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限制级末日症候 >正文 877 激发态
    锉刀小队和火炬之光被走火带出网路球的伦敦核心基地后,两边都拒绝了走火的食宿安排,他们有各自的计划,在伦敦城里也有自己的其他落脚点。走火自然明白,他也就随口问问,更重要的事情还有待他去处理,无论是月球核打击计划所带来的影响,还是轮椅人的突然死亡,都在一定程度上对网络球的工作造成了巨大的影响。对月球进行核打击的影响是全球范围的,网络球在这个事态的处理上,并没有多少主动权,与之相反,轮椅人的死亡则牵扯到更多的东西,因为,轮椅人是网络球中首屈一指的意识行走者,所有和意识神秘相关的业务领域,他都有所涉足,他的死亡,对网络球来说,远远不是“一个成员死掉了”那么简单的问题。

    无论从组织利益还是个人友情上,轮椅人的死亡,都是走火这批网络球高层所难以接受的事实。然而,事情就这么发生了,而且还是在重重布防的宅邸。**的入侵,还可以说对方正好击中了宅邸意识态防御的漏洞,但是,若说有什么力量,可以突然间杀死主持这个防御阵地的轮椅人,绝对是难以置信的。亲身参与了防御工程的走火十分清楚,轮椅人设计的意识宅邸领域究竟有多强。

    敌人到底是谁?在电话中无法详细了解,但是,轮椅人绝对不可能没有留下情报,更何况,他的死亡是在和梅恩先知会面后的短短十几分钟内发生的。轮椅人也许并非不知道自己将有可能死亡,也许,他早就明白,自己的行动要冒多大的风险,而必然泄漏了什么信息给梅恩先知。来作为以防万一的保险。走火沉着脸,思考着这起事件所引发的可能性,他没有太多的情报,也不能做出什么断定,但是,他必须思考。只有思考,才能拥有足够的心理准备,才能承受这突如其来的情感冲击。

    自己和轮椅人合作多少年了?走火一度以为,自己早已遗忘了时间,但是,如今才察觉,自己其实清楚记得这段时间的每一份每一秒。他无比希望,今天是愚人节。

    不只是走火,这个世界上。有太多的人,因为超乎预想的变故而思考着,而焦躁着,而渴望着一种可以洗涤一切,尘埃落定的爆发。整个末日幻境,就如同塞入了微波炉里。

    “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锉刀领着自己的队伍住进了一早就定好的房间中,还没落座,就冷着脸说到:“这个世界正变得奇怪。”

    “有吗?”队伍里的人有些讶异。“这个世界本就是奇怪的,不奇怪才不对劲吧?”

    “不。我的直觉告诉我,这种奇怪和平时我们遭遇的那些奇怪是不同的!”锉刀蹙着眉头,来回踱步,好几次张嘴,都没有发出声音,就像是无法描述她的这种感觉。倒是她的副官“牧羊犬”为她解了围。他带着一丝深沉的微笑,说到:“如果将平时的‘异常’当作是正常的一环,那么,现在的‘异常’,就是平时那种正常的非常态。是这样的意思吧?锉刀。”

    “是的,异常中的异常。这个世界过去就很奇怪,但是,那给人一种有序的,本就存在,理应如此的感觉。”锉刀停住脚步,寒声说:“但是,现在的奇怪,却一点都没有这种感觉,它是不应该存在的。”说到这里,她猛然又改口了,咬着指甲说:“不,或许,这种奇怪,就是末日的先兆。”

    “头儿,你们两个到底在说什么?我们一点都不明白啊。”另一个队员苦笑起来,“我知道你们的感觉比较敏锐,可是,我们没有这样的感觉,完全无法理解。”

    “……抱歉。”锉刀终于也无奈地笑起来,“我希望是我出错了,实际上,我也无法描述这种奇怪的具体情况,只是直觉感到不对劲而已。”

    “问题出在我们接触的那些人身上?”队员的意思没有表露得很清楚,但是,这里的人都明白他指的是什么——耳语者、火炬之光、网络球、末日真理教、纳粹——当异常的源头涉及到这个层面的时候,往往牵连甚广,也难以确定真正的源头。

    “不,不是它们!”这一次,锉刀的断然态度,倒是让队员们惊愕起来。如果说,涉及末日的异常会从什么地方出现,在他们的印象中,绝对和以上的举例不无关系,但是,锉刀却否认了这样的可能性。

    “他们十分正常,所以,你们也看到了,他们也开始被动了。”牧羊犬沉声说,他能够体会锉刀所说的异常,因为,他也有这样的感觉,“这次的异常,不是针对某个组织或某个势力联盟的,整个世界,都已经被这种异常笼罩了,所有人都将被迫去应对这个异常。看到走火的样子了吗?网络球可以说,是首当其冲的受害者,而我也不觉得,末日真理教和纳粹可以避免。”

