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限制级末日症候 >正文 231 撤离
    231撤离

    来者摆明了是敌非友。

    我从墙根处跳出来,匕首朝门外甩去,子弹宣泄的速度延缓片刻,然而并没有刺中对方的感觉。我朝门的另一边扑去,在穿越门口的瞬间,敌人的身影进入视野中。两名士兵正气势汹汹地端枪扫射,子弹从我的头顶飞过,余下一名士兵只在墙壁的一侧露出制服一角。我牵动连接握柄的丝线,落在空处的匕首立刻朝躲起来的那名士兵跳过去。

    放任他使用法术,比起子弹威胁更大。

    在这一瞬间,一道身影带着呼呼的风声从后方冲上来,撞破窗户,撑着窗帘扑出去。在这个屋子里具备这种行动力的人,除了真江就剩下咲夜了。在我落到另一侧之前,我再一次勾动丝线,匕首扔下靠在墙边的士兵,朝正对大门的两名士兵卷去。

    从外面射来的子弹打在地上,但要追逐我的动作还是慢了一步,从声音和威力来判断,倘若被打在身上,只要一发就能打断一个孩子的手臂。当然,这些士兵之前使用的也都是这样的子弹,虽说已经习惯了,不过闲下心来想一想,还是会不禁一头冷汗。

    唔,要不是子弹的直线弹道比较容易预测,否则还真是吃不消啊。

    从匕首传来的感觉,似乎和什么硬物撞上了,不过并不是人体。从外面传来的惨叫声也并非我对付的那两名士兵传来的,咲夜突然从窗户突袭,显然打了敌人一个手忙脚乱,躲在一边似乎准备耍什么阴谋手段的士兵立刻就受伤了。啊,不,应该是死了吧。咲夜现在的战斗力可不是开玩笑的,被打了一个出其不意,以这些士兵的能力来说,仅仅是重伤的机率都太小了。

    果然,墙那边的声息就像是牵线断掉的木偶。在我的眼角中,制服包裹的身体倒在门边,头颅骨碌碌滚出了视野的另一端,红色的积水不断向四周扩散。

    与此同时,射入屋子里的子弹也变得凌乱涣散,不一会,子弹打击的声音就沿着一条歪曲的轨迹,从地面蜿蜒到墙壁上,变得更加虚弱了。

    “什么?这是——哇啊”惨叫紧随着质问传来。

    匕首在丝线的紧缩中,从门外倒飞回来,落回我的手中。正门处的敌人已经不需要我去理会了,恩格斯和爱丽丝那边又有了新的麻烦。他们确认这是敌人的攻击后,似乎犹豫了一阵,才决定从后门离开。可是两人还没有走进院子,就被一串凶猛的火力逼退回来。

    爱丽丝被恩格斯狼狈地扑倒在地上,恩格斯顺手要关上后门,可是从院子的墙壁上宣泄进来的火力立刻将整扇门都打散了。翻飞的木片在空中翻滚,还没有落在紧闭眼睛的两人身上,我已经从门扇的开裂处看清了来袭者的数量。

    五名士兵,三名便衣,远超出正门的人数让我立刻意识到,正门的敌人不过是佯攻而已。敌人是怎么找到我们的?虽然只有我一个人的话,要抵御这种规模的敌人已经够呛,但是我可不会把生还的希望寄托在对方仅仅出动了这些人上。

    大概是先锋吧,还是说,那些家伙觉得这些人已经足够应付我们了呢?也许对方并不了解详细的情况,如果曝露的源头在于对面罩工坊的袭击,那么对我们的身份会定位在“叛乱者”,而人数被断定为“两人”也并非不可能。进一步考虑,也许他们并不能肯定这里就是叛乱者的藏身之地。

    加上事发开始的爆炸事有蹊跷。那么对于敌人来说,出于顾虑而不在第一波投入压倒性的兵力,只是为了投石问路,那么这点兵力也可以理解。

    不过,仅仅是试探的话,敌人的目的已经达到了。除了恩格斯和爱丽丝,其他人身上穿的可不是本地的黑袍。

    这样的想法在我的脑海中一闪而过,我掷去匕首,将丝线缠绕在爱丽丝的脚上,将他们拖到安全的地方。正门外的交战声骤然停止,后门处的枪声也如心有灵犀般停歇下来。

    风声、雨声和雷鸣再一次成为这个阴沉世界的主宰。炉火摇摆不定,似乎随时会熄灭一样,屋子里的光影簌簌抖动。,

    我四下搜寻真江,她不知何时已经离开椅子,静静站在通向院子的后窗处,撩开窗帘向外眺望。她微微侧着头,如同好奇的孩子,毫无恐惧地打量外面的世界的模样,令人切实感受到一种精神病态的异常感觉——痴呆、疯癫,神经质,一种不存在正常lun理道德和社会思维,无法定罪的恶质。环绕在她身边的摆设被子弹扫得一片狼藉,可给她的背影增添了一种诡异的气氛。

    她站在那里似乎已经有一段时间了,明明子弹随时可以打碎窗户,直接攻击到她,可院子处的敌人却没有立刻对那片地方发动攻击。

    就在这个时候,咲夜从正门处走进来,真江才转过头朝她看去。两人的视线对撞在一起,在闪烁火花之前就错开了。我不禁搔搔脸颊,就算在这种蓄势待发的战斗中,仍能感受到两人之间的不对付。虽然并不能用“挑衅”或“针锋相对”来形容,不过,那种感觉真的很复杂呀。令我觉得尴尬得想要拔腿逃离两人的视线。

    充斥在两人之间的气场,似乎有些削弱了僵持的紧张气氛。

    爱丽丝终于摆脱了惊吓导致的僵化,发出轻微的“呜”的一声。恩格斯心有余悸地从她背后翻下来,缓缓坐直身体。他朝我投来紧张又疑惑的目光,可是从我这里也完全看不到院子里的情况,无从回答为什么战斗突然间就停止了。

    咲夜看似毫无警戒地走到后门处,动作明显顿了一下,转过头来对我们说:

    “敌人离开了。”

    “离开了?”恩格斯和我面面相觑,“搞什么鬼?”

