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穿梭诸天 >正文 第一百章 飞马牧场
    白云中,楚阳嘴角一弯,露出了笑意。

    最后的动作就是让宋缺彻底的明白,若是我想杀你,轻而易举。

    远离百里之后,楚阳落下长剑,步行往前走去。

    这一次出来,除了解决岭南之事外,就没打算短时间内返回去。来这个世界八年了,一直还有到处走走,颇为遗憾,趁着修炼告一段落,看看山川河岳,游走壮丽美景之间,散散心中郁气。

    既然游览山川美景,就没有御剑飞行的道理。

    “这方世界,远比小李飞刀给人的要厚重磅薄,似乎天更高,地更远。”

    除了天武世界,楚阳已经去过风云世界,小李飞刀世界,这算是第三个世界,他也发现了各个世界的不同。

    每个世界,都有自己的规则。

    慢慢前行,自由自在。

    这一天,路过一个镇子,看到前方有一个人影,不由苦笑。

    “你怎么来了?”

    楚阳来到近前道。

    “公子!”

    在整个楚府,也只有一个人这样称呼楚阳,那就是柳贞。

    刚开始时,她对楚阳十分畏惧,后来慢慢的接触,她发现这个‘楚爷’平易近人,对人极好,整个府内无论是她还是其余下人,都没有责备过。

    每天服饰楚阳的生活起居,心态莫名的发生了变化,在三年前,她大着胆子改变了称呼。

    楚阳都记得,那一次,柳贞轻轻呼唤‘公子’时,整张小脸儿都红了,低着头,犹如蚊蝇之声。

    “公子独自一人离去,没人在身边照顾,我不放心。”柳贞巧笑倩兮,“知道你到了岭南,我就在旁边等候,后来听说你已经离开,我就让暗卫探查了公子的行踪,提前等在了这里。”

    “辛苦了!”

    楚阳说道。

    要想提前等在前面,定然长途赶路,哪怕以柳贞现在先天境界的修为,也绝对不容易。

    “那、公子,你不赶我了?”

    柳贞心中一喜。

    “我若赶你,也太不近人情了!”

    楚阳哈哈一笑,大手一挥,“走,随我漫游天地!”

    “是,公子!”

    柳贞大喜。

    有人相伴,旅途就不再寂寞。

    当初独自一人离开,楚阳就是想着不让柳贞陷进去,哪知这丫头追了过来,那就顺其自然。

    他也想到了宋缺之言。

    对未来,对人生,又有了不同的体悟。

    落日余晖下,山巅遥望,美不胜收;清晨之初,大日东升,坐看云雾翻滚;竹林旁,荷塘侧,悠闲垂钓;繁华处,闹市中,品尝美食。

    两人走的不快,不一日,来到了一处地界。

    “公子,前方就是飞马牧场,若是拿下,将来对我们的作用不小。”见识多了,武道也初步有成,相比原来,柳贞的性格也有了不同的变化,“听说,场主是个美人儿呢!”

    “飞马牧场,却是一处兵家必争之所,等天下大乱,这里就会成为群雄争夺之处。”楚阳点头,“你可知,飞马牧场为何一直相对平静?”

    “听说商家是晋末武将的后代,几代人的心血,一百多年的光阴经营起来的,自然势力盘根错节。这一代的主人虽是商秀这一女流,一般人也不敢触犯眉头!”柳贞对天下大势了解的很多,“不过听说,似乎有四大寇对这里虎视眈眈,时常侵犯!”

    “确实如此!”

    楚阳满意的点点头,至于四大寇,他没有多说。

    来到地方之后,见他们两个衣着光鲜华贵,气质不俗,管事的就没有赶走,而是立即通知场主商秀。

    不一刻功夫,他们就被带到了客厅,奉上了茶水。

    “不知两位来自何处?来我牧场有何贵干?”

    商秀坐下之后,直接询问。

    她年纪轻轻,却有着与年龄不相称的冷静。

    “路过此地,就来瞧瞧!”

    楚阳笑道。

    商秀很美,美的如天边的白云,如烟似雾,让人很难抓住。

    能以一介女流之辈掌管偌大的飞马牧场,无论是心性还是手腕,绝对超乎常人的想象。

    “公子,商场主可不是一般人,不如直言了当来的痛快。”柳贞插言道,“可否?”

    楚阳耸耸肩。

    商秀不动声色的望了楚阳一眼,又看向了柳贞,“不知何事?”

    “我们可以为你解决四大寇!”

    柳贞当即说道。

    商秀手臂微微一颤,冷声道:“就凭你们两个?”

    “不,公子一人即可!”

    柳贞认真道。

    “来人,送客!”

    商秀当即站起身,一甩袖子,扭头就走。

    四大寇何许人也,手下数万人马,哪怕三大宗师面对也会犯怵,何况眼前的两个年轻人,真以为看自己年轻就好欺骗?

    楚阳摊摊手。

    柳贞叹息一声,接着道:“楚氏武馆,可否做到?”

    商秀脚步一顿,转过身来,冷声道:“你们究竟是什么人?”

    “我家公子,正是楚氏武馆的总馆主,楚阳!”柳贞介绍道,“我是公子身边的侍女,柳贞。”

    “就他,总馆主?真当我是三岁小孩了!”

    商秀大怒,却也别有风味。

    楚阳微微一笑,站起身,冲着一个方向淡淡道:“鲁妙子,你以为然否?”

