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限制级末日症候 >正文 233 地图兵器
    233地图兵器

    雨水还没有落在刀状临界兵器上就立刻分解成更细小的微粒。不知道是雾气聚集在刀身,还是因为空气发生共鸣,亦或者高速振荡造成的幻视,整个刀身的轮廓一时间变得朦胧起来。

    即便距离长刀一米开外,也能感受到那种毁灭性的力量,就像是某种无形的力量不断撕扯肌肤,似乎再靠近一些,肌肉就会分离成更细小的纤维。我们不自然地离开她的身旁,然而,持刀的桃乐丝看起来完全没有受到影响。

    桃乐丝将长刀向一侧挥去,一束极度凝聚使得肉眼确认无碍的波动直射而出,如同激光一般笔直穿透一侧墙壁,并随着女孩手臂的摆动,斜斜切过墙体。片刻后,墙壁沿着横切面徐徐滑下,砸在地上溅起一大片浑浊的积水。在残垣断壁的后方,血色在涟漪中扩散开来,三具被切成两截的尸体躺在水渍中,从上半身仍旧保持的姿势上看不到任何死前挣扎的痕迹。

    看到这三具尸体时,恩格斯和爱丽丝的脸上露出错愕的表情,就连我也没有意识到这个地方竟然有埋伏,但是桃乐丝脸上没有意外的神色,仿佛这次攻击并非偶然。

    虽然桃乐丝对这把临界兵器的研究令人稍微有些惊讶,但更令人在意的是,这些士兵出现在这个地方究竟是偶然还是早有准备。

    “应该不是接收到情报后才埋伏在这里的。”荣格扫视了尸体几眼,板着脸说:“从一开始,我们的路线就并非直接通向目的地,而是接近聚集地之后再行折向。会碰到巡逻的士兵是在意料之中的事情。”

    “也就是说,让他们误判我们的行动目标,是这样吧?”我对此前的行动路线早有过这样的猜想,现在荣格证实了我的猜测。

    “从现在开始,敌人会逐渐变得密集起来,相应的,十字街传送点的警备水平也会有所削弱。”荣格点点头,说:“虽然早了点,但是再深入进行诱饵行动会变得危险,我认为该是直接前往传送点的时候了。”

    恩格斯和爱丽丝对荣格的说法没有异议,两人在临场判断和战术布置上的能力与荣格相去甚远。在荣格详细说明之前,他们甚至不明白自己一行人的曲折行进路线的含义。不过,既然荣格说不用继续深入敌人密集的巢穴,对两人来说是求之不得的事情。

    荣格身为队长,无论在资历、威严还是能力上,都是他人无可否认的优秀。这一点即便是情绪上与之对立的桃乐丝也不得不承认,更不用说新人一名的咲夜了。

    荣格平静的语调和表情,让大家都觉得胜利在望,士气顿时高昂起来。可是下一刻,我却不得不说出让气氛为之一滞的话来。

    “这样的话,我们就在这里分开吧。”我说着,将爱丽丝从背上放下来。

    “你,你在说什么?”恩格斯最先反应过来,用不可置信的语气确认道:“你要离开?在这种时候?”

    几乎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我的身上,除了荣格仍旧保持着先知先觉的平静之外,就连桃乐丝也用那种“怀疑自己的耳朵出了问题”的表情看过来。

    “没错,虽然比最初预计的早了一点,但是现在正是分兵两路的最好时机。”我再一次说到。

    虽然这句话似乎稍微显得不合时宜,但却是我一开始就做下的决定。

    “我打算前往山顶,通过‘门’进入山顶区的临时数据对冲空间。”

    “我明白了……阿川是要去玛索那里吗?”咲夜第一个反应过来,脸上浮现犹豫的表情,但是最终仅仅说到,“有必要现在就离开吗?大家还需要你的帮助。”

