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限制级末日症候 >正文 885 交叠重构
    我凝视着这名声称破解了我的神秘的意识行走者,我从一开始就不觉得他真的可以破解我的神秘,甚至于,他连这种神秘的本质和由本质产生的可怖都不明白。他将我拖入意识态世界中,大概是想要在自己的地盘上和我分出胜负吧,他似乎真的觉得,我就是一名意识行走者。的确,在意识态世界中决胜负,是对付意识行走者最好的选择,只有在意识态世界中的战斗,才能在真正意义上锁定、捕捉乃至于猎杀意识行走者,如果,没有意识力量的牵制,想要在正常世界中解决一名意识行走者,在过往并没有什么先例。

    即便我可以想出这名意识行走者如此做法的种种理由,但是,我仍旧觉得,他错了,大错特错。因为,从一开始,我就不是意识行走者,在意识态世界中最如鱼得水的,其实是“江”呀!

    我的左眼在跳动,在抽搐,在不可抑制地胡乱翻滚,就像是孩子般雀跃,却又给我带来一种深深的恐惧感。“江”可不是什么好孩子,它甚至不能用“孩子”来形容,它在这个世界,天生就是人格意识的猎食者。

    一名末日症候群患者的末路,如果仅仅是身体崩溃自燃,彻底从生理上死亡,或许应该算是幸运的吧。然而,一旦变成lcl,尽管在理论上,人格仍旧持续的可能,也能在这个注定末日的世界中生活,但是,等待这些人格意识的,却不再是自然死亡那么简单的下场——“病毒”,或者“江”,会吃掉他们。彻彻底底地,不再有轮回地,彻底吞噬。

    然后,lcl就会变成一滩清水。

    同样是死亡,被怪物吃掉,和病变死亡。在感性上并不是等价的。尤其对于人类这样的,已经可以思考自身存在的智慧生命来说,被当成是食物,那是多么可怕的事情呀。

    “病毒”在“现实”层面上无法被直接观测,至少,在我的记忆中,从来都没有被直接观测到正体的情况,所有对它的了解,仅仅是通过它的活动所产生的各种数据推断出来。有这么一种东西引发了末日症候群的各种病症。但是,在末日幻境中,它的活动,却会以更加直观的“现象”来描述,尤其是在意识态的世界中。

    我相信,这名意识行走者一定是经过深思熟虑,做了许多分析工作,依靠自己的经验。才对环绕在我身上的神秘做下定论,也许。他在过去,从来都没有判断错误,但是这一次,除了说他自作聪明之外,没有其它更好的形容了。

    我的左眼,同时也是“江”的左眼。往深处说,更是“病毒”的左眼,此时,它正蠢蠢欲动。

    不,已经开始行动了。

    无法抑制的感觉。从内心深处迅速攀升,又化作更加实质的力量,沿着血管涌向左眼。我感觉到了,左眼眶就如同一道闸门,被这股无法抑制的力量打开了。

    我放开按住它的手——已经无法制止了。

    “你只是通过意识干涉,在他人的意识中制造杂讯而已。”眼前的意识行走者如此说到。

    我沉默着,左眼在翻滚,跳动,左冲右撞,就好似要挣脱我的眼眶,下一刻,我感觉到有什么东西,真的破眶涌出——那是如同从消防栓中激射而出的血液。

    腥红色的液体,好似洪流一般,在我的视野中迅速膨胀。

    那并不是一条血线或血柱可以形容的景象,喷出眼眶的鲜血,在短短的一尺距离内,就扩张到彻底遮挡一个人身体的面积,充满了从高压水枪中喷射出去的力量感,眨眼间就吞没了眼前的一切。

    我的前方,只剩下一片血红。

    意识行走者的声音宛如定格般消失了,我不知道他是否躲开了,是否死亡了,我真正可以确信的是,他已经不可能获得这场战斗的胜利。

    脑后有一种被袭击的感觉,我没有任何闪避,直接转过身去,就看到许多刺状的物体停滞在眼前,再多前进半米,这些仿佛从虚空中钻出来的刺状物就会贯穿我的脑袋,但现在,它们却被大量稠滞的鲜血阻挡下来,悬挂在半空。

    意识行走者还没有打算放弃,我身周的景状,好似被一双无形的手,如拧抹布般扭曲,连带着,我的身体也开始扭曲。然而,我没有感到痛苦,我看向自己被扭曲的身体,仿佛那只是一种欺骗眼睛的幻觉。而在这扭曲的通道中,唯一没有受到影响的,便是那一片血红色——它本就没有形状,可以侵染任何景物。

    红色好似墨水滴落在宣纸上那般,徐徐向四面八方弥漫。很快,扭曲的景状再一次变回正常,只是,整个通道已经变成了单调的红色。

    我没有再看到那名意识行走者,也没有听到他发出的任何声音,他就这么消失了,我不觉得他能逃走,又有多少人,可以从“江”的境界线中逃走呢?我的意识回到身体中,通道中的状况,似乎在这一刻,才紧接着原来的部分,继续演绎着。

