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限制级末日症候 >正文 之四 厄夜怪客 168 知情者
    168知情者

    我、富江和荣格三人藏在距离拖车二十米外的一个长满杂草的土堆后。拖车内部被遮得严严实实,不过我们并没有莽撞上前,通过夸克的耳朵和感知,里面发生的事情几乎一览无遗。我一边聆听,一边将恩格斯和拖车主人的对话转述给富江和荣格。

    恩格斯果然和我们想的一样,十分熟悉当年精神病院大火的来龙去脉,而且词里话间流露出的意思,依稀证明他是引起火灾的当事人之一,而并非事发后才赶到现场的灭火员。不仅如此,看似将一切焚烧殆尽的大火其实留下了线索,拖车主人和快餐店女老板布尔玛似乎都是当时的幸存者。

    当时的精神病院中,不仅有医生和病人,还有不少的镇民。可是这些幸存者为什么宁愿隐姓埋名,远走他乡,也不愿提及当年的事情呢?十年后,和当年事件有关的人竟然一个接着一个回到这个小镇。

    拖车主人和恩格斯面对面坐在桌子前。在夸克的感知中,拖车主人的相貌有些模糊,可是他心中的恐惧、萎靡和出乎意料的坚持却清晰地从语气中流露出来。恩格斯的声音并没有掩饰自己的愤怒和焦虑。

    “除了我之外,一定还有人回来吧?”拖车主人说。

    “不,就你回来了。”

    “是这样吗?没有其他人?”

    “他们跟你不一样。”恩格斯急促地说。

    拖车主人顿了半晌,缓缓地说:“不,他们也会回来的……也许只有我x近了镇子,他们或许都在城里了。”

    恩格斯出奇地没有反驳,就这么沉默着,两人好一阵都想着自己的心事,气氛开始变得更加沉重。

    “……马赛回来了。”恩格斯开口道。

    “这并不令人惊讶。他毕竟是那个家的儿子,他来找艾琳?”虽然说不惊讶,但是拖车主人的语气还是有些诧异的,而且充满了慌乱,但他很快就镇定下来。

    “他说她还活着。”恩格斯说。

    “你觉得呢?”

    “这不可能,她已经死了,我们都看到了。”

    “也许……”拖车主人似乎在回想当年的场景,不知道他想到了什么,他的语气有些虚弱。

    “布尔玛的店今天被毁掉了,爆炸,大火,没有人受伤,我不觉得这是一场意外。”恩格斯再一次告诉他一个惊人的事实,拖车主人猛然站起来,焦躁地来回踱步。

    “怎么会这样?真的不是意外吗?恩格斯,那件东西丢了吗?”

    这让我想起来了,黑巢来人也提及过他们从快餐店女老板布尔玛那里取走了某样东西。

    “她说没有,但是无法证明,我们当年说好了,谁也不许再看那东西。”恩格斯沉声道。

    “没关系,我们应该相信布尔玛。除了她之外,没人知道那东西在哪里,她是不会告诉任何人的。”拖车主人反而松下一口气,可是恩格斯却仍旧对此烦心不已。

    “我当然相信布尔玛,但是……我不得不说,那东西的力量变得更加强大了。”恩格斯郁郁地说:“我不知道自己还能撑到什么时候。你们不应该回来的,你们不回来,它就无法变得更强大。”

    “没有用,我已经明白了,赖活不如好死。恩格斯,你不明白我这些年的辛苦。我控制不了自己,而且我感觉到那个时刻临近了,所以才回来做个了断。就算我们不回来,也会有其他人代替我们,我和你已经老了,应该让所有的事情在我们这一代结束。”拖车主人反过头来开始劝说恩格斯:“难道你想让自己的儿子和孙子承受那种事情吗?”

    “可是,我们该怎么做呢?那个孩子的话一一应验了,还记得他最后说过的话吗?没人能帮得了我们。”恩格斯抱着头说:“只有迁走镇上所有的人,可是谁会相信我们呢?政府也不允许那么做。”

    我闭着眼睛,脑海中浮现两人交谈的场景。我转述他们的声音、语气和动作,而荣格和富江开始分析推导他们的心理,并从此时的心理回溯这些人当年的决定。这种基于心理学和已知事实的推理,就像变魔术一样,推演着失落的碎片的形状和颜色,将它们重构出来,放在它们该在的位置上。,

    当年精神病院的大火果然有隐情,知情者们以恩格斯为主导,为了保护镇子,在一个孩子的帮助下将精神病院焚毁,这无疑是犯罪。之后,幸存者远走他乡,而恩格斯负责留在镇上掩盖他们的所作所为,不希望这些人重新回到这个镇上,因为他们知道这一切并没结束。

    恩格斯将当年的事情掩盖了十年之久,可是最近频发的事情让他愈发感到力不从心,他似乎已经察觉到,自己再也无法维持小镇表面上的平稳了。

    他对化身情报局成员的我们充满戒备,并非是警局和情报局之间的对抗心,而是他可能熟悉蒙克和斯恩特私自进行的天门计划。这几天,马赛找上门来,布尔玛的快餐店发生爆炸,拖车主人也莫名现身,这一切让他开始动摇,也许他在想,自己之前的作为是不是一种消极的逃避呢?他也在迷茫,因为除了这么做,他已经没有其它办法了。

