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限制级末日症候 >正文 215 爱丽丝仙境
    215爱丽丝仙境

    幸存的黑袍人在桃乐丝脚下挣扎了一会,就因为失血过多而虚弱下来。桃乐丝将手放在他的肩膀处,没片刻伤口处就形成了一片光滑的肉膜。她就这么拽着对方的兜帽将他拖过来,途径被切断的手臂时,厌烦地一脚踢开。和过去的她比较起来,我觉得现在的桃乐丝变得更加暴躁和残忍了。

    “你打算怎么做?”桃乐丝看向荣格,“我不觉得他会老实交代,如果你把他交给我,我可以吞噬他的记忆。”

    “吞噬记忆?”不止是荣格,我也有些迟疑。

    虽然桃乐丝表示自己没有问题,但我仍旧怀疑她很可能受到了被她吞噬的那名黑巢魔纹使者的记忆的影响。她的人格本来就十分不稳定,甚至可以说,这种不稳定并非体现在人格的数量,而是在于对自我人格的控制力。精神病人之所以在犯罪后可以缓刑,就是因为他们无法控制自己,无法对自己的行为负责,但他们本身通常不会认为自己有什么不正常的地方。

    作为多人格的“江”的改进体,“丝”通过某些手段维持一个人格,可是这些方法似乎并不成熟,导致桃乐丝的人格处于濒临分裂的状态。这也许仅仅是我的猜测,但我一直认为,“丝”在某种层面上,比“江”更像一个危险的精神病人。

    我不知道她在和我认识之前是否吞噬过其他人的记忆,但是在这次重生后,她的状态明显不正常,再吞噬这个黑袍人的记忆,很可能导致人格裂变的恶化。恶化程度一旦超过维系人格统合的抑制力,到底会变成怎样,谁也不知道。

    “请,请问,你们是什么人?”在我们犹豫不定的时候,从一旁传来惊怯的声音。我循声望去,先前被追逐的女子批着恩格斯的外套,惊疑不定地打量着我们。她还没有完全摆脱惊惧过度的后遗症,虽然我们尽量表达出自己的善意,但她的眼神中仍旧充满了不信任。

    她的脚扭了,关节处的红肿就像张了个瘤子,看起来触目惊心。在咲夜和恩格斯的掺扶下,才勉强可以站起来。

    我和荣格互视一眼,决定先听听这位女性究竟能给我们带来些什么情报。桃乐丝抛下昏沉不醒的黑袍人不理,走上去要帮女人治疗伤势。当桃乐丝的手碰到女人的脚踝时,也不知道是痛苦还是害怕,女人的脚猛地一缩,随之脸上浮现痛苦的神色。桃乐丝抬起头和她对视了一眼,大概是桃乐丝只是个小女孩的缘故,女人犹豫了一下就放下了戒心。

    被桃乐丝触碰到的地方,红肿转眼间就消失了。女人挣了一下,咲夜和恩格斯意会地放开她,她尝试走了几步,停下来,带着惊异又跳了一下,确认自己已经完全无事后,脸上一瞬间闪过喜悦,但过后,恐惧和戒备又在眼眸中浮现出来。

    “你,你们……也是巫师?”她的紧张一览无遗,目光在我们和地上的黑袍人之间转了几下。

    “我们是国家情报局的人。前来调查这个镇子发生的怪事。”荣格没有起伏的声调十分平缓,拥有难以置信的信服力。他刚说完,我立刻就发现女人虽然没有立刻相信,但情绪已经缓和起来。

    “这位是恩格斯警长。”荣格的视线转移到恩格斯身上,当女人的目光寻过去时,恩格斯露出友善的微笑。荣格说:“他可以为我们的身份作保。”

    “是,是的……”女人有些失神,“啊,抱歉,我没有立刻认出你来。我只是个游客,只是在本地电视上见过您。”

    “女士,请放心,你已经安全了。”恩格斯安慰道:“我知道你遭遇了一些可怖的事情,不过站在你面前的,都是处理类似案件的专家。能不能跟我们谈谈这里发生的事情。”

    “好,好的……”女人的身体松懈下来,神情有些疲惫,“不过,你们不知道这里发生了什么事情吗?你们想知道什么?我知道的不太多。”

    “来,坐下来说。”荣格四处望了一下,将女士带到不远处的一块岩石处,脱下外套铺在岩石让,让她坐下来,这才接着说:“就从你是谁开始吧,我想知道你的身份,是如何来到这个地方的,还有为什么你会被这些穿黑袍的家伙追赶。”,

    当其他人好奇地围在女人身边时,我让夸克变成绳索,将躺在地上,应该很快就会转醒的黑袍人的手脚困起来,然后用堵住他的嘴巴。当我走过去的时候,女人已经整理好心情,开始说起她的故事。

    “我叫爱丽丝,二十三岁……”女人说着,拉了一下披在身上的外套,“我是个大学生,来到这个镇子是在……现在是什么时候了?”

