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限制级末日症候 >正文 223 强袭
    有一件事必须解释一下。

    真江从血茧中孵化出来后,脸上并没有女酒保的面罩,但她身上着装的铠甲的确是来自女酒保“莎”的法术。她之所以选中那个健壮的女人,并且花了那么长的时间来夺取这副躯壳,就是为了对本人和其拥有的法术能力进行全盘解析。在她通过眼球传输给我的记忆情报中,包含着相当程度的对这个临时对冲空间和巫师法术的基本构架的理解,其中不免涉及到末日科技的真相。

    对于像我这样的“人类”来说,单凭这些理解去实现法术是不可能的事情,但是对于真江来说,却显得轻而易举,这也是她并非寻常意义上的“人类”的间接作证之一。具体的解释先放一边,在“街道”的管理者反应过来之前,我和真江熄灭壁炉,重新步入阴雨中。

    女酒保虽然是穿便服的精英法师,但是在成为精英之前,渡过了有些漫长的普通黑袍法师的生涯。在她的衣柜里存放着当年的黑袍,从尺寸来看,和真江的体格差别并不大。屋子里没有照片,令人难以想象过去的女酒保到底是何种模样。

    在女酒保的记忆里,自己体格的第二次发育是在晋升过程中开始的,或者说,是为了完成自己独有的法术所产生的副作用。精英法师和普通黑袍法师的最大不同之处,就在于精英法师的法术形态将根据个人的性格特点发生异化,从而展现出独特的效果,这就和魔纹使者自发觉醒,获得最适合自己的超能力一样。

    无论是她曾经使用过的钻头,还是飞翼骑士的铠甲着装,都是她的性格喜好的直接体现。

    只可惜,被真江寄生之后,女酒保的固有法术并没有再次因为灵魂和人格的更换而再次发生异化。

    “到底是不能发生变化,还是不想被人看穿呢?”我在心里嘀咕着。

    恕我说些老实话,这个无时无刻都处在解离症状态的主人格总是处于一种令人捉摸不透的状态,所以我也就像别扭的孩子一样,越是不明白,就越想打破砂锅弄清楚。如果认真地告诉她,会不会答应这样的请求呢?我觉得有必要在空闲的时候尝试一下。

    我不知道两个黑袍巫师从精英巫师的屋子里走出去会否引人注目,况且在女酒保的记忆里,她可是个不怎么好客的家伙。所以我决定让真江变成飞翼骑士,以最快的速度抵达工坊上空,然后进行空降作战。就算敌人暗中已经有了防备,能够预估到入侵者会突袭工坊,因此采取外松内紧,引人入瓮的策略,也会打他们一个措手不及。

    毕竟,通过寄生一名精英法师的方式获得使用法术的权利,固有法术的形态还是个拥有飞行能力的暴力骑士,任他们打破脑壳也想不到吧。

    “真的要直接撞进去吗?”真江从恍惚中回神,再三确认道。

    “当然,无论是黑袍人的口供,还是你这个身体原来的记忆,那栋建筑都并非幌子。就算有所准备,也不可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将所有的设备和人员撤离到更远的地方,附近的建筑也确认过没有什么特殊之处。也许会转入地下存放设备,不过,我倒是觉得,他们最多只会加派人手而已,如果他们大张旗鼓,街道上一定不会那么平静。他们会对进入者进行盘查,顺便封锁可能的入侵口,但是对天空的监视一定是最弱的一环。”

    “正因为是最弱的一个环节,所以说不定会采用什么奇怪的法术……”虽然有这样的考虑,但真江也没有什么好办法,“算了,就这样吧,总比混进去的可能性大得多。”

    真江再一次变成飞翼骑士,她使用的灰雾并非和那些巫师一样从口中吐出来,而是再某种力量的牵引下,从四周聚集而来的雾气。我原先就猜测同样是灰色的雾气,两者一定有不小的关联,甚至就是同一种东西,只是因为某些原因,才变得无法利用。真江的施法过程似乎也证明了这一点,聚集而来的灰雾聚成数道肉眼可见的急流,覆盖在她的肌肤上,一寸寸增厚,具备甲壳昆虫概念的骑士铠甲快速殖生塑形。,

    灰雾的流动引起风卷,院子四周的雨线变得凌乱起来,不过我并没有太过担心,就算有人发现了此处的异状,也不能马上肯定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街道上没有任何异状的气氛不是假装的,无论是策略,还是防御体系真的没有运作起来,敌人的眼线恰好就布置在这栋房子四周的可能性并不大。在他们将异状上报之前,我们早已经抵达工坊上空了。

    空气乱流在数秒后停息下来,女骑士挥动翅膀,只听到呼的一声,雨水向四面八方溅开。在我想好该用什么姿势让她把我带上之前,她扶住我的肩膀,手臂穿过腿弯,将我打横抱起来。

    “哇呀,阿江,换个姿势。”我措不及防嚷起来。

    “这个姿势不是挺舒服吗?”声音听不出半点感情,也看不到面甲下的脸孔,但我总觉得她的嘴角和眼睛中一定充满恶质的笑意,“而且,也不是第一次了,早该习惯了吧,我的‘阿川公主殿下’。”