    拖车主人以及更多的当事人回到镇上,他们知道,不管他们是抱着怎样的心情想要和过去做一个了断,似乎都无法避免他们所恐惧的结果,但是他们已经不能再逃避下去。

    “那个孩子……写了那本日记的孩子,果然是一位先知。”荣格缓缓地说:“只有身负重担,被神关注的先知,才能成为预言者。”

    “预言……真难以相信,命运真是既定的吗?”我不由得感慨道。

    “当你走在沙滩上,你觉得前方平坦,任尔独行,然而回头就看到了命运的轨迹,那是一串串留在沙滩上的脚印。于是,你不由得想到,自己向前踏出的那一步,或者不踏出那一步,是否本就是命运呢?”富江压低声音,语气和节奏就像在朗读一篇诗词。

    “这是什么?”我问。

    “在一本未署名的心理学研究手札中看到的。我觉得很有意思。”

    “你确定是心理学,而不是哲学?”

    “一个优秀的心理学家就是一位优秀的哲学家。”

    “是这样吗?荣格。”我看向荣格。

    荣格没有回答,只是说:“好了,乌鸦,他们还说了些什么?”

    拖车主人和恩格斯没有再提及当年的事情,开始谈起自己这些年来的生活。和留在镇上成为警长的恩格斯不同,拖车主人活得并不怎么痛快,没什么钱,也没有女伴,独自一人开着房车四处游荡,什么零工都打过。他原来是不喝酒的,可是现在却变成了一个大酒鬼,外表和身材都大变样,恩格斯已经找到在现在的他身上找到当年的影子。

    除此之外,两人都不知道除了自己之外的其他幸存者的生活状况,他们分别离开后就再也没有联系。不过拖车主人却十分确定地说,无论有多少财富,他们的精神状态肯定和自己没什么不同。唏嘘了一阵之后,恩格斯向拖车主人告辞,走之前留下了一些钱。

    “你既然已经决定了,就回来吧,你原来住的地方还留着。”恩格斯说

    “啊,真好,钥匙和房契都带来了。”

    “我想布尔玛会很高兴再见到你,不过你最好整理一下自己的外表。恕我直言,你有多长时间没洗澡了?”

    “有这么难闻吗?”

    “我记得你当年可是有洁癖的。”

    “哈哈哈,那么多年过去了,人总是会变的。”拖车主人抓过钱,塞进一旁的钱罐里,一边说:“无论如何,感谢你,恩格斯,我知道其他人是怎么看你的,不过我们都知道,你保护了这个镇子。如果你去竞选议员,我肯定会投你一票,以你的才干,留在这个小镇上太可惜了。”

    这时恩格斯已经推开了房车的门口,听到这番话顿了一下,没有回头,说:“别开玩笑了,我可比你们风光多了,大家都当我是英雄,否则你觉得我是怎么成为警长的呢?”

    “哈哈,听你这么说我就放心了,你果然还是那个恩格斯,还是那么臭屁。”拖车主人调侃道。

    回答他的是用力的关门声,他撩开窗帘,看到恩格斯上了轿车,头也不会地扬长而去。,

    在恩格斯离开后,我、富江和荣格才露出头来,各自*去身上的土灰。这片荒野显得干燥,虽然长有一蓬蓬的杂草,但无论地面还是植物,都呈现出一种枯涸的黄色。被车轮掀起的尘烟在轻徐的风中弥漫着。

    “要去谈谈吗?”我问。

    虽然当事人就在眼前,不过我们谁都不敢肯定他会否透露出更多的信息,这得看对方有多信任我们。这些人当年肯定有过类似的打算,不过显然,他们所接触的国家安全机关让他们失望透顶。此外,他们知道,如果得不到信任,自己犯下的事情会把他们都关进监狱。就算他们现在打算做个了解,这种顾虑也不是一时半刻能够解除的。

    “坦诚一点,恳切一点,第一印象很重要。”荣格在前方带路,开始说明我们在交谈时该采取的态度。

    窗帘还是紧闭着,我们走上铁梯,从房间里泄出电视声和忙碌声,拖车主人似乎在做饭。荣格一敲门,里边的人立刻喊道:“恩格斯?你改变主意,要留下来吃晚餐了吗?等等,我先关火。”又是一阵忙乱,不一会,门被打开了。

    恩格斯刚来的时候,拖车主人只开了一条门缝,可是,大约是刚见过熟人,心情有些松懈的缘故,这一次门开得大了,几乎瞧见了他的半个身子。他的面相老成,嘴巴周围有一大札浓密的胡子,头发乱糟糟的,身上穿着帆布工装沾满酱料和油渍,显得肮脏邋遢,不过,并没有之前对话时那么颓废。

