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盛唐风华 >正文 第三百二十四章 南下(三十三)
    槊锋撕破甲胄的反震之力,如此真切的传到自己手中,徐乐顺势就是一拧,槊锋在青狼骑身体上顿时就搅出一个巨大的创口,接着徐乐收槊而回,只是稍微一收就向前送,这力度不足以破甲,但徐乐瞄准的却是另一名青狼骑的咽喉,只是这轻轻一送,哽嗓就被割断,鲜血狂喷而出,落在地上,就已经变成红色的冰碴。

    昏暗的天候之下,芦席一般狂暴卷动的雪花之中,呼啸如怒的狂风内,徐乐马槊展动,每一击都更快速,更敏捷,更凶悍!

    往常冲阵作战,徐乐向来是几样兵刃轮番上阵,从长到短,每一样在手里都能玩出花来,似乎就是在向敌人展示自己到底能用多少种兵刃大开杀戒一般。

    但今日一直厮杀到此刻,徐乐只是用马槊而已,而且就是最简单的击刺,格挡,再击刺!

    精力集中,已经臻于极境。而似乎与生俱来的六识敏锐,也在这场暴风雪中的厮杀内,发挥到了极处!

    暴风雪突降而来,将战场变成一片寒冰地狱。能见度极度下降,固然让优势的青狼骑陷入混乱之中,指挥不灵,调度不动。但是对于杀入优势青狼骑中的玄甲骑而言,又能好到哪里去?更不必说一直单人独骑,冲杀在前的徐乐!

    冲击途中,风雪掠过,身边的韩约和步离就不见了踪影,但是徐乐还是准确的辨明了方向,认定了执必贺的狼旗所在,催动吞龙,越过这风雪障壁,如幽灵鬼魅一般出现,还是单人独骑,一马一槊,撞入了青狼骑最后的阵列,这拱卫着执必贺汗旗的阵列!

    而徐乐就一人一马一槊而已。

    风雪之中,到处所在皆敌。

    徐乐在面甲之下微微的笑了,八颗白牙露出,虽然藏在面甲之后,徐乐却知道自己这笑意有多寒冷。

    自出生以来,自模模糊糊得知自己身世大有蹊跷,而如天人一般的爷爷连仇人是谁都不敢和自己说的时候。徐乐就知道,自己想追寻身世之谜,想为爷爷,为没见过面的父亲母亲复仇,只能是天下皆敌。

    聪明的徐乐从来没将这个想法说出来,而是加倍勤奋的习练爷爷教导给自己的一切。一点点的打磨自己的马战步战本事,让其越来越完善,直到毫无瑕疵。更如饥似渴一般吸收爷爷一生带兵练兵上阵打仗的本事。

    外表看起来温和可亲,可徐乐从来都明白,天下皆敌,只能靠着自己!

    现在拉起了一支玄甲骑,更成了梁亥特部的接任族长,胡汉两支,归于麾下。可徐乐只是觉得,自己身上的责任更重了而已,除了欠爷爷一个交代,还要将麾下这些人都照应好,带领他们杀出一条血路来。

    所以徐乐一直冲杀在前,所以徐乐一直只相信自己,所以徐乐面对如何优势的敌人,面对如何险恶的局面,都浑然没有半点畏惧的意思。

    只是因为从小时候徐乐就已经明白,天下皆敌,自己只有一人面对!

    大风雪中,单人独骑杀入无数青狼骑中,直面执必贺的汗旗,身左身右,身前身后,全是敌人,只会是让徐乐将战斗力发挥到了极处!

    这战斗力发挥到极处的表现,就是从头至尾只用一根马槊,以一骑当千骑!

    敌人越多,战意越是高昂!

    恐怕徐乐自己都没有想到,在自己温和儒雅的外表之后,其实性格是微微有些扭曲的。

    过刚易折,情深不寿。

    不过就算预料到又是如何?至少在面对万千青狼骑时,这种性格,让徐乐没有半分畏惧,将自己打磨了十几年的本事能够完全淋漓尽致的发挥出来!

    在被徐乐单人独骑撞入阵中,而背后又是纹丝不肯移动的老汗汗旗,这些执必贺身边贴身亲卫,也终于被激起凶性。

    既然这个汉家凶神不依不饶,草原男儿,就和他拼了性命也罢!

    朔风怒号之中,青狼骑拼命向前,再也不顾拥挤成一团那自相践踏的危险,再也不顾徐乐这一条马槊如龙一般翻飞咆哮,再也不顾在徐乐槊锋之前接二连三落马的袍泽,只是拼命涌上去,队形密集得连兵刃也递不出去,只是想单纯用血肉性命,将这个太过于凶悍的汉家年轻将领彻底淹没。

    让这愤怒金刚像,彻底从眼前消失!

    青狼骑中,所有人都在发出各式各样的咆哮怒吼,红着眼睛向前涌动。在这样的人潮之下,徐乐终于冲击不动,但一条马槊仍然在上下翻飞,槊锋或者割开青狼骑的喉咙,或者捅入他们的胸膛,或者狠狠砸在青狼骑的兜鍪之上,血雨漫天飞舞,一名名青狼骑如雨一般从马上跌落,转瞬之间就是二三十条青狼骑的性命断送。如此高的杀戮效率,让徐乐已经完全化身为一台恐怖的杀戮机器,就看是青狼骑先死绝,还是徐乐先被他们淹没!

    厮杀之中,徐乐气力也飞快消逝。浑身每一处肌肉都在发涨,每一次呼吸几乎都是用尽全力,冰冷的寒气充入胸肺,反倒是让肺里面只觉得火辣辣的疼痛。

    但面甲之后,徐乐脸上仍然戴着冰冷笑意,六颗白牙闪烁。手中马槊舞动,却是更精准,更凶猛,更高效!

    一名百夫长迎面而来,手中持着骑盾,身形尽量缩在这面不大的骑盾后,遮护全身。

    这名百夫长脸上颇有风霜之色,应是跟随执必贺在金山脚下血战过的突厥老卒。这个时候连兵刃也不用,就是一面盾牌而已。

    这突厥老卒清楚,就算用上兵刃,也不是徐乐的对手,只怕一个照面就要落马。还不如遮护好自己,尽可能的牵制徐乐。只要徐乐被他牵制住短短一瞬,那周围青狼骑就会涌上,将徐乐撕得粉碎。

    徐乐一槊刺出,贴着骑盾下沿就刺向这百夫长的小腹。这一槊来得好快,这百夫长竟然来不及提前移动盾牌遮挡,只能拼力盾牌下砸,想磕开马槊。

    但这一发力,却只是砸了空。徐乐电闪一般的收回了马槊,这百夫长再没料到,厮杀这么久,徐乐手中马槊,仍然来去如电!

    盾牌下磕,终于在胸膛处露出了空隙,徐乐一槊直入。但在这最后时候,百夫长终于野性发作,松手丢了骑盾,以胸膛迎马槊,两手都来抓槊杆!

    马槊破甲而入胸膛,这突厥百夫长却整个身子向前倒伏,硬生生让马槊在胸膛中刺得更深!

    徐乐用力拔槊,竟然就此稍慢一线,那百夫长终于双手死死抓住槊杆,抬起头来,大口吐着污血,只是对着徐乐面甲上的愤怒金刚像狞笑一下,就已经没了气力,垂首而死。但双手仍然死死抓着马槊的槊杆!

    翻飞如龙的马槊终于停顿了下来,数百青狼骑,在风雪中大声怒号,拼命向前,就要将徐乐彻底淹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