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穿梭诸天 >正文 第五十一章 兴云庄
    入夜,星河笼苍穹,明月照天涯。

    楚阳如一阵风轻飘飘的来到了兴云庄,也就是曾经的李园,心灵倒影下,方圆十米尽皆出现心海之中。

    半径十米范围,太小了,没有多大用处。

    在他身后跟着阿飞,如影随形。

    “好在我已熟悉李探花的气息,不然还要一番寻找!”

    楚阳的灵觉何等敏锐,而李探花的气息也十分深厚,不难察觉,让他意外的是,李探花竟然在正厅中。

    距离很远,就听到了里面的议论声,正在审判李探花。

    楚阳没有丝毫掩饰,大摇大摆的走了进去。

    “你是谁?怎么来到了我家中?”

    龙啸云当即站了起来,质问道。

    在客厅中,除了龙啸云之外,还有号称‘铁面无私’的赵正义,一条棍棒压天下,三颗铁胆镇乾坤的田七。

    另外还有龙啸云的结拜三哥秦孝仪,巴英,金狮镖局的总镖头猛,铁笛先生,游龙生,四个童子,还有少林护法心眉大师及几个弟子,摩云叟公孙摩云等等十几号江湖上名望颇重的好手。

    在一侧,坐着被点住穴位的李探花和铁传甲。

    楚阳两人一走进来,就吸引了所有人的主意,他扫了一眼,露出了笑容,心中暗道:“该死的不该死的都来了!”

    在原著中,金狮镖局的猛在李探花进城之前就被杀了,还有四个童子也死了,如今都安然无恙,出现这里。

    营救李探花的不是阿飞,换成了铁传甲,却被擒住。

    楚阳没理会龙啸云,而是看向了李探花,笑道:“再次见面,没想到你会这么狼狈?”

    “见笑了!”

    李探花露出了笑容,可神色间,满是忧郁之色。也难怪他如此,想当初,为了大哥龙啸云,不惜自污将林诗音逼走,相当于亲手将亲爱的女人送到了龙啸云手中,最后在两人完婚时,亦将家园都送了出去。

    这次回来,发现两人有了儿子,心中黯然,这也就罢了,让他难受的是,这个亲爱的大哥,竟然诬陷他,欲将他置于死地而后快。

    为了林诗音,他还不能说出来,好在她已经知道。

    铁传甲嘴角动了动,扫视一眼周围众人,神色黯然。他身上有很多伤口,若不是修炼硬功,可能已经死掉了。

    “和李探花认识,莫非是同党?”

    绿衣童子说着,一爪抓向楚阳的咽喉,又凶又狠。

    “阿弥陀佛,施主手下留情!”

    心眉和尚比较慈善,当即就要出手阻挡,至于其余等人,坐着根本没动,就连李探花都保持着微笑,没有出言提醒。

    可惜终究晚了。

    绿衣童子距离楚阳的咽喉还有一尺远时,就无法前进一毫。

    一柄银光闪闪的剑尖,刺入了他的咽喉。

    出手之人,正是跟随楚阳而来的阿飞。

    使用的正是阿飞将三绝修炼好之后,得传的圣灵剑法。

    对剑法,他有种偏执的爱好。

    “五毒童子门下,全部当杀!”

    阿飞抽出了长剑,冷冷说道。

    “找死!”

    “竟敢杀我兄弟,放肆!”

    “给我死来!”

    另外的黄衣童子,红衣童子和黑衣童子,当即暴怒,朝着阿飞杀了过来,却见剑光一闪,三个童子同时捂住了咽喉,瞪着阿飞,倒在地上,没有了气息。

    一剑三杀,让在场众人无不瞳孔一缩,骇然变色。

    四个童子实力非凡,谁想杀他们也不容易,却轻易的死在了一个不知名人手里,他们看向阿飞的目光,带着深深的警惕。

    “阿弥陀佛,施主,太过了!”

    心眉大师沉声道。

    “过了?”楚阳笑道,“五毒童子杀过多少无辜之人,也没见你说过了。他们四个童子,又杀过多少人,你可知道?反而能坐在这里和你这个有道高僧一起商量事情。”

    “我佛慈悲,放下屠刀立地成佛!”

    心眉大师道。

    哈哈哈……!

    楚阳大笑,狂笑肆意,他一转身,盯着心眉道:“我若杀了少林方丈心湖,然后放下屠刀,你可愿意?”

    “这、施主,此乃妄言!”

    心眉强辩道。

    “佛家最是虚伪!”楚阳嗤笑一声,走向了李探花,“我来给你解开穴道!”

    唰……!

    赵正义、田七、秦孝仪、心眉大师等人当即挡住了去路,将楚阳包围中间,一个个露出凶狠之色。

    “施主,李探花关系重大,不能放。”

    心眉大师说道。

    “他是梅花盗,身背重案,不能放!”

    秦孝仪义正言辞道。

    “你到底是何人?莫非真是李探花的同党不成?”

    赵正义满脸的正气。

    “当众杀人,还要解救李探花,看样子你是居心叵测!”

    田七冷哼道。

    “江湖上没有听说过有你们这一号人物,你们到底是什么来历?”游龙生皱眉,盯着阿飞,“你的剑法很强,非常强,这么强的剑法,我怎么会没见过?甚至没听说过!”