    “没,没错”恩格斯深吸了几口气,劝说道:“前面还有很长的一段路,会遇到什么情况谁也说不准,我们需要你的力量。”

    “听我说,恩格斯先生。”我慎重地说出自己的想法:“我们现在已经将敌人的注意力从目的地上引开,接下来我和bt会充当诱饵迷惑敌人的视线。一旦敌人的注意力放在我们身上,你们的压力就会减轻。”,

    “可,可是……”恩格斯还想说些什么,但已经下意识考虑起这个提案来。

    这个战术并非无的放矢,荣格似乎早就知道我会有这么一说,直接询问起我对人手的分配。

    “就我和bt两人。”我确定地说。

    “开,开什么玩笑我也要去。”桃乐丝紧紧握着刀状临界兵器说。

    她这么一开口,恩格斯立刻变得紧张起来,爱丽丝也是一副不知所措的样子。

    “我,我也……”咲夜还没说完,我便打断了她想说的话。

    “我和bt离开之后,这个队伍里能够充当战斗力的就只有你们两个了。”我从荣格、恩格斯和爱丽丝三人身上一一看过去,用自己最恳切的语气对两人说:“爱丽丝她们就拜托你们两个了。”

    两个女孩顿时被我的话堵得说不出反对的话来。也许有一部分是我意志坚决的缘故,但是我想,更多的是她们的确能够理解这个针对当下状况而不得不采取的分兵策略。桃乐丝年纪虽小,但却是比我更有资历的专业人士,再怎么发脾气闹情绪,也能分析出战术是否合理,不会因为公私不分搞砸任务。至于咲夜,她之所以变得犹豫,不正是因为思维多少有些专业人士的样子了吗?

    两个人都已经不是普通的女孩子了。这到底是令人惋惜还是欢愉的事情,我已经无法分辨清楚了。那个“你喜欢末日吗”的拷问至今仍旧在我的心灵一角发出呼声,我不止一次去思索,可是一直没有答案。

    我有时会认为,这并非是喜欢不喜欢的事情。如果可以选择的话,没有接触过末日幻境,仍旧是一位普通高中生的我,大概是不会选择末日降临的吧。毕竟自己当时的生活虽然有一些瑕疵,但并没有值得苛责的地方,因此,多少会“末日”所造成的未知充满恐惧感。

    然而,身处末日降临的预兆之中,深切体会到这一事实给自己带来的影响。自己失去了很多东西,但也得到了许多东西——爱人、朋友、力量、冒险和信念,要说厌恶现在的生活,那自然是谎言。但是,环绕这一切所发生的悲剧和痛苦,却也无法令人说出“喜欢”这个词语。

    所以,“喜欢”的前提,是基于选择中有值得“喜欢”的选项吧。

    可惜,能让人眼前一亮的好选择总是太少,以至于选择本身变得毫无意义。无论是进入末日幻境、大黑市激战、降临回路攻防,还是在这个小镇中的遭遇,就像一条直上直下的冰道,不仅冷,还越滑越快,连转个弯的机会都没有,一不留神,就会摔个粉身碎骨。

    “高川,喜欢末日吗?”

    唉,只是没得选择吧。

    “就这样吧。”荣格在众人的沉默中做出决定,他指着一个方向对我说:“一直向前,就是敌人的聚集点。虽然不清楚他们到底为了什么才搞出这么大的阵势,不过捅马蜂窝的时候,希望你能谨慎一些。”

    “那是当然的,队长。”我微笑着,说:“那么,现实再会吧。”

    荣格盯着我半晌,缓缓点头。

    “现实再会。”

    其他人终于默认了这次计划的执行,在荣格的带领下鱼贯离去。直到一行人转进看不见的拐角中前,不时有人朝这儿投来复杂的眼神。但是过了片刻,就再也感觉不到他们的声息了。

    雨势一直没有停,既不变得更大,也没有减小,仿佛永恒的雨声在耳边倾落。

    “现在,又是只剩我们两个了呢,阿江。”我眺望着灰蒙蒙的天际说,但是并没有寂寞的感觉,反而觉得轻松下来,就像是肩膀上卸下了一块大石头。“果然,做英雄是一件很累人的事情。”

