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限制级末日症候 >正文 220 极限火力
    220极限火力

    巨大的阻力从黑伞的前方传来,紧接着数条银色蛛丝穿透伞面,贯穿我的大腿、肩膀和腹部。我没有理会,只要没有刺穿心脏和头颅这类即死要害,再重的伤也能借助灰石的力量复原。

    这是

    巨大的阻力从黑伞的前方传来,紧接着数条银色蛛丝穿透伞面,贯穿我的大腿、肩膀和腹部。我没有理会,只要没有刺穿心脏和头颅这类即死要害,再重的伤也能借助灰石的力量复原。

    这是对方最强大的一击,也应该是防御最薄弱的时候。

    我用力推动黑伞,可是黑伞在这股银河的攻击下似乎要崩溃了。有一个声音在心中大声告诉我,你要叫出来发出狮子一样的怒吼,驱除心中的退缩和恐惧,将一点点凝聚起来的力量在这一刻爆发出来。

    去吧高川干掉这个挡路石

    眼前的世界似乎在这一瞬间变得缓慢。

    我的……

    意志好似从深沉的海洋中浮现,好似来自我,又好似来自那幽深处的某个存在。黑伞的崩溃似乎静止下来。

    钻头……

    和这股意志一起凝聚,伞面向后收缩起来,在收缩中变得厚重,与其说是伞,更像一个钻头。

    失去伞面的遮蔽,眼前的景物渐渐浮现,在银色浪潮的下方,是宛如宇宙中心的男人,然后——

    黑色的钻头旋转起来

    和黑色钻头一起旋转的意志迸射出剧烈的火星,所有穿刺进之前黑伞中的银丝被毫不留情绞断。

    “我的钻头能够冲破天际啊”

    时间倏然加快,钻头背面喷出一股充满爆发力的气流,在这股力量的推动下,我只觉得自己化成了流星,不断下坠,下坠

    眼前的银色被撕开一条巨大的口子,发出皮革破裂的声音。它想合拢,可是撕裂的速度却更快。

    连念头都无法来得及聚拢,连意志都无法来得及转动。又一次轻微的阻力传来,对视的目光似乎凝固了,伫立在下方的人形在眼膜上留下印象之前骤然向两旁裂开,血色和块状的物体就像是爆炸一样扩散开来。坚实的地面骤然出现在眼前,撞上去却像是一团棉花,当我回过神来的时候,已经发觉自己蹲在一个大坑里,双手抓着一个长长的把柄。

    把柄的另一端深深地陷入地底,直至看不清是什么形状。

    腥风血雨从上方洒了下来,落在身周,发出噗通噗通的声音。

    我松开把柄,呆呆看着这个方圆十米的圆坑,这里就好似被陨石撞击过一样,真不敢相信是自己造成的。虽然那一刻的情景历历在目,但是当时的感觉却犹如雾里看花,越想要捕捉它,就越是朦胧。我所听到的那个声音,究竟是自己的心声,还是深藏在体内的“江”在说话呢?

    原来使魔能够在意志的驱使下发挥如此大的力量,可是也并非没有弊端,身前的钻头武器好似挥发一样,从把柄开始一寸寸散开。它没有再变回灰雾,就像是将维系雾气形态的最后一丝力量也消耗殆尽,宛如干涸的灰烬般轻轻在风中飘开。尘烟越来越薄,微粒越来越小,不到半晌就彻底失去踪影。

    最后,只剩下拳头大小的一丝灰雾从深深的洞中逸出,凝结成一把匕首落在我的掌心。一股疲惫和饥饿交加的感觉如潮水般从使魔感应中涌现,让我的手臂不由得脱力般颤抖。

    这一击真是要了老命,也不清楚到底有多大的后遗症。要获得远超常识的力量,就必须付出不菲的代价,这很公平,我也没什么好抱怨的。我哆哆嗦嗦地从口袋中取出灰石,可是等了一会都没有补充力量的动静,愣了一下才醒悟,在这个临时数据对冲空间无法使用魔纹。我不由得苦笑起来,来自使魔感应的感知共享的反噬,让自己的脑袋都不灵光了。

    我将灰石塞进口中,就像吃药一样吞进肚子里,坚硬的固体从喉管滑落,那种怪异的感觉并不怎么好受,甚至令人怀疑胃液是否可以将其消化。这一招是从富江身上学到的,就算获得魔纹之后,她也总是拿灰石当糖豆吃,真不明白她为什么能露出那副甘之如饴的表情。,

    比起用魔纹消化,这种吞服的方式让灰石力量的生效变得缓慢,每一丝力量的增加都需要更长的时间。不过,却能清晰感觉到这股力量滋润身体的过程,每一个细胞和内脏都在这个过程中变得更加强壮。也许,对富江来说,这种缓慢清晰的,逐渐恢复和强大的感觉,更能让她产生愉悦感。

    恢复行动的气力后,我手足并用出了大坑。这个地方再呆下去很危险,这么大的动静势必会惊动负责巡视的士兵。

    和在现实中不一样,这些士兵曾经隶属番犬部队,身体经过**药“乐园”的强化,作战经验丰富,冷酷无情,比起逞个人英雄主义,更注重团队配合。加上他们在这个临时对冲空间的身份同样是精英巫师,拥有能够使用法术的面罩,其威胁根本不是两个穿便服的精英巫师所能比较。

