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穿梭诸天 >正文 第八十七章 绝望的呐喊
    一夜暴富,积分狠狠的砸下去,这也是楚阳的底气。

    可他却诡异的发现,花浅语三人脸色一变之后,就恢复了正常。

    “莫非?”

    凝眉观看,心灵倒影观察,等雷烟散去,剑灭完好无损的出现在了他面前。

    “怎么可能?”

    楚阳真的吃惊了。

    两枚火雷子,哪怕大宗师一不小心也会被轰杀,然而剑灭却浑然没事。目光一闪,他看向了剑灭腰间,那里悬挂着一枚玉符。

    “难道你不知道?身为宗派嫡传弟子,潜龙榜上的人物,当世最为杰出的天才之一,外出行走,岂没有保命之物?”

    剑灭说的平静,可他身上的杀机几乎化成了实质,若不是师父赐下的保命玉符,刚才就被轰杀了。

    到时候他铁定成为别人口中的笑话。

    “我确实算漏了!”楚阳幽幽一叹,手掌一翻,又出现了两枚火雷子,朝着剑灭扔了过去,冷冷道,“可你能抵挡几次?”

    “该死!”

    剑灭咒骂一声,就急速远去。

    这次他是真的躲开了。

    “你找死啊!”

    百米开外,剑灭狂怒,他整个人被剑光一裹,朝着楚阳飞驰而来,速度之快,竟然超越了他的御剑之法。

    “人剑合一?”

    楚阳神色大变,往左侧横移而去,落在了早已布置好的阵眼之上。

    “大阵,起!”

    他有种感觉,若是不施展一些保命底牌,他绝对接不下这一剑,当即心一狠,操控阵法,将闯入进来的剑灭给围困。

    “爆!”

    毫不迟疑,引动大阵。

    毁灭火焰喷吐,雷光闪烁,这次爆发的威能超出了刚才的火雷子百倍不止。剑灭当即被从人剑合一的状态中炸飞出来,催动玉符,形成防御光罩,然而呼吸之间就砰然破碎。

    “我怎么会……!”

    剑灭发出一声不甘的呐喊,声音嘎然而止。

    与此同时,天空之上,传来了一声咆哮,“孽障敢尔,给我住手!”

    声音滚滚如雷,震动山野晃动。

    紧接着便是一只大手拍了下来,崩碎阵法,覆灭雷火,将剑灭一把捞了上去。楚阳却遭到池鱼之殃,被震飞出去,落在了河岸边的岩石上,差点震散了架子。

    张嘴就是一口鲜血喷吐而去,脸色惨白如纸,气息萎靡。

    “这是、这是元神大能?”

    楚阳挣扎着站了起来,望向高空,心沉谷底,同时意念沟通青铜门,做好随时逃走的准备。

    来人太强了!

    若不是大阵稍微阻隔,他来不及反应就会被震死。

    超越了大宗师的元神强者,除了王老之外,这是他首次见到,稍微露出一点锋芒,就强大的让他绝望。

    这已非人力。

    “孽障,杀我爱徒,你该死!”

    高空人影,等看清身前的剑灭时,当即狂怒,头顶乌云滚滚,怒风咆哮,异象惊人。此时的剑灭,哪还有气息,就连尸身都焦黑一片,几乎看不出人样子来。

    “给我死、死、死!”

    怒喝连连,大手一轮,朝着楚阳就拍了下来。

    这一刻,楚阳呼吸一滞,竟然有种透不过气来的感觉。威压降临,他忽然有种感觉,自己就像一只待屠的羔羊,没有任何反抗之力。

    虚弱!

    卑微!

    蝼蚁!

    这样的词儿在心中回荡。

    楚阳咬牙切齿,他做过城主,当过帮主,成为帝皇,被颂圣人,传说武神,都是何等样的身份?

    大权在握,奴役天下。

    虽经过岁月的磨砺,收敛了傲气,打磨了高傲,可骨子里依然傲气凌云。

    哪怕面对慧仁这等潜龙榜上的当代英杰,他都丝毫不惧。

    如今,是真的感到了力量弱小的卑微,没有反抗之力的脆弱。

    脑海中,青铜门震动,正准备不惜暴露的危险要穿梭而去时,就见一道黑光疾驰而来,将大手震飞。

    “剑奎,暂息雷霆之怒!”

