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限制级末日症候 >正文 216 街道
    216街道

    爱丽丝没有心思渲染自己的故事,可是身处在这个阴暗潮湿的异世界里,却令人犹如身临其境。所有被黑法师抓住的人都会被扔进大锅里,变成各种各样的东西,只有一个女孩在千钧一发之际逃了出来,然后被试图摧毁这个邪恶之地的勇者们救下。这简直就是月夜床前的黑暗童话。而我们正是这出童话的主角。

    丑陋的怪物仍旧缓慢臃肿地爬动,可是比起厌恶它们,更多的是一种同病相怜的情感。它们曾经是人,或者是其它动物,却在邪恶的力量下变成这种非人非兽的姿态,还会被人当成食物吃掉。

    我已经无法形容自己此时对这些黑袍人的情感了,是愤怒吗?还是憎恶?心中复杂的情绪太过沉厚,就像是积累了万千年的灰尘和淤泥,黑色而稠滞,缓缓地流动,麻痹了神经。

    我们商量了一会,决定还是按照原计划行动。如果他们拥有自由出入现实和这个世界的渠道,十有**就在那条街道中。尽管这些黑袍人会使用奇怪的法术,而且人数似乎不少,但是我们并非完全没有还手之力。而且,为了弄清楚敌人的力量,就必须深入虎穴。

    可是,虽然爱丽丝刚刚从街道中逃出来,但是在这迷雾中逃亡,已经完全失去了街道的具体位置。她只知道是在一处山腹中,需要黑袍人打开一扇进入的门。爱丽丝对往事心有余悸,听了我们对当前状况的判断后,不由得沉默下来,迟迟不能做出决定。

    她如何要和我们走,就必须回到那个恐怖的地方,如果不和我们一起,很可能就会被那些黑袍人抓住。我们明白告诉她,呆在这个山区里,根本找不到离开的办法。

    抛开爱丽丝的沉默和犹豫不提,我、荣格和桃乐丝来到被生擒的那名黑袍人的身前,想要从他口中挖出街道的地点和进入的方法。黑袍人虚弱地躺在地上,双眼紧闭,似乎仍旧没有苏醒。就算桃乐丝用力踢了他一脚,也没有半点动静。如果不是还能感觉到他的呼吸,还以为他已经死了。

    桃乐丝脸上写着“我很不高兴”这五个字,蹲在黑袍人跟前,用手指夹住了他的鼻子。过了片刻,黑袍人终于受不了般扭动身体。

    “别跟我装死。”桃乐丝一脸“我早就知道”的表情说。

    夸克变换而成的绳索解开了遮住黑袍人嘴巴的那一段,他立刻大口大口地呼气。虽然手脚不能动弹,却将贴着地面的脑袋转过来,透过面罩的眼洞凶狠地盯着我们,嘴里发出嘶哑的声音,说了一连串我们听不懂的语言。语气很不友善,显然不是什么好话。

    “说英语。”荣格沉静的声调充满了压力,“我是国家情报局的人,如果你不了解这个部门,我不介意亲身让你体验一下。”

    黑袍人顿了一下,又喷出他们独有的语言,不过他刚说了几句就被夸克重新封起嘴巴,闷哼着惨叫起来。因为我命令夸克变换成一段细签,用力擦进他的指甲中。我对酷刑没什么研究,不过也听说几种令人疼痛的方法,爱丽丝的故事让我对这些人半点好感都欠奉,在他服软前,接连使了几个小手段。他的眼球都翻白了,拼命用脑袋砸着地面,溅起一片片的泥水。

    过了一会,夸克再次解放他的嘴巴,这一次黑袍人喘息了很久,显得萎靡,再也没有瞪人和怒骂的精神了。根据爱丽丝的描述来看,这些黑袍人并不都是玛尔琼斯家培养出来的手下,就算是也不可能个个都经过拷问训练。因此,我们有很大把握撬开他的嘴巴。在并非万不得已的情况下,我不希望桃乐丝采用吞噬记忆的方法。

    “我希望你可以了解现在的处境。”荣格平静地说:“你的同伴都死了,所以我们不会马上杀死你。”他让开身体,用鞋子踩着黑袍人的头部蹭向一旁,让他能够看清楚爱丽丝她们,“听着,那个被你们当作猎物的女孩很善良,对酷刑一窍不通,虽然十分憎恨你,却无法亲自动手。所以,如果你能告诉我们一些有用的东西,我们就让你痛快地死掉。如果你拒绝,我们很乐意帮她这个忙。”,

    黑袍人和爱丽丝的目光碰到一块,爱丽丝立刻把头扭开了。可是荣格的说法很巧妙,爱丽丝的表现越是怯懦和退让,给黑袍人的心理压力就越大。

    过了半晌,黑袍人终于开口了,用的是我们都能听懂的语言。

    “你,你们,想知道什么?”他零零碎碎地说,语法不通,而且发声带着俚音,十分怪异,听起来不是欧洲本土人士。不过他带着面罩,全身都藏在黑袍下,也无法从外表分别出他是哪个国家的人。

