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暴风法神 >正文 第203章 谈判的秘诀(求月票)
    巴罗夫公爵不年轻了。在他一生中见过许许多多人,各种各样,有小偷,有强盗,有巨魔,有王侯。他从未见过一个人如此的霸气,如此地盛气凌人。

    偏生不是一味的霸道,他至少带着财富而来。

    “给予我的朋友以财富,给予我的敌人以死亡……吗?”眯了眯眼睛,看着杜克身后颀长的马车车队,哪怕再不想承认,巴罗夫公爵都必须得说‘这小家伙准备得很充分’。

    脑海里回忆起杜克*马库斯这个奇迹一般快速崛起的小子的资料,亚历克斯*巴罗夫一阵头痛。

    太年轻,又太位高权重了。

    如果杜克是祖辈传下来的爵位,巴罗夫公爵还能以对待后辈的方式对待杜克。显然杜克不是。

    去年夏天以14岁之龄在东郡修道院入选成为暴风王家法术学院的魔法学徒。同年在入学仪式上以无双天赋,一跃成为正式的大地法师,并当场拒绝了艾泽拉斯守护者麦迪文收其为弟子的请求。

    后来事实证明杜克是正确的,因为他敏感地察觉到麦迪文身上的恶魔气息。

    仅仅是这样都罢了。

    就在其后的几个月里,他凭一己之力不知从哪里收复了一个娜迦小氏族,并控制了近万鱼人,一举打开暴风城与西部荒野的航路,并开拓了一条日进万金的‘珍珠航线’。

    夸张的还在后头。

    当麦迪文被萨格拉斯控制,打开黑暗之门后,年仅15岁的杜克竟然跟鼎鼎有名的安度因*洛萨一道杀入卡拉赞,击杀了麦迪文,并把萨格拉斯都踹入无底深渊了。

    接下来,无论是火烧十万兽人,诱杀部落大酋长,还是用巨大的冰船一次过救走5万暴风王国精锐士兵,杜克所干的每一件事都堪称奇迹。偏偏每件事都有大量的人证物证,容不得半点弄虚作假。

    不,应该说,冰封海水那一幕,现在也被巴罗夫公爵自己亲眼见证了。

    这的确是……

    “真是太了不起了,马库斯大*法师,你是怎么用冰封住湖面的?冰元素界的能量输出是如何平衡的?魔力协调呢?咒语?是单纯的寒冰系,还是配合了奥术系?”

    听到身边传出的熟悉的女音,巴罗夫公爵一阵头痛。

    “啊!抱歉,我太激动了,我还没自我介绍。我是巴罗夫家族的女主人詹妮丝*巴罗夫。当然,在此之前,我是一个天空法师。达拉然的安东尼达斯大*法师的师妹。”这位雍容华贵的贵妇人,一开口就把巴罗夫公爵卖了个彻底。

    对!

    魔法优先还是老公优先?

    这还用问!?

    当然是魔法!

    无视了丈夫满头的黑线,詹妮丝夫人如同一个追星族一样,凑上去对刚下马的杜克问这问那。

    好吧,谈判没开始,巴罗夫家族先输两成。

    巴罗夫公爵那个囧啊,只能咳嗽两声:“亲爱的,你不觉得把贵客晾在门口是很失礼的事情么?”

    “对对!我们进去再聊。”詹妮丝是如此热情,就差没拉着杜克的手拖杜克进去了。

    踏入这座城堡巨大的大门,杜克凝望着这座在盛夏中全部被繁华和昂然绿意所笼罩的城堡,忽然感慨万千。

    原来这里在变成通灵学院之前是这么美丽的。

    作为一个出身高贵且有钱有权有势力的大贵族,巴罗夫当然不可能住在一座光秃秃的石头岛上。作为城堡的主人,巴罗夫家族显然精心挑选过岛上的树种,既不会太高,对己方的防守造成阻碍,也能在大部分时节里保证绿意盎然。

    要说这座城堡给杜克有什么触动,那就是让他有一种怀念的感觉。

    曾几何时,作为一个有**理想的大学牲,他也想过有朝一日自己发大财之后,买个别墅度假什么的。

    以他公爵的身份和如今的财富,完全可以做到这一点。

    很可惜,既然来到艾泽拉斯,一个‘安定的家’这个在和平年代看起来很稀松平常的概念,对于如今的杜克来说显得既遥远又陌生,仿佛早已与他无关。

    如果没有艾泽拉斯接下来一大串接连不断的危机,让整个世界不停卷入毁灭与重生,或许,这样一个城堡已经是杜克的终极目标了。

    看到这个繁华而又安详的城堡之中的每一个细节,杜克忽然也在想,自己是不是什么时候改造一下卡拉赞呢?

    走在宽敞明亮而布置满华丽装饰的走廊上,巴鲁夫公爵光是走路的步姿都赢杜克九条街了,双肩平直几乎没什么摇晃,略微抬高的下巴既不会让人觉得他太傲慢,也显得相当有自信,坚定的步伐每一步都仿佛用尺子丈量过,不多一分,不少一毫。

    在贵族礼仪上,人家这个正牌公爵比杜克这个火线上位的穿越者公爵真是赢了太多太多。

    杜克很清楚,不扳回一城,到了谈判桌上就不用谈了。

    这并不是夸张。

    谈判的秘诀是:谈判成功,取决于你坐上谈判桌子之前做了多少准备。要用自己所拥有的、对方想要的东西吊足对方的胃口。

    如果在坐上谈判桌前输太多,你再多的努力都会被轻视,被不屑一顾。

    他要撬开巴罗夫家族的藏宝箱,把宝箱里最值钱的东西——粮食弄出来,他首先就要抓住巴罗夫家族的死穴。如果做不到这一点,任何的卑躬屈膝,跪地哭求都是没意义的。除非他纵兵去抢,否则别想从巴罗夫家的粮仓里弄出一粒谷子。

    幸好,杜克知道了接下来要做什么了。

    当然在此之前……

    杜克轻轻运转起自己的魔法回路。这在魔法师当中绝对是稀松平常的事,不少魔法师喜欢不停吸纳大气中的元素分子,甚至渐渐把更高纯度的魔力凝固成更优秀的回路,替代自己体内的老旧或者残破的回路。

    但杜克的做法有点儿夸张。

    仅仅把半眯的眼睛睁开,就这么一秒钟,周遭三百米半径范围内所有的魔法陷阱已经被杜克用系统精灵全部扫描过。詹妮丝夫人能清晰感受到,在这一刹那,原本她所掌控的魔法陷阱和魔法阵全都发生了轻微的偏离。

    不是她不想重新掌控这些魔法阵的绝对控制权,而是这些魔法阵仿佛感到畏惧一般,畏缩地离她而去。她忽然意识到,只要杜克想,他沛莫能御的力量就会在一瞬间里主导一切,接管一切。(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