    我将咲夜的眼镜从口袋中拿出来,戴在自己的脸上。有一个躯体紧紧贴到背上,即便隔着冰冷潮湿的衣服,似乎仍能感觉到肌肤的温度。真江从身后紧紧抱住我,即便不回头,也能感觉到空气的流动渐渐变得剧烈起来,携卷着无数灰雾从四面八方汇聚在身后。

    身后发出布匹撕裂的声音,紧接着,我身上的黑袍也在一股无形力量的撕扯下变成碎片。黑色的碎片如蝴蝶一样环绕在身边,一边旋转着,一边向四周飘散。狂乱的风雨声中似乎有一个清澈的旋律。,

    身上的军礼服式风衣不一会就被彻底浸湿,深红色的表面就像是不断渗出鲜血一般。环抱在我胸口的双臂逐渐被一层层的某种物质覆盖,这些物质很快就勾勒出铠甲的轮廓,又在铠甲表面形成花纹和关节,连指头也彻底被包括起来,宛如爪子一样尖锐。

    十指活动了一下,发出充满节奏感的摩擦声。

    突然有枪声响起,子弹在风雨形成的帷幕中飞翔,形成一道又一道清晰可见的轨迹。这里发生的异状已经引起敌人的注意,不过这正是我所想要的。

    我并没有躲闪,因为在真江的怀中,这样的攻击连瘙痒的机会都没有。环抱着我的右手抬起来,挡在弹道的前方,子弹和铠甲相撞的火花刚刚闪现,枪声顿时变得密集起来。

    真江抱着我侧转过身体,就听到一阵金属撞击声,火星在铠甲上四溅而起,被错开的弹头打在四周的地面和墙壁上,发出一阵阵沉闷的噗噗声。但也仅此而已,对于全身密集着装的真江来说,就连冲击力也被大幅度削弱,乃至于视之无物。

    敌人的身影没有立刻出现在视野中,枪械攻击虽然没有效用,但一直从同一个方向进行牵制。不过无论我们还是他们,都清楚这仅仅是开胃菜而已,真正的杀招来自于借助面罩施展的法术。

    灰蒙蒙的天空产生奇异的波动,从三个方向的墙壁和甬道后钻出一个个幻化成具体形状的法术现象。更有一个巨大的笼子在天空凝聚出轮廓,似乎随时会落下来。刹那间,我们立足之处的前后方突然升起两堵石头墙壁,汇同两侧的墙体将我们严严实实地包围起来。

    虽然子弹再也射不进来,但是从四周的墙壁上却突然长出一根根的尖锐石柱。只是一眨眼的功夫,就像长矛一样将石墙内部的空间塞得密密麻麻。紧接着就传来断裂的声音,击中真江铠甲的石矛变得粉碎,甚至没能割破我的肌肤。尽管其中一个矛尖距离我的眼睛只有一厘米的距离,但是在伤害我之前就被真江抓住,折断后扫开了冲我而来的众多石矛。

    “嗯……真是令人怀念的攻击方式。”我对藏头露尾的敌人说到。

    上一次富江所寄生的那名末日真理的女干部,超能力可以操纵石头。在她的秘密基地中,我可是吃了这一招不少的苦头。

    在第二波攻击临身之前,巨大的羽翼从真江的背后高高展开,看似羽毛的东西洋洋洒洒落下,在即将落地之前,就散成一缕缕的灰色尘雾。就像过去经历了数次的那样,从上方的空气中瞬间传来巨大的压力,回过神来的时候,自己已经身处半空了。俯瞰下方就能看到原来立足点处的四面墙,就像一个没有封盖的四方盒子。

