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限制级巨星 >正文 第138章 乡酒醉人(第九更求月票)
    经过6个小时的长途跋涉,晚上七点四十分,高小冬终于回到了家。

    高小冬家在峄山县城区,房子是自建的平房,面积很大,加上院子差不多有四百多平。

    陈强把x5停在门口,跟着高小冬推开新修的大门走进了院子,两人抬眼就看到院子里停着一辆白色的宝马,高小冬脑子当时就当机了。

    陈强非常惊讶的道:“你自己家里有了一辆宝马,还向我要宝马,你这胖子,太不地道。”

    这时高父高母听到汽车发动机的声音已经出来了。

    “我的孩子,你终于回来了,妈妈看看,都这么瘦了,这是受了多大的罪啊。”

    高母扑过来抱住了高小冬,哭得雾雾滔滔的。

    那边装扮一新的高父用一口鲁城味十足的普通话在跟陈强寒暄。

    “陈先生你辛苦了,千里老远滴把小冬送回家。”

    “没事,大叔,都是份内的事。”陈强今年36岁,高父47岁,叫一声大叔也是没有问题。

    “赶快到里面坐,喝口茶。”高父把陈强往屋里让,然后又冲着高母喊道:“你去泡壶茶,用褚局长送的好茶叶。”

    高母松开高小冬去泡茶,高小冬才得到了自由,他擦了擦脸上的泪水,向高父和陈强道:“先别忙进屋,爸,这车是怎么回事?”

    高父笑道:“这是给你买的宝马啊,花了三十多万呢,喜欢吗?”

    高小冬苦笑,道:“爸,你怎么不跟我商量一下呢。”

    高父眼睛一瞪,“商量啥,有啥好商量的,我是一家之主,家里的事情我做主。”

    陈强笑道:“看起来大叔是想给你一个惊喜。”

    高小冬挠挠头,道:“这是宝马3系吧。”

    陈强点着脚尖,笑吟吟的道:“这个价位,只能是3系了,六档手自一体,2.0排量,也不错,适合代步,也有面子,省的我买了,哈哈哈。”

    能看到这狡猾的胖子吃瘪,陈强的心情非常的舒畅。

    高小冬一脸懊恼,这亏大了,自己好容易要来了一辆宝马,没想到被不靠谱的老爸老妈给坏了好事,这事太意外了,他做梦也不会想到骑个摩托三轮多害怕的父母竟然会买了辆宝马放在家里。

    在陈强的指导下,高小冬上去打火,试了试车,内饰很漂亮,发动机声音很好听,不过高小冬担心撞墙,没敢挂挡开。

    由于高小冬提前打过了电话,高父高母提前就做好了菜,高父陪着陈强喝茶说话,高母去把菜热一热,准备吃饭。

    陈强喝了口茶,赞道:“不错,这龙井得一千多块一斤了。”

    高父得意的道:“这是褚局长来送的,人家那么大的局长,来家里看我,真不敢相信啊。”

    高母端着凉菜过来,闻言道:“人家那是看小冬的面子。”

    高父不悦的道:“我是小冬他爹,他的面子不就是我的面子,没有我哪有他。”

    这对夫妻啊,陈强听了暗自好笑,道:“大叔,你这宝马花了多少钱?”

    高父道:“说是搞什么活动,优惠了一万多,加上什么乱七八糟的税,总共花了38万。”

    高母道:“买房的积蓄全花光了。”

    高父道:“花光就花光,孩子高兴就好,赚钱不就是为了花嘛。”

    陈强笑道:“大叔说的有理啊,不过阿姨您不要担心,你们这买车的钱啊,我来掏。”

    “你来掏?”高父有些迷糊,这钱可不是小数字,儿子虽然说陈强是他的经纪人,也就是个二道贩子,怎么能替自己掏钱呢。

    高母连忙道:“那可不行,这可不是小数目。”

    陈强笑道:“是我掏,这是签字费,应该我来掏。”

    “签字费是个啥?”

    高父高母都愣了,望望儿子,高小冬点了点头,道:“是签字费,我现在是陈哥公司的成员了,签了合同,他要给我签字费。”

    高父一听高兴了,道:“真的啊,签字费那么多。”

    高母道:“那多签几遍啊。”

    高父鄙夷的道:“不懂少掰掰,名字能重复签吗?额,陈总,那个一年签几次啊?”

