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限制级末日症候 >正文 879 双生
    近江去里间为义体高川取抑制异常反应的药物。

    格雷格娅借了更衣间,去换掉那令人尴尬的湿裤子。

    一时间,办公室里就剩下义体高川和咲夜两人。虽然担心义体高川,但是咲夜也清楚,自己能够做的是什么。她打开办公室中的电脑,开始翻阅其中的档案,电脑界面和档案自然都是加锁的,但是,正准备解码的咲夜,突然直觉自己可以直接打出密码。多年来的经验让她遵循了这种本能,而结果也让她感到惊讶——自己真的解开了。

    她不明白。在过去从来都没有这样的情况。她知道自己的直觉很准,但是,可以达到下意识破解了这些密码锁的地步,仍旧是很难相信的——这已经不能单纯用直觉来解释了,她盯着自己的双手,像是要瞧出个究竟。

    咲夜的动作,对于义体高川来说,既是预料之外,但又在情理之中。人格保存装置,开始发挥作用了吗?他不由得想到。如果,将咲夜此时的异常,归纳为上一个世界线中所存留下来的人格资讯——就如同他自己获得过早期高川的记忆资讯一样——就变得合情合理起来。

    一个人的人格,可不仅仅是记忆,还由更多的东西构成。义体高川觉得,现在咲夜的异常,正是因为上一个世界线的咲夜资讯,通过人格保存装置,沉淀在了这个世界线的咲夜本能中。

    上一个世界线里,近江可是“高川”的妻子,咲夜也是懂得的,近江的工作密码锁是什么。

    咲夜翻阅着电脑中的文档,大部分资料是难以看懂的,太多的图表和数值。让她有一种即视感,但这种感觉却不能帮她解读出其中的含义。近江所用的标识符和常人不一样,相关的注解也完全不是正常的语言,就连系统也是特制的,对于习惯了常规计算机软件的人来说,很难适应这种系统。尽管如此。咲夜仍旧凭借那奇异的直觉,很快就找到了联网的入口,并写出了相关的验证密码,然后将早已经准备好的存储卡插了上去,开始按照自己的直觉修改存储卡中相关收集程式的筛选细节和运行权重。

    如果只是常规的电脑系统,存储卡中的资讯收集程式和入侵破解程式可以按照封装时的规则运行,但是,碰到这种特制的系统,总会无从下手。程式自主死板的运作,很可能会激活系统防火墙。咲夜也不是什么电脑高手,她仅仅会使用工具,而无法临时编程,过去遇到这样的情况,往往会在第一时间放弃,然而,这一次。她觉得自己可以成功。

    她所花费的时间,比她自己想象的更少。她的身体似乎对这个系统有一种天生的亲切感和熟悉感,她不明白为什么会这样,这和她过去的直觉感受都有所不同。虽然带着疑问,咲夜却用连自己都感到惊诧的利索动作,完成了对程式的调整。现在,存储卡开始工作了。

    义体高川听到换气机的声响放大。那是这个办公室中的设备陡然加快了工作频率的缘故,这些细节很容易被明眼人察觉到,但是,他并不介意被人察觉,做这种事情就不能担心被对方在现场捉住。他有另一个权衡利弊的着眼点,在这个权衡中,重要的是一种“既成事实”。既然近江是网络球的人,不过,义体高川有理由相信去相信她,相信她即便不站在耳语者的一边,也不会刻意成为耳语者的敌人。

    义体高川也没有闲着,左眼异化的痛楚,刺激着他的大脑神经,他不得不思考更多的事情,来集中注意力,摆脱这种痛苦,尽管在这种负面状态下,思考的效率有多高,是不值得期待的事情。

    “现实”层面中的身体已经彻底崩溃,义体高川虽然希望这种认知不过是一种错觉,但他却不得不将这个仿佛梦中所见的场景,当作事实来对待。先不提身体崩溃成lcl的原因,也不提隐藏在这个突变下的暗流,仅仅站在“高川”的角度思考,这种变化,会带给自己怎样的变化呢?