    “可是,我们就算知道了又有什么办法呢?头儿你们感受到的情况,网络球不可能一无所觉,但他们仍旧无法避免被波及。走火的脸色有多差,每个人都看到了,他们绝对是出了什么大事。既然连他们都这么被动,我们这边想做点什么,也没有办法吧?如果需要联手的话,网络球必须首先提出声明。而且,会议明天就开始了,无论要怎么解决问题,都需要这段缓冲时间。”队员安慰两人,说:“天塌下来有高个的顶,这么大的事情,我们就算要打前锋,还得征询对方的意见呢。”

    “……我明白。”锉刀有些丧气地把自己摔在沙发上,“只是,那种异常感如鲠在喉,不琢磨出个究竟的话,让人感到不痛快。这么被动的感觉,已经很久没出现了,你们也明白,一直被动的下场是什么。”

    “看来……这一次还真是在劫难逃了。”新加入的“清洁工”笑了笑。无所谓地说,“如果头儿的直觉是准确的,那么,我们能做的事情真的不多。与其思考这些自己无法改变,无法扭转的东西,还不如喝点小酒。好好睡一觉。”

    “说得对!”锉刀坐直了身体,环视自己的同僚,“今天,所有人放大假,想做什么就快点去做吧,遗言也给我写好了,交到我这里来统一保存。外出的话,不要太招摇了,如果莫名其妙就被干掉了。后悔都来不及。”

    “人倒霉的时候,喝水都会呛死。说不定只是坐着,都有祸从天降呢。”摔角手怪笑着说着不吉的话,其他人立刻没好气地丢了个白眼过去。

    “总之,今天就解散吧,但是不许关闭通讯和定位系统,每半个小时汇报一次。”锉刀说。

    “了解。”“得令。”“就这样吧。”“没问题。”诸人纷纷回答,一点都不拖泥带水。

    目送同僚们离开房间。锉刀一头栽在沙发上,脑子里空荡荡的。仿佛思维通道全被那种“要命的异常感”给阻塞了。过了半会,她又站起来,去了桌边掏出纸笔,开始将自己先前的吩咐付诸行动——把从火炬之光那儿获得的桃乐丝计划情报拷贝扔在了一旁,在她看来,记录自己当前遭遇到的情况。然后写好自己的遗书,才是更重要的事情。

    现实的病院中,也正因为“高川”的崩溃,被卷入了一个无形的漩涡中。

    “是吗?高川失败了?”第一时间得到消息的安德医生,面对话筒对面带着紧迫情绪的阐述。只简单回复了这么一句:“我知道了。”但是,他的心情绝对没有他的说话这般轻描淡写,轻轻搁下电话的时候,他抓电话的手掌都冒起了青筋。他十分清楚,高川这个特殊实验体对自己的计划有多重要,高川的崩溃意味着,他的计划将会有一段时间再也不得进展,而这个时间的长短,取决于运气,取决于是否可以找到另一个替代品。

    时间,对他来说,是宝贵得不能再宝贵的东西。即便真的只是短暂的停滞,也会在这段时间中,滋生出更多的麻烦,而原有的,已经被打压下去的麻烦,也会重新成长起来。他的计划一直有所进展,这是他能够掌控大局的基础,轮到耐心,自己自然是不缺乏的,但是,支持并推动“病院”的资源方,可没有自己这么有耐心。

    那些家伙,可是不顾科研困难,急功近利的秃鹫。他们对“病院”的工作,以及每一个研究者的计划,都有自己的一套评估方式,而失去了“高川”,会让这些人对他的计划的评估下降多少个百分点,安德医生完全可以猜测出来。

    许多研究者,都在蠢蠢欲动,等着接替自己的位置,等着批判他的计划,执行自己的计划。就和那些人一样,安德医生也不屑于他人的计划,而执着于自己的计划,始终认为自己的计划才是最好,最妥当,最有可能成功,也最有可能引导世界革命的计划。所以,他绝对不能松懈,绝对不能让对方得到可趁之机,即便这种破绽真的出现了,也必须想办法弥补——

    他思考了不足五分钟,平复了心情后,用已经镇定下来的手抓住了话筒。他要打一些电话,启动早已经布置好的棋子,执行早已经准备好的应急计划。这些计划无关于现在的研究,但是,却可以让他获得更多的时间,去想办法填补高川失败后的空缺——虽然很难,很麻烦,需要一点运气,但是,总比毫无希望更好。

    “我才不会输。”安德医生在谁也看不到的办公室里,阴狠地微笑着,“来吧,让我们玩个游戏。安德的游戏。”