    “街道在什么地方?该怎么进去?”荣格说。

    “进不去,外人,开不了门。”黑袍人将视线移到我们身上,“不杀我,我,带路,给你们开门。”

    “你说谎。”桃乐丝蹲下来,紧盯着他的眼睛说:“我知道你们会一些奇怪的法术。”她笑了一下,露出洁白的牙齿,“不过,我也会,就像你们把人扔进大锅里煮一样,如果我吃掉你,就会得到你的记忆。”

    黑袍人和桃乐丝对视半晌,当桃乐丝伸手假装要碰他的时候,他猛然向后缩了一下身体。

    “不,不”他有些慌张地喊道,“好,好吧,我知道了。我,没说谎。我带你们过去,给你们开门,否则你们没办法,进入。”

    荣格凝视了黑袍人一会,最终点点头。

    “就这么办吧。”他说。

    “你相信他?”桃乐丝抬头问到。

    “我觉得他没有说谎。”荣格看向我,“你觉得呢?乌鸦。”

    我也看不出黑袍人是否在说谎,可是我们没有太多的选择。这些人在这个世界拥有奇特的力量,所以不能排除为了聚集地的安全性而使用一些法术的可能性。所以,就算桃乐丝吞噬了对方的记忆,也很可能因为无法使用对方的法术而无法进入那条神秘的街道。

    为了防止黑袍人暗中做什么手脚,夸克化成的黑色绳索解开后,又变成一个拥有锋利内刃的项圈扣在他的颈脖上。我告诉他,如果他想逃跑,或者做什么令人怀疑的事情,就会立刻把他的脑袋给割下来。

    黑袍人慌不迭点头,这才从地上爬起来。这时爱丽丝也做出了最终的决定,我们将一起行动,在全部死亡前会重点保护她的安全,同样的,她必须按照我们的吩咐行动。事已至此,我们开始从死去的黑袍人身上剥下他们的袍子,我、恩格斯和荣格伪装成黑袍法师,女孩则扮成我们的俘虏。黑袍兜帽的帽檐十分低矮,就算没有戴上面具,只要把头低下来,不开口说话,也很难被察觉出异样。

    在我们准备离开的时候,黑袍人果然提出了使用法术探路的要求。

    “迷雾,无法走通,使用指引之光。”黑袍人低声下气地说,在决定合作之后,他的态度变得十分爽快。

    我们对这个要求早有准备,不过荣格还是跟我确认了一下黑刃项圈的安全性。实际上,黑袍人的法术虽然奇特,但使用的时候需要消耗一定的时间,如果他不信邪地做些小动作,只要给我一眨眼的功,就能把他的头给割下来。不过我还是希望他能聪明一点儿,要在这个鬼地方找到一两个人影可不是容易的事情。

    于是,黑袍人在众目睽睽中吐出一团灰雾,念念有神,仅存的右手伸出食指,插在灰雾中一旋,就像是搅起棉花糖一样,灰雾在指头上凝结成一团,渐渐绽放出灰白色的光来。我们惊奇地凝视这光,光并不耀眼,却在迷雾中充满了独特的穿透力。黑袍人的食指在身前轻轻点了一下,手指停顿的时候就像是碰到了某个透明的屏障,灰白的光便突然射向一个方向,并非他的正前方。

    做完这个法术后,黑袍人让我们跟着他走。我们沿着光线离去的方向走了大约三十分钟,没有碰到其他人,黑袍人解释说,大部分人都呆在街道中,一部分人去了山顶,来山林中狩猎爱丽丝的全被杀死了。

    目的地在一片密林中,四周的景色和之前碰到的没什么不同,同样种类的林木和灌木,同样的充满迷雾,大雨和电闪雷鸣永恒地充斥在这个世界里,永不停歇,色彩永远都是阴沉和单调。有那么一阵子,这样不变的景致让部分人对黑袍人产生了怀疑,虽然没有说出来,可是眼神和行动中的迟疑和警惕毫不掩饰地散发出来。不过,在作为头儿的荣格没有发话之前,谁也没有将质疑提到明面上。,

    终于,我们来到了一株大树前。若说这颗树有什么独特之处,也许除了黑袍人之外,谁也说不上来,它的大小、种类和样子足以让人在越过它身边时忽略不视。不过黑袍人就在这棵大树下停了下来,并且用行动证明自己的正确。

    他再一次吐出灰雾,让其缠绕在指尖,然后在树身前画了一个圆。

    “准备。”荣格突然说。

    对荣格的吩咐,咲夜、恩格斯和爱丽丝一头雾水都写在脸上。不过当桃乐丝启动临界兵器的时候,立刻恍悟过来。

    “不要耍花样,如果你把我们扔在危险的地方,在我们被发现之前,你的脑袋就会掉下来。”我警告道。

    黑袍人的手指停顿了一下,还没画成的圆消失了,他突然用双手抓住颈脖的项圈,其他人都被他的动作吓了一跳。过后才知道,夸克变成的项圈按照我的意志,稍微缩了一下,差一点就切进他的喉管里。

    “这只是警告,不要拖延时间。”我再一次压低了声音威胁道。

    黑袍人的身体抖了一下,再一次使用灰雾法术,在树身前画了一个圆。当线段接起来时,被圈起来的空间平面逐渐被灰色浸透,给人一种凝成实质的感觉。黑袍人伸出手轻轻一推这灰色的圆形平面,它便如一扇门那样向后打开了。

    朝里面望去,一些家具映入眼帘,似乎是一个房间。我们鱼贯而入,发现自己真的出现在一栋房子里。平房,有些粗糙简陋,就像是用没经过打磨的巨石就这么砌起来似的,缝隙用泥巴和草料糊起来,窗口紧闭着,满屋子的阴暗。

    “这是我的家,这里没有别人。”黑袍人对我们说:“能点灯吗?”

