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盛唐风华 >正文 第三百二十二章 南下(三十一)
    在怒号了整整一天一夜后,这暴风雪终于成型,天地之间,都变成一片狂怒的寒冰地狱!

    大如芦席的雪花如铺天盖地一般倾泻下来,再被狂风卷动,狠狠的拍打在脸上。气温随着日头渐渐落下去,也在急剧下降,寒气直侵入人骨髓之中。天地间昏暗了下来,看不清旗号,看不见稍稍远处的人马,战场在这一瞬间,也到了最为混乱的地步!

    不管是青狼骑,还是恒安甲骑,两军都是久在边地厮杀,如何看不出暴风雪将要来临的前兆。只是两家都打的一样的主意,绕路突然侧翼袭击,胜利的话可以扩大战果,如果不胜,借着暴风雪掩护也能平安撤退,不会被人咬着屁股一路追杀。

    但是两家都没想到的是,两家都选了同一条道路出击,结果迎头大撞,然后就扭打到一起,反复往来厮杀,流血布满冰原,在还未曾彻底分出胜负之际,暴风雪就已然降临!

    不管是战马驮骡,还是冰原上捕猎的猛兽,这种天候都不会出行,而会寻找一个避风的所在,熬过这一场暴风雪再说。

    反倒是作为万物之灵的人类,在这都已经不适合生存的天候当中,仍然在拼命厮杀!

    刘武周死死拽住坐骑缰绳,竭力想看清眼前所发生的一切。但是暴风雪完全遮挡住了他的视线,连厮杀之声,都已经被呼啸的狂风所掩盖。

    在刘武周身边,那些乡兵箭手,不少人已经掉转马头,回转山道之中,去寻找避风的地方。他们这些缘边的守军,本来就未曾受过如何严格的约束。要是凭借血勇上去打一气,对于这些边地男儿而言,倒没什么好畏惧的。但是如此暴风雪中,这些人就乱纷纷的退了下去,根本不去看刘武周的旗号还竖在那儿未曾移动。

    而率领他们的各处寨主,这个时候也只是随着他们手下也乱纷纷的退了下去。在他们想来,这个天气,实在也派不上什么用场了,如果命令他们上前,也只是送死而已,这个时候不退回去,还等到什么时候?难道让大家都在这里冻死不成?

    只有从壬子寨出来的箭手乡兵,还勉力留守在原地。他们寨主曹无岁未曾后退一步,这些曾经与徐乐并肩作战的乡兵箭手,同样也没有后退一步。

    沉默少顷,刘武周一咬牙齿,猛催坐骑就要上前,他骑着的是一匹颇为温顺的战马,向来对刘武周的指令服从有加,这个时候马腹被踢,却是长声嘶鸣,昂着头反倒后退两步,不肯上前。

    刘武周大怒:“入娘的连牲口都不听令了!”

    喝骂声中,刘武周挥舞马鞭,劈头盖脸的就给了坐骑几下,坐骑颈项上顿时显出血痕,坐骑不住惨声嘶鸣,却仍然不肯上前。刘武周丢下马鞭就拔出长刀,两眼血红,一副就要一刀砍死自家坐骑的模样!

    两名亲卫从旁边抢过,一人拉住刘武周胳膊,一人牵着刘武周坐骑缰绳。拉着刘武周胳膊的那名亲卫惶急解劝:“鹰击,上前不得!”

    大风雪中,战场一片混乱,刘武周向来不以厮杀本事出名,就算勉力而前,说不定在这样的混乱中就丢了性命!

    刘武周血红的眼睛直愣愣的看着这名亲卫,亲卫满脸都是雪,呼出来的热气在鼻孔边,在唇边都结出了白霜,脸上有些地方已经被冻伤,只是一脸焦急的看着刘武周。

    刘武周转头,又望向那一片被风雪完全掩盖住的战场。

    他何尝不知道自己上去,什么作用都派不上?多半还在风雪中,就被一名窜出来的青狼骑给刺落马下,一生雄心,俱都化为流水。

    但那战场上,有他数名斗将,有他三百恒安甲骑啊!

    入恒安鹰扬府来,为了在这乱世当中能逆流而上,为了能让马邑刘家也成为数百年世家的一员。他散尽家财以赡养兵马,他屈膝结交那些满身臭气的轻侠,他是大业天子身边呆过,见识过真正富贵场面的人,却得菲衣薄食,和那些投效而来的乡下轻侠打成一片!

    他羡慕世家数百年来积淀下来的贵盛之气,他羡慕大业天子极盛时让整个帝国俯首的威权,他只想成为人上之人!他从来不想在云中城这个边僻所在,带着几千条粗鲁汉子,和突厥人打生打死!可他却只能忍受着一切,还要显出一副乐在其中的模样!

    这般付出,才换来了恒安鹰扬府数千精锐,更有强兵无双的六百恒安甲骑。这就是他将来争雄天下的本钱。

    却因为徐乐,只因为徐乐,遣他为先锋,就不知天高地厚的掀起战事,还取得了这么大的胜利,迫使他不得不利用机会继续投入力量,与突厥执必部再做一战,结果就在这冰天雪地中遭逢,现下他的一半恒安甲骑,就已经被掩没在暴风雪中,不知道还能有几骑得还!

    都是那个徐乐,只是那个徐乐。自己从一开始,就不该起招揽这个丧门星的心思!

    几名亲卫还在恳切的望着自己,满脸诚挚之色,他们是真的愿意为刘武周这位将主舍出性命,任何时候,只要刘武周处于危险之中,他们都愿意以身代之。

    刘武周适才疯狂神色,终于慢慢消退下去,垂手还刀入鞘:“某不上前了…………只是这前面战事…………”

    几名亲卫纷纷拱手:“鹰击,我们这就上前打探去!”

    刘武周面露迟疑:“如此风雪…………”

    一名亲卫对着身边弟兄交代一声:“看顾好刘鹰击!”

    话音方落,这名亲卫已经打马直窜了出去,他的马术,却比刘武周高明太多,坐骑同样畏惧不敢前,但裆劲压下,战马只能一声长鸣,直扑向已经如寒冰暴风地狱一般的战场而去!

    在刘武周身侧不远处,曹无岁他们那一队人马,一名冻得瑟瑟发抖的乡兵询问曹无岁:“刘鹰击进又不进,退又不退,到底在干什么?”

    曹无岁两只手都揣在怀里,冻得也是脸色铁青,只是斜睨了刘武周那里一眼,抖着开口:“某如何知道?”

    那乡兵凑近:“其他寨子都退了,要不咱们也退罢?”

    曹无岁终于抽出一只手来,狠狠在他脑袋上拍了一记:“入娘的,咱们和乐郎君他们并肩厮杀了那么久,边地男儿,哪有丢下弟兄的道理?都给某在这里守着,冻死了曹爷爷做主,一人一口好棺材!”

    乡兵讪讪的不敢再开口。曹无岁目光却投向北面风雪最深之处,满脸都是担忧神色。

    乐郎君啊乐郎君,但愿这次,你还能活着回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