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刀镇星河 >正文 第六九六章 战斗机械
    “不知诸位,以为如何?”

    张信目含异色,扫望着在场诸人。

    月神心的反应很是平淡:“此间之事已了,确实是该给宗门一个解释了。”

    皇浩则是朝着张信一个揖礼:“祖父大人不在,我皇氏唯真君大人马首是瞻,但凭吩咐。”

    苏我辰笑了笑,不说话,那魏淮山则是嗡声说道:“我等四家,自是以真君大人为主!”

    很显然这处养殖基地,他们几家是没法完全吞下的,其中绝大多数的利益,都需让渡给宗门。毕竟这里,可是日月玄宗治下,且产出之多,让人咋舌,那几可相当于宗门岁入的三分之一。

    如果他们真敢全吞下来,那宗门之内的诸多势力,又会以何等目光,来看他们四天门阀?

    不过这里的收入,究竟该缴纳多少,由哪一方主持等等,还是可以与宗门那边谈一谈条件的。而这个‘谈判’的人选,至关重要。

    毫无疑问,此间最合适的人选,正是张信。

    “那就开始吧!”

    张信大袖一拂,就使那总督大印中一道光影投出。之后显示在他们面前的,不但有掌教归真子,更有如今坐镇于日月本山之内的五位天域,四位天柱。

    在场诸人见状,不禁都神色一肃,朝着影像中的宗主归真子,与五位天域一躬身。

    只有张信,傲立如故,只是朝着归真子揖手为礼:“弟子见过掌教真人,敢问安好?”

    他是神威真君,在门中的名位,与归真子并驾齐驱。故而此刻,他虽是在场诸人中,辈分最低的一位,可此时却反是影像中的诸人行礼的对象。

    “我这里是再好不过,劳真君大人垂问了。”

    那归真子莞尔一笑,随后就神色肃然的询问:“大体的情形,我已听皇极师弟说过了。如今只想知,具体的情况如何?那边真有一处神教巢穴,且是一处起源之地?”

    “不但有,更有神军接近四万人,其余神教的虔信教徒三万。如非是这次我等事前,准备了一万二千张大回生符,又有足够的水木二系灵师配备,这次的死伤,只怕要接近两万。可即便准备如此充分,如今也是死伤六千。”

    张信首先把伤亡人数与物资损失,尽可能的说的更夸张,然后就果不其然的,从魏淮山与月神心的脸上,看到了满意之色。

    同时他也望见影像里的诸人,都是神色各异。那离恨天,庄严,灵感等人,无不都是面色难看无比。

    只因不久之前,就有过那五座造价昂贵阵坛,埋在日月神山附近的事情。而如今距离日月神山五千里的所在,居然还有着一处神教巢穴,埋伏有数位神教道军,这不能不让人感觉心惊警惕。

    估计这次事后,暗堂与内情司的人,又要为此头疼一阵。自从神教逐渐暴露以来,宗门内建立的三家情报机构,都已被失职了无数次,宗门之内,也已怨声四起。

    “不过这次斩获也多,斩杀神教主祭九人,大祭司二百二十七人俘虏一万二千人。”

    张信照本宣科的将月神心汇报的战绩,复述了一遍,又说起了这处起源之地:“另发现此处,有模拟灵域之能”

    他正说到此处,那影像中的一人,却突然插言打断:“你既有确凿情报,为何未先禀知宗门,擅自行动?”

    张信闻言,不禁神色平静的看了这位一眼,随后就淡然应道:“门中人多耳杂,本座放心不下。之前征伐天东,我军之动向,对方在战前了如指掌,我宗被神教渗透之深,更是众所周知。此等密事,岂敢公之于众。且此处涉及一年八千万十五级贡献值的灵药出产,本座再怎么慎重,都是理所当然。我这么解释,元上师可还满意?”

    日月玄宗内,有两位天域上师姓元,一位神照峰之主元神机,是如今的第一天柱楚悲离之师;第二位,则是神血峰之主元天照,是万俟天藏之师,

    而此时向他问话的,正是元天照。

    那元天照未等张信说完,就是神色微变,眼神凝然:“八千万十五级贡献值,你所言果真?”

    归真子亦是吃了一惊:“也就是说,这处起源之地的产出,在预计之上?”

    不止是这两位,影像中的诸人,也都为之动容。此时已无人在意张信先斩后奏之事,且大体上正如其言,整个日月玄宗内外早已成了筛子,许多事情根本无法保密。

    即便他们这几位已相处千年之久的天域圣灵,如今都无法做到彼此信任,又何况张信?