    当恩格斯告诉她日期的时候,她微微张着嘴巴,继而变得沉默起来,过了好一会,才继续说:“我是两个月前来到这个小镇的。”

    爱丽丝的家境不太好,高中毕业后就找了一份超市售货员的工作,但因为一些原因,升起上大学进修的心思。一边上班一边复习功课是一件十分辛苦的事情,不过凭着过人的毅力,她最终还是考上了定居地的一所知名大学的文学系,课程是全日制的,通过时间合适的打工、平时的积蓄和奖学金支付学费和生活费用。

    在学习的日子里,她认识了新的朋友,并在她们的邀请下参加一个名为“心跳大乐透”的联谊活动。在联谊的男方负责全程费用的前提下,相约来到这个不算出名,以怪诞的历史,以及宁静优美的湖山风景为卖点的浣熊镇。

    他们有五天的时间,在那个给人奇特感觉的山顶公寓订了两个多人套间,在活动期间有一系列的试胆活动。女生们都知道男人们想要借此机会发展出一些超出平常的关系,她们也喜闻乐见,毕竟男方都是一些有钱又有个性的校友。

    在回程前的最后一个晚上,以墓地区的探险为压轴好戏,结果当他们进入墓地区的时候,却意识到那里并非只有自己这帮人。

    “一些穿制服的人,围住了一个男人。”爱丽丝陷入回忆中,眼神变得茫然,语气幽幽地说:“总之,无论他们打扮成什么样,都能在看到的一瞬间就知道他们肯定不是普通人。”

    “制服……士兵?”荣格猜测道。

    “士兵,对,士兵。那些穿制服的人,他们就给人那种感觉。”爱丽丝喃喃地说:“后来我们也看到了和他们很相似的人,但肯定不是一伙人。”一边说着,身体微微颤抖起来,她似乎回想到了什么可怕的场景,没有血色的脸十分吓人。

    “慢慢来,不要着急,你已经逃出来了。”荣格的声音仍旧没有声调,平缓得令人昏昏欲睡的语气说。我从富江那里见识过,这是一种催眠时常用的语气。

    “你是安全的,那些恐怖的事情已经过去了。”荣格一边引导着,一边用双手紧紧握住她的手,“感觉到温暖了吗?谈谈被包围的男人,他长得怎么样?”

    “我……我不知道。”爱丽丝眼神恍惚,皱起眉头,“天很黑,好像要下雨,我们熄灭了手电筒,不敢惊扰那些人。”

    “努力想想,他……戴着单边眼镜?看上去像是个高贵的绅士?”

    “绅士?好像是,身材挺高,很有威严地站在那些人的包围中。不过,我不知道他是不是戴着眼镜。”

    “好吧,跳过去,然后呢?发生了什么事情?”

    “开枪了。”爱丽丝的身体好似中枪般剧烈地抖了一下,好似要从回忆中惊醒过来,荣格立刻按上她的肩膀,急促却又平静地说:“你没有受伤,是吗?”

    爱丽丝的身体再一次松软下来。

    “是的,我没有受伤。我们都没有受伤……听到枪声后,大家都吓了一跳。那个被包围的男人倒了下来,然后……”爱丽丝的喘息变得有些急促,“然后他消失了。”

    “消失了?”我不由得出声道:“然后,那片地方升起雾气。”

    “没,没错。我应该没有看错,男人倒在地上,就这么消失了,就像是变成一堆沙子。我们都吓呆了,藏在树林里大气都不敢喘,直到那些穿制服的人离开后,也想立刻回到公寓里,可是树林中不知道什么时候到处都是雾气,我们在雾气中迷路了。”爱丽丝顿了一下,埋下头,双手擦拭着从脸庞上滑落的水渍,“真是奇怪,为什么迷路呢?明明一直朝着来时的方向走的。我不该来这里的,我不该来……呜呜呜。”她的肩膀颤抖着,悔恨地啜泣起来。,

    我们只是沉默地听着,任由她发泄自己的情感。过了好一会,她吸了吸鼻子,继续说到:“开始下起雨来,我们又累又饿,怎么也走不出山区。大家开始埋怨对方,大声争吵起来,差点就要分开走。还好,我们找到了一个山洞,歇了一会,两个男生决定让我们呆在山洞里,自己去探路,结果他们就没再回来。我们很担心,害怕他们自私离开了,又觉得他们可能遭遇了什么不测。结果,当我们找到他们时……”

    爱丽丝似乎再一次陷入那个恐怖的场景,有些喘不过气来,咲夜连忙抚摸她的背脊。

    爱丽丝一行人决定一起去找那两个男生,一开始还能看到一些脚印和走动的痕迹,但很快,就什么都找不到了。他们不知道自己走到了哪里,是不是和那两个男生是同一个方向,没有人对和他们汇合抱有信心。到处都是灰色的雾气,阴沉沉的天空,没有任何动物的声响和气息,和现在一样,瓢泼大雨,电闪雷鸣,太阳永远不会升起来,大家都觉得自己要死在这里了。一个女生犯了哮喘病,还有一个女生开始发烧,可是男生们不愿意歇息,生怕一停下脚步就再也走不动了,就在这个时候,他们发现了一些活的东西。

