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盛唐风华 >正文 第三百二十三章 南下(三十二)
    风雪那头,执必贺同样被扑面而来的雪花,打得睁不开眼睛。

    数千出击的青狼骑大队,已经完全混乱不堪了。

    一开始交给掇吉近千骑,被尉迟恭苑君玮率领的恒安甲骑摧破打散,撕开了一条冲击道路,掇吉现在生死不知,那近千青狼骑也伤亡惨重。

    接着执必贺又将自己所领中军的青狼骑几乎全都压了上去,要一举席卷整个战场,结果徐乐玄甲骑也适时投入,一举凿穿了这优势青狼骑的阵列,直扑向执必贺的大旗!

    这数千青狼骑,猬集在战场之上,互相干扰,暴风雪袭来,已经完全失却了指挥和队形,纵然还是占据着绝对的人数优势,但已经是派不上用场了,只能在暴风雪中到处乱撞,自相践踏,等风雪停后,不知道还能收拢几成的青狼骑!

    但这都是之后的事情了,现下执必贺身边,只有区区两三百名青狼骑亲卫,而暴风雪一时间又掩盖了徐乐玄甲骑的痕迹,这些青狼骑也无法展开,无法迎上去厮杀,谁也不知道徐乐会不会从风雪中冲出来,一直杀到执必贺的汗旗之前!

    所有人都竭力回头,看着执必贺的汗旗。如此暴风雪席卷战场,已经完全无法阵列而战了。这个时候,只有认栽,虽然损失惨重,也只有撤退这一条路了。只等执必贺的汗旗一动,大家就要护卫着执必贺赶紧退回大营去!

    此次南下,实在是损折惨重到了惊人的程度,这一仗之后,天知道执必家八王帐的地位还能不能保住!

    但是大风雪中,猎猎舞动,似乎随时都会被狂风扯破的旗面,却仍然立在原地,没有半点要后撤的意思。

    每名青狼骑都忍受着狂风扑面,忍受着大雪浇在头脸之上,忍受着被玄甲骑震住的惊惶之心,只是盼着汗旗能向后而动!

    老汗到底在想什么!

    这个时候,执必贺就是要背笔直的坐在马背上,眯着眼睛,死死的看着已经完全无法看清的战场。

    风雪狂舞,连自己亲卫几个百人队的前面阵列,都已经看不见了。

    这一次南下,怎么就变成了这个样子?

    每一次决断,几乎都是错的。每一次调兵遣将,迎来的都是一场惨败。南下两个目的,一个是在刘武周和王仁恭两雄相争之中,谋取最大好处,甚或还有可能将马邑郡兵不血刃的收入囊中。二则就是将族中那些老人地位,都以新人接替,而执必思力接掌自己位置,就再不会有什么掣肘。

    出征之际,自己已经盘算得很分明,还从阿史那家那里蒙哄来了大量辎重物资。执必贺自觉此次南下,成功之数,足有八成向上,这才强硬压下所有反对意见,驱策着执必家青狼骑南下。

    结果所有事情,都出乎了执必贺的意料。

    刘武周以新得悍将徐乐为先锋,强硬反击,丝毫没有对执必家大旗屈膝的意思。而大量起用新人的执必家青狼骑,战力比以前跌落何止一半,连战连败,拔卡战死,自家最疼爱的儿子执必思力,现在还负创躺在大营当中!

    这到底是发生了什么?

    自从父亲手里接过执必家的大旗以来,执必贺这数十年来,有过失败,有过危险,但却从来没有丧失过自信,也从来都觉得所有事都在自己的盘算之中,纵有少少偏差,也是无伤大雅。

    就是这样,执必贺才将当时最多能拉出两个百人队的小小执必部,变成了如今的规模气象。而执必贺也坚信自己,会将执必部带上更高的位置,直到青狼取代金狼,直到自己儿子执必思力成为中原的主人!

    可那个叫徐乐的,就是一马一槊,在这狂风暴雪之中,在此时此刻,摧垮了执必贺数十年来,坚如磐石的信心!

    这样感觉太过于陌生,让执必部这个时候,胸中只是一片空白,迎着狂风暴雪,一时间都忘记了自己在什么地方,忘记了自己早就不能上阵厮杀,如果给徐乐冲杀到面前,只是死路一条。

    执必贺只知道,这个时候,自己不能后退。也许后退,能够保全性命,还能多收拢一些青狼骑的败残兵马,手上还拥有更多的实力。

    可他执必贺的威望呢?

    这是数十年来,他用无数战斗,无数死伤,无数血泪,才换回来的威名。才能让人丁单薄的执必家稳稳坐在八王帐的位置上,让麾下听命,让治下百族俯首帖耳,让阿史那家都要对执必家的狼旗高看一眼!

    无论如何,这一步退不得!

    自己一定能撑过这次危局,然后卷土重来,将马邑郡变成汉人的血海地狱!

    如此暴风雪中,纵然青狼骑已经不堪再战,那个徐乐就是铁打的不成?难道还能一直向前,直冲到自己的汗旗之前么?

    某就不信!只等这暴风雪再持续一阵,纵然是天兵天将也只能回撤而还,到时候再尽可能的收拢军马,撤回大营,则自己身为执必家汗王的威望依然未倒,就在此间设营坚持下去,看看这刘武周,到底还有多少本钱,与自己再对耗下去。

    执必家汗旗,远远还未曾到要倒下的时候!

    执必贺倔强的挺立在风雪之中,如一尊雕塑一般,纹丝不动。老汗若此,这些青狼骑也只有在风雪中苦挨。

    执必贺目光只是望向前面,等候着那徐乐从风雪中冲杀而出。时间似乎过去了短短一瞬,又似乎过去了很长很长。

    执必贺心中终于冒出一个念头。

    那个徐乐,是不是已然见好就收,趁着大风雪,收拢他的黑甲骑士,回转而去了?

    若某是徐乐,也掉头就走。他也是后来投效刘武周的,这黑甲骑士,都是他的本钱,已经取胜了,难道还要为刘武周将这本钱消耗干净么?如此人物,在汉家自乱之际,同样也想成就一番英雄事业罢!

    想到此间,执必贺身形终于稍稍放松一下,一直关顾着执必贺的几名亲卫也松了口气,凑近询问:“老汗…………”

    还没等他们想说的话说完,青狼骑阵列前面,又爆发出一阵惊呼呐喊之声!

    大风雪中,徐乐黑甲身形,如从寒冰地狱而出,一马一槊,又杀了进来,随着马槊挥动,再是一副血肉横飞景象!

    徐乐就从来没有收兵而回的心思,他的目标,只是执必贺的汗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