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限制级末日症候 >正文 之四 厄夜怪客 166 黑巢来袭
    166黑巢来袭

    虽然知道崔蒂是一位黑人女警,但是唯一的印象来自于末日幻境日记中的记叙。从第一次末日幻境的冒险中活着返回的人就只有我、富江和崔蒂三人,尽管彼此留下联络方式,但回到现实后也因为种种缘故没有联系。如今再次看到她,如果不是她先打了招呼,我几乎都记不起来了。

    眼前明明站着的是相识之人,而且还是一度并肩作战的队友,然而此时的感觉就像是看到一个陌生人一样。我再一次感受到失忆造成的落差,过去和现在的情感完全无法接驳,无法形容心中的感觉,那是欣喜、诧异还是疑惑呢?崔蒂和富江是不一样的。

    “崔蒂?是你,为什么会在这里?”我对她的突然出现充满疑惑,而且是在这种情况下。我瞥向快餐店的方向,那里全是黑压压的人头在涌动。我不由得猜想,快餐店的爆炸该不会和她有关吧?又不禁在心里摇头,真没道理,崔蒂是警察,做那种事又是为了什么呢?

    “还是老样子啊,高川。”崔蒂将手枪扔回来,摊开手表示没有敌意,“看到老朋友,所以提前打声招呼。”

    在日记的描述中,虽然我们曾经并肩战斗,不过刚接触时发生了一些不好的事情,加上她出现的时机太过凑巧,所以,尽管我将手枪收起来,但仍旧保持强烈的警惕心。我心中充满疑惑,恨不得她别卖关子,一口气将事情的来龙去脉说清楚。不过我也知道这不太可能。

    有两个我最想知道的问题:第一,已经成为魔纹使者的崔蒂究竟在为谁做事?第二,从末日幻境中回来的人都会失去记忆,那么崔蒂是如何一眼就认出我来的?

    “用这种方式打招呼,我可敬谢不敏。”我说:“要知道,我差一点就把你干掉了。”

    “我可不觉得你有那个本事。我现在可是和你一样的魔纹使者了。”

    “好吧,没营养的辩论就别提了。回答我,崔蒂,为什么你会在这里?你不是在洛杉矶当警察吗?”

    “当然,我不做警察还能做什么呢?最近我办了件大案,好不容易才得到休假。”崔蒂抱着手臂,环视闹哄哄的四周,“你不觉得应该请我喝杯咖啡吗?”

    之前我们的交手如电光火石,旁人虽多,却没有一个发觉,他们的注意力全被快餐店爆炸案吸引住了。不过继续在这里地方纠缠的确不是什么好主意。

    我将匕首收起来,没有吸入魔纹中,只是藏在外套下。我让崔蒂稍等,一边盯着她,一边掏出手机要给富江打电话,确认一下大家的处境。虽然崔蒂表示没有敌意,不过我可不觉得她的到来是一件好事,她和当下发生的事情不可能什么关系都没有。

    “阿川,你还好吗?”富江的声音传来,除此之外还有乱糟糟的杂声,看来也是在人群聚集的地方。

    “还行,已经和那个人谈过了。你和荣格都没事吧?”我问。

    “没事。不过刚才可真是声势浩大啊。看到崔蒂了吗?”富江有些轻佻地说。

    富江的消息也太及时了,看来她那边也出了点状况。我不由得又扫了一眼崔蒂,她只是朝我笑了笑。

    “她在这里。你们在哪?”

    “快餐店对面的咖啡馆后面,带她一起过来吧,这里还有一个老朋友呢。”富江说到最后一句时,语气带着一些淡淡的忌惮。虽然知道不可能安安稳稳地完成这次的任务,不过富江和荣格的组合都觉得麻烦,那这个意料中的麻烦还真是令人棘手。

    老朋友,究竟会是什么人呢?我心中已经隐约猜到了答案。收起手机,我将崔蒂带望集合地点,一路上想着心事,气氛不免有些沉闷,不过崔蒂一点都没表现出无趣的样子。

    被快餐店和咖啡馆夹在中间的道路被看热闹的行人以及逐渐赶来的警察们堵得水泄不通。这些年来,小镇给人的感觉一直是个和平宁静的疗养胜地,至少表面上是如此,快餐店被爆破宛如一声巨雷打破了这种和睦。即便是我也知道,这种大张旗鼓的行为所造成影响十分恶劣。,

    仅此一件也许不会让人心浮动,不过接下来还有刑事案被捅出来的话,恩格斯警长就要焦头烂额了。

    这是和本镇那些异常相关的事件?是幕后黑手改变了作案方式吗?如果是的话,是什么原因让它打破了十年间一直维持的犯罪交易?