    他的声音听起来不大,然而传出去之后,就化作了雷霆之音,浩荡滚滚,席卷而去。

    在不远处竹楼内隐居的鲁妙子,一边品茶,一边侧耳细听。发生这里的事情,都逃不脱他的耳朵。

    忽然,他神情大震,猛地站起来,体内蛰伏的气势砰然炸开,将房间内的座椅尽数震碎。当声音传来时,他神情再次一变,‘蹬蹬’倒退两步。

    “好一个楚阳!”

    鲁妙子大喝一声,飞身而去,一闪之间就来到了正厅,站到了商秀身前,目视楚阳,带着深深的警惕。

    “以你的功力,就是世间三大宗师,都不一定是你的对手!”鲁妙子严肃道,“我相信你是楚氏武馆的馆主,以你的实力,以你的权势,为何来这里?”

    商秀复杂的看了一眼身前的鲁妙子,抿了抿嘴唇。

    “天下即将大乱,此地也必然为各方所争,鲁妙子,我说的可对?”

    楚阳往后一退,重新坐下。

    “怎么说?”

    鲁妙子瞳孔一缩,不动声色。

    “大隋开科举,这是要断了世家对知识的垄断,自然遭到抵制,可大隋国立雄厚,底蕴很深,寻常时候自然没事,只能在暗中使绊子。然而隋帝杨广征高丽,若是胜了也就罢了,可那些世家大族,怎能让他胜利?因而两战两败,耗尽了底蕴。现今天下,民怨沸腾,世家大族无不为着乱世准备。杨广呢?依然被蒙蔽,或许现在已经准备着三征高丽,到时候必然惨败,整个天下分崩离析。”

    楚阳简略说道,“到时候你这飞马牧场会是什么下场?好一点的被吞并,有个好下场,坏一点的,直接被灭掉。”

    鲁妙子脸色接连狂变。

    他之才智,不输宋缺,又是局外人,虽隐居于此,然而对天下大势却清楚无比。楚阳所说,却是最可能的一种情况。

    商秀脸色也微变。

    “你的目的?”

    鲁妙子已经有了猜测,还是道。

    “以你身上的暗伤,最多活个三四年罢了,可对?”

    楚阳又转移话题道。

    “你竟然知道?”

    鲁妙子瞳孔一缩。

    商秀却脸色一白,露出惊慌之色。

    “世间事,我知道的不少,不知道的更少。”楚阳道,“为了表示诚意,我先给你疗伤!”

    说着,他脚步一转,就来到了鲁妙子身前。

    “不好!”

    鲁妙子何许人也,宗师巅峰的人物,若不是当年被他喜爱之人阴后祝玉研所伤,他定然能够达到大宗师之境。看到楚阳动手,当即就要阻挡,却被楚阳一指破开体内的劲气,点中了穴道。

    缩指成拳,正好落在鲁妙子胸口。

    运转玄功,五帝拳中的赤帝火劲立即喷出,没入了鲁妙子体内。他体内的伤势,乃是祝玉研的天魔之力,阴狠歹毒,最是难缠,他化解了二十余年都没有见成效,最终被耗死,可见一斑,然而遇到赤帝火劲,却如冰雪消融,飞速的被碾灭。

    噗嗤……!

    鲁妙子忽然张嘴喷出一口黑血,整个人萎靡不已。

    “青帝一出,枯木逢春!”

    楚阳拳劲一转,就是蕴含着勃勃生机的青帝木之真气,顷刻间,鲁妙子衰弱的气息开始增强,不过片刻功夫,脸色就已经红润。

    “如何?”

    楚阳退后两步,出了一口气。

    越参悟五帝拳,越感觉其中的博大精深,他甚至感觉,五帝拳之道韵远远没有发掘出来。如今五种真气的运转变化,他倒掌握的很熟练。

    “竟然、竟然真的好了!”

    鲁妙子感应客片,便激动的浑身颤抖。

    “好了吗?”

    商秀首次对他露出了关切之色。

    刚才她紧张的要死,却知道,决不能乱,就一直静静的等待。

    “好了,彻底的好了。”鲁妙子大为高兴,“原先我估计,要是还能有个三四年的寿命,我就非常满意了。如今嘛?至少能活个二三十年。”

    “那就好!”商秀松了口气,又变的无比冷淡,因为母亲的关系,她对鲁妙子一直比较疏远,可心里却也十分关心,只是没有表现出来罢了。她一转身,看向了楚阳,“你到底是什么目的?”

    “楚氏武馆是我的,联合商铺是我的,悦宾楼是我的,不久前,我已经和岭南宋缺打成协议,全面合作。”楚阳不再隐藏目的,目光灼灼道,“我需要飞马牧场的精良战马,将来征战北方,灭亡突厥,横扫异族。”

    “我有什么好处?”

    商秀冷静无比。

    “武道上,我可以轻易的将你培养成宗师强者;事业上,我可以将悦宾楼交由你打理;或许其它的事情,只要你说出来,我想,以我的能力,应该能够办到。”

    楚阳背负双手,傲然千秋。

    商秀才情非凡,若是能收服,就再好不过了。

    正在这时,一个侍卫飞跑而来,让被楚阳的气质所吸引而略微失神的商秀连忙稳定住情绪,耷拉下了眼帘,可心中,却久久无法平静。

    一旁的鲁妙子却露出一抹大有深意的微笑,让柳贞看的大为警惕。

    “何事?”

    商秀转身坐在了主位上,询问道。

    “场主,四大寇再次来犯,而且这次,似乎、似乎倾尽了所有的兵力。”

    侍卫惊慌答道。

    商秀脸色一变,不等吩咐,就见楚阳笑道:“正好,我下一个诚意,已经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