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盛唐风华 >正文 第三百一十八章 南下(二十七)
    徐乐其实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就这样冲了出去。

    自从行商云中,莫名其妙踏入这乱世以来,徐乐大大小小的仗也打过不少了。可是哪怕是善阳城和神武城之间,遭遇王仁恭遣来的马邑鹰扬府大队,一次冲击,面对的不过也是一营马邑鹰扬府的兵马而已,打垮了一营之后,前锋的崩溃带动了并无战心的马邑鹰扬府大军整个败退了下去,莫名其妙就收获了一场大捷。

    可是今日,面前却是汹涌而来的大队青狼骑。暴风大雪掩盖了视线,反而更让这青狼骑大队,显得充塞满了天地之间,直似无穷无尽!

    就是这样凶狠的武力,崛起于大隋崩塌之际,蹂躏了大隋数个边郡,哪怕马邑郡中有强兵在苦苦抵御,可是马邑百姓,谁家没有一段被突厥蹂躏的痛史?

    但为边地少年,年幼之时,谁没有扮演过打突厥的游戏?就是少年早慧如徐乐,小时候就知道将自家心思深藏在心底,万事都显得不大介怀的样子。可也陪着韩约他们玩过这样的游戏。

    云中良家,从军为长征,为羽林。行卫霍事,追亡逐北,封狼居胥。每个边地男儿,打小起的志向,莫过于此。

    与马邑越骑战,营救神武,激战善阳城下。除了对杀了自己爷爷,洗劫屠戮神武的马邑越骑之外,徐乐总留有几分余地。但是一旦与突厥战,徐乐却是毫不保留,竭尽所能的厮杀,甚而到了不顾自身安危的程度!

    自己总有一日要离开马邑的,去追寻自己的身世之谜,找出让自己父亲惨死,自己爷爷郁郁而终的幕后凶手。为家乡父老计,多杀一个突厥人,家乡父老就少遭一分祸害!

    而在心底,徐乐恐怕也没意识到。除了护卫乡梓的原因之外。眼前这汹涌而无穷无尽的突厥人大队,也让徐乐有了战意,不管不顾的就一骑上前,越是强横的敌人,越是让徐乐能找到战斗的兴致!

    徐敢十余年的教养打磨,造就的就是一个在乱世中才能展现出全部威力的大杀器,注定要应运而生,在这乱世中绽放出全部光彩的徐乐!

    身前身后,身左身右,全是突厥青狼骑,全是跳动的青狼尾,全是各色各样的兵刃。嘶吼声怒骂声兵刃破风之声响成一片,充斥耳边。

    单人独骑,深陷敌阵之中的徐乐,却是心如止水,马槊盘旋飞舞,格挡避让开一杆杆递过来的兵刃,再寻隙挺槊,闪电一般击刺。凡是想靠近自己内圈的突厥青狼骑,不是咽喉,就是面门,要害处开出个血窟窿,头上脚下的落下马来。吞龙也兴奋得不住嘶鸣,载着徐乐奔驰跳跃,有的时候都不需要徐乐控镫,自己就避开了突厥青狼骑的攻击。斗到间深里,吞龙还长声嘶鸣,声若虎吼,不少突厥人的坐骑就给吓得腿软跪下,将马上青狼骑掀翻在雪地之中,接着就被万马践踏而过!

    突厥青狼骑呼啸着,怒吼着,拼命想涌上来将徐乐彻底淹没,将他砍成碎片,将他的血肉涂满这个雪原。每个突厥人都想终结这场噩梦,让这愤怒金刚像再也不会出现在他们眼前,再也不会出现在他们的噩梦之中。

    可是靠不进去,真的靠不过去!

    只要想抢进内圈,挥舞兵刃攻击到徐乐,就是被一槊捅下马来!

    徐乐催策吞龙前后趋避,寻觅每一点缝隙前进,而徐乐身周马槊攻击范围内,青狼骑如雨一般从马上不断坠落!

    徐乐单人独骑,万军之中,还在不断深入!

    狂风暴雪之下,执必贺的汗旗猎猎飞舞。

    执必贺坐于马上,看着眼前所发生的一切,他看到了徐乐单人独骑抢先一步撞入了青狼骑大阵之中,从那一刻开始,执必贺就盼着一名青狼骑,提着徐乐带血的头颅而来,掷于自己马前!

    哪怕这一仗最终是自己退回大营,甚而是引军退出云中之地,两手空空,只是带着惨重死伤,回返执必部汗庭,执必贺觉得自己也能接受。

    只要杀了这个汉家年轻悍将!

    因为面对这个徐乐,执必贺坚硬如铁的内心却有了点动摇。汉家虽然分裂,大隋崩塌。而突厥人收拢千族,兵强马壮,正是如日中天之际。执必贺坚信不疑,突厥人会再度入主中原,一如数百年前的匈奴羌氐鲜卑诸族一般。

    眼看云中之地,就是执必部的囊中之物,就是整个马邑郡,在王仁恭和刘武周两雄相争之际,说不定也能借势夺在手中。到时候执必部跨连塞内塞外,可以一边收揽草原诸族,一边虎视河东。等汉胡实力统合之后,执必部说不定就能取代阿史那部,成为整个天下的主人!

    可这徐乐横空出世,就挡在了执必部的面前,将执必贺一切盘算打碎。而徐乐之后,还有多少汉家将领,会突然出现,带领无穷无尽的汉家男儿,反过来将执必部,将阿史那部,将所有突厥人撕得粉碎?

    只要杀了徐乐,这点恐惧,也许就会消失!

    执必贺睁大眼睛,只想看到徐乐跌落下马的那一幕。

    但是层层叠叠的青狼骑,已经将徐乐完全包裹住。根本看不见徐乐的身影,只是不断传出的惨嘶和怒吼之声,还表明徐乐仍然在奋战,仍然未曾落马!

    执必贺根本不看后面如墙而来的玄甲骑一眼,猛然大吼一声:“失巴力,去看看那徐乐死了没有!”

    失巴力只是定定看着越迫越近的玄甲骑,执必贺一声呼喊都没听见。直到执必贺又怒吼一声:“失巴力!”

    失巴力这才反应过来,又死死的看了越冲越近的玄甲骑一眼,催马而前。

    这个时候,再去看徐乐死没死,还有什么价值吗?玄甲骑就要突入大阵!在恒安甲骑的拼死掩护牵制之下,玄甲骑冲势已成,这密集如墙之势,让失巴力就有一种无可抵挡的感觉。

    失巴力转头看了一眼执必贺,寒风中执必贺脸色铁青,脸上皱纹如刀砍斧刻一般。生平第一次,失巴力感到了执必贺的老态。

    而执必思力,还不如自己的儿子可尔奴…………

    这点念头冒出,又被失巴力压了下来。虽然明知道已经来不及,仍然拼力朝着阵前而去。

    而在这个时候,玄甲骑终于扑近,轰然撞在青狼骑队列之中。

    在这一瞬间。

    血肉横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