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限制级末日症候 >正文 227 转
    227转

    恩格斯一脸不愉快地转过身子,将自己摔在壁炉前的躺椅中,手臂搁在眼睛上,就像是在说,别来打扰我。

    爱丽丝无奈地将视线收回来,一副局促的表情,手脚不知道该摆在哪里才好,想说什么也说不出口。目光在我和咲夜之间转了转,有些尴尬地说:“那,那个……我也出去一会?”

    “不用了,你和恩格斯先生待在屋子里比较好。”我推了推眼镜,对她露出无奈又歉意的笑容,然后对咲夜说:“我们到院子里去吧。”

    咲夜静静地看着我,如同镜子一样平静地反光的眼眸中看不出任何思绪,被这样的目光盯着,说实话,真是有些令人毛骨悚然。但是我就这么和她对视着,希望能够通过这样的沉默传达自己心中真实的想法——具体是什么,我自己也说不上来,她的选择并非预想不到,可是当她真的这么选择了,我却又在怀疑,她的选择是正确的吗?自己是否应该阻止她,或者告诉她当年的真相?

    可是,对她来说,我又有什么资格断定她的选择是否正确,而她的未来是否幸福呢?正因为选择替代记忆的做法是下意识的,所以,也许在她的内心深处,这么做比较幸福吧。正因为做出了自认为正确的选择,所以她才迈出现在的这一步。

    对她来说,大概迈出这一步是十分必要的,是获取幸福的关键吧。

    当然,在我自己来说,她的这种做法对真江是不公平的,但是选择就是这样一种东西,总是会在不知不觉间给周遭带来一些变化。所以,既然真江不在乎自己是否因为无关的理由被敌视,甚至为这种敌视所带来的变化而喜悦,若然我擅自采取行动,是否又是一种自以为是呢?

    我在这个时候,无比深刻地感受到人和社会之间独立又关联的特性,以及身为一个人类,不,应该说是我自身的局限性。

    说到底,憧憬英雄,希望自己成为英雄,正是因为我自己终究只是一个凡人吧,而且还是个没能从高中毕业的中学生。这种无法付诸任何行动,仅能默默注视的感觉,这种仿佛注视着命运长河的流动,却发现自己无论变得多么强大,仍旧只是一只强壮的蝼蚁的感觉,真是令人十分不舒服。

    但是,这就是现实,就算能从过去看到命运之河的脉络,并不代表有能力征服它,任何人都无法改变这种处境,因为我们本身就是这道滔滔巨流中的一个小水滴,即便永不磨灭,也仅仅是一个水滴而已。

    一个人可能主宰的,就只有自己的命运。

    那么,如果有人能够主宰所有人的命运,那么那个人就一定是“所有人”。

    就像真江那样,如果有一天,所有在她体内诞生的人格都能以更真切的方式显现在这个世界。那么,“她”本身就是一个社会,就是一个世界,“她”的选择,自然能够代表“她们”的选择,借此来主宰“她们”的命运。

    可能吧……

    虚无缥缈的事情。

    说到底,只是我个人的妄想。

    我不可能知道真江的未来,我们虽然结合,却也许并不是同一个物种。她能做到的什么,我不能确定,唯一能做的只有信任。

    爱她,相信她,注视她,不管什么时候,如果她能得到幸福,这就是我唯一能做的事情。

    但是有一点是确定,我希望咲夜能够珍惜自己的选择,不要对这个选择所造成的未来后悔,因为我希望她能够幸福。

    正是这样的想法,让我在一瞬间陷入迷惘和恍惚。

    然后,被咲夜发出“嗯”的一声,将我拉回现实之中。

    “那么……你们两个,真要到外面去?”爱丽丝在一旁发话了,她看想我俩的目光中带着含蓄的担忧。这种担忧或许来自对当下气氛的敏感,或许来自于外面阴霾潮湿的气候,或许来自于对未来的无措。她将眼睛移向窗户,那里挂着窗帘,关得严实,只有隐约穿越罅隙而来的雷雨声。

    里面和外面,就像俨然是两个不同的世界。,

    “是的,到院子里,不会走远,所以不必担心。”就像过去做过无数次的那样,我挂上温和的微笑对爱丽丝说。

    爱丽丝似乎有些短暂的失神,然后带着无奈的笑容叹了一口气。

    “如果有什么我可以帮忙的,请尽管叫我过去。”

    “我知道了,谢谢你,爱丽丝女士。”

    我将桌上最后一张面罩收进怀中,和咲夜拉起黑袍的兜帽,从后门走进庭院中。这个庭院在布局上和女酒保家的大致相同,不过差异最大的地方,大概是没有植物吧。虽然这个世界的植物并没有什么观赏价值,就像这个天气一样阴沉沉的,散发出灰色的气息,感觉好似处在生机和衰败之间,但是,没有植物的话,却令人感到更加的孤僻和寂寞。

    雨水沿着帽檐滴落下来,漫步在前方雨幕中的咲夜,就好似要一直走进深暗的迷雾中,然后在我前方五米的地方停下来,蹲下身体,似乎发现了什么东西。我加快脚步走上去,顺着她的视线望去,只见地上不知何时刻着一行字:院子已经启用屏蔽声音的结界——江。

    “……真是有心呢。”咲夜的声音听不出任何情绪,“她知道我们会来这个地方?”

