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限制级末日症候 >正文 887 捕鸟笼
    “怎么可能……怎么跳跃进来的?”许多轻微的杂讯隐藏在惶恐的喧嚣声中,如果没有连锁判定进行声纹过滤,单凭耳朵的话,根本就无法分辨出来。投影屏幕上正在来回播放我于这个基地中的行动,大量的解析数据伴随影像的进度呈现出来,他们监视我已经很久了,同步进行着对我的战斗力的评估,对此我一点都不感到意外。阴影跳跃的“现象”是十分明显的,有许多制约能力发动的前置条件,只要是能够思考,观察细致的人,都能用脑子琢磨出来。我觉得,这些人对我的进入大感意外,正是因为他们已经大致摸清楚了阴影跳跃这种具备空间性质的“神秘”。

    在这些文职工作人员的眼中,恐怕现在的我就如同正在游弋觅食的大白鲨一样,一旦自己掉入水中,就很难说不会被干掉。我十分理解,他们依靠对我之前行动的分析,能够评估出我的部分心理特征,行动模式,能力水准和紧急应对措施,而他们的观察行为,也必然是实验的一部分——我也觉得,自己的出现有些离奇,而刚苏醒的时候,便是在一个巨大的实验室中,而我本身,或者说,在我于这个正常世界成形之前的某种东西,本就是他们的重要研究对象。

    我之前在这个基地中的顺利推进,不能说,完全没有这些内部人员刻意的自我约束。他们想要对我进行观测,试图获取有价值的情报,这样的思考模式,实在是太过正常而理所当然了。

    从投影屏幕上的内容来看,他们甚至已经做好了损失评估,各种可能性报告。有着明确的风险上限。我想,真正让他们吃惊的,不是我身为三级魔纹使者的战斗力,也不是高效的超能,而仅仅在于——我可以进入这个地方。

    无论要面对的生物有多大的威胁,但只要不与其接触。就不会产生太过严重的损失。他们解析我所拥有的神秘,并对此进行了针对性的布置。在这个房间中,我看不到任何大门,连锁判定的观测也显示,至少在五十米的范围内,这里就是一个彻底封死的牢笼。只有意识行走者残留下来的感觉资讯,让我意识到,那处最为显眼的中心高台基座上,所凝聚的氤氲白色光柱。很可能就是唯一的非物理性出入口——利用临时数据对冲空间的性质设置的一种空间转换装置。

    这道相当显眼的光柱,让整个房间毫无死角地充斥着和煦的光芒,根本看不到任何影子——我觉得,它本应该是没有影子的,这些藏在幕后的工作人员,在对阴影跳跃进行解析后,一定会多加防范——然而,不知道出了什么问题。天花板上出现了一道淡淡的阴影,看起来就像是白玉上唯一的瑕疵。而这道阴影是如此淡。成形的时间,也必然很短,以至于这里的人没能及时注意到。

    现在,他们注意到了,目光在那儿停留了一会,下一刻。又回到了我的身上。喧闹声渐渐平息下来,他们显得十分紧张,却也不敢首先发动袭击。这个房间中的武装警卫,远比我之前去过的房间更少一些,也更加谨慎。我所看到的情况。似乎都在告诉我,这里就是这个网络球基地的核心部位之一,承担着“大脑”或是“一部分大脑”的职责。

    不少人缓慢地移动自己的身体,试图将自己的身影藏在他人的身后,也有部分人勇敢地站出来,挡在最前方——他们之中,有武装警卫,也有看似手无缚鸡之力的文弱先生。连锁判定让我锁定了这群人中,站位不靠前也不靠后,除了一身装束外,显得毫不起眼的胖子——他的体型、气质和动作,没有半点鹤立鸡群或与众不同的地方,但是,他的穿着,却带有其他人所不具备的特色,一种位高权重的特色。

    他即便不是头儿,也是这个房间中可以决定某些方针的重要人物。

    网络球对内勤人员和外勤人员的要求是不同的,身为长官就必须有长官的样子,也必须承载长官所必须面对的风险。所以,除非是极为特殊的情况,否则,不会有居高位者,将自己打扮得如同下层人员一般,以此来避免某些针对性的情况。

    也许会有人试图将自己的位置淡化,但是,只有这身着装,是很难脱下来的。

    胖子正掏出手机,一脸战战兢兢的表情,不时偷偷投来视线,仿佛在确认我是否在盯着他看。

    “请保持冷静,打开这个临时数据对冲空间的出口。”我对他说话的时候,他一副差一点就要跳起来的样子。我看不出他到底是伪装的,还是真的如此胆小脆弱。在这里的其他人,可没多少个像他这个样子的。如果真的是没有胆色,却仍旧可以爬上领导者的高位,那必然有着其它某些独特的能力和人脉关系。

    “好,好的。我,我需要打个电话,从那边才能控制这里的传送装置。”胖子的五官扭曲,明明是哭丧着脸,却硬要作出一副谄媚的笑容。他的眼睛不敢和我对视,不断朝四周躲开。他的作态十分完美,我无法通过这种初步印象,推断出他真正的情况。

