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刀镇星河 >正文 第六九八章 四阀归心
    白帝子听了天寒神子的解释,立时就皱了皱眉,略有不满。他感觉得到,天寒神子对他还隐瞒了一些东西。

    不过他随后就听高元德问道:“既然这所谓的‘异端歼灭者’,有一千尊以上,为何我神教一直未动用?”

    这也是白帝子,正想问的事情之一。如果有这千尊比拟顶级神师战力的‘异端歼灭者’,天东之战,定会是另一个结局。

    不过当高元德话落之后,在场的几位神子,却都是一阵面面相觑,眼神犹疑。

    白帝子的面色,于是更加难看:“我希望各位,能够知无不言,言无不尽。如果那处起源之地,我与天雄神子能够早些得知,何至于到这种地步?即便保不下来,也不会让这处所在,落入日月玄宗之手。又或者”

    此时白帝子的语声微顿,目光饱含不善:“你等是直到现在,仍然将我与天雄神子当成外人?若是如此,那也没什么好说的。”

    天寒等人,却依旧是一副欲言又止的神态,不过片刻之后,这座石殿就又响起了一个低沉浑厚之音:“这并非是故意隐瞒,而是暂时还无法掌控!这些‘异端歼灭者’实力虽强,可在启动之后,就只有神尊大人,能够使它们听令。且一旦神尊远离,它们会对周围一切生物,进行无差别的杀戮打击。此外这‘异端歼灭者’,虽有自主战斗之能,可却并无真正的智慧,即便神尊大人,一次也只能掌控百尊而已”

    众人闻言,不禁都往殿门之外看了过去。只见一个身穿白袍,脸戴面具的身影,正从门外走入。

    而白帝子的瞳孔,顿时一阵收缩。眼前这位,竟正是死去的‘玄星神使’!

    除了一身气机,较之前的‘玄星神使’虚弱之外,其余一切,都没什么异常。

    可此时在场除他与高元德之外的三人,对此似乎都不如意,似乎司空见惯了一般。

    “如今我神教,仍在研究如何控制这些‘异端歼灭者’。这涉及很多,包括我神教之文,数术之学,机关秘技等等,如今已略有进展。最多两三年内,就可初步投入使用。”

    玄星神使继续说着:“且这‘异端歼灭者’,数量远不止千尊。据我所知,在这次我神教发现的起源之地内,就有着至少五千尊的储藏。都是由昔日神尊大人的仆从,建造出的奇物,用于讨伐异端。”

    “果真?”

    天寒的眼中,顿时现出了惊喜之意。

    六千尊‘异端歼灭者’,也就是六千位顶级神师。这如果放在战场上,战力足可相当于日月玄宗六十万的精锐道军。

    “这只是其一,此外还有两个好消息。”

    玄星语中含笑,目光则包含深意的看着白帝子与高元德:“一是我神教的第二座灵药养殖基地,已经可以初步启动,且模拟灵域的规模更大,预计三个月后,就可恢复之前的收入,半年后再超出三成。其二则是源自于中土之地,那边的神火教信徒,已经有不少将神尊大人,视为他们的神明‘神火尊者’。本座估计,最多再有一年时间,我教将可神火教三千八百万信徒,全数纳入教中。所以这次的挫折,对我教虽有些影响,却难阻我教如日东升之大势。”

    “神火教?”

    白帝子的眼神一凝,他知神火教乃是中土之地,一个规模极大的邪教。在紫薇玄宗与太一玄宗的夹缝之间生存,所以此教,延续了几百年都未被剿灭。反倒是蛊惑了不少灵师,加入其中。

    他知神教这些祭司与主祭,甚至那位神尊的力量,很大程度是依靠信徒。所以这三千八百万信徒的加入,的确可大幅壮大神教的底蕴与实力,

    “此外还有一事!”此时玄星神使,又语声微凝,杀机凛冽:“神尊大人有神谕降下,今日起我神教上下,需将日月玄宗张信,视为神敌!日后我教弟子,无论遇任何情况,都需将诛杀张信,视为第一要务!”