    “就是它们。”爱丽丝的目光转向一旁,我们顺着望去,她说的是那些丑陋却无害的不知道是什么东西的生物,“都是些可怜的家伙……”她的语气变得忧伤和悲戚,“它们,它们本来是动物,或者人类啊。”

    荣格想说些什么,但最终还是没有出声。

    “我们吓坏了,正想逃跑,就听到人的声音。”爱丽丝的脸上没有半点表情,“就像他们追捕我一样,那群黑袍巫师追逐着穿制服的士兵,然后用那些奇怪的法术将他们全都杀死了。当初在墓地看到他们时,他们都有枪,可是他们在面对那些黑袍的时候,赤手空拳,什么都做不了,就这么眼睁睁地被杀死了。”

    然后,理所当然的,虽然藏了起来,大气都不敢喘,可是爱丽丝一行人仍旧被黑袍人发现了。黑袍人没有杀死他们,只是将他们束缚起来,押送到一个秘密街道上,不只是这些学生,还有那些制服士兵的尸体,在山间行走的时候,那些尸体在某种神秘力量的作用下,悬浮在半空,就好似火车的车节一样,紧紧跟在黑袍人的身后。

    “街道?什么样子的?在什么地方?”荣格接连问到。

    “全是黑袍人的街道,我相信那里就是他们的基地。他们也许有些人没穿黑袍,但每一个人都戴着奇怪的面罩,还有守卫,那些守卫的制服和之前被杀死的那些人的制服有些相似,但是守卫同样戴着面罩。”爱丽丝又抹了一把脸,说:“也许,他们是同伙,只是戴不上面罩的人都被杀死了。”

    “戴不上面罩的人都被杀死了……是什么意思?”咲夜愕然问道。

    “就是这个意思。”爱丽丝狠狠盯着躺在地上的黑袍人,“他们在做一些莫名其妙的事情,我不知道是巫术还是什么……在那里的没有戴面罩的人就像牲畜一样被关在聋子里。他们给我们和尸体注射某种液体,尸体被扔进大锅里煮,活着的人,如果在注射液体后死亡,也会被丢进大锅里。如果还活着……”爱丽丝回忆着当时的场景,嘴唇都咬出血来,“很痛苦,但又好似做梦一样,会听到许多声音,看到一些不正常的东西,好像天空在燃烧,恶魔乱舞,就像是磕药过量一样。”

    “你的意思是,那种液体,是一种**药?”我不由得问道:“**是蓝色?还是紫红色?”

    “紫色,深深的紫色。”爱丽丝抬起头,奇怪又警惕地望着我,“你见过?”

    “也许……”我迟疑了一下,说:“可能是一种叫做‘乐园’的**药的变种。”

    “你可以确定?”荣格平静地看过来,“有证据吗?”

    “不,只是……直觉,玛尔琼斯家似乎曾经和末日真理的关系很密切,他们也许拥有那种药剂的配方。而且,被注射后的症状很相似。”,

    荣格点点头,看不出是否同意这个说法。

    “请接着说,爱丽丝。”他说,“活下来的人会怎样?”

    “身体状态不怎么好的,立刻就死亡了。”爱丽丝描述当时的场景道:“活下来的人只能眼睁睁看着他们被扔进大锅里,巫师用巨大的棍子搅拌那团黑色的液体,然后从里面捞出一张张面罩,还有这些东西……”她再次看了一眼那些丑陋的生物。

    “这个是……”咲夜迟疑着,不知道该怎么问下去。

    “那些黑袍人把它称为‘bug’,你们听得没有错,这是唯一我们能听懂的词语。”爱丽丝将字母拼了一遍,“b、u、g,是没用的错误的东西,根本就不是巫术的术语,不过它们也可以当作食物,他们将这些可怜的东西筛选后,留下来继续圈养,或者扔到外面去。”

    我们不由得再看了一眼那些丑陋的生物,无论如何,也无法从它们的外表想象得出,它们曾经是人类,或者说,身体的某一部分属于人类。按照爱丽丝的说法,在那口大锅里,不仅有人体,还有其它动物。

    “我们被要求戴上面罩,结果戴上面罩的人十分痛苦,一个个都抽搐起来,有些人尝试扒开面罩,结果他们把自己的脸……”爱丽丝有些噁心地吐了一口唾沫,“把自己的脸都给撕掉了。有一半的人死了,尸体连同面罩一起被扔进大锅里。”

    “可是你活了下来,不是吗?”桃乐丝没什么表情地说。

    “是的,我活下来了,只有我活了下来。”爱丽丝飞快地擦了一下眼角,可是眼泪仍旧情不自禁地沿着脸庞滑下来,“一个男生,喜欢我,本来戴上面罩后,就好像换了一个人一样,可是他在最后一刻把我救了出来。用那种奇怪的法术打开一个漩涡,我掉进漩涡里,再出现时就是山林中了。我一直跑,一直跑,我知道那些黑袍人一定会追上来,于是我就一直地跑……”

    爱丽丝说到这里,掩住脸嚎啕大哭起来。她的噩梦,到这里就暂时结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