    我擦,这老夫妻,陈强挠头道:“就签一次,不过以后小冬要是成了大球星,签字费就能拿到数十万甚至百万欧元了。”

    啊!高父高母听了差点吓傻了,百万欧元,他都不知道这个数字究竟代表着什么了。

    很快高母勤快的把菜都弄好端上来了,共16道汤菜,都是当地特色菜和海鲜,还拿了二斤当地的特产:38度的运河古酒。

    高小冬笑着介绍道:“陈哥,我们鲁城处于两省交界,在文化习俗和饮食上也和鲁省其他地方不一样,这都是我让爸妈做的特色菜,先尝尝这个,鲁城最有特色的辣子鸡。”

    陈强看着红辣椒青辣椒和土豆片炒得红红的鸡肉,不禁胃口大开,夹了一块鸡肉尝尝,鸡肉带有点辣味和蔬菜的清香,肉筋道有嚼头,陈强绝不是没有见过世面的人,不过他还是被这辣子鸡惊艳了,忍不住道:“太好吃了!这味道,我从来没吃过。”

    高小冬笑道:“这是我们这里的特色菜,就鲁城方圆二百里之内有,其他任何地方都没有这个味道啊,再尝尝我们的羊肉汤,绝对和你喝过的不是一个味道。”

    高小冬把鲁城特色菜一一的说给陈强听,最后还给他拿了一张煎饼,“这是我们鲁城最有特色的饭:煎饼,卷着菜吃,除了我们鲁城方圆二百多里吃,其他地方都没有。”

    陈强吃的满嘴流油,胃口大开听说这是最有特色的饭,赶快从高小冬的手里接过煎饼咬了起来,但是半个煎饼没吃完,陈强就苦了脸,赶紧放下道:“这煎饼也太累腮帮子了。我的牙好酸,受不了,受不了。”

    高小冬哈哈大笑,道:“你以后会怀念鲁城的辣子鸡、菜煎饼的。”

    陈强闭着眼回味道:“是的,吃过了就忘不了。”

    吃饭的没有外人,大家开怀畅饮。

    陈强是河阳人,喝惯了50度以上的高度酒,看这运河古酒度数不高,喝到嘴里像水,高父又劝的殷勤,陈强开了一天的车,多喝了几杯,结果饭刚吃完,就躺在沙发上睡着了。

    把陈强抬到客房里,盖上薄被,一家三口坐在客厅聊天。

    高小冬从带来的大包小包找出给父母买的礼物,一一送给他们。

    “这是卡地亚的手表,你们一人一块,这是雪茄,给爸爸的,这是从巴黎买的大衣和裙子,给妈妈的,这是波特酒,葡萄牙特产,这是菲利普的电动剃须刀,给爸爸的,这是西洋参,给你们俩的,这是深海鱼油,防止高血压的……”

    看着高小冬变戏法一样向外掏东西,高父高母眼睛都直了,直到高小冬不再掏东西,高母才哆哆嗦嗦的问道:“这要花多少钱?”

    高父道:“小冬,你现在一个月到底赚多少,给爸爸透个底。”

    高小冬可不敢跟他爹说实话,这老爷子,38万的宝马都能偷偷买,还有什么干不出来的,他满脸笑容的道:“这个工资吧,不稳定,嗯,就是那个底薪加提成,这次我不是拿了冠军了吗,奖金高一点,没有冠军,就不好说了,给私人打工,不稳定。”

    高父高母哪里懂得这些,被高小冬忽悠的一愣一愣的。

    高父连连点头道:“这样说,还得节约着花,我听说你们球员吃的是青春饭,过了30岁,就没钱赚了,国内那范什么毅,原来能赚钱的时候,离婚给老婆大笔的钱,退役后就不舍得给了,听说还打了官司,不过你也不要有压力,咱们这听说要弄个古城,拆迁的话,咱们这地方大,能赚一笔。”

    高母道:“以后不要给我们买这么多东西,用不到,对了,你给褚局长、王教练、周老师他们带礼物了吗?人家对你都跟干儿子差不多了。”

    高小冬笑嘻嘻的道:“哪能不带呢,不是带了那么多的礼物,我能让陈哥把我送来吗。”

    一家三口聊了一个多小时,高父多贪了几杯,酒意上涌,先睡了,高母觉得儿子坐了两天的车和飞机,也没有跟儿子多说,给高小冬铺好床铺,让胖子也睡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