    高川,是一名特殊的末日症候群患者,虽然特殊,但前提仍旧是末日症候群患者,符合末日症候群患者的经典病征和发病过程,崩溃后所面临的情况,也必然和其他人没有太大的区别。

    末日症候群异化为lcl之后,生理状态在一般情况下,就没有了谈论的意义,因为lcl是一种极为稳定的存在形态。它的稳定不仅表现在“难以变质”,更在于它的结构,让来自不同末日症候群患者异化而来的lcl,可以彼此结合,其过程,不会有更多的化学反应,就如同,将一杯清水倒入另一杯清水中,完全的,彻底的,成为一体。

    按照人类生理学来说,lcl在分子层面上的结构和人体有着极大的区别,按照严格的科学定义,异化为lcl的末日症候群患者就已经“死亡”。但是,不仅仅从生理学去看待这种物质的话,却有着更多的可能性——在“病院”的研究中,因此产生的诸多可能性中,被大多数研究者达成共识基础的,是一个名为“人格浮游物理论”的推想——其内容大致是:末日症候群患者在病变过程中分裂的人格,以及其原有人格,如果不在lcl化之前就消亡,那么,变成lcl之后,其存在性也会变得更加的稳定,甚至不再存在主次的区别,依附概念也会彻底消失,最终会如同浮游物一般,在融成一片的lcl中漂浮游荡。

    在人体还存在的时候,人格分裂的精神症状,往往会体现在病患者于不同的时间,不同的条件下,表现出不一致的人格行为,但是,这是局限于人体生理构造和自我认知的情况,是一种在有限条件下的自我保护本能。

    一旦生理结构发生变化。自我认知也遭到异化,超出了现有人类学科的严格定义时,分裂人格和主人格的关系,以及彼此之间的互动,是否还会维持原状就有待磋商了。至少,在“病院”的研究者们看来。它绝对不会再保持原来的关系。在lcl这种“生理平等,独存共性”的状态下,如果真的有人格存在于其中,那么,这些人格就不可能再局限于过去的主次关系——人格在身体异化的时候也在异化,在身体彻底改变的时候,也将彻底改变,这样的说法,并不仅仅局限于某个人格自身的细微构造。也在于多人格之间的关系处理方式。

    如果需要一个形象的比喻,其中一个研究者,提出了“lcl中的人格关系,就如同现代文明社会中的人际关系”这样的说法——人格之间,因为社会环境的变化,在理论上变得平等,不再因为“出身”的不同,产生地位高低的区别。这是一种极为“理想化”的说法。其中定然有许多不准确的地方。

    但是,有一点是研究者们的默认共识。那就是,如果一名末日症候群患者的人格分裂症状,和正常的精神病患者没有太大的区别,只会在同一时间有一者活跃的话,那么,当末日症候群患者崩溃为lcl之后。所有可能存在的人格,在理论上是可以于同一时间同时活动的——即便是全部的人格,都出于表征活跃的状态,也是完全可能。

    “病院”的研究者们,是通过观测末日幻境设备反馈回显示屏中的数据。来印证这个推想的,在“高川”所能接触的资讯中,这种论调虽然已经大占上风,但是,并没有彻彻底底地,毫无疑虑地证实。但是,作为可以亲自接触末日幻境内部情况的“高川”来说,自己在末日幻境中所看到的一切,所遭遇到的人们,都已经让他对这个推想毫不怀疑——化作lcl的末日症候群患者不断地分裂人格,而这些人格也会在同一时间保持大量的活跃——正因为如此,才能构成这个生动而活泼的末日世界。

    在这个世界里,每天都有新生儿的诞生,每天都有不同的人在同一时间维持着社会关系,每天也有许许多多的人死去,正常社会中演绎的各种情感生活,在这里完全不会缺乏。从这个角度去看待lcl中的人格活动,不就是一件十分明确的事情了吗?新的人格诞生,便有了新生儿的诞生,同一时间内诸多理论平等的人格之间的互动,推动着这个世界人际社会系统的运转,人格死亡,也意味着这个世界中某个人的死亡。

    这是一个相互映射的,复杂而又完整的系统,这里的一切,虽然掺入了大量的意识不稳定性,但是,却同样真实。在没有极大外界刺激的情况下,其本身也是相当稳定的。代表着“意识不稳定性”的“神秘”,并没有破坏这个世界的运转,相反,其本身就是推动这个世界运转的一个要素。

    是的,义体高川不得不承认,撇开“现实”层面的种种问题,仅仅用观测的视角来看待这个末日幻境的话,它就是一个拥有着完整内部和外部循环的,宏大、完整又真实世界。

    那么,此时此刻,已经成为“构造了这个世界的末日症候群患者,异化为lcl的末日症候群患者”其中一员的“高川”,和过去对比,会有怎样的新情况呢?