    不过最让我介意的是,崔蒂有可能是这次案件的主犯或帮凶。虽然在爆炸中没有死人,但是刻意破坏无辜镇民的财产,这种行为已经不在警察的操行范畴之内了。日记中对崔蒂的记录不算具体,但至少不给我坏人的感觉。不过是个把月没见,此时的崔蒂已经和我印象中的女警有了很大的差异。

    若要形容的话,她的身上散发出一股浓浓的个人英雄主义的味道。也许是警察身份和末日力量的结合造就了一个新的她,正如同我无数次在书中所描述的那些徘徊在黑暗和光明之间的游荡者。啊,这种形容是如此熟悉,我想起来了。

    “崔蒂,你加入了黑巢,是吗?”我停下脚步,转头问道。

    “还真是瞒不过你。”崔蒂露出一个无奈的笑容。

    “你应该进安全局的。”我认真地说。以前的崔蒂无论怎么看,都不像是反感政府机构的警察,或者说,会去当警察的人一般不会诋毁自己的容身之处,那么作为国家承认的国际安全机构的安全局应该是她的第一选择才对。究竟是什么在这短短的几十天中改变了她呢?

    “像你一样?”崔蒂反问,脸上没有半点表情,“我不觉得你现在做的能够改变什么。我只想获得更大的力量,保护我所爱的人。”

    “这么说的话,我可以认为你已经放弃了,对吗?”我想她知道我指的是什么。警察的本职就是保护人民,维持秩序,崔蒂不是个毫无操守的坏警察,如果她仍旧决定当个好警察,不可能对末日来临造成的混乱视若无睹。

    崔蒂的脸上露出一丝掺杂着痛苦和怀念的复杂表情,但最终还是变得冷漠而坚决,那是一种即便后悔也绝不回头的意志。

    “这个世界已经没救了。”她原本这么说,可是顿了一下,闭上眼睛又睁开,毫不犹豫地说:“对不起,只是我不想拯救这个世界了。”

    崔蒂认真地盯着我的双眼,说:“我没有那个勇气,也看不到任何希望,我不知道为什么还要拯救那些人,但我也并不憎恨这个世界,所以,我决定将一切交给命运。我现在只想保护我所在意的几个人,仅此而已。我说的这些你了解吗?男孩。”

    说罢,没等我回答,她自己摇了摇头,就像在说我永远不可能理解她一样。可是我是能够理解的,虽然没有亲眼见识过,可是我读的书中,以及他人的交谈中,都不缺乏相同的故事,幸运和不幸都能改变一个人的人生。

    人的思维看似复杂,但其实也很单调。有哲人说过,幸福的人都相同的,不幸的人却各有各的不幸。然而在我看来,产生幸运和不幸的因素都是相似的。

    当你明白这些要素,就可以随意创造喜剧和悲剧。

    既然如此,那么这个世界上,并没有什么人情世故是孩子无法理解的。

    我知道这种说法太过冰冷,也许会被人说孩子气,可是我就是这么想的。

    在我的眼中,崔蒂遭遇了一些不幸的事情,而那些不幸就像诅咒一样啃噬着她的心灵。可我什么也不能为她做,甚至无法劝解她,因为她所见到的,所感觉到的,并非是谎言和幻象。我也不能肯定她的思想和做法是正确还是错误。

    因此她说我无法理解,我只是沉默不语。

    咖啡馆后是一条狭长的巷道,两侧的墙体很平整,那些砖缝、红褐色和低矮的结构充满了乡村气息,但同样有着一定的现代感。和城市的巷道最大的不同在于,里面没有垃圾堆、涂鸦和铁梯,无论路面还是墙体都十分干净。

    阳光从上方洒下来,有些耀眼,让我产生一种错觉,心中因快餐店爆炸,以及崔蒂的改变所产生的阴霾,正被这光和热一缕缕地蒸发了。,

    也许人都挤到对面去看热闹了,也或许有一种不知名的力量环绕着此处,当我和崔蒂走进去的时候,就像进入了一个和现实隔离的世界,现代乡镇的喧嚣都被一堵透明的墙拦在巷道外。这里只有五个人,我、富江、荣格、崔蒂和一个头发花白的老男人。

    那个老男人是这里最高大的人,说不定超过一百九十公分。秋季的阳光有些浓烈,可他却身穿一件黑色的风衣,内襟是白色的,产生一种强烈的色彩反差,领子端庄地竖起来,扣子一直扣到脖子处,紧裹的身躯给人硕壮的感觉。我第一眼就认出这个身影就是在快餐店门口和马赛撞在一起的老男人,和当时的感觉相同,宽厚的脸上带着如日光一般温和的笑容。

    有两样东西反射着光芒,占据了第一印象的大部分。一个是架在鼻梁间的圆镜片眼镜,镜架上有一条老人常用的避免掉落的银链,另一个则是挂在脖子上的十字架,似乎也是银制的。

    无法透过眼镜镜片看到他的眼神,似乎那里只有一层白茫的光。

    整个人像是从画作中走出来的的一样,给人不真实的感觉。

    他垂在身侧的右手抓着一本厚厚的黑皮书。

    矛盾的感觉,不是神父的神父。

    走到他跟前五米的地方,和富江、荣格站在一起,崔蒂从我身边直穿过去,隔着半个身位站在神父身旁,如同他的随从。当神父的目光落在我的身上,就像是被他俯瞰着,那并非只是身高造成的错觉。

