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盛唐风华 >正文 第三百一十九章 南下(二十八)
    那日大营之前,玄甲骑纵横盘旋,以数十骑的规模,接连摧破两个百人队。密集墙式冲锋的骑兵队列,给青狼骑上下留下了太过深刻的印象。

    如此锋锐,如此凶悍,对上什么样的骑阵都是一冲而过。青狼骑上下只有一个想法,这密集骑阵就这般厉害?

    徐乐和他的玄甲骑纵横无敌,青狼骑自然也要找出应对之法。甚而在短短时间内也曾经试过模仿玄甲骑的密集骑阵。

    可是这密集骑阵,徐敢在世之时,一直这般操练徐家闾的那些精壮男丁,这种密集冲击队形,几乎就烙在了他们的骨子里,血液中!以这些徐家闾男丁为骨干,约束部伍,号令阵型,虽然玄甲骑扩大到三百骑左右的规模,仍然还能维持这种密集墙式冲击的骑军阵列。

    青狼骑从来是离合不定的骑兵战术,以牵制,以骚扰,以削弱为主的战法。几百年来,都是贵散不贵聚,骑兵阵列摆得越松散越好。在收拢各族实力之后,执必部也能摆开大阵直接和汉家兵马会战了,但都是以奴兵为主排开大阵,消耗汉军实力,青狼骑还是离散着或者压阵,或者觅隙冲击,阵型仍然是越松散越好。

    这几百年的习惯,哪里是一时间改得过来的?临出征前执必贺用两个百人队试了一次,冲击途中,就是互相干扰,兵刃都挥不出去,甚或还有自家碰撞落马,被万马践踏而过,当场毙命的。

    青狼骑上下,得出一个结论,这密集列阵,墙式冲击,不是一时半会习练得出来的。尤其是草原民族这种从小在马背上长大,在狩猎放牧过程中自然形成的骑军战术,更是积习太深,几乎不可能扭转过来。

    如执必贺这等明眼人,其实已经看出,这是没那么好的马术的汉家军马,最适合的战术。一群自小未曾骑过马的战士,不用他们习练太好的马术,不要他们在马背上开弓放箭厮杀自如,只要操练得他们能密集列阵,发起冲击,就可以用来对付草原各族!

    而且这种战术,打着的也是以命换命的主意。两支同样如墙而进的骑军,真正碰撞在一起,几乎就是双方都要一起覆灭的结局。伤亡之重,是超过草原部族的承受能力的。而汉家军马,只要有钱粮,几乎可以说是无穷无尽,哪怕一对一的换命,最终结局,也是狼骑丧尽,汗旗跌落!

    看明白这一点,执必贺忍不住都是咬牙切齿,这到底是谁想出来的这招数?再加上一个天纵斗将之姿的徐乐统帅,出现在云中之地,和执必部雪原战场上遭逢,简直就是前来收割执必部青狼骑性命的存在!

    幸好这样的敌人还不多,幸好现在执必部占据兵力优势,幸好他们还有机会将徐乐这支军马掐灭在萌芽之中!

    最终这些执必部将帅贵人,决定在遇到徐乐所部之后,也尽可能收拢兵马,将阵列密集起来。自相干扰影响战力,也顾不得了。就要以人数优势将徐乐的玄甲骑彻底淹没,将这威胁在还没有变大之前,彻底将其倾覆!

    当玄甲骑在号角催动声中,如黑龙一般出现在漫天风雪之中,呼啸而来之际。青狼骑各个百夫长也在大声招呼,让各个百人队收拢队形。

    但青狼骑也在冲击途中,这队形哪里是一时半会就能收拢起来的?

    尤其正当玄甲骑冲击的正面,两个百人队在拼尽全力收拢队形之际,徐乐就率先单骑而进,一头就撞了上来,马槊如龙飞舞,杀得青狼骑人仰马翻!

    徐乐的断然率先突入,一下就破坏了当面两个青狼骑百人队竭力收拢队形的努力,而在两侧,在后面的青狼骑还在拼命靠拢过来,双方挤在一处,越发的混乱起来,不等玄甲骑撞上来,已经有青狼骑在自相挤撞中落马!

    一众百夫长急得兜鍪下白气蒸腾,全是热汗。一边破口大骂,一边倒转槊杆过来拼命敲打,想重整秩序,可是徐乐身后几十步就是跟进的玄甲骑,在徐乐突然冲前之际,所有玄甲骑也都将本来已经极快的速度再提高了一线!

    冲在队首的韩约哪怕厮杀之际,都是沉默不语,但是在这个时候,在徐乐单人独骑撞入青狼骑大阵之际,却是面目狰狞,放声怒号。一向乐郎君厮杀,都是他韩约遮护侧翼,乐郎君怎么就丢下了他?

    而一个小小身影,更从队伍后面一排抢到了前面,最后更是超越韩约半个马身。有些过大的兜鍪下栗色秀发飞扬,不是小狼女步离还能有谁?

    小狼女步离,此刻的想法和韩约却是一模一样。

    这个徐乐,怎生就丢下我冲到前面去了?真是混账!

    而所有玄甲骑,此刻心思,也都是与韩约步离一般。

    乐郎君将他们从死地中带了出来,带领他们取得一场又一场的胜利,在这乱世之中挣扎求存。而他们也忠心耿耿跟随,只要徐乐马槊所向,他们就从来未曾犹豫的跟随上前。

    可是现在,乐郎君你怎么一个人就冲到前面去了?

    呼喊声从每名玄甲骑胸腔之中炸响出来,只是汇聚成三个字。

    “乐郎君!”

    在这呼喊声中,玄甲骑速度提到最快,动量已然最高,就真如一条凶龙一般,以一往无前,凶猛到令人不敢置信之姿,狠狠撞在青狼骑混乱不堪的大阵当中!

    不管是徐乐有意判断,还是战场上敏锐的直觉使然,或者就是单纯的见猎心喜,因为敌人越多而越是战意沸腾,徐乐这次突进,已然让青狼骑大队混乱不堪,尤其当面两个百人队,几乎已经无法结阵抗拒冲来的玄甲骑。当玄甲骑撞入青狼骑队列当中,一时间不知道有多少青狼骑被刺落马下,人喊马嘶之声骤然爆发出来,从一开始就已经到了最高昂的程度。

    在最短的时间内,当面这两个百人队青狼骑就几乎被一扫而空,每名越过青狼骑人马尸身的玄甲骑战士,身上黑色甲胄,在这一瞬间,就已经变成了赤红之色!

    而他们目光所追随的徐乐,仍然在单人独骑,不管不顾的继续向前,直指向执必贺的汗旗所在。

    在徐乐面前,青狼骑还在不断的应槊而倒,没有一骑,能稍稍阻挡徐乐前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