    让义体高川最为敏感的一点,也是他觉得,最接近真相的一点,便是——人格平等而独立——这一特性。

    他可没有忘记,自己和过去的诸多“高川”最大的区别,并不在于自身的任务,也不在于义体化,而在于,某种意义上,他不是“单一高川”。少年高川人格,被“江”维系着,并从地狱里扯了出来。

    先不提少年高川的存在方式,到底是人格分裂,还是人格寄生,义体高川十分明白,自己和对方是不同的,这种不同,体现在表面个性和思维方式的差异上,而正是这种不同,让彼此之间,无法直接视为一体。如果,之前少年高川只能呆在自己的意识中,可以视为“人格分裂患者在维持人体结构的情况下。遵循同一时间只呈现一个表面人格模式”的映射,那么,在人体结构彻底崩溃的现在——

    “他自由了。”义体高川自言自语着,虽然还没有亲眼看到那一幕,但是,他却十分相信这个判断。少年高川迟早会以更为实际的姿态。以另一个独立高川的姿态,站在自己的面前。

    因为,lcl中,人格已经理论上不存在主从关系,彼此平等。而“江”,很可能正是为了这个目的,而在“高川”的现实身体崩溃的过程中加了一把它。那个怪物,真的打算这么做,也真的做到了——在末日幻境里。少年高川,将不再是一个“幻影”,而是一个真实的,独立存在的高川人格。

    这样的情况谈不上好,无论从“现实”层面的角度,还是从“末日幻境”的角度,都让义体高川感到万分的棘手。当自己不再是一个牢笼的时候,他所依仗的许多可能性都会消失。少年高川和“江”。已经不再是仅仅从意识态世界中对这个世界进行影响,获得自由的两者。会给这个世界带来什么?义体高川真的不愿去想。

    往近了说,在这个敏感的时间点上,发生了这样的事情,如果双方不会发生实质性冲突,那才真的是让人意外。义体高川和少年高川想要的东西,要做的事情。所肩负的任务和责任,都是一样的,但是,立场决定了彼此之间,绝对不可能有共存的可能性。

    只有一个“高川”。也只有一个“高川”的计划可以实现——义体高川是如此认为的,而他也坚信,少年高川也必然是这么认为的。因为,有些事情,并不需要参考几率所带来的可能性,“人和人的想法不同”也无法套在彼此之间,就算演化成如今的实质性独立,双方的内在却有着同等质量的,无比沉重,无比纠结的本质,那是经过了重重的时光,重重的生死淬炼出来的本质——高川意志。

    “他会来的,一定会来的,带着英雄的意志,带着江的意志,站在我的面前。”义体高川喃喃自语的样子,让咲夜不由得更加担心了。

    “阿川?怎么了?哪里不舒服吗?”咲夜问到,她这边的工作,倒是十分顺利。

    “不,没什么。”义体高川抬起头,看向她说:“等委托近江的事情办好了,你就带着格雷格娅先回总部吧。”

    咲夜没想到他会这么说,不由得纳闷:“那你呢?”

    “有点私事要处理。”义体高川十分慎重,又十分恳切地说:“相信我,阿夜,这是只有我才能处理的事情。我无法告诉你详细的情况,不过,我可以承诺:高川,一定会回到你们的身边。”

    是的,无论如何,高川,都会回到你们的身边。

    义体高川的目光无比坚定,也无比坚信。咲夜经常在高川身上看到这种强烈、坚韧又顽固的意志,过去,她无法改变高川的决议,现在也没有任何例外。唯一让咲夜安心的是,高川如此认真地做出的承诺,从来都没有失信的先例。她决定相信他,或者说,信任他已经成为了一种本能。

    “我相信你——”咲夜顿了顿,她凝视着一脸平静的男人,她的眼神,让义体高川觉得,她似乎在这一瞬间看穿了什么,“不要害怕,阿川,无论何时何地,无论身在何处,我的灵魂都伴随着你。”她的微笑,仿佛散发出宁静的香味。

    “不要害怕——”这句话,让义体高川一时间陷入恍惚,这是多么熟悉的话呀,在不同时间,不同世界线,不同轮回的高川记忆中,他已经想不起来了,到底有谁对他说过这样的话,而自己又对哪些人这么说过,但是,这是一句给人带来力量的话。

    不要害怕,阿川,不要害怕——仿佛从时间长河,从轮回的深处,从世界线的彼端传来的声音,在义体高川的脑海中盘旋。他紧绷的身体,渐渐松开,他露出了平静地微笑:“你以为我是谁?”

    电解池中原本充满了绿色的液态胶质物,此时此刻,却已经彻底变成了清水般的物质,少年赤身**站在池子中,如同刚出浴的人类——围观这一幕的工作人员,却无法确定,眼前的人形生命,是不是真的人类。因为,从来都没有人类,是如此诞生的。他们突然间想起来了,在这个研究所里会发生的,绝对不是“科学”,他们正在目睹的,是生命的“神秘”。

    “你是谁?”他们问。

    “我是高川。”少年回答。

    “高川?”有人露出惊讶疑惑的神情,虽然这个世界上同名同姓的人很多,但是,“高川”这个名字,在网络球中却有着相当特殊的意义。(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