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限制级末日症候 >正文 882 蝴蝶
    猫女坐在梳妆镜前,盯着镜子里的脸,但是目光却没有焦点,她的思维在发散,手中的口红已经旋开,但已经好一段时间都没有往唇上凑了。她没有进入宅邸,在通过了最初的精神检测后,一直都在负责外围的事务,轮椅人的死讯也暂时还没有传达到她这儿,但是,这段时间不断观察“超级系”,其中一些古怪的变量,是她从来都没有看到过的,这让她产生了一些不好的预感——自己虽然是“超级系”的唯一用户,也是自己的神秘,为“超级系”提供了运转的能源,但是,“超级系”的运作本身,是不根据自己的意志为转移的。

    无论好坏,她都无法干涉“超级系”运转的结果,她的“许愿”,也一直是一种被动的,复杂宏观方向上的达成,这样的能力,赋予她“和世界对话”的现象,但是,对话并不代表可以改变世界的意志,只是,这么多年来,通过观察那些奇特的,无法理解的反馈代码,她多少可以通过一种模糊的印象,觉察出这些“反馈”所暗示的一些东西。这些情况,她很难向其他人描述,但是,对照之后发生的事情,总是会和她所感觉到的情况吻合。这样的经历,让她对世界动态变化的感觉,比其他人更加敏感。尽管,和先知是不同的类型,但是,这样的能力和感觉,足以概括为“命运”类型的神秘。

    对网络球来说,这种“神秘”是极其珍贵而重要的,猫女也一直因此有一种使命感。虽然这种使命感有些模糊,但是,却是她至今为止最重要的源动力,也是改变了她的生活态度的核心因素。

    在这样的态度下。“超级系”的每一次运转,虽然无法完全理解,却也能窥视到蛛丝马迹的规律。在猫女此时的眼中,“超级系”的运转出了问题,还不确定是怎样的问题,但是。对比往常的规律,现在似乎有一些混乱,而且,运作频率也异常提高了——如果要打个比方,那就像是产生了某些bug,而被迫提高核心频率的计算机,亦或着是“病毒”的入侵,而加强了某个程式的资源。超乎寻常的工作频率,导致平板电脑外型的“超级系”一直处于异常发热状态。

    对于仿佛是“监控世界。调整世界”的这件神秘道具来说,完全是过去从来都没有过的情况。不,猫女稍微回神了一些,她想起来了,这回的异常,应该不是第一次发生,只是她对上一次的记忆,实在太过模糊了。就好似一种似是而非的即视感。如果,这样的记忆。真的不是错觉,那么,上一次“超级系”变成这样的时候,到底是在什么地方?什么地点?遭遇了怎样的情况?

    猫女觉得自己快要逼近了真相,可是前方却陡然陷入一团浓雾中,她焦躁不安。太阳穴不停跳动,脑袋似乎快要爆炸了,身体也在异常发热,大量的负面状态一下子就将她发散的思维扯回身体里。她看清了自己映在镜子上的脸,鼻孔中正缓缓冒出腥红的液体。她下意识用力擦去。那湿滑温热的感觉,是无比的真实。

    “可恶——”她想,“到底出了什么事情?这种不妙的感觉到底是……?”就在这个时候,搁置在一旁的“超级系”突然发出滴滴答答的声音。猫女一下子就惊醒过来,用力将它操在手里,凝视看那刚刚弹出的信息。

    仍旧是常人无法理解的资讯,不过,几个眼熟的特殊符号,还是让她隐约明白了这段资讯的部分内容——666,恶,死……

    没有足够的认知和线索将这些看似独立的资讯片段连接起来的话,是无法理解它所代表的意义的,但是,猫女身为网络球的高层,却掌握着足够完成联想式拼图的情报。尤其是“666”这个字眼,对她来说,已经不是第一次看到了,上一次“超级系”反馈回来的资讯中,这串数字是相当显眼的。虽然“超级系”大部分的反馈,都是难以理解的,但是,这么多年的经验和研究,唯独在对十位数的转译上,猫女有着极为强烈的自信。

    这个常人看不懂的字眼,就是“666”这个在神秘学中,有着沉重暗示意义的数字。

    666、恶、死……这样充满了负面资讯量的字眼结合起来,可不是什么好兆头。猫女第一时间就感觉到,网络球又出事了,而且,一定是出了大事。她刚准备打电话询问详细情况,电话已经先一步响了起来。

    她毫不迟疑,接通电话就问:“发生了什么事?我这里都出现反馈了。”

    对方似乎被她的抢话噎了片刻,这才答道:“我是走火。你马上过来,梅恩先知也在。”说完就挂了电话。

    走火的语气很生硬,但是猫女也根本没有抱怨的念头,她对走火的性情再了解不过了,如果是正常的情况,绝对不会出现这样的语气。配合之前“超级系”的资讯,猫女顿时如着了火般跳起来,扔开口红,抓着外套就连穿带跑地出了房间。

    当她抵达约定的房间时,走火正在为梅恩先知倒咖啡,房间的气氛有些凝重,但却并不是十分紧张,她缓了缓神,接过走火递来的热咖啡,一口气全都倒进肚子里,如炮弹般发问:“怎么回事?”