    “大概吧。”我模糊地说。

    “阿川也能猜到吗?我会选择面罩,然后一起来这个院子。”她转过头来,看不到她的脸和眼睛,只有一个朦胧的轮廓,以及面罩阴影深处的眼镜片的反光。

    “不好说,因为没去想。不过,硬要说的话,这并不是什么难猜的事情。”虽然不知道她为什么会问这个问题,我觉得她是认真的,所以,就没有随便应付过去。

    咲夜叹了口气,在雷雨声中听得不甚清晰。

    “果然还是老样子,身边的很多东西都改变了,可是阿川没有改变。这该说令人安心,还是什么呢……”

    “啊,不,其实我也变了不少……”我连忙反驳,不过,自己也不明白说这种话时带着怎样的心情,只是下意识就说了。咲夜反常的姿态让我感到有些紧张,而且一想到她即将要戴上那张生死莫测的面罩,就不由得滋生出一种莫名复杂的情感。

    “在我看来,完全没有变”咲夜用力地说,让我生不出继续反驳的气力。

    “阿川说过要成为英雄吧?”咲夜没有等我回答,就自顾自说了下去,“其实,阿川本来就是英雄了,从刚相遇的那天傍晚,你成功改变了我的生命,让我得到了本以为永远不会得到的幸福。虽然只是远远看着阿川,但是和森野在一起的日子,真的十分快乐……可是那个女人摧毁了这一切啊……我也知道,说这种话未免太不近人情,如果她,叫做真江的女人,不出现的话,或许结局会更糟糕也说不定。不过,无论如何,我都无法原谅。”

    无法原谅让森野死去的山羊工会。

    无法原谅让森野死去的真江。

    无法原谅让森野死去的自己。

    “一直以来,我都在注视着阿川,回忆你每天都会跟我说起的那些欢乐或悲伤的故事。我真是个傻蛋,总是不能理解你到底想对我说些什么。但是,我想,也许自己能够明白一点了。或许这就是命运吧,即便真江是阿川喜欢的女人,即便我曾经下定决心,无论如何,也要呆在阿川的身边,注视你成为英雄或者……死亡的那一刻。但是,抱歉……”咲夜背对着我,发出微微的呜咽声,细小的肩膀颤抖着,我想上前,却被她喝止了,“不要过来”

    “咲夜……”虽然整个世界都是潮湿的,但是我仍旧感到口干舌燥。

    “你始终……都没有称呼我阿夜呢。”咲夜吸了吸鼻子,站起身体,转过来将兜帽掀开,一瞬间,大雨将她的短发打湿了,雨水沿着她的面庞滑下来,湿漉漉的脸上,完全分不出哪里是雨水,哪里是泪痕,就连镜片也变得迷蒙,看不到藏在后面的眼睛。

    “阿……夜……”

    “叫得真生硬。”咲夜发出扑哧的一声,是笑声吗?,

    可是,为什么,在这种时候,说了这样的话,还能笑得出来呢?我也摘下兜帽,让大雨淋湿自己的头脸,让那种冷冰冰的温度浸透干涩的眼角。

    “阿夜,你真的决定……”

    “抱歉。”咲夜打断了我的话,“富江的话,我可以忍受。可是无论如何,我都无法原谅真江,就像无法原谅我自己。如果我不在这里迈出第一步,也许就再也无法前进了。所以,请原谅我的任性吧,阿川,不要憎恨我,也不要怜悯我。这是我的选择,我的决定,我不会后悔,请你一定要继续注视我。我不会输的,绝对”

    也许是风雨声,也许是幻听,但也许她真的说了。

    那么轻轻的一句:我啊,真是个傻蛋。

    咲夜摘下眼镜,仰头凝视着我。和上一次看到她不戴眼镜的样子时,眼神判若两人。在这一刻,我已经得到了答案,自己不可能阻止她了。

    “摘下眼镜,没关系吗?”不知道为什么,我突然这么问到。

    “没关系。”咲夜展现出的笑容中,再没有任何悲伤,“这是平光镜,我没说过吗?其实我一点近视都没有,只是听人说,我戴上了比较有气质,所以就一直戴着。不过……”她仿佛叹息般哼笑一声,“阿川,能交换眼镜吗?”

    “啊?哦。是没问题。”我摘下眼镜,雨水早让上面模糊一片,“有什么意义吗?”