    对于他的要求,我没有拒绝。当然,他也许是在骗我,但那又有什么所谓呢?他打电话的对象,必然是他的上司,他所在这个部门如果真的是核心部门之一,那接电话的那名上司,就有可能是网络球的核心高层人员,地位绝非普通的高职人员可比。我也有兴趣知道,这个可能出现的核心高层人员,会不会是自己的熟人。

    整个房间中的气氛,伴随着胖子的动作,渐渐凝固起来了。胖子脸上的苦意越来越浓,我想,这是因为四周安静得几乎可以听到心跳声,如果他想说点什么事情。根本无法在这样的环境下开口。突然间,藏在人群中的某个看似文职人员装扮,一直将枪口对准我的人,扣下了手中的扳机。

    在连锁判定中,这里每一个人的行为,都无法瞒过我的感知。

    速掠展开。无形的高速通道穿插入人群中,我一跃而出。在缓慢的世界中,出膛的子弹陡然解体,化为三粒更小的弹丸,更有湛蓝的光束连系彼此之间,随着弹丸的散开,构成一张巨网。这些弹丸的速度比起正常子弹的速度要慢上许多,但弹道轨迹却主动绕开所有挡在直线上的人体,沿着灵动的轨道朝我激射而来。蓝色的光网穿透人体。但在我的观察中,并没有出现破坏人体的迹象,而这并不意味着,这些光网只是图有虚表而已。s机关的作用,就在于它能够激发一个瞬时而微小的临时数据对冲空间,从而对“神秘”产生一定的作用——理论上,只要事先“严格设定”这个临时数据对冲空间的性质,就有可能避免对正常人的伤害。而只针对神秘造成影响——我过去从来都没有遇到过这种严格设定的s机关武器,但是。从眼前的情况来看,却无法避免是这种情况的可能性。

    蓝色光束构成的“网”正在张开,依靠扩大攻击范围来对抗高速型战士,这样的思维是相对正确的,只是,这张“网”扩张的速度。仍旧无法企及我的速掠。高速通道迅速变形,擦着这张“网”的边缘直抵那名文职人员的身边。在所有人的目光都还在注视前方的时候,我已经侵入他们之中,刚离开速掠状态,就已经扔下钉锤。抓住了这人的脖子,将他手中的古怪枪械解了下来。

    其他人终于反应过来,混乱不免产生,近在咫尺的人员纷纷向外挤,而警卫们则努力分开人潮,将我包围在中间。在他们合围之前,我已经将手中的这名文职人员朝他们砸去,那边立刻一阵人仰马翻,这些警卫们可没有先前在实验室遇到的那般全副武装,仅仅是身穿安保制服和便携防弹衣轻装上阵,而这样的状态,也是让我生出异样感的原因。实验武器区的情况也好,这里的情况也好,有太多的破绽和疏漏,虽然全都不起眼,看起来就像是偶然的工作失误,但是,在这种地方不应该出现如此多的偶然。

    那种召唤的感觉又从心底滋生起来。

    我觉得有一双眼睛,以俯瞰的姿态注视着我。而这些监控数据传输的终点,绝对不是这个房间。这个房间虽然在布置,不,也许在功能上,也是相对于这个基地的一个核心,但是,在此等级之上,还有更高的等级,更高端的神秘类监控方式。相比之下,这个房间似乎同样被布置成了一个诱人深入的陷阱,我不确信,这里的工作人员是否知情,但这里的传输装置,已经没有原先所认为的那么安全。如果真的有更高层的机构,以更高的权限运转着这个临时数据对冲空间,那么,更改传送坐标就是轻而易举的事情。

    这个房间中,大多数工作人员的表情和姿态,都没有半分作假,但是,正是这种真实,才容易让人掉以轻心。

    到底是什么人在注视这里的情况?对方早已经预估到这里的情况,从容作出布置,亦或着,仅仅是拥有超绝的临场反应,而独自定下计划?无论如何,这样的人,至少是这个基地的最高层主管人员。

    我的左眼又开始不安定了,我没有理会那些犹豫不定的警卫人员,一想起这个深藏在幕后的监控者,我的脑海中就不由得浮现那个和“江”十分相似的女人的样子。如果是她的话,现在的状况反而是理所当然的。这个世界上,涉及“江”的情况,绝对没有偶然。

    如果情况允许,我当然想要一探究竟,下意识的冲动,也如此驱使着我,但是,理性思考一下,反而觉得必须避免在这个时候碰面。涉及“江”的人和事,绝对没有好相与的,这可是经验之谈。从我观测到那个女人,到目前为止发生的情况,都透露出一丝丝的古怪。

    我有八成的信心肯定,这是一个陷阱。而且,很有可能是针对“江”的陷阱。我不知道,这个陷阱到底是什么人规划的。也不清楚对方是否知道自己要设计的,到底是怎样一个怪物。但是,单单从理性和经验来说,一旦如了对方的想法,可能会诱发“江”的某种状况——我不觉得,这种状况会是“死亡”。但是,随之而来的连锁反应,很有可能会让整个事态滑向一个极为严重的深渊。