    走火沉默了半晌,最终还是梅恩先知回答到:“轮椅人死了。刚才有情报说,瓦尔普吉斯之夜中已经没有外来者的反应。监狱已经失陷,内部全员死亡,k逃走了,而q是接应者之一,情况可能和席森神父有关。就在你进来之前,近江那边报告了高川先生的情况,他出现了异化反应。以及,我们和亚洲区的联系,已经暂时中断了,中央公国正在频频调动军队,美利坚的太平洋舰队已经撤离日本岛海域。但是,日本岛上有出现暴动的迹象,隐约有末日真理教活动的痕迹,他们很可能在纳粹降临的同一时间,发动对亚洲区的攻势。”

    情报一条接一条地抛出来,每一条都不是什么好消息。就猫女所掌握的情报来说。这些事件的发展有不少脱离了最初的预估轨道,虽然还没有偏离太远,但是由此引发的连锁反应,是不得不重视的。

    但是,正因为产生偏差的事情有些繁杂,才难以在第一时间找到“偏差”的源头。猫女的头绪有些乱,结合“超级系”的反馈,似乎有一种坏预兆正被验证的感觉。和这种感觉比较起来,轮椅人的死讯反而没不那么令人烦躁了。

    好半会。她才总结出当前的情况:“我们失误了?”

    走火不断敲击椅背的手指顿了顿,他似乎也没有想到,猫女沉默了半晌后,第一句话竟然是这样。

    “……是的,我们失误了。”他说:“轮椅人的死亡,让我们损失惨重。”

    “轮椅人……”猫女摘下金丝边眼镜,捏了捏鼻梁,“他是怎么死的?”

    “具体情况我也不太了解。”走火看了梅恩先知一眼。才说到:“梅恩先知和他见了一面,当时他的情况就不太好。似乎是在意识海中下潜得太深了,遇到了什么不得了的东西。但是,在梅恩先知离开之前,他还活着。”

    “我劝告过他这段时间不要再下潜,但是……唉……他实在太固执了。”梅恩先知叹息一声:“如果我一直陪着他就好了,当时我才离开不到半个小时。他就遭遇不测了。”

    “也就是说,没有人看到当时的情况,轮椅人也没能留下更多的线索?”猫女似乎猜到了什么。

    “是的。敌人是意识行走者,十分强大的意识行走者。”走火沉声说:“这个意识行走者,很可能与潜伏在瓦尔普吉斯之夜中的那些外来者。以及在高川先生意识中做了手脚的意识行走者有着密切的关系。甚至,我更倾向于,他们就是同一个人或同一批人。瓦尔普吉斯之夜的监控记录中,有轮椅人最后一次进入的记录,和他死亡的时间十分契合,他们可能在瓦尔普吉斯之夜中交手了,但是,更多的线索,单单从记录中是找不到的。为了以防万一,我们没有在第一时间派人进入其中。如果对方真的是可以在瓦尔普吉斯之中干掉轮椅人的家伙,在没有充足准备的情况下,一旦遭遇伏击,就是全军覆没的下场。”

    “也就是说,你们的判断是,偏差的源头,就是那名意识行走者?”猫女似乎想到了什么,脸色也是一沉,说:“根据我得到的情报,火炬之光在意的也不是耳语者,他们的目标,是高川先生,他们似乎认为,高川先生就是他们寻找的‘偏差’。”

    “不,那位高川先生还是可信的。”梅恩先知遏止了猫女的猜疑,“但是,根据席森神父那边的意识行走者的说法,如果这名意识行走者寄居在高川先生意识中的话,很可能会使用高川先生的形象,那是一种类似于借体转生的神秘,这一点和我们最初的判断是相符的。对方打算利用高川先生的身份,打入我们的内部,而我们不正是利用这一点,才决定重启桃乐丝计划的吗?不过,从另一个角度来说,火炬之光对‘偏差’的敏感,让人感到吃惊。”

    “总归,还是我们慢了一步吗?”猫女皱起眉头,说:“到底是我们慢了一步,还是对方察觉了我们的动作,所以刻意加快了节奏?高川先生已经接触桃乐丝了吗?”