    “嗯,我会把它当成自己最重要的宝物。”咲夜突然慎重地回答道,她认真的表情猛然让我心中小鹿乱撞。是因为第一次看到她露出这样的表情吗?咲夜平时虽然不能说没有精神,但该说是模模糊糊的天然呆,还是存在感稀薄的旮旯学生好呢?可是现在,她的身上似乎绽放出光来。

    一种七彩的光芒。

    我将眼镜和她交换时,脑子里却浮现过去和她在一起的一幕幕。

    “在想什么呢?沐浴时看到我的**时的场景?”咲夜的声音钻入耳中,“阿川真是个**控,傻蛋,色狼,没救的妄想狂。”

    “啊,没有没有。”我连忙申辩,但是却发现咲夜的脸上没有任何嘲笑,只是挂着温馨的笑容,于是,我只能没辙地叹了口气,说到:“嗯,我也会好好珍藏这副眼镜的,不过,我们又不是再也见不到了,说这种丧气话干什么。你一定没问题的,咲夜。无论现在,还是未来,就算暂时分开,只要活着,就会有相聚的一天。”

    “是的,阿川。”咲夜一脸温柔的表情,将我的眼镜收进口袋中,然后取出面罩,“那么,开始了哦,阿川。既然那个女人说,这里布置了什么隔音结界,尽管令人难以想象,明明不是街道的人,却竟然可以做到那种事情。不过,我相信她。”

    “是吗……”没想到,咲夜竟然会对真江说出“相信”这个词汇。

    在我有些错愕的时候,咲夜猛然将面罩戴起来,没有任何犹豫地,在我反应过来之前,就这么戴了上去。

    一开始,她只是静静站在那里,无论我小心翼翼地叫她的名字,也没有任何动静。那张面罩几乎就是一个密闭的黑套子,不知道是不是制作上的原因,和我曾经见过的戴在那些黑袍法师上的面罩有一个截然不同的地方,那就是没有在五官的位置开出洞来,只因为紧贴着肌肤,才勾勒出五官的轮廓。

    像是布料,又像是塑胶的材质上,稍浅一些的灰色开始无规则地游动起来,就像不断生成罗夏墨迹图。

    发生了什么事情?

    不会感到窒息吗?

    好一阵后,我开始感到有些不安,却不知道自己该做些什么,能做些什么,当我犹豫着,伸出的手指碰到她的肩膀时,她立刻产生了剧烈的反应。

    就好似脱力一样,她的双脚发软,一下子跪在地上,身体开始剧烈地抽搐起来。五官的轮廓发生扭曲,呈现出一种痛苦的表情,光是看着就感同身受,可是当我想要过去,就被她用力推开。似乎这种抗拒是无意识的,可是却有着非同寻常的力量。,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她发出无声的痛嗷,虽然耳朵中听不到,可是我的心脏却好似一瞬间收缩起来,脑子充塞着那样痛苦的回响,就算紧紧按住耳朵,那种痛苦的感觉仍旧一丝丝地渗透到我的神经中。

    这是什么?

    这种力量,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不可思议,无法想象,无从理解。可是从外界的表现来看,似乎这种痛苦的感染只是发生在院子里。或许是因为隔音结界的缘故,全都集中在院子里。好痛苦,真江知道会发生这样的事情吗?当这种想法在脑海中升起时,我不由得苦笑起来。应该是知道的吧,毕竟她拥有精英法师的记忆和经验,现在这种情况,就好似自己被她惩罚了一样。死不了,却异常难受。

    是吃醋了吗?似乎,因为和其他女性往来而吃苦头,还是第一次。自己是应该高兴,还是不高兴呢?我只有借助这样似乎永无终点的思考来分散渗入脑子里的痛楚。

    尽管自己似乎根本做不了任何事情,可是,已经和咲夜做出了承诺。要注视着她,不论是在什么情况下,无论她是悲伤、喜悦还是痛苦,都不要从她身上移开视线。

    这就是她的战斗。

    在她体内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从外面完全无法判断。只能看到她在地上打滚,一边哀嚎着,一边从脑袋撞击地面,让我几乎以为她的头会就此爆裂。然而地面发生龟裂,她的头部虽然没有爆开,却明显受了伤,不断有血从额前浸染开来。

    那张痛苦毕露的五官轮廓,令人感到一阵阵心揪。

    哇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院子里密布的灰雾在无声的哀嚎中发生不同寻常的流动,肉眼看见的轨迹,并非是依循风吹来的方向。就像是有数根无形的棍子在其中搅动,漩涡交集又散开,余下一股又一股杂乱无章的气流。

    面罩上的罗夏墨迹图却变得清晰起来,似乎变形的速度正渐渐变得迟缓。凸浮在面罩上的五官轮廓,猛然在嘴巴的地方撕开一道豁口。

    “呜哇,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匍匐在地上的咲夜抱着脑袋,猛然挺起腰肢,面朝天空,发出如野兽一般,异常清晰响亮的哀嚎声。似乎在这一刻,整个世界的声音都被这个叫声掩盖下去。

    咲夜周遭的景物发生明显的扭曲,澎湃的灰雾汇聚成螺旋的形态,不断朝她的嘴巴灌入。或者,应该说是被她吸了进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