    魔纹没有带给我关于这个人的情报。他至少是个第三等级的魔纹使者,看起来比我的认证权限要高得多。

    “好久不见了,男孩。”他和善地对我微笑,“自从那次告别,已经有几十天了。我曾希望你能够过上平静的生活,可是你终究用上了那个联络地址。想起来了吗?高川先生。”

    “是你,席森神父。”我压抑着惊讶的语气,在快餐店门口感觉到的熟悉感原来并非是错觉。

    在末日幻境的日记中,失忆前的我花费了大量的笔墨描述这个人。他也是仅此于富江,给我印象最深的人。

    神父席森,事实上的我和富江的引路人,在我和富江成为天选者之前,就已经是实力莫测的三极魔纹使者。虽然知道他的超能力是控制大气,可是他真正的实力无法从评价和直觉上断定,即便我如今成为拥有使魔的三极魔纹使者,面对他时也感觉不到他的强弱。

    同样是神父,但是和末日真理的峦重截然不同,席森并没有那种独特的个性化气质。他看上去就像只是一位身材高大的普通神父,但如果这么断定,又会产生并非是普通人的感觉。

    我曾经在梅恩先知口中得知,席森神父曾经是安全局的成员,可是后来却加入了黑巢,不过仍旧和梅恩先知保持着过去的交情。黑巢的人不是安全局的第一敌人,他和崔蒂也没有表现出敌意,至少现在没有,可是黑巢的人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他们也想获得第一先知的遗产吗?

    只是,我对黑巢了解不多,在印象中他们只是一些保守的随波逐流主义者,虽然是个组织,但结构和行动纲领却很松散。甚至没有情报显示,他们曾经有过组织性的掠夺行为。

    “为什么来这里?席森。”荣格仍旧是那副平淡刻板的表情,只是这种刻板和往日有些不同,他和席森似乎是认识的,而且有意想不到的交情。

    “只是私人行为,有一些事情,需要到圣地去验证一下。”席森对荣格说。

    “圣地?”

    “天门计划的最终产物,我知道的比你们更少,只是找到了一些当年的档案。”席森说:“蒙克和艾琳是个了不起的人,若非必要,我不想打扰他们的安宁。”

    “也就是说,现在有必要了?”荣格盯着他,“我不知道圣地是什么,不过天门计划继续下去会造成的后果想必你也猜得出来,我真不敢相信,你竟然会做出那样的事情。告诉我,为什么要袭击那家快餐店?”,

    “没人死亡,不是吗?”席森一丝不苟地微笑着,“我不是末日真理的疯狗,只是拿走了必要的东西。”

    “我觉得我们有必要详细谈谈。”荣格一边说,一边松开西装的扣子,第一次表现出强烈的战斗意愿。我有些惊讶,他打架之前竟然将脱下的外套叠得整整齐齐,就像是生怕弄脏了衣服,破坏了仪容。

    “你们三个人加起来都不是我的对手。”席森直白地说。不过这里可没人肯听这种话,富江也表现出一副跃跃欲试的姿态。

    “等等。”我上前一步,拦在荣格和富江的身前,虽然还想不出理由,可我觉得此时并不是开战的好时机。

    虽然战斗看似一触即发,可是有些意外,荣格和富江被我一唤就停了下来。

    “我不太明白,想确认一下,我们在做的事情,和你们要做的事情有不可调和的冲突吗?”

    “暂时没有,不过,迟早会有的。”席森温和地回答道。

    “那么,你要在这里战斗吗?”

    “不,结界的效果很快就会消失,目前也暂时没有战斗的理由。”席森说:“我说过,我只是来和你们打声招呼的。我大概知道你们想做什么,毕竟安全局的行动目的一直很明确,这也是我所钦佩的地方,不过就像我当初说的一样,不会成功的。天门计划并没有停止,现在也不会再停止了。你们和我们的到来,在这里的每一个人选,即将发生的事情,一切都是神明的旨意。”

    “我明白了。”我说,“不过在走之前,还有一件事要确认一下。”

    确认一下你的力量。

    速掠

    高速通道笔直通向席森神父,通道外扭曲的世界变得缓慢,我从腰后拔出夸克变成灰色匕首。

    猛然间,一股无形的力量压在我的身上。我迈动脚步,就感到围绕自己的空气变成了一片泥沼,不仅举手抬足变得困难,而且口鼻也如同被异物堵住般无法呼吸。

    气压正以一种匪夷所思的速度变得越来越强。

    圆感知的范围向外扩张成一个直径二十米的球体,我的脑海里,连锁性的空气微粒正不断涌进来。它们挤在一起,几乎要形成固态。

    必须离开,再这样下去就要被压死了

    夸克

    匕首从尖部开始化作灰雾,灰雾又变成了巨大的披风,没有风却在飘动,在边缘有无数丝线般的灰气。我挥起披风,将身边的富江和荣格卷起来,然后往全身一裹,跳进墙边的阴影中。

    刹那间,压力消失,身体似乎漂浮在真空中,四周只有灰色。一眨眼后,脚底传来结实的触感。

    紧裹自己的灰色在眼前裂开,阳光便洒了进来,我发现自己一行三人已经站在另一处巷道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