    这倒没什么不可以的,我们从缝隙向外望,能看到荒芜的前庭和对面更多的如这里一般的房子。分不清哪里是民宅,哪里是其它重要的建筑,房子都分布在一条街的两端,一间挨着一间,仿佛监狱,不少宅第透出灯光。灰蒙蒙的天空,雨声淅沥,身穿黑袍的人沉默地走在街道上,不知道来返何处。

    这个街道给人一种奇妙的感觉,并不纯粹是令人恐惧的。一切都相当原始,就像是回到了中世纪,仿佛这里的时间在进入近代的前一刻就暂停了。

    房子里没有任何电器,只分出厅室和厨房,没有单独的卧室。墙壁上有一些奇怪的涂鸦和文字,还有一个黑洞洞的壁炉,好像随时会有什么人从那里钻出来似的,烟道上刻有巨大的玛尔琼斯家的十字架,一切都和想象中巫师的家并没有太大的出入。我们围着桌子坐下,黑袍的巫师从壁炉旁取出一跟手指长的火柴,在石壁上刮出火来。跳跃的火光照在那张戴着面罩,看不出真容的脸上,显得无比的诡异,尤其是面罩刻意突出的那双深深的眼洞、略显苍老的脸谱和夸张的鹰钩鼻,就好像是真正的巫师那样阴森……不,他的确是一个巫师。

    他依次点燃壁炉和桌上的烛盏,才用一种柔软的姿势将火柴吹熄了。不一会,因为阴雨天气而显得湿冷的空气渐渐温暖起来,黑袍巫师将一个木质的衣架推到壁炉旁,然后拉上挡帘,让我们更换被淋湿的衣物。

    女士们先进去了,男人们开始询问巫师,关于这个街道的事情。

    “离开这里,到传送中心,在十字街。”黑袍人老老实实地回答,回到这个房间后,他似乎轻松下来,可也不敢阳奉阴违。我让他知道,自己这一群人只是为了回到现实中,和他没有无可解的冲突。他似乎也相通了,配合地说起一些我们并没有问到的事情。

    “街道”并不只有一条街,全部的道路呈现“王”字形,到底是位于什么地方,除了最顶尖的黑袍巫师之外,谁也说不出来。这里的居民大概有六百到一千人,大部分是玛尔琼斯家的属民,小部分是被抓住后强行转变的外地人。玛尔琼斯家看似在进入近代后就迅速衰败下来,实际上,对离散的家族始终保持着强大的控制力,这一点当玛尔琼斯家创造出这个世界以及黑袍巫师后,就更加强烈了。,

    奇怪的法术,独有的世界,永生的秘密,用不知名的方法再现了中世纪神秘的玛尔琼斯家拥有难以言喻的财富。

    黑袍巫师的秘密就在于他们的面罩,所有的法术都来自面罩,虽然不是每个人都能戴上,但是一旦戴上,据说就会立刻获得悠长的寿命,并且听到“神”的声音,它让所有黑袍巫师遵从玛尔琼斯家的指令,若要违反,就会堕入地狱。并非一开始就从属玛尔琼斯家的,强制转换而来的黑袍巫师都吃过反抗的苦头,就像招待我们的这个失去一只手臂的男人。

    这个黑袍巫师将面罩的来历和玛尔琼斯家的力量当成一种超自然现象来解释,他很早就加入了这个神秘的组织,并试图用那不甚利索的语言来劝诱我们加入。他相信,自己遭遇到的一切,都是神的指引,对末日的降临毫无疑虑,他说,只有“街道”才能拯救世界,虽然现在这里看上去不怎么美好,可随着他们努力地建设,总有一天会把它变成美好的伊甸园。

    “你们是拥有力量的人。”他对我们说:“这意味你们应该承担更大的责任。”

    每个人都对他的表现感到惊诧和愕然,这个黑袍巫师似乎忘记了,是谁切断了他的手臂,是谁对他施展了酷刑,又是谁给他戴上一个致命的项圈。他曾经想要反抗这一切,可是现在却反过来跟我们说大道理。

    先不论他的初衷如何,主导他行动的意志是否真有道理。我们在立场上本来就是截然不同的两类人,无论如何都不会同意他的观点。而且,虽然这个制造新世界的技术和力量真的具备对抗末日的可能性,但我不认为单凭技术和力量就能营造一个美好的时间,现在这个阴沉的世界,以及发生在这个世界中的事情,所有的一切都像是一个噩梦。

    “这个家伙,脑子被烧坏了吗?”恩格斯在我耳边悄声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