    我突然明白了,自己想去的地方于这个基地中的位置。没有那种莫名其妙的记忆灌输,就是十分奇妙的,突然就知道了。具体坐标是说不出来的,但是,却直觉知道该如何走,该如何进入。

    这一刻,我明白了,那名意识行走者的下场,并没有超乎自己的预料。

    左眼,已经平息下来。

    前方,试验场的闸门已经升起,武装百人队正鱼贯而出,通道的面积,在我察觉的时候,已经陡然扩大到了足以容纳那么多人的面积。五名魔纹使者的脸上,已经没有了先前的沉重,他们也听到了,更多的支援部队从通道前后转入的身影。

    “夸克!”我呼唤着使魔的名字,我恍惚看到了,那天从公园中捡回它。喂养它,直到它蜕变成使魔的那段时光。明明是站在基地通道,却又仿佛置身在公园那阴森的小道中,在我的前方,魔纹使者和武装部队士兵的身影,正在模糊褪色。取而代之的,是一颗茂盛的大树。

    这颗树是如此高大,让我觉得自己太过瘦小。

    我仿佛又回到了十岁,独自去附近的公园玩耍。

    一群同龄的孩子欢呼雀跃,他们的身影是如此虚幻,如同一群时隐时现的幽灵。他们在喧闹,击掌,雀跃。我知道,他们用弹弓打伤了一只倒霉乌鸦的翅膀。我的目光移动着。凝视着,扑腾的乌鸦不知什么时候,就已经在那里,紧紧叼着一颗眼球。

    这颗眼球的细节是如此分明,就像是镜头特地聚焦在它的身上——血液已经凝结,萎缩神经组织还连在眼球后端,我似乎嗅到了阵阵腐臭味。

    清晰的细节,连带着叼着眼球的乌鸦。也变得格外分明起来,除了它和眼球之外的一切。就成了无关紧要的背景。

    “夸克。”我喊着它的名字,其实这个名字并没有太重要的意义,重要的,只是这只乌鸦和这颗眼球,所象征的意义。我记起来了,在那个如梦似幻的“现实”中。夸克是不存在的,这幅场景,只是挂在“高川”病房中的一副栩栩如生又阴惨森森的油画。那是,从“现实”的视角观测自己,才能看到的。在我之前的“高川”所画下的,内心的地狱。

    其实,我一直都不能确定,“现实”是不是真的就是“现实”。对我来说,“醒来后所看到的现实”,也不过只是一个叫做“现实”的世界而已。“现实”这个词汇,只是为了区别两个世界才使用的名字,而不具备它本该拥有的意义。

    很多时候,我的心中,两个世界的交错,是如此的紧密,而无法彻底将它们区分出,哪个是真,哪个是假,哪个是主要,哪个是次要。我其实也有迷茫过,试图去区分哪一个世界,对自己来说,才是真正的真实。

    可是,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这种迷茫就消失了。我不由得去想,是因为,自己已经彻底接受了,两个世界之间的关系吗?

    现在,在我眼前重现的幻象,让我一瞬间,宛如又站在了两个世界的交界上。

    然后,世界的边缘,于我的脚下重合。

    只是一恍神的时间,那些话语、记忆、幻象,全都消失了,仿佛它们的浮现,本就是一种幻觉,而唯一区别之前和现在的东西,就是陡然从通道前后卷来的大片黑色羽毛。那简直就像是在两道相互冲突的黑色龙卷风,从我的前后方席卷而来,许多人在惊呼,闪避,但是,他们完全无法阻挡这些羽毛的侵袭。

    因为太过突然,他们下意识作出的反应,不是攻击,也无法闪躲,只能毫无准备地,徒劳地遮住自己的脸。

    哗啦啦——

    黑色的羽毛在我的头顶上方碰撞,又哗然洒落,整个通道,就好似下着一场黑色的鹅毛大雪。

    “冷静!冷静!”武装部队的指挥官们厉声急呼。在我的连锁判定中,这些人并没有因为这场异变受到伤害,他们仅仅是虚惊了一场罢了。

    只有一只乌鸦,在飘然洒下的黑羽中振翅而落,双爪紧扣在我抬起的手臂上。

    “好久不见了,夸克。”我对它说。

    它只是歪斜着脑袋,用那玻璃般没有任何杂质,也看不出任何情绪的眼珠子凝视着我。我可以从那通透的瞳孔中,看到自己的倒影。

    “该死的!这是什么?”有人骂骂咧咧。

    “使,是使魔!?”强化**的魔纹使者,注视着夸克,发出愕然的叫声。潜藏在他声音中的情绪,让我似乎捕捉到了什么——使魔在这个末日幻境里,似乎同样是十分稀有的,可以在一定意义上,代表着某种地位的东西。

    “散开!全都散开!”拥有冰霜超能的魔纹使者叫起来:“不许攻击!听我命令,不许攻击!我是三级特战指挥官!这是我的命令,通通都不许主动攻击!”