    “开什么玩笑——”我的反驳还没说完,身体猛然向上飞去,急剧的加速度让我张开的嘴巴被空气给灌满了,发不出半点声音。刚刚伤愈的肺部好似被用力扯了一下,憋闷的直发胀。冰冷刀削的气流拍打在脸上,好似快要僵化了。我不得不将头埋进女骑士的胸膛下,就算不照镜子也知道自己的脸色褪得一片苍白。

    片刻后,如同过山车一般,速度猛然从巅峰直落谷底,风声和雷声却愈发激烈响亮,我再一次看到了近在咫尺的乌云,暴虐的电蛇在云层中游走,不时从深处窜出来,紧贴着云层表面分出一丝丝刺眼的电光。

    女骑士拍打羽翼,悬浮在半空中,就算身体被一阵狂风吹得飘向一侧也没有理会。转头确认方向后,这才用力振翅,撕破密密的雨帘和翻卷的灰雾疾驰而去。

    当我们再次急停下来的时候,距离起飞还不到一分钟的时间。向下望只有一片灰色奶油般的雾气,完全看不到半点建筑的轮廓。

    “下面就是了吗?”我这么问并非不相信真江的判断,只是无法理解她是如何确定方位而发出的感叹。

    “坐标显示的确如此。”真江回答道。

    “坐标?”

    “这套铠甲的实用性很强,例如眼镜部分拥有定位的能力。”真江解释道。我再一次端详骑士面甲上的一体式墨镜,虽然拥有结晶的光泽和透明感,但实际上,根本看不到后面的眼睛。

    看不出半点端倪的我很快就放弃捉摸这无关紧要的事情了。

    “那么,作战开始吧。直接俯冲下去,用最大威力轰开一个入口。”我将目光投向那仿佛一望无际的雾海深处,“如果有飞行道具,进入之后进行覆盖性压制打击。”

    “飞行道具?”真江重复着,虽然是疑问口吻,却没有任何迟疑的动作。大量的灰雾再一次朝身上凝聚,好似只要有灰雾,她就能不断对飞翼骑士的形态进行强化和改造一般。

    头盔和胸甲连成一体,头顶处宛如昆虫触须的装饰变得又大又硬,形如一根分叉的撞角。就连肩甲也体积大增,拥有如瓢虫的甲壳那样的流线型,又令人觉得甲胄中藏匿着什么东西。下肢也等比例地变得粗重。

    在变化的过程中,我觉得我们俩正缓缓下降,仿佛飞翼骑士的体积大增后,这对翅膀已经不足以对抗地心引力般。

    “要上了,阿川”

    在我回答之前,天和地彻底反转,骑士的翅膀在一挥之后,彻底收拢在身后。我们笔直朝下方落去,紧接着,女骑士以自身为中心高速旋转起来,就像是将自己变成了一个巨大的钻头。我紧闭起眼睛,连呼吸也停止了,努力压抑着高速旋转带来的恶心感。

    巨大的压力似乎要将我挤扁,要将我的五脏六腑给扯出来。眨眼之后,一层层轻微的阻力传来,好似撕破轻薄的纸张般,声音瞬息间被抛至身后,紧接着速度突然将至冰点,在惯性的作用下,我差点呕了出来。

    身体仍旧在旋转,旋转之中有无数的喷气声传来,当我感觉到再一次传来倒转的感觉时,不由得睁开眼睛。只见到石块如天女散花般落下,大大小小的石块仍在半途,复数冒着白烟尾气的尖锥状物已经飞出,沿着放射性的轨迹穿插在石块的间隙中,飞向四面八方。,

    女骑士的巨大肩甲敞开外壳,后方尽是蜂窝状的发射口,就好似扛着两个联装式的导弹发射器,一口气倾泻出不少于六十之数的弹药。

    当石头沉重地砸到地上,片片裂开的时候,尖锥导弹也陆续爆炸开来,浓密的白烟迅速在建筑内部扩散。就和预想中一样,聚集在这个建筑里的法师不在少数,不仅有黑袍法师,也有身穿便服和制服的精英,这些导弹一部分击中了目标,一部分被反应快速的人各种方法拦截下来,但是爆炸的力量连成一气,让措手不及的人们发出惊慌和愤怒的惨叫,一锅粥地乱起来。

    这是一个教堂式的大厅,原型的拱顶被凿穿一个大洞,墙壁和不少立柱被弹药切实击中,虽然没有陷入完全解体状态,但是下方的人群似乎完全没有准备,躲避的时候反而冲散了试图重整旗鼓的巫师们,如同无数的水流冲击在一切,变成一团又一团的漩涡。有人后退,有人前进,有人闪躲从上方坠落的石块,有人尝试驱散白烟,进行反击,却被旁人一拥而倒。

    在真江将女酒保的部分记忆情报传输进我脑中之后,我终于能够听懂这些人的话了。

    “怎么回事?”