    ※※※※

    张信并不知自己,已经被神教视为神敌,他仍是有条不紊的,处理着一应的后续事宜。

    而直到攻陷此间的第三天,他都没让暗堂与外情司派过来的人,踏入过这‘起源之地’的大门。

    一直到张信与日月本山那边完全谈妥了条件,才将这处‘起源之地’开放。

    日后这处基地的所有收益,都将分润三成给他与他的继承人,以及皇魏苏月四阀均分。

    此外这里的灵药养殖基地,也将在未来的三百年内,完全交由四阀来管理经营,宗门则只负责派员监督,并每年向这四家,奉上一笔不菲的管理费用。

    且日后任何本山的门人弟子前来公务,也都将由四阀的子弟全程陪同。

    这并非是张信,欲为这皇魏苏月四阀争取利益。而是这里面的装置,无论是核聚变太阳炉也好,还是那灵域模拟系统,其实都极其的脆弱。任何一处故障,都可能导致系统的崩溃。

    可张信对自己同门的可靠程度,实在放心不下。

    唯独只有四阀,由于各种因素,这四家的嫡脉弟子,反倒是如今日月玄宗内部,最为纯净,也最难被渗透的。

    在本身也利益攸关的情况下,张信不愁这四家,不为此尽心尽力。

    不过他这样的做法,却引发了让他也觉意外的效果。

    那魏淮山,事后就很感激的跑到他面前,说了一大堆更感激之辞,之后更是拍着胸脯道:“从此之后,这日月玄宗内,谁敢与真君大人过不去,那就是与魏氏过不去。大人但有所命,我紫天魏氏无有不从!”

    这位可谓是言辞恳切,完全看不多两三年前,对他张信的厌恶之情。

    而即便内敛如月神心,亦对张信崇敬不已:“我月氏族中已有公议,从此之后,神威真君都是我青天月氏,最尊贵的客人。且从此之后,只需真君大人还在位一日,我月家都将是真君大人最坚实的支柱。”

    皇极那边自不用说,自从鹿野山一来,就对张信助力良多。且作为四阀之首的皇氏,在张信面前,也无需如魏氏月氏那般低声下气。

    可之后即便是个性最孤傲的周天苏氏之主苏问,言辞中也同样充满感激之情:“此番真君大人之恩,我苏氏谨记于心!之后的天柱会议,我辰他都将对真君大人唯命是从。日后真君如有用得着我苏氏之处,也请不用客气!”

    就连原空碧,也在随后不久,就找到了张信,可这位却是满眼的疑惑之意:“师弟你最近,可是又做了些什么?”

    张信则很是不解,疑惑的看着这位:“此言何意?我怎么听不懂?”

    他心想莫非是天东那边,又出了什么变故。最近原空碧,就在代他坐镇天东。

    不过原空碧,随后就解释道:“我在苍天皇氏有一好友,最近其族中的几位长老,下达了一铁律。”

    说到这里时,就又眼神怪异的盯着张信,试图从他脸上,看出什么异常。

    “说是凡你张信所任职司,皇氏子弟都需尽可能的给你提供方便。门中所有嫡脉,也需尽量避免与你冲突。”

    “竟有这回事?”

    张信眼神诧异,可其实他早就从皇泉那里,知道了这件事。不过他此时,却只作不知,同时凝思着道:“可能是因开拓天东,还有这边的起源之地?这边的详情,你应该也知道一些。”

    “就为了这一年几百万的十五级贡献值,对你感恩戴德到这个地步?”

    原空碧冷笑:“据我所知,还不只是苍天皇氏这一家,其余三姓门阀,也有类似族规的颁布。而且,之前在长老院的大胜,也是借用了这四家之力吧?”

    她承认天东的平定,使皇魏苏月这四阀内部的矛盾与权争,大为缓解。而那座起源之地,每年高达四百八十万十五级贡献值,也很不小了。

    需知张信平定天东之后,宗门赏赐给他的矿脉灵田,每年的出产,也不过只是四百万而已。这对于四阀那日渐壮大的宗族,还是助益良多的。

    可如只为这些,这四天门阀就拿出对张信鼎力之助的态度,那么她是无论怎样,都不肯信的。

    “可你也不得不承认,这是原因之一。”

    张信笑着回应:“具体的缘由,我也不太清楚。要我猜,应该是为抱本座的大腿吧?”

    如果只是带领这四家,攻占这处灵药基地,那自然是没可能让这四家感恩戴德。

    可在此之前,张信就已经切切实实的向他们展示过了,自身冲击神域的基石。

    “嘁!你既然不愿意说,那就算了,”

    原空碧明显不相信张信的‘推搪之辞’,她轻哼了一声,就又转过了话题,语声怪异的问:“说实话,你这次的举动,可真让我意外。你对四阀,可一向都是很反感的,这次为何会寻他们?”

    “只因玄宗之内,我可信之人不多。”

    张信继续实话实说,并且目透笑意:“且我听一位古老的伟人说,面对敌人,我们要团结一切可以团结的人。如此一来,就可以把敌人缩小到最少。这一句,真是至理名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