    之前在街道上遇到过几位这种士兵,从路人的表现来看,无论是普通的黑袍巫师,还是便服的精英巫师,都他们都抱以洪水猛兽的态度,甚至宁愿绕道而行,如果不得不从他们旁边路过,也会忌惮地加快脚步,更不会他们面前攀谈。现在回想起自己混在行人中,和他们擦身而过的情景,就不由得升出几分庆幸,觉得没有被他们识破,只是因为他们没有像女酒保这么独特的鼻子。

    根据之前被我们捕获的那名黑袍巫师的说法,在繁华街道中巡视的士兵数量不多,大多数士兵都在外执行任务,剩下的一大半通常会呆在街道的边缘地带。这个正在建设的区域很明显就处于他们的行动范围中。

    当我背着血茧跃出大坑后,立刻觉察出空气中的异样。自从加入安全局之后,见识过的大场面不再少数,而且大部分都是绝地反击式的惨烈激战,可不是当初那个对潜在危险一无所觉的菜鸟了。虽然包围此处的人已经尽量借助建筑和迷雾掩饰自己的行踪,甚至连视线都没有直接接触到目标,但是他们身上散发出鬣狗一样冷酷残忍的硝烟味,就就好似在酷暑中的一块冰,让皮肤都生起鸡皮疙瘩来。

    现在不顾一切逃跑的话,有三分之二的机率能够冲破包围圈。不过接下来迎接我们的,就是风卷残云一样的盘查和扫荡。“街道”中的居民大约在一千左右,而且一定有着严格的管理方式,要找出五六名意外闯进来的陌生人并不困难,就算想要暂时退避,我们也还没有找到离开街道的方法。

    真是计划不如变化快,原本想要安安静静地收拾掉女酒保和老男人,没想到对方的能力比预计中强上太多,一下子就打乱了既定计划。

    如果豁出去将这些士兵消灭掉又如何呢?按照从黑袍法师中得出的情报,这些士兵的警戒区域是固定的,这是为了避免在出现情况不明的敌袭时,被敌人调虎离山。所以,最先承担敌人攻击的那个区域的士兵,同时肩负诱饵和侦察的使命,是为了给后继战斗提供更加明确情报的弃子。

    对于不知道什么时候会从什么地方发起的攻击来说,被敌人选择自己守备的区域,变成弃子只是运气不好罢了,没有什么好抱怨的。因此,他们会尽力完成自己的任务,在彻底被消灭之前,不会得到更多的增援。

    自从“街道”产生以来,也从未出现过某一个区域的守备被屠杀殆尽的情况。没有经过实战洗礼的话,这个防御的体系运转或许会显得有些迟钝。

    如果立刻逃走,街道的管理者就会获得充沛的反应时间。

    如果将这个警戒区的守备士兵全部杀死,街道的防御体系很可能会反应迟缓,甚至陷入不成熟的混乱之中。趁此机会,突袭面罩工坊和传送点,成功的机率也不会太小。

    有了之前和精英巫师战斗的经验,虽然这一次的敌人不再是便衣,而是士兵,但他们的底牌都已经不再是秘密。如果能打他个措手不及的话,反而要比先前的战斗轻松一些。

    问题只在于,夸克在之前战斗中的消耗太大,灰石力量也无法及时补充过来,因此只能以匕首的形态继续作战。,

    仅仅凭借**的行动能力,真是令人有些头疼。从身体的直觉反应来判断,我认为自己并没有被士兵直接观测到,在被锁定之前,我弓腰疾走,窜进一旁建筑残骸中,借助从墙根处伸展的阴影藏匿身形。从背后解下的血茧搁置在墙角,一边观察外边的动静,一边等待血茧的孵化。

    这一次寄生的时间比以往都长了许多,叫人不由得担心会否出了什么问题。

    头顶上方传来轻微的踩踏声,我贴近墙壁,缓缓将身体移入旁边一堆废弃的建材中,透过缝隙将目光投向上方的豁口。这个不清楚是要被推倒重建,还是正在建设中的房子和主街上的房屋样式很相似,比支道上的民房更高更开阔,仅存有三个层落,屋顶没有砌好,开敞胸怀拥抱着灰色的浓雾。

    雨线撞在石头上,分裂成无数的水花,水流沿着缝隙流淌,发出泂泂的声音。一只靴子出现在豁口处,积水被挤了出来,发出一阵更大而急骤的声响。军靴的主人在原地停了一下,更多的踩水声从两侧密集响过。途径这栋建筑的士兵大概有三个,其中两个似乎落入街道上,动静变得微不可闻,不一会就彻底消失了。

    如果现在从墙壁上原本是窗户的洞口向外眺望,说不定会看到更多的士兵聚集在那个大坑边。我的脑子里浮现那样的场景,但是更多的注意力却放在头顶的豁口,一边将建材中的一条麻绳拾起来,用匕首切断成一米长,在两端系上石块,制造出四条简陋的绊索。