    “快跑,快跑,工坊要塌了”

    “敌袭敌袭”

    “滚开,不要挡我的路。”

    “所有人冷静下来敌人只有两个”

    “干掉他们”

    “哇啊,不要啊”

    “咳咳小心,驱散这些烟雾,有毒”

    女骑士抱着我悬浮在半空中,一边观察敌人的动向,一边打开腿部的发射井,一旦注意到有人施展法术,立刻将一枚烟雾尾气的尖锥状导弹射过去。这些导弹全是灰雾凝结而成石质,若非直接命中,不可能造成生命威胁,白烟也没有任何毒性,但是猛然的攻势和膨胀的白烟让大多数人无法辨认当下的状况。看起来并非每个巫师都经过战场的考验,一旦被打乱手脚就会心慌意乱。

    并非没有精锐的巫师士兵和便服精英巫师,但是一部分混在人群中的,想要施展手脚却被乱糟糟的环境影响。加上来工坊的巫师大都是因为面罩中存储的法术用尽,资格晋升,或者其它原因前来更换面罩,因为新的面罩没有到手,因此不能使用法术。平时凭仗的力量在紧要关头无法发挥效用,更增加了他们心中的恐慌,那尖锐的惊叫让所有人都静不下心来。

    就在这样的环境中,大赤赤悬浮在半空的我们反而有那么一阵没有受到半点攻击。

    不一会,嘈杂的叫喊声中出现了不协调的音符。

    “那个模样……”

    “是莎大人是莎大人吗?”

    “蠢货莎大人怎么可能袭击我们”

    “可是那身铠甲,除了莎大人就只有肯大人了”

    “看清楚那根本不是莎大人的法术礼装,那是恶魔啊,恶魔啊”

    “天哪,肯定是莎大人,她终于疯了,她要杀掉我们啊”

    莎大人?

    似乎这个女酒保不是什么可有可无的小角色啊。

    真江似乎也听到了这些人的喊话,身体微微转过去,结果那边的人一哄而散,变得更加混乱了。关于这个女骑士的身份越传越广,一时间,正准备反击的人也变得犹豫不定。

    “看那边。”真江不再理会这些人,通过某种手段,她确认了新的目标。

    她转过身体,我便看到了那些曾经见过的大锅。不单只有一个,一共有五口并列放在厅堂的最深处,和艾琳噩梦世界中相同的圣母玛利亚雕像脚下,因为那边的环境极为阴森,以至于一开始没有察觉到。

    这个大厅里除了没有排椅之外,大多数结构、花纹、浮雕、彩窗几乎就是那个精神病院外厅的仿制品。有五名年老佝偻的巫师正在用长长的木棍在锅中搅拌,在不远处的角落里,是曾经在山顶怪异大门处看到过的奇怪装置。不断有什么东西通过胶状的输送管进入大锅中,变成一团胶水一样浓稠,散发着古怪味道和灰雾的黑色液体。当他们从中捞起一团东西,就把它们抖开,挂在一旁的架子上,一侧已经不再滴水的物体彻底舒展开来,赫然就是法师的面罩。,

    虽然工坊被入侵者袭击,排队和护卫的人们一片混乱,可是这些年老巫师熟视无睹,就像一个个聋子和瞎子。混乱的人群只是试图从大门处退出去,没有一个人朝他们那边跑过去。

    这些老巫师看起来是十分重要的人物,而我们的目标物就在他们的身边。

    真江的身体再次旋转三百六十度,从背后的发射井中再一次升起更多的尖锥状物体,仿佛流星雨般,一致朝那儿倾泻而下。

    与此同时,从圣母像两侧的后门中跑来一队队的巫师士兵。在刚刚露出身影的时候,子弹和呈现蛇类、液态、火球、冰锥、鬼脸等等形态的法术劈头盖脸地压向我们,在大锅之前,不断出现一个又一个的漩涡。

    半空中的尖锥状弹药被一道无形的屏障挡下来,在距离老巫师们不足十米的地方爆炸。一连串的爆炸带起的碎石和硝烟将那片地方彻底笼罩起来,整个大厅中充满了爆炸和尖啸声,似乎整个空间都开始震动起来。间或有子弹和法术从那彻底被白烟笼罩,无法目视之处冲出来,大部分从我们身边擦过,毫无准头地击中墙壁和立柱,令内厅的解体变得更加剧烈,要不就是落进人群中,造成更大的喧嚣。零星朝我们冲来的攻击,也被真江轻松闪了过去。

    扩大化的铠甲是为了容纳更多的武器,在大部分事先准备好的弹药已经倾泻出去后,整体的重量已经大为减轻,飞翼骑士的机动能力再一次变得灵活起来。

    按照当初的计划,我从真江的臂膀中跳下地面,趁敌人的大部分注意力集中在她的身上,伺机抢夺已经制成的面罩。我趁着混乱,让稍微恢复元气的夸克变成一件小小的披风,虽然不像状态完好时那么厚重严实,但是进入两侧的阴影后掩饰自己的行踪,应该还能做到。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