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刀镇星河 >正文 第七百零三章 再次布局
    张信很快就证实了司空皓的话,发现这有关于起源之地的传言,不止是在北海,就连西海,中原之地都有传播,范围广大。

    就在大约五天之前,仅仅一日之间,就有总数不下二十万份的,关于起源之地的地图,在各地大肆传播。尤其那些顶级神师,几乎都是人手一份。

    而这些地图,又有七成左右是指向天东之地。位置则集中在东神山南面五千多里到七千里之间,而东神山,也正是他现在那天东总督府的驻地。

    这处所在,也是如今日月玄宗力量最薄弱的地方。

    此时张信,根本就不用开动脑筋去想,就能感觉到一股阴谋的气息,扑面而来。

    “五千里不到,刚好是距离主人最近的一座古代遗址呢!”

    叶若也同样从情报中,感觉到了怪异的气息:“而且,又刚好是主人你的治下。”

    “我知道!”

    张信面色铁青,眼中微现凛冽之色。

    这散播起源之地方位之人的目标,目的可不简单。日月玄宗,天东总督府,还有他张信的性命,只怕都在此人的算计之内。

    他可以想象,接下来几个月的局面。

    最初可能不会有太大动静,一个突然出现的起源之地,不能不启人疑窦。加上又有神教总坛的先例,许多人会持谨慎态度。

    所以一开始,就只有零星的修士前来试探。可等到这起源之地的位置被证实,此间必定是强者云集。那些顶级神师,法域与天域,都必将蜂拥而来,汇聚在这才收复不久的天东诸院。

    一场乱局,在所难免。

    这个时候,那幕后之人无论是想在天东生事,还是对他张信的性命心怀不轨,都有着足够的机会下手。

    “还有一件事,我感觉很奇怪。”

    叶若又好奇的说着:“我看过这些地图,那些位置都不怎么准确哦喵。最远的甚至偏差到两千七百里外去了,这有些不对劲。”

    “你的意思,是想说如果对方要借助此地生事,那么发布位置准确的地图,会更快速更有效是么?可其实这很简单。”

    张信一声冷哂:“只因就连这幕后之人,都不清楚这座军事基地的实际方位,他们又怎能够拿出精确的地图。”

    所以那些被引诱过来的灵修,也同样是这幕后之人,用来其探路的棋子。

    敌人很聪明,知道在他治下的天东诸院,是无论如何都不会让人有从容探查‘起源之地’的机会的。

    所以他的敌人,对那座要塞里面的东西,其实也同样充满渴望。

    “这次的事,可能很难办。”

    此时张信,又深吸了一口气,压住了心中的波澜:“我现在有两件事,要拜托若儿你。一个是之前得到的药剂配方,能否尽快试制出来?二则是那处名叫‘神石’的古代要塞,你需尽全力,帮我做好先期探测。”

    当日张信把自己关在静室之内,默想了良久,随后就直接将原空碧与龙丹等一众临时隶属天东总督府的人等找来,下达了一道总督令。

    “今日起,全面封锁天东十院边境!除我玄宗门人之外的一应灵修,都禁止入内!如今还在境内的散修与各宗灵修,都尽量驱逐。所有敢擅自闯入群山法域者,全数捕杀!此外铁脉山,神水山,天龙山上院,各自抽调三千灵修,支援小雷音山与圣源山上院。告知诸位巡山司主与斗战司主,至少在接下来的三个月内,我希望所有边境,都做到滴水不漏。”

    原空碧等人,不禁一阵面面相觑。半晌之后,原空碧才迟疑着出言:“这是为最近,那处起源之地的事情?可总督大人这么做,是否有此处无银三百两的嫌疑?感觉总督大人的反应,似乎太过了,只会让别人,更觉好奇。”

    显然她也同样,知道了关于那‘起源之地’的消息。

    “好奇归好奇,终归没有性命重要!”

    张信轻哼了一声,杀机酷烈:“天东新定不久,却又有人意图兴风作浪。我等要将这场风波灭于萌芽之间,并无不妥之处。”

    原空碧闻言蹙眉,可她仔细想想之后,也觉此事确无不妥。

    与其等到放任那些外来修士入境,最终导致事态发酵,滋生乱象。倒不如一开始,就拿出最强硬的态度。

    即便最终没法阻止这场乱局,也可将最终乱起的时间,大幅延后。

    “除此之外,在东神山与天阶山内,尽快新建一座阵盘,前者十六,后者十五!人手资源,都可向宗门申请,周围附近群山的护山法阵,也需加强。”

    张信继续法号施令:“此外,向天东诸宗发布诏令,临时征召天域与法域圣灵,供我宗临时差遣!且所有人等,都需立下重誓,签订守秘灵契。如果他们不同意,可以考虑以重金为筹码。总之必须保证这些圣灵,哪怕是面对起源之地,也足够可靠”

    龙丹本是静静倾听,这时也蹙眉问道:“莫非总督也以为,这起源之地是真?”

