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盛唐风华 >正文 第三百二十章 南下(二十九)
    两个百人队被一扫而空之后,玄甲骑这条黑龙,已然变成血龙!

    冲在前列的,几乎都是从神武跟过来的老卒,徐家闾出身之人,几乎都在前列。他们组成的锋尖,队形更紧密,冲击更坚决,真的如一道铁墙在向前推进。

    更不必说在铁墙之前,还有徐乐这个大杀器!

    这条血龙,紧紧追随在徐乐身后,仍然在向前挺进,丝毫没有停歇的意图,巨大的冲量,在踏平两个百人队之后仍然没有消耗多少。

    跟随在前列之后的玄甲骑,或者是来自神武的轻侠,或者桑干河谷中跟随的破家村民,或者是原来神武的本地鹰扬兵,甚或还有来自梁亥特部的九姓鞑靼青壮。

    这些人马,自然不如徐家闾出身之人经年累月的操练马上战法。但自从归于徐乐麾下之后,自神武向云中的跋涉途中,在野狼峡中停兵之时,徐乐也何曾对他们少过这马上密集墙式冲阵的操练?

    作为一支孤军,生存依托就是胯下坐骑,手中兵刃,身上坚甲,还有遇见什么样的敌人都能摧而破之的战斗力!

    长征赶往云中途中,虽然冰天雪地,艰辛备尝,但徐乐对他们操练一日也未曾放松,而这些新加入玄甲骑的人马也因为生存压力咬牙坚持下来了。

    当徐乐带领他们加入云中城恒安鹰扬府之际,在神武,在善阳城下缴获的那么多战马,还有梁亥特部带来的战马,十匹中倒毙六七匹,只剩下一人一马而已,就是经历了最为艰苦操练的明证!

    临上阵之际,虽然第一次发起如此冲击,这些新人还是没有老人那么熟练,阵型保持得那么完美,冲击得那样坚决而义无反顾。但是打仗就是打将,看着徐乐选择的发起冲击时机如此准确,尉迟恭的配合如此完美。而徐乐就率先而前,单人独骑硬生生在青狼骑大队中开辟处一条冲击道路,而玄甲骑中那些徐家闾出身老卒冲击又如此坚决凶狠,当两个青狼骑百人队被一下扫空之际,这后阵的玄甲骑新卒,就再没什么可以胆怯紧张的了!

    这些玄甲骑新卒只觉得热血沸腾,置身如此战场,看着一顶顶青狼尾皮帽在马蹄下滚动,看着往常那些凶悍的青狼骑在面前崩溃,看着各色兵刃飞舞,看着风雪只是在身边狂卷,看着执必贺的汗旗就在眼前,看着徐乐身影如利刃般一直在前,这个时候,怒吼呼喊之声,求战之意,但为男儿,只会从心底自然而然的爆发而出!

    玄甲骑新卒,阵型收拢得更加紧密,兵刃握得更加稳定,如林一般向着侧翼伸展而出,整条血龙,就如全身上下,到处都伸出獠牙利爪一般。追随徐家闾老卒向前冲击,这些獠牙利爪,就带出一道道血浪!

    青狼骑不是不想抵抗,不是不想坚持。但排出阵列就是这般。正当玄甲骑冲击正面的青狼骑,每一骑同时就要面对好几柄伸出来的兵刃,却让他们从何抵抗?而从侧翼抢过来,也根本不能阻挠这挟着巨大冲量向前进击的队伍。更不必说那些敢于上前挑战的悍勇之士,第一时间遇上的就是徐乐,只是一个照面,就被徐乐捅翻,短短时间之内,青狼骑就丧失了抵御玄甲骑冲击的勇气!

    迎着玄甲骑冲击道路的青狼骑,纷纷动摇,向着两边退避,而两翼的青狼骑还在涌来,自家就狠狠撞在了一气,战马长声嘶鸣,甚而互相踢打撕咬,想脱离这条血路,马上青狼骑被带得坠落马下,结果就被践踏而过,连惨叫声都来不及发出。一面面百夫长旗在混乱中摇动,却半点作用也起不上,有的百夫长旗甚而在混乱中伏倒,也不知道在混乱中旗手落马了还是干脆百夫长放弃了指挥,先保命要紧。

    一名名青狼骑中参与过千族血战的老卒,也被裹在这混乱的洪流之中,左冲右撞,昏头转向,根本不知道该如何厮杀,在混乱中保住自己的性命,就已经是竭尽了全力。一名满面俱是伤痕,一看就是厮杀好手的青狼骑在乱军中悲凉仰天大呼:“这都是打的什么仗!青狼的子孙就这么败了不成?”

    赶来查探情形的失巴力,看到的就是这么一副景象。身为执必贺身边老军奴,见过的执必部败仗也不少了,却从来未曾见到过如此优势的青狼骑,被打得这般毫无还手之力!

    不管心中有着什么样的心思,不管是不是因为自己儿子被责打有了什么样的怨气。这个时候,失巴力想到的还是挽回这个局势!

    几名青狼骑转身而走,经过失巴力身边。失巴力随手拔刀,一刀挥砍,一名青狼骑的头颅就冲天而起,鲜血如雨降下,洒了失巴力一头一脸。

    失巴力又一刀砍向另一名青狼骑,那青狼骑一闪而过,忙不迭的大喊:“我回头厮杀!”

    失巴力狰狞的看着他和几名愣住的青狼骑:“谁敢退后一步,尽皆砍了,背后就是老汗的大旗!想想你们帐中的女人,想想你们留下的娃子!”

    几名青狼骑咬牙狠狠调转马头,正有更多青狼骑退了下来,这几人连同失巴力一起大呼:“不许后退!”

    呼喊声中,长刀飞舞,又是不少青狼骑中刀落马。失巴力策马在阵后左右驰奔,直刀在头顶盘旋,不住嘶声怒吼:“想想你们帐中的女人,想想你们的娃子!”

    在老军奴声嘶力竭的怒吼声中,青狼骑崩溃之势稍止,不少青狼骑调转回头,各色兵刃挥舞,拼力的维持住战线。转瞬之间,崩溃退下来的青狼骑,就有百余骑被失巴力收拢。

    失巴力平复一下剧烈的喘息,准备驱赶所收拢的青狼骑反扑上去。

    就在这个时候,这百余骑才收拢的青狼骑,就爆发出天崩地陷呼喊之声。这呼喊声中,再无一点血勇之气,甚而连垂死挣扎之气都没有,只是全然的惊惶震恐!

    这些青狼骑再度掉头,向着后面,向着两翼崩溃逃散。

    而在风雪之中,出现在失巴力眼前的,就是徐乐一身玄甲的身影,这身玄甲之上,尽是血迹,盔缨如火飘动,长槊稳稳前指,寒冷的槊锋,就指向失巴力。

    徐乐身左身右,再无一名青狼骑敢于靠近。这时每名青狼骑,只想离徐乐更远一点!

    失巴力从头顶心一下凉到了脚底。

    徐乐单人独骑,已然杀穿了执必部阵列!

    就连徐乐胯下坐骑吞龙,都变得两眼血红,只是死死的看向失巴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