    那名士兵不知道发现了什么,徘徊一阵后又回到那里。但他似乎也不能肯定我就藏在这栋建筑里。无论是血茧还是我藏匿的地方,从豁口处向下眺望都不能直接看到,除非他肯将身体匍匐在地上,和之前的靴子保持同样的高度。

    不过,我也怀疑他是在故布疑阵,吸引我的注意力,毕竟这栋建筑的确十分合适躲藏,而且作为身经百战的士兵,在产生无论何种原因导致的怀疑之后,没有立刻彻底搜索建筑,这种决定并不正常。多次出生入死的经验足以让我明白,心存侥幸只会让自己陷入更危险的境地,也许他的同伴们在这期间已经静悄悄包围了这栋建筑,不知何时就会出其不意地冲进来。

    靴子在豁口处绕了一圈,突然一踏空,整个身体从那里落下来。

    来了这个念头宛如一声信号枪响,我按照在之前战斗中学会的凭借脚力贴着地面冲刺的方法从建材后冲出来。在对方的身体刚露出半截时,已经沿着半弧的轨迹来到他侧后方,甩出绊索的同时,踩出更大的水花声继续绕向另一侧。

    士兵果然上当,在半空将身体转向我最后停下脚步的方向,当他意识到不妥时,冲视野死角飞出来的绊索已经从缠住他的颈脖。这条简陋绊索的力量根本无法对其造成半点伤害,但是一次意外,片刻的窒息,足以让他下意识做出错误的反应。

    当他将手伸向脖子上的绊索时,被我用力掷出的匕首瞬间扎进心脏部位。他没有立刻死亡,从袖子中甩出匕首进行反扑,可是气力不济,反应迟钝。飞刀在我的眼中就像是肥胖的飞蛾一样迟缓,被我一个前翻躲过,顺便用脚跟踢在黑色匕首的柄上,将他的胸膛彻底贯穿。

    “呃——”一声闷哼,惨叫在咽喉被堵住,士兵大口吐出血沫。在他硬生生摔在地上之前,我从他的脚下滚过,接住从背脊后钻出的匕首。站起来时,抓住着他的腰带提了一下,免得他落地后发出太大的声响,同时挥出匕首,切断他的颈椎和气管。这一下,就算他经过强化后的自愈力再强,也难逃一死了。

    这些经过**药“乐园”强化过的超人士兵如果死得不彻底,很可能会变成丧尸,这种丧尸同样可作为制造灰石的原料。不过,我尝试的次数不多,因为服用这种灰石时,时不时产生自己在吃人的恶感,况且现在也无法使用魔纹的力量。,

    我将士兵的尸体缓缓放到地上,抓起他尚未来得及使用的枪。这一番冲突虽然刚开始就结束了,但从窗口可以直接眺望到街道,所以不能排除被街道上的士兵注意到的可能性。我已经做好了心理准备,然而当我抬头望向窗外时,想象中聚集在大坑处的士兵却不见踪影。他们并没有离开,空气中那种鬣狗的气味越来越浓了。这些士兵可不是好相处的。

    我微蹲身体,尽量将身体藏在窗户的水平线下,一边朝血茧移动,一边聆听雨声中的杂讯。如果有人悄悄摸进来,想要打个伏击,也不太可能在满地的积水中隐藏自己的脚步声。雨声很响,还不时有闷雷翻滚,不过这没什么,我告诉自己,比起当初刚进入末日幻境时碰到的那只幽灵犬,这不过是个小考验而已。

    放缓呼吸,保持冷静,就像抽丝剥茧一样,细细咀嚼在这看似连成一片的声音的节奏,就像捕捉弹奏钢琴曲中偶然失误的杂音那样,放开自己的心灵,相信自己的耳朵、鼻子和无数次危机中培养出来的自觉。刚刚来到血茧旁,一种并非属于脚步声的动静出现在知觉中。

    通过空气传播而来,跨越墙壁,对面的景色无法用视线确认,但是却能够透过某种冥冥的途径,在脑海中勾勒出形象。

    我本能地抓住血茧,压低重心,后仰着倒退。我的后背和地面贴得如此之近,以至于能够清晰感受到背后黑袍在积水中托拽的沉重。哗啦啦,踩水声好似竹节一样爆开,一发子弹穿透前方的墙壁,从我的额头擦过。

    火辣辣的感觉,有一丝血溢出。

    风声从窗外卷入,一团灰雾如蛇一样射进来,紧接着一个人影从窗外投入,如同雨燕一样开枪,侧身飞入漩涡之中。在枪口对准我的一瞬间,我的汗毛似乎全都竖了起来,根据直觉扭转腰部,同时将血茧扔向另一边。身体就像飘逸后失去中心的飞车,在惯性的力量下迅速翻滚,顿时跌了个七荤八素,途中感受到几颗子弹擦过身体时的锐风。

    躲过去了,但是身体却失去控制,天和地不断颠倒转旋,直到撞中一个废置的木柜上才停下来。可是头顶上响起奔跑的声音,紧接着又是一串子弹穿过顶壁落下来,若非我拼着骨头酸痛,及时闪躲,早就变成了筛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