    “是的,正好是我带火炬之光和耳语者参观桃乐丝计划的时候,发生了这些事情。”走火的表情渐渐平静下来,他似乎终于可以调整好自己的情绪了,花费时间之长,也让他感到惊讶,这也足以让他认识到,轮椅人的死亡,到底有多大的影响。他愈发觉得,将轮椅人死亡的消息暂时封锁起来的决定,还是正确的。

    “是因为看到了桃乐丝,所以高川先生发生了异化反应?近江对他进行过意识检测了吗?”猫女又问到。

    “还没有具体的报告,耳语者打算和近江进行研究合作,我们这边没有反对的理由,近江似乎也很有兴趣。”

    “那么——”猫女问到了最关键的一点:“那边的试验场没有异常报告发来吗?如果,偏差产生的原因。是因为对方提前行动,那么,试验场这个时候应该一片混乱吧?放任那家伙行动,破坏力可比k大闹监狱的后果要严重得多。”

    “你确定,桃乐丝计划真的对那个家伙拥有绝对的吸引力?”走火没有直接回答,而是再次确认了一次。

    “这是超级系给出的反馈。”猫女回答到:“我觉得不会出错。桃乐丝绝对可以把那个家伙引诱出来。既然轮椅人都遭遇不测。连反抗的机会都没有,那么,不在意识态中和对方交战的想法,绝对是正确的。除非我们将核心装上去,完成中继器的改造,但是,对方停留在瓦尔普吉斯之夜中的话,我们的处境就很尴尬。”

    “这些我们都知道,也十分认同。所以,才根据超级系的反馈制造了陷阱。”走火说:“现在的问题,在于敌人是否看穿了我们的陷阱,以及,这个陷阱还有没有继续下去的意义。”

    “我觉得,与其在这里说这些话,不如立刻通知近江,开启最高等级的最高防御。我们已经慢了一步。越是拖延,偏差就会越来越大。”猫女死死盯着走火。用质问的语气说:“你做了吗?走火?”

    走火沉声说:“已经在第一时间通知了。但是,直到现在仍旧没有更详细的报告——”刚说到这里,他的手机突然响起来,打断了他的说话。

    三人彼此看了一眼,目光落在走火自己的手机上,三人都隐约意识到。这通电话会带来怎样的消息了。

    走火接通后,放大了音量,房间里的所有人都听得清清楚楚,那边一阵气喘惶恐的声音,紧张地报告:“scp999号出问题了。”

    “scp999?”猫女对这个数字十分敏感。音量猛然拔高起来,“怎么会是这个编号?是怎样的异常实验体?”

    “就,就是,最近刚送来的,那些绿色的胶质物……”那边喘息着,突然有更巨大的碎裂声和惨叫声打断了他的说话,然后,那边开始尖叫。

    “喂!喂喂!告诉我,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为什么不立刻报告?”猫女急声问到。

    但是,那边的尖叫声伴随着枪声骤然停止,一种让心脏急跳的压抑和沉默,搭载着信号波而来,很快就弥漫在房间中。沉默并不太久,又发出碰撞的声音,似乎有人捡起了电话,只听那边的人说到:“不管你是谁,都不需要责备这些人。他们反应很快,只是,我的行动,比他们的反应更快。”

    “不管我是谁?”猫女定了定神,反问到:“你觉得我们是谁?你又是谁?”

    “我想,你们是网络球吧?老朋友了。”那边的语气之轻松,还真的如同老朋友见面寒暄一般,没有一点的生疏和紧张,“不过,从另一个角度来说,我们也是第一次对话,那么——初次见面,请多多指教,我是高川。你们可以慢一点再动身,因为,你们重新布置的时间,足够我离开这里了。”

    “你是高川?”走火抢过猫女的话,直接地,毫不客气地说:“不过就是一个复苏的幽魂罢了,你在高川先生的脑子里呆的太久,得了老年痴呆吗?连自己是谁都不清楚了吗?”

    “……”对面沉默了一秒,却出乎意料的,没有任何情绪上的激动,也没有反驳的口吻,反而带着一种浓浓的缅怀情谊,“我听出来了,是走火吗?”

    “是的,我是走火,你是谁?我们见过?”走火凝神问到。

    “我是高川,所以,我们当然见过。”在走火反驳之前,对方又说到:“很难理解是吧?但是,对我来说,却是很怀念的事情。好了,叙旧的话,以后再说吧。我要走了,虽然ky1999只是过渡的实验型号,但是,你们的技术水平,一直都很不错。我相信它的性能。”

    “等等!你——”走火还打算说什么,那边已经挂断了电话。

    他拿着手机,和另外两人面面相觑。

    “所以……是什么情况?我们认识的人?”猫女打破沉默,说:“他对我们的了解,可不是用获得高川先生的部分记忆资讯就能解释的。我们的组织里,绝对没有耳语者的眼线。即便之前的scp999和他有关系,那些变成绿色胶质物的人,也绝对没有这样的记忆。还有,走火,scp999到底是怎么回事?我不是说项目内容,而是,为什么要用这个编号?”(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