力带着执必贺,就逃向风雪深处!

    不管是青狼骑还是玄甲骑,都目瞪口呆的看着这突然发生的一幕。

    老汗就这么跑了?

    在他竭力督战之下,暴风雪中填上去几千青狼骑,死伤累累之后,老汗就这么跑了?

    在大家准备血战到底,死在此间,为老汗复仇之时,老汗就这么跑了?

    徐乐就这样眼睁睁的看着执必贺突然间就被带离战场。想催动吞龙去追,吞龙却只是沉重的喘息,一场激战之余,吞龙也是竭尽所能,适才一跃,已经竭尽吞龙全部气力。

    徐乐一扯缰绳,速度已经慢下来的吞龙,就这样穿过几名刚才还护卫着执必贺的青狼骑。

    这几名青狼骑按着兵刃,就这样呆呆的看着人马都满是血痕的徐乐,从他们身边经过。

    徐乐面甲也有些破损,长长的白气喷吐而出,仿佛愤怒金刚像也在深深喘息也似。

    徐乐一人一骑,就直至执必家青狼大旗所在之处,稍稍一顿,挥鞭狠狠击下。

    木屑横飞,喀喇暴响声中,这面承载着执必家全部荣光的青狼大旗,就这样折断倒下!

    战场之上,无数青狼骑只发出山呼海啸也似的悲号之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