    张信这次的举措,也与其在天东征战时的行事风格一脉相承。便是他身边最亲近之人,也无法得知他的具体军略。

    他们现在更关注的,是这处起源之地。

    如果真有每年八千万,那么这次张信的斩获,不啻于再开拓一次天东。

    “具体的详情,你们让人来这里看后便知。”

    张信语声平静的说道:“不过按照门中规矩,这处起源之地,还是我与四阀的私人之地”

    张信正打算就这里的收益,与影像中的诸人讨价还价。却忽然眼神微动,看向了这地下空间的某个方位。

    这并非是他的灵感术,察觉到了什么,而是来自于叶若提醒。

    那边本是一处墙壁,可此时却已悄然打开。里面显露出前后共十尊金人,身高约是三丈,形状与张信的‘太上神卫’有些许相似。

    尤其让他在意的,是那些金属力士身上,高高扬起的炮管。

    几乎不假思索,张信就已是两道黑色不可见的刃影,往那方向斩了过去。

    此时他的太虚斩,虽是只有五十五级,可实际的杀伤力,却还更超出他那几门的七十级极招秘式之上。

    可当这些太虚斩斩至之刻,那十尊金属巨人的体外,却都产生了一层无形护盾。而当黑影掠过,仅仅只有三尊金人,被张信一刀两段。

    幸在张信,并未有半点松懈,两发太虚斩之后,张信就又是一击风元破,在这些金属巨人的中央处引爆。

    随着白光闪耀,轰然震鸣,一道道炽白的光束,从尘雾中激射而出来。那沿途的灰尘,则都被烧灼汽化。

    这赫然是那些金属巨人,打出的等离子炮。也幸亏是有张信的风元破冲击干扰,尽管并未能重创这些金属巨人,却也撼动了它们的身躯,导致这些大威力的光炮,都大幅偏离了目标。

    “大胆!”

    魏淮山怒目圆瞪,几乎第一时间就反应过来。在烟尘暴起的那处所在,瞬即就有七尊二十丈高的庞大‘石神’力士拔地而出,挥舞着巨大的石拳,向下方轰然砸落,声势万钧!

    可即便是这七尊七十级的‘石神’,也无法将这些金属巨人损毁分毫,好在‘石神’力士那巨大磅礴的力量,还是将这些金属巨人压在了地面,使之动弹不能。只有那些肩载火炮,不断的喷射火舌,将这几尊‘石神’的坚固石甲,轰出了无数的坑洞,碎石纷飞散落。它们的臂内,更各自探出了两把利刃,不断的急速颤动。

    只是此时,月神心已紧随其后,高达八十六级的御刀术,化虹斩落,冲入到了它们的躯壳之内。只顷刻之间,就使其中的三尊雷光爆散,最终冒出黑烟,动弹不能。

    而其余四尊,亦在随后片刻,纷纷被皇浩魏紫辰几人出手,粉碎斩断。

    “这究竟是什么鬼东西?”

    魏淮山一个闪身,来到了那几尊损毁的金属巨人残骸所在,他先是皱眉呢喃了一声,就以疑惑的视线,看向了张信。

    不止是他,在场的月神心,还有那归真子等人,也莫不都向他投以奇怪的视线。

    这是因张信的‘太上神卫’,与这几尊金属巨人,实在过于相似。使用的武器,也是大致相仿。整体实力,则是能力压七十级的‘石神’。如非是他们众人联手,魏淮山的七尊石神,早就被这些金属巨人给粉碎了。

    如非是这位首先发觉的异变,又首先动手,他们几乎就怀疑这些东西,正是由张信一手造成。

    “不用看我,本座现在亦是一头雾水。”

    张信亦眉头大皱,以狐疑的视线,继续看向了他那总督大印,投射出影像中的诸人。

    他猜测这十尊叶若口中的‘战斗用机器人’,是由影像之中的这些人启动。否则之前不见它们发动,偏偏在他们开始通讯之后,就有了动静?

    此时张信唯一不能确定的是,这个人究竟是里面的哪一位,可是他猜测的那人?

    “你们那边,可是出了什么变故?”

    影像里的归真子,眉头大皱:“看来似情形不妙?”

    他们通过张信的这总督大印,能够看到的情景有限。只依稀能辨认出,对面似乎经历过一场战斗。

    “无事,只是有些残敌,未曾肃清。”

    张信将袍袖一拂,依旧平静:“今日先到此为止,待我们这边,先把后续之事了结再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