    人数多达四百多名的武装人员出现短暂的混乱,但是,确认情况和命令只花费了不到十秒,之后迅速排布出一个松散的阵型。将所有的重武器都架了起来。这个时候,通道已经拓展成了一个巨大的广场,所有的房间,早已经螺旋下降到地面之下。

    我已经被彻底包围了,长长短短的枪口炮口,将我的前后左右围堵得水泄不通。网络球的人们。在这个时候才有了一些松口气的影子,尽管没有立刻攻击,但是,僵持的气氛完全没有弹性,仿佛任何一个会让人误会的动作,都会引爆惨烈的战斗。

    “使魔!真的是使魔!”速度型的魔纹使者终于开口了,“但是,感觉有点微妙。那只鸟,真的是恶魔吗?而且……没有灰石。灰雾,没有魔法阵,他的身上什么都没有,怎么召唤出来的?”

    “大概又是什么特殊技术吧?神秘之所以是神秘,不就意味着,它并不代表客观规律,也不会按照既定模式吗?”拥有反射超能的魔纹使者凝声说:“都在这个圈子混了那么久,别在大惊小怪了。真是丢脸。”

    被驳斥的魔纹使者臭着脸,却没有反驳。

    “那么。现在该怎么办?三级魔纹使者加上使魔……”火焰超能的魔纹使者皱着眉头说到。他的声音很轻,但我的连锁判定,一直锁定着范围五十米内,声音在空气中传递时,引起的波动状况。只要他发出声音,引发微粒的动荡。就不可能逃过我的监测——就像是音叉的震动实验,会在薄薄的沙层中留下清晰可视的图案。

    不过,他们其实并不需要这么费神。

    夸克的能力,决定了他们必然无法捕捉我,除非。他们拥有针对性封锁空间能力的人在此,亦或着,他们可以彻底掌控这个临时数据对冲空间,否则,根本就不可能阻挡——阴影中的跳跃。

    的确,这里是网络球的基地,是一处巨大的临时数据对冲空间,但是,我并不觉得,他们可以真正掌握这种神秘的本质。因为,他们的s机关——本质上是一种缩小化激活型的临时数据对冲空间——才刚刚进入实验性制造的阶段,比起我曾经在过去的世界所认识的他们,在技术能力上要落后了一大截。

    “那么——”我打断了他们充满烦恼和焦虑的低声磋商。在他们愕然的注视中,夸克化作一件黑色的披风,包裹在我的身上。

    然后,我开始于影子中下沉。

    “就此告辞。”我说出这句话的时候,网络球的士兵们几乎按耐不住要发起攻击,但还是被五名魔纹使者和指挥官们压制了。

    “不许开枪!不许开枪!让他走!”他们高声厉喝。虽然不清楚他们的决定是出于怎样的原因,是真的觉得超出自己等人的能力,深深顾忌,还是遵从规章制度中的特殊情况,不去为了一个不确定的可能性,而将无谓的伤亡扩大化。但是,在我看来,他们的决定毫无疑问是正确的。

    我听不到他们在我离开之后的决定,但是基地的警戒等级并没有降低。我从阴影世界中脱离的时候,和之前类似的通道中,刺眼又意味深长的深红光芒,仍旧在不停地旋转,急促的警报声,有规律地重复着。我不知道自己此时的位置,到底位于这座基地的哪个位置,但是,那名在境界线中死去的意识行走者所留下的,最后的信息,化作一种清晰的感觉,在我的耳边低语着:就是这里,这里,就是我要找的地方。

    这个网络球基地的实验武器库。

    通道中有许多门,每一扇门在外观上完全一致,然而,我就是知道,哪一扇门才是正确的。

    我走上前,推开它。

    又一个巨大的试验场空间,在我的眼前展开。

    一层透明的防护玻璃后,密集又剧烈的火力试射正在进行着。玻璃隔离了硝烟和巨大的声响,我站在门口,只能听到实验仪器运作的嗡嗡声。众多研究人员和安保警卫们,交织着一幕幕繁忙的景象。

    我开启大门的动静,让一部分人的目光朝这边转来。其实,我也挺意外的,竟然如此轻易就打开了这扇门,也没有感觉到,触发了什么安保检测。此处的安全防御配置,就真的如此松懈,觉得这里百敌不侵?

    虽然,不断有人正在将目光聚集在我的身上,安保警卫们已经开始拉开那些研究人员,并分派人手,一脸警惕地朝这边赶来。但是,我的注意力,却莫名被某处无法观测到的地方吸引了。那是一种十分奇异的感觉,好似有什么声音在呼唤,又好似只是一种错觉。我眺望的方向,被重重的障碍所遮蔽。如果真的存在某种东西在呼唤我,那么,它必然在连锁判定的观测范围之外。

    我下意识的,对这种呼唤有一种警惕的心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