    两道人影横空而来,挡在了剑灭的师父剑奎身前。

    “夜郎、夜大,你们兄弟两个要阻我?”

    剑奎眉头一皱,头顶上冲出一道无形剑意,裂开风云,动荡明月。

    “传承不现,他还不能死!”

    夜郎冷冷道。

    “他的传承,我天魔宗要了!”

    夜大接着道。

    “我偏要杀他呢?”

    剑奎一刻也不想等,剑灭是他最钟意的弟子,培养多年,成了潜龙榜上的风云人物,假以时日,定然能够达到自己的程度,甚至超越。

    如今却被一个无名小辈杀了。

    若是光明正大的比斗也就算了,偏偏是被阵法所杀,这让他的杀心,前所未有的强烈。

    “那你就去死!”

    夜郎两眼一蹬,狞笑一声。

    “当真以为我怕你们?”

    剑奎狂怒。

    “何必呢?”

    这时,一道清脆的声音传来,就见虚空花开,香气弥漫,一位青年女子踏月徐徐而来,“紫蔷薇见过诸位道兄。”

    “你也想谋夺吠陀寺的传承?”

    夜郎冷冷道。

    “恰逢其会罢了,再说,吠陀寺的传承,可不是你天魔宗之物。”

    紫蔷薇丝毫不怒,反而露出了笑容。

    她缓缓的来到了剑奎身边,显然,是要联手对方,抗衡天魔宗的两人。

    当即,两方对峙!

    “阿弥陀佛!”

    一声佛号响彻苍穹,立即就见三座大佛从远处疾驰而来,转眼就来到了众人身边。他们个个金光环绕,盘坐虚空,宛若真正的佛陀。

    “诸位施主,吠陀寺的传承,当属我金光寺所有,还请看在我金光寺的薄面上,就且离去吧!”

    为首的大和尚和善说道。

    “善渡大秃驴,这可不是你金光寺的地盘,轮不到你们来叫嚣!”

    夜郎冷冷一笑。

    “还有善法和善海,你们不老老实实念你们的经,何必参与红尘中事,若是一个不好,就真的回归佛祖怀抱了。”

    夜大不怀好意道。

    “几位!”

    又一道声音而来,铿锵作响,杀伐之音浓郁。

    这是一位中年人,背后背着两米多长的巨大长刀,一步踏过,万山崩裂,威势之盛,似有开天辟地之威。

    “不如我们几个联手,将三个秃驴做了如何?”

    中年人直接来到了夜郎两人身边,对善渡三位大和尚虎视眈眈。

    “我看行,一定行,有你这位绝刀谷的绝三在此,定能将他们三个的秃脑壳斩下。”

    夜郎大笑道。

    “剑奎,紫蔷薇,你们意下如何?金光寺的秃驴唯我独尊惯了,向来天地老大我老二,就连楚皇都不放在眼里,你们两个宗派临近他们,没少受到欺负吧?干脆,咱们几大宗派联合起来,将金光寺连根拔起,就像当年的吠陀寺一样,让它彻底的烟消云散。”

    绝三当即提议。

    绝刀谷位于西北之域的虎啸州,属于一流宗门,向来和天魔宗交好,自然对金光寺不假颜色。

    噌……!

    剑奎头顶上的剑意发出了脆鸣之音,望向善渡三位和尚不怀好意。

    紫蔷薇也眯了眯眼,不置可否。

    “阿弥陀佛,诸位施主,何必大动干戈。要知道,皇朝的强者可在暗中呢,就等我们先乱起来,他们好坐收渔翁之利。毕竟,我们可是给了他们一个千载难逢的借口!”

    善渡眉头接连跳动,连忙说道。

    绝三当即沉默。

    另外几位暗中握了握拳。

    河流岸边,楚阳静静的站着,望着真正御空飞行,凭虚而立的当代强者,脸色很不好看。

    这些人,都在打他的注意。

    “王老,希望你不要让我失望?”

    楚阳深吸一口气,依然镇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