    同一时间,阮黎医生沉着地完成了一系列数据的记录和验证,高川失败的现场就发生在她眼前,尽管已经经历过不少末日症候群患者变成lcl的现场,但是,这个少年的失败,对她来说,也有一种恍惚感。作为少年名义上的主治医生,她对他的身体和心理状态熟悉得不能再熟悉,少年的崩溃完全是有先兆的,也完全符合她的理论,本应该早有心理准备。可是事实发生的时候,她才察觉,和这名少年的多年相处,对自己有多大的影响——高川的坚持、努力和意志,都深深感染了她,就算他的崩溃合情合理。也无法让她有半点欣喜。这种情绪无关于这次的现场,验证了怎样的理论,而在于,过去的少年总是令人吃惊的,总能在崩溃的边缘转回来,以至于让她下意识觉得,他绝对没有崩溃的一天。

    是的,这样非理性情绪,让阮黎医生也感到吃惊。明明不崩溃才是不合理的,但这个少年却成功影响了她,让她觉得,这种不合理才应该是现实。如今,亲眼目睹的景象,却狠狠打破了她的幻想,让她品尝到一股难以言喻的复杂情感,那是感性的苦涩和冰冷的理性混合起来的味道。这样的体验。真是不可思议,她如此想着。把数据拷贝了一份,动作平稳利索得让人丝毫不觉得有什么古怪。

    但实际上,这次的数据,真的不需要进行拷贝,或者说,根本就不准拷贝——尽管没有明令条文。但是,潜规则是不允许带走数据的。实验现场的数据存档,将会一直放在实验室的终端中,自动经过复杂的安全网络加密,传输到系统更深处的资料库中。而要完成数据拷贝。不仅仅需要相应的权限,还需要足够利索的手脚,以及足够好的外部存储设备。

    单单是这个“足够好的外部存储设备”,就不是个人可以轻易得到的,那是绝对不会摆上市场货架的定制品。

    周围还有其他的工作人员,视线好似激光般在空气中交错,交换着满是深意的味道,但是,在这些视线全都偏离的一瞬间,阮黎医生已经以魔术般的手法,旁若无人地收好拷贝,回应着他人的招呼,以稍快于平时的步伐离开了实验现场。她完全没有一点紧张,但是,高川的脸,那张崩溃时刻而显得茫然和痛苦的脸,好似扎根在她的脑海中般挥之不去。

    阮黎医生有足够的心理学知识去解剖此时的自己,但是,她却全然不愿意去这么做,她觉得,记住少年的脸,对自己而言,并不是一件坏事。

    “没办法,进度必须加快了。他已经为我们争取了足够多的时间。”阮黎低语着,就像是在对某个看不见的人说话。

    在“病院”某一处,连“病院”的主人们都不清楚的密室中——巨大的容器充满了黄色的lcl,女孩以倒吊的姿势悬浮着,容器的周边,则是一排又一排充满了科幻风格的设备,银色的面板上,红蓝绿三色指示灯,宛如怪兽的呼吸般,有规律地闪烁着。十多名工作人员,正专注地记录和处理显示屏中的反馈回拉里的数据,突然间,他们看到了大量的乱码,有人不由得抱怨起来:“又来了!这是第几次了?”

    “没办法,这个小公主可不好伺候,她又梦到什么了?”另一人耸耸肩帮说到。

    “最近出现混沌资讯的次数比往常多了不少,是因为和‘病毒’的距离越来越近了吗?”又一个人停下了自己手中的工作,这个时候,无论多想继续工作也是没办法的,反馈回来的数据已经彻底变得没一点可以辨析了,普通计算机的话,这种乱码或许还可以通过二进制反编译之类的工作寻找规律,并进行解析,但是,自己所用的工作端,可不是普通的计算机,这些乱码也不是普通的编码问题。

    一个看似工作组头儿的人走到容器前敲了敲:“桃乐丝?”

    没有回应,属下一直在关注显示屏,这一次和往常不太一样,完全没有恢复的迹象。只是,这种情况也不是第一次出现了,过去更严重的时候,他们的工作不得不停息一周的时间,但是,没有人希望会因此得到休息的时间。他们在做的事情,越快结束就越安全,拖延时间就是在拿自己的性命开玩笑。

    头儿揉了揉自己的太阳穴,无可奈何地对其他人说:“全员休息一会。”

    末日幻境,伦敦,网络球特殊监狱。

    k盯着直指自己脑袋的快剑,完全没有任何闪避的意思。后继的发展和他的盘算没有任何出入,这个监狱中最强的守卫“监狱长”的拿手绝活在他额前一毫米处停了下来,不是对方不像再前进一处,而是因为,他已经无法动弹。

    风,不再无形物质,剧烈旋转的气流,好似锁链一般缠绕在“监狱长”的身上,现在,这个敌人比k更像是一名囚徒。

    “怎么可能?”监狱长瞪大了眼睛,他知道,一切都已经无可挽回,自己的错误,就在于误判了敌人的神秘,自己的神秘——抵消指定神秘——没有发生作用。

    “很遗憾,我可不是席森神父。”k微笑着,打了个响指,监狱长的身体顿时四分五裂,“只是神秘看起来有点儿像罢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