    在我抬起视线的同时,身体突然一顿,高度下降了一些。原来是头顶上方的牢笼已经形成了,如同吊绳断裂般骤然落下,被真江用一只手高高撑在头顶上。这个法术牢笼的分量有些超乎预料,翅膀的扑动加快了一些,但真江并没有表现出太吃力的样子,高度也仅仅淬然不防的时候下降了不到半米,已经再度稳定下来。

    虽然这些攻击一开始就能轻而易举地躲开,我甚至相信,只要真江施展全速,能够在空中捕捉她的人,在“街道”中也是寥寥无几。不过,一直没有反击和躲闪,或许是真江一时心血来潮的恶趣味吧。不想让游戏一开始就失去悬念——即便隔着铠甲,也能体会到这种自信。既然我们的目的就是为了吸引敌人的注意力,那么硬挨几下这种分量的攻击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真江一手将我抱在怀中,一手顶着法术牢笼,似乎在承受重压之下腾不出手来。就在这个时候,更多的法术从地面升起,其中更夹杂着不少火箭弹。如同烟花盛放一样,从四面八方气势汹汹地袭来,更有一些划出抛物线的轨迹,从更高的地方落下。

    “真美啊……”我听到真江的声音从面甲后传来。,

    这种规模的攻击似乎无处可避,光看声势也能体会到其中蕴含了致命威力,甚至有许多说不出效果的法术,也许没有直接的杀伤力,但很可能会造成不可预测的效果。

    “但是——”真江的话音还没有落下,身体已经旋转起来。在我的大脑产生晕眩感的时候,一团巨大而迅猛的风卷已经将我们包裹起来。

    视野变得模糊,不仅仅是气流的旋转导致光线扭曲,那些从四面八方而来的攻击渗入法术牢笼中,陆续拍打到球形的风壁上,继而被撕裂或者扭转方向。爆炸产生的冲击波也无法撼动这层厚实的风壁,火焰和寒冰交织着陷入漩涡中,以我和真江为中心,半径三米之外的世界变幻着瑰丽的景状和色彩。

    当真江停止旋转的时候,有一股无形的力量向四周爆散,一瞬间就撕裂了风球,产生更加巨大的冲击,不断向外膨胀。眨眼间,看似坚固沉重的法术牢笼便如玻璃一样碎裂。冲击波就像是一个巨大的不断向外扩散的漩涡,迅速朝四面八方反扑,将袭来的攻击一一碾碎。

    “真是太弱了。”真江的声音若有若无地传入我的耳中。

    爆炸接二连三向外蔓延,绽放出艳丽的光华。以真江为中心,因为阴云、雨幕和灰雾的存在而显得浑浊的天空,好似被巨大的刷子清理了一遍,变得罕见的清澈起来,似乎阳光随时都会从更高远的地方洒落在我们立足的地方。

    直到雨水和雷声再次占据这片天空的时候,敌人的攻击仍旧迟迟没有到来。能够俯瞰到的地方,人们呆愣地站在那里,似乎被吓傻了一般。

    总觉得能够理解他们的心情。

    “还真是夸张啊,阿江。这种规模的战斗,很快就会引来更多更强大的敌人吧。”我不由得说到。

    也许是因为这种程度的战斗对真江而言仍旧显得松懈的缘故,她的精神开始有些恍惚,顿了顿才回答道:“既然如此,在那之前,先送他们一份大礼吧。”

    说罢,女骑士的双翼倏然展开,平静而迟缓地在雨幕中滑翔。从头盔中传来一阵不甚清晰的语言,并非声音太小,或咬字模糊,而像是语速太快而无法听清楚内容。

    下一刻,无数的羽毛从双翼上脱落,晃落到三米之外,顿时化成一条条流光。

    光之羽射落在大地上,发出一连串尖锐的啸声,随着混乱气流扬起的尘埃和水雾霎时间将整片区域笼罩。

    “魔禁——天使坠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