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暴风法神 >正文 第207章 真正的英雄(求月票)
    “溢价三成!?巴罗夫家那个混蛋!我要宰了他!”洛萨的怒火几乎可以突破天际了。

    “冷静!安度因!冷静!在南海镇滞留的是暴风王国的国民,不是奥特兰克的国民。连洛丹伦在内,没有一个王国能无偿养活几十万不属于自己国家的难民!”莱恩又泼了洛萨一头冷水之后,洛萨终于冷静下来了。

    “南海镇现在怎样?”洛萨这一次不是问那位晨星法师,而是问另一个近侍。

    就在这时候,一封由狮鹫骑士送来的信件到了。

    莱恩和安度因打开信,发现这是一封由负责镇守南海镇的伯瓦尔*弗塔根公爵写来的信:

    “亲爱的陛下,我知道你一直在关心滞留于南海镇的国民的状况。现在我来报告最新的消息。事实上,难民的情况正在飞速好转。”

    “超过一半的难民已经入住木头造的房子,负责打造房子的埃德温*范克里夫先生似乎采用了一种来自于马库斯公爵的名为‘模具化’的造房子方式。尽管房子看上去都是一样的,但可以在最短时间内避免我们的人民日晒雨淋。”

    “新的临时行宫已经打造好了,就在南海镇边上一处山岗顶上,可以眺望大海。瓦里安殿下很喜欢这座新的两层高石质行宫。”

    “马库斯阁下直辖的鱼人开始把大量的海鱼赶来海边。我亲眼看到,只要在岸边撒下渔网就必定能捕到鱼。不得不说,这是一个奇迹,如果能从巴罗夫家族那里得到粮食就更好了。因为从西部荒野以及事先从洛丹伦等地方收集过来的粮食最多还能支撑两周。”

    “尽管我很不想承认,事实上,在民政方面完全没有我插手的余地。马库斯阁下的布置非常完美,我插手只会让事情变得糟糕。现在唯一的问题,国民对国家的未来相当悲观,本尼迪斯塔阁下已经尽力安抚国民,很可惜,效果并不大。”

    “最糟糕的是,因为缺乏粮食、必要的装备,以及一个明确的军事目标。军队的士气正陷入最低潮。”

    看完伯瓦尔德信,莱恩算是长舒一口气。

    “伯瓦尔和本尼迪斯塔都尽力了,我没法责怪他们什么。”莱恩放下信。

    “的确,本尼迪斯塔是个好人,却不是一个能人。”洛萨如此说道,其实暴风城大主教本尼迪斯塔也是他的好友。两人相交超过二十年了。

    “相反,我们的小杜克总是能给予我们惊喜啊!我都快忘记他其实是一个法师,而不是我的辅政大臣了。”莱恩难得露出了笑意:“我想我们是不是该给小杜克更大的权力与更多的责任?”

    “别被他的外貌骗了,他的确是个天才,可他实际上只有十五岁。”洛萨向莱恩展露出他两鬓的花白。那是被萨格拉斯最后一记诅咒所残害的证明。

    “我知道,但我们也无人可用,不是么?哪怕是你,我也觉得你该找一个副手了。”

    “好吧,我会考虑的。”

    莱恩想了想,写了一封让伯瓦尔把更多自主权交给杜克的信件……

    五天后,南海镇。

    杜克风尘仆仆地赶回来了。

    他回来的时候去了一趟奥特兰克,算是拜访奥特兰克国王。但一如杜克所料,他并没有见到艾登*匹瑞诺德国王。

    一来,艾登国王不爽杜克居然绕路先去巴罗夫家族而不是先来更近一点的奥特兰克。二来,艾登收到了关于洛丹伦王泰瑞纳斯的密报,似乎这位六大王国中最强王国的国王,有意为刚刚去除的‘一’召开一次涉及所有人类王国、乃至于矮人和精灵盟友的重大会议。

    艾登国王心烦意乱,自然没工夫招呼杜克这个明显是为了当使者而火线提拔的所谓公爵。

    一封允许暴风王国在南海镇建立难民营的敕令,一顿由奥特兰特王室送出的粮食,算是打发乞丐一样打发杜克。

    马卡罗自然一面忿忿不平,但杜克只是一笑置之。知道‘历史’走向的他,可是非常清楚奥特兰克的王是怎样一个货色。

    杜克什么都不管,拿到敕令,没有管后续的粮车,直接先行回到南海镇。

    从北往南,从奥特兰克山脉地区出来,进入希尔斯布莱德丘陵地区,过了塔伦米尔,还没到达南海镇的时候。

    马卡罗就被大路边一排排整整齐齐,造得好像一个个格子似的木屋惊呆了。不知道状况的人,还以为这里拔地而起建了一座庞大的新城,而不是一座容纳了将近50万人的难民营。

    看到杜克那面满带死亡与恐怖的家族旗帜,在房子边上嬉戏玩耍的小童,正在针织或者烹调食物的妇女,或者是正在建房子的男人,营地中,以及周边的森林之中,所有人都抬起了头。

    “啊!是马库斯阁下的旗帜!”

    “那个马库斯阁下吗?”

    “快!快低头行礼!他就是我们的大恩人杜克*马库斯公爵。”

    小孩和男人们行跪礼,农妇们行着不熟悉的淑女礼。没有任何的组织,没有任何的强求,全都是自发地向杜克行礼。

    不光是民众,还有负责维持治安的城卫军、治安官,路过的军团士兵,纷纷单膝下跪,将左手放在胸口,向这面旗帜的主人示以发自内心的敬意。

    对于民众来说,反攻暴风城什么的,实在是太过遥远的事。

    或许民众是愚昧的,他们不懂得太多的弯弯道道,他们的着眼点也只是衣食住行这些最简单,最淳朴的东西。

    把他们从残暴的兽人手里救出来,自然可以获得他们一时的感激。

    但要民众真正认可认同,还需要长期的努力,至少要满足他们基本的生活需求。

    杜克做到了。

    他不光用他的船队拯救了数十万暴风国民,他还把南海镇打造成一个没有饥寒交迫,没有太多苦难的国民圣地。

    在过来的路上,没有任何一个难民倒毙在半路上,也没有任何一个国民露出绝望的表情。

    挽大厦于将倾,杜克以他神奇的手段做到了。

    在民众眼里,相比起丢失国土的乌瑞恩国王和不断战败的洛萨,杜克才是真正的英雄。

    “向我们的英雄杜克*马库斯阁下致敬——”不知道是那个军官喊了起来。

    一秒钟后,是十万军民海啸山呼似的齐声呐喊。

    “杜克*马库斯阁下万岁——”(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