    他之前不但得知了消息,也得到几份‘路观图’。可昨日他排遣出去的供奉客卿,却暂时还没寻到任何‘起源之地’的蛛丝马迹。

    所以在他看来,这不过是敌人的诡计,要以‘起源之地’来引诱,为他们日月玄宗添些麻烦。

    “是真是假我不清楚,然则有备无患!”

    张信撒了一个谎,语声则依然凝重:“此外群山法域之内,今日起也需严防死守。宗门内无论任何人,任何身份,都不得主动探查此地。我会请暗堂与外情司遣专人前来看管巡逻,”

    在场诸人听到此处,不禁再一次面面相觑,可最终却是无人反驳。

    这一是因张信威望所致;二是他们都已看出,张信要拖延时间的用意。

    等到散会之后,众人都纷纷离去,张信却又单独将谢灵儿留了下来。

    之前会议的时候张信就已注意到了,这女孩一直都是神思不属,眼神郁郁。有时更气机暴虐,杀意毕露。

    张信也大约猜知了缘由:“可是为了最近冒出的上官玄昊?”

    谢灵儿略略迟疑了一阵,才微一点头。她之前已经在怀疑广林山惨案的真相,可此时冒出的这个‘上官玄昊’,却又让她的信念再次动摇。

    此时她的瞳孔之内,更是浮起了一丝猩红血意,肌肤之外更覆盖了一片片的鳞甲。

    一当想到自己的对手,依然逍遥在外,并且肆意行凶,她就无法忍受。

    “我可以确定,这个‘上官玄昊’并非其本人!”

    张信不禁暗暗一声长叹,心想他让谢灵儿熔炼狄拉克龙之举,也不知最后到底是对是错。

    尽管这使谢灵儿战力大增,可这也同样令谢灵儿的性格,更冲动易怒。

    “灵儿,不知你能否再信任为兄一次?我知你现在很难受,不过还请克制,绝不得擅自行动。我可保证,最多一到两年之内,此事我必定会给你个交代!”

    谢灵儿微一愣神,随后她眼中的血意,就渐渐平复了下来,随后就若有所思的重重一点头。

    她相信张信,这个世间,谁都可能会欺骗她,可却绝不包括她的信哥哥。

    ※※※※

    几乎就在同一时间,距离东神山不到一万里的某处,‘上官玄昊’与一个紫衣人影,正立在一处山洞之内,眼含审视的的打量着前方的一座的灵山。

    “防备深严,并无可趁之机。”

    那紫衣人看了半天,最终摇着头,眼透无奈之色:“他们将护山阵法,都换成了坤元万化阵,正好可对应你的风神斩。”

    在日月玄宗,所有用于道军的的战阵,都名为乾元都天与乾天无量。这种据地而守的阵法,则都是以坤元万化为前缀。

    所谓太虚寥廓,肇基化元,万物资始,五运终天,布气真灵,总统坤元。

    坤元指大地,是为生长万物的根元。

    “我也没想到,他们会这么快就更换。以前的日月玄宗,可没这么雷厉风行。”

    ‘上官玄昊’也是头疼的揉着额角:“你们在这边,难道就没有内应了吗?像上次一样,关闭法阵什么的?”

    “你现在倒是又想到要借助内应了,可惜”

    紫衣人继续摇头:“我努力过,可没能成功。你可知,光是这几天时间,我们安排在日月玄宗内部的人手,已经有一百五十七人暴露了身份,被暗堂与内情司捕拿。”

    “这么多?”‘上官玄昊’吃了一惊。

    “就有这么多,尤其是落雁山一带,几乎被他们连根拔起。不过那边,本来就不是我们关注的重点就是了。”

    紫衣人苦笑着道:“那位神威真君,最近在日月本山,不但使他们的长老院强行推过了增薪的议案,更为肃清宗门,开出了巨量悬赏。这一百五十七人,只有三成是被暗堂与内情司之人察觉,其余七成,都是被人举报了异常。以前是事不关己,如今则是有钱可拿,如今我们的人手,哪怕只露出一点破绽,都可能暴露。你是不知,如今日月玄宗内的人心士气,已是澎拜激昂,日甚一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