    即便是最轻微的状况——“江”因此暂时脱离我的观测——就很可能诱发“病毒”,从而将这个世界拖入彻底的混乱和崩溃中。尽管,我不觉得这个世界可以坚持多久,末日的降临,几乎是必然的,但是,缺少“江”的话。我的计划就无法执行下去。我也不确信,一旦“最终兵器”出现,自己可以抵挡多久。我此时的状态,延续着上一次死亡之前的状态,既然,那一次,最终兵器可以杀死我,那么。这一次也必然可以。

    如果这一次被杀死,还会有第二次复生的机会吗?还会再次于“现实”中苏醒吗?这一切都无法肯定。我并不害怕死亡本身。但是,和以前一样,在完成自己的责任前,我不打算就这么毫无意义地死去。

    既然末日幻境的命运是必然的末日,在这个世界中,无法改变这个世界的命运。那么,我就必须回到“现实”中,去寻找可能存在的“真相”。我还记得自己于“现实”中所做的一切,以及死亡的感受,那是一种。整个身体都要燃烧起来,血液尽皆沸腾的炙热。但是,这种炙热,却绝非仅仅是生理上的异常。高川的意志,一如在火炉中烧得发亮的钢铁。

    我会回去的!一定!

    我也一定会直面所有的陷阱,但那不是现在。

    我听到一阵气喘惶恐的声音,低声紧张地报告:“scp999号出问题了。”

    是那名胖子长官。视线找不到他此时的位置,但是,连锁判定一直都锁定着他。他此时正利用人群的遮蔽和视野的死角,藏身在一台仪器的下方。就在我目光转去的时候,他正急匆匆地跟电话那边的接听者打着报告:“就,就是,最近刚送来的,那些绿色的胶质物……”

    从接听者的声音来判断,应该是一名女性。

    不是我认识的人。

    与此同时,一直浮现犹豫神色的警卫们,脸色突然一变。在他们扣下扳机的一刻,我提起ky1999,巨大行李箱的外壳就如同一道坚实的防盾,密集的枪火打在上边,发出比爆竹更激烈的响声和冲击。我随手将手中的古怪枪械塞入口袋,提起钉锤狠狠砸在地上,整个地面顿时如同掀起的地毯般抖动着,人们发出尖叫声,歪斜的子弹,如同无头苍蝇般打在周边的仪器上,霎时间无数的火光飞溅,伴随着显示屏砰然破碎的声响,投影在空气中的影像,如熄灯般片片消失。

    虽然束手束脚的很是麻烦,ky1999的威力,足以在几个呼吸中,将这个房间变成一块死地,但我仍旧不想在这个网络球的基地里大开杀戒。钉锤的冲击,让金属地面开始凹陷弯曲,被震荡击中的人们,好似软了骨头般,一时片刻爬不起来。

    胖子长官也差一点就被倒塌的仪器压住,他好不容易顶着倾斜的仪器,缓缓从缝隙间爬了出。他是经受震荡冲击后,最先恢复行动力的人。

    我从东倒西歪的人群之间走过,整个房间顿时变得鸦雀无声,即便不使用连锁判定,我也能清晰感觉到从四面八方扎在自己身上的视线。但是,没有人说话,这里的气氛,就像是在等待着最后的裁决。我的主动收敛,似乎已经被他们确认了,从他们的沉默来判断,应该不会再做出格的事情。

    我喜欢这样的变化,主动退一步的人,总不会将自己逼入死角中。如果末日真理教的人也那么理智就好了,可惜,他们是那种从来不会退一步,而试图将自己和整个世界都逼入死角的类型。

    我从胖子长官凝神的表情中拾起电话,说实话,他现在的表情,才真正像是一个网络球主管部门的高层长官。

    “不管你是谁,都不需要责备这些人。他们反应很快,只是,我的行动,比他们的反应更快。”我从胖子长官身上收回视线,对电话那边说到。那边的人,一直在等待这边的回信。

    “不管我是谁?”那边的女声重复了一句,又反问到:“你觉得我们是谁?你又是谁?”

    “我想,你们是网络球吧?老朋友了。”我轻松地,如同和久别重逢的老朋友寒暄,“不过,从另一个角度来说,我们也是第一次对话,那么——初次见面,请多多指教,我是高川。你们可以慢一点再动身,因为,你们重新布置的时间,足够我离开这里了。”

    “你是高川?”电话中的声音,很快变成了一个熟悉的男声,他的口吻十分激动,说:“不过就是一个复苏的幽魂罢了,你在高川先生的脑子里呆的太久,得了老年痴呆吗?连自己是谁都不清楚了吗?”

    不过,依照我在上一个末日幻境对这个男人的了解,这种激动的情绪,铁定是伪装的。网络球的高级作战指挥官“走火”——真是令人缅怀的代号。

    “走火?”我说到。

    “是的,我是走火,你是谁?”(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