    当他发觉来人不是恩格斯,不由得愣了一下,在我们说话之前,他试图用力将门关上。荣格将一直脚伸进去,顶住大门,他的力气自然不是普通人可比拟的,拖车主人使出吃奶的力气,憋起的脸令人发笑。

    “你们是谁?要干什么?我这里没什么可以给你们的。”拖车主人歇斯底里地大嚷起来。

    “不要紧张,我们没有恶意。”荣格一只手伸进怀里要掏证件,“我们是情报……”

    可是他的话被拖车主人的惊嚷声压了过去。拖车主人突然松手,放弃和荣格顶牛,返身跑回房子里。门发出哐的一声大开,荣格领着我和富江跨进房间,却听到一声拉栓声响起,扭头就看到拖车主人不知从哪儿取来一把猎枪瞄准了我们。

    “别动”

    “嘿,嘿,别紧张,我说过我们没有恶意。”我们当然不怕他,就算面对的是一支军队也不会紧张,不过我们还是抬起手,示意自己没有敌意,毕竟我们不是来开战的。

    “你说没恶意就没恶意吗?把你们的枪拿出来。”拖车主人厉声说。

    “我们没有枪。”荣格说:“我想你误会了,我们只是来谈谈……”

    “我不相信你们这些家伙的气味我可熟悉得很。枪就在你怀里。”拖车笃定地大声说,然后目光落在我和富江的身上:“还有那个女人,是军人对不对?怎么会有孩子?”说到这里,他不由得面露疑惑。

    “小白脸,女军人,孩子?你们到底是什么人?我这里可没什么东西好让你们打劫的。”

    富江不由得扑哧一笑。

    “小白脸,荣格,他说你是小白脸。实在太有趣了。”

    荣格也不禁翻了一下卫生眼,刻板的脸有一丝无奈。先不提对方的评价,之前他伸手入怀想要拿证件,没想到却被误认为掏枪。怪不得这个家伙那么紧张兮兮的。

    “好吧,我说过我没带枪。”荣格说得没错,我们三人之中就我带了一把左轮,“不过我现在要拿证件出来,我们是情报局的人。”

    “情报局?”拖车主人的脸色有些迟疑,“情报局找我做什么?”

    “总之,我先慢慢将证件拿出来,大家都别紧张,如何?”荣格一边说着,一边缓缓取出证件,出示给对方看。

    拖车主人迟疑着,警惕地走上来,一把抢过证件,立刻后退几步,一边审视证件,一边用眼角余光瞥着我们。

    他翻来覆去看了好半晌,也没看出什么门道,不过紧张的表情总算松懈下来,似乎有些相信我们的身份了。他想了想,将证件扔回来,把枪口垂下,气氛总算缓和了一些。,

    “我可看不出来这证件是真是假,不过看上去是真的。”拖车主人直白地说:“好吧,说说看,情报局的人来找我做什么?你们要调查恩格斯吗?恩格斯可是个好警长。”

    “不请我们坐一下吗?如果可以的话,来杯水如何?”荣格微笑着,“你看,我们要找到这里也是费了一番工夫。”

    拖车主人没好气地叹了一下,挥手道:“随便你们。”说罢,转身去厨台边倒水去了。

    不一会,他夹着四杯水走过来,全是一次性塑料杯,随意搁在桌子上。我之前打量过他所住的这个空间,只能用狭窄,紧凑和脏乱来形容,没有床铺,沙发上堆叠着衣服和成*人杂志,上方还有个吊床,对面的电视不时出现杂讯和雪花,信号不怎么好。

    “喝完水就快点滚吧。”他毫不客气地说,尽管身材不怎么健壮,态度却很恶劣凶狠,不过怎么看都像是在装样子。

    “打扰了,能否问一下,您的名字是?”荣格说。

    “打听这个做什么?”对方瞪着荣格说。

    “公事需要。”荣格沉声说:“如果你不想给恩格斯惹麻烦的话。”

    拖车主人狠狠地盯着荣格一阵,但是对于身为警界精英的荣格来说,这种程度的装腔作势一点用都没有,片刻后,他便在荣格那种严厉的压迫感下屈服了。

    “托马斯。我叫托马斯。”托马斯意识到面前的人真的有点来头,气焰不由得消了一些。

    “好的,托马斯。我之前说过,我们来自情报局的一个非常规的安全部门,来这里是想了解一下十年前的纵火案。”荣格盯着托马斯的眼睛说。

    “纵火案?什么纵火案,那是失火。”托马斯将视线错开,拿起水杯喝了一口,就像要掩饰什么一样遮挡着自己的脸,“再说了,你要过问这事情,应该找恩格斯。你们找过他了吧?”

    “没错,我们已经找过他了。不过他不太信任我们。”荣格说。

    托马斯大笑。

    “所以你来找我?我不知道你是怎么找上门的……不,是跟踪恩格斯的吧?真令人惊讶,他也会被人跟踪,我知道他一向很小心。”

    “我觉得你可以信任我们。”

    “那你就错了,我信任恩格斯,不信任你们。”托马斯针锋相对的嘲讽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