    阿飞根本不理会,只是眼睛不停的扫视周围之人的咽喉,但凡被他看过的人,无不汗毛倒竖,犹如被凶兽盯住了一般,毛骨悚然。

    “就他?是梅花盗?”楚阳指着李探花大笑,“你们会不会太搞笑了。李探花文武双全,世间俊杰,高风亮节,卓卓风骨,天下少有,他会是梅花盗?”

    “假如他是梅花盗,他为何要杀人?”楚阳继续道,“为财?他当初将整个李家都送给了龙啸云,这可是几代人的财富,明显不成立;为名?以他的名声,还用吗?小李飞刀,例不虚发,问天下谁人不识君?报仇?死在他刀下的人不少,却没有一个不该杀!”

    “他为什么要成为梅花盗?”

    楚阳最后冷声喝问。

    “嘿,我们亲眼所见,亲手所抓,难道还有假?”赵正义冷声道,“我们在场的都是人证。反倒是你,十分可疑,莫不是李探花的同党?”

    “赵老大铁面无私,为人公义,他说的能有假?”

    游龙生道。

    楚阳看着两人,古怪的笑了,“游龙生,你可知道?你所爱慕的那个林仙儿,在三天前的一个夜晚,脱得一丝不挂,在这个铁面无私的赵老大面前跳艳舞。”

    “住口!”

    游龙生两眼当即红了。

    “血口喷人!”

    赵正义一哆嗦,连忙喝道。

    “是吗?”楚阳继续道,“游龙生啊,就在前一个晚上,你和林仙儿私会,还将鱼肠剑送给了对方,是也不是?”

    游龙生当即呆住,“你、你怎么知道?”

    “我就远处看着,透过窗户,看着你们嬉戏,看着你们关上窗户同眠。在另一个晚上,我又看着这位赵大爷看林仙儿的脱衣舞,啧啧啧,还真是美妙,是不是啊赵大爷?”

    楚阳讥笑道。

    “你、你血口喷人!”赵正义心慌了,怒喝一声,一拳打向了楚阳的面门。

    噗嗤……!

    剑光一闪之间,阿飞的剑尖已经从赵正义的咽喉中拔了出来。

    太快了,快的超出了众人的反应。

    “公正无私,铁面无情的赵老大,德高望重,被奉为公义,放出来的屁都是香的,说出来的话必然是真理,嘿嘿!”楚阳嘲讽道,“谁又能想到,他一肚子男盗女娼,虚伪之极。”

    “阿弥陀佛,施主,这些都是你自己说的,谁能为证?”

    心眉大师叹息道。

    此时,田七、秦孝仪等人已经做好了出手的准备,阿飞给他们的压力太大了。

    “证不证的已经不重要了!”楚阳颇感无趣,这些人都名声在外,家大业大,被捧在天上,奉为武林公义,可惜啊,都是一群伪君子,私底下最是狠毒不过。

    楚阳看向了一直很安静的龙啸云,“龙庄主,你结拜大哥死了,你想不想报仇?”

    “想,当然想了!”龙啸云咬牙道,“我知道不是你们的对手,但杀了我结拜大哥,我迟早会报仇。”

    “这个样子,看起来颇像一条响当当的汉子,你们说是不是?”楚阳笑问,却没人回答,他耸了耸肩继续道,“所谓的梅花盗,杀人夺财,你们谁见到了真人?没有,一个也没有,因为见到的都死了。”

    “李探花是在哪里被发现是梅花盗呢?是这里,是兴云庄,曾经的李园。发现他的都是什么人?赵正义,秦孝仪,田七,公孙摩云等,这些人都有一个什么特点?就是和龙啸云交好。”楚阳扫视一眼众人,侃侃而谈,最后看向了探花郎,“李探花,当初龙啸云救过你,你当他是条汉子,就和他结拜为兄弟。你们相交莫逆,相处过很长一段时间,他又岂不知你和林诗音的关系?”

    李探花嘴唇一抖。

    “他知道,作为大哥,明明知道你们之间的关系,还假装不知,让你为他说媒,嘿嘿,当真是个好大哥!李探花,你为了这个大哥,甘愿自污,伤了林诗音的心。你又可知,他为了得到美人心,曾设下英雄救美之局,在对你绝望之下,就接受了你这个好大哥!”

    楚阳每说一句,龙啸云脸色就白一分。

    李探花也脸色微变。

    周围众人,却都听的入神。

    “他枪你妻,占你房,还信誓旦旦说是你最好的大哥!”楚阳怪笑一声,“你出关不回也就罢了,他可以心安理得。可惜啊,你回来了,他就十分不安,怕你李探花抢走他的妻子,夺走他的房子,就以梅花盗之名设下了这个局,将你置于死地!田七、秦孝仪,是也不是?”

    “还真会胡编乱造,捏造事实!”角落处响起一声稚嫩的声音,打破了僵局,却是身穿红衣的龙小云,他走了出来,义正词严道,“假如你说的是真的,当年的事情,你又是怎么知道的?显然,你是为了救李探花而故意抹黑我父亲和几位前辈。诸位,他们就是梅花盗的同党,一起出手,将他们全部杀了,为武林除害!”

    众人纷纷响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