    可我转眼间就明白了这是为什么,不由得发出“啊”的一声。在恩格斯的皱眉中,我说出了自己的猜测,他们回去叫增援了。

    “第一波攻击只是刺探,他们已经得到自己想要的情报了。”我担忧地说:“相信很快就会有更多的士兵包围这里,就算我们离开,但刚才那些人也应该没有完全撤离。在他们的监视下,这个街道里已经没有任何地方是安全的了。”

    “怎么会发生这样的事情。之前不是一点动静都没有吗?怎么会突然间就曝露了?”恩格斯也已经明白了事情的严重性,不甘地在地上狠狠捶了一记,他将目光抬起来,狐疑地说:“该不会之前的爆炸,是荣格和那个小女孩弄出来的吧?他们失手了,或者出卖了我们。不,这种没经过商榷就自行采取行动的冒失,怎么想,都不像那个男人会做的事情。如果他真的那么做了,一定是有目的的,我们被利用了吗?他背叛了我们可恶”

    爱丽丝一脸茫然地环视着我们。

    “恩格斯先生,冷静一点”我打断了恩格斯的猜疑。

    虽然,荣格的确很可能会为了达到某个目的,而私下采取未经队伍他人同意的行动,不过从替位的角度来观察和思考,我无法确定那个目的的存在。这也意味着,就算存在那个目的,也是突然出现的意外。在发生意外的情况下,身为队长的荣格拥有保留事后追责的权利下,采取针对性行动的权利,即便那个行动会导致一系列的连锁反应,乃至队伍的其他人被殃及池鱼。

    不过,既然认同对方作为队长,就必须对他的判断保持信任,这一点就算对于我这个副队长来说也是一样的。

    “我很冷静可是,现在已经变成这样了,我还能说没关系,荣格先生,就算会陪上这条性命也会支持你吗?”恩格斯不忿地大叫起来。

    “就像你说的,如果不信任他还能怎么做呢?你可以一个人冲出去,不择手段将所有人杀个一干二净?”我自认情绪还很平稳,可也察觉自己的语气稍微重了一些,于是缓下声来说:“再等五分钟——”

    一边说着,我一边朝正门小心翼翼地探出头去观察街道上的情况。入目所见一片静悄悄的,连半个人影都没有。也不知道是藏回家中,还是在战斗的那一阵,全部的居民都被那个巨大的玛尔琼斯十字架召唤去了。,

    这个时候,之前发生剧变的气候重新恢复正常,雨幕垂直落下,天空再一次被灰色的迷雾掩盖。

    “现,现在是怎么一回事?”在一片寂静中,爱丽丝的声音颤抖着传来,“这里已经不安全了吧,我们还呆在这里做什么?”

    “说的没错。”恩格斯顺着她的话,发出“嘿”的一声,撑着膝盖站起来,“小伙子,我知道你相信你的队长,但我可不想把自己的老命搭在这里。老实说,那位荣格先生很精明能干没错,任何人第一眼都能感觉出来。不过,我一开始就在他身上嗅到了一种味道。我和有这种味道的人打过不少交道,该说是好人还是坏人呢?都不是,他们有自己的原则,以及基于原则的判断力和行动力,这可比被洗脑过的家伙可怕多了。尤其是在不明白他的原则是什么之前,想法根本就无法预测。”

    “然后呢?你想说什么?”我平淡地反问,他说的事情和他此时的想法,我当然明白,不过,在对待荣格的方式上,我也有着自己的想法。

    “我想说的是,你真的了解那位荣格先生吗?”恩格斯拍了拍屁股,露出一种令人感到油腻的笑容,“他的所有行为并非完全基于队伍的法规条例,这对于按规矩行动的人来说,可真是令人无法忍受的事情。我想,他在部门里的评价一定不会太好吧,不过确实有才干,所以也不能弃置不用。本来我就觉得,你们这些情报局的人竟然会来到这个镇子实在是叫人摸不着头脑的事情。不过,既然你们的目的就是现在发生的事情,那么,上面的人一定对相关情报做过收集,对恶性的发展一定有所考虑。我一直在观察你们的队伍构成,战斗能力,以及对事态发展的应对方式。现在,已经可以确定了——”

    老先生摊开手,一副嘲讽的口吻说:“你们都是用来投石问路的弃子吧?”

    一声不屑的叹气声紧接着他的话音落下传来。

    “哼,真是罗嗦。”

    恩格斯朝声音的来处望去,视线和真江对上时,不由得皱起眉头。他没有亲眼见识过真江的实力,而且她又是半途加入者,所以此时才会装出这么一副视若无睹的表情吧。

    “带领我们突围吧,乌鸦先生”恩格斯的表情严肃起来,盯着我说:“先不论到底是为什么才变成这样的状况。可是,就算荣格不在,乌鸦先生也拥有领导我们的实力。虽然外面很危险,但是如果不做些就被瓮中捉鳖的话,这里没有人会甘心。乌鸦先生现在还这么年轻,难道就不想有一番作为吗?就算失败了,你扔下我们逃走也没关系”

    恩格斯突然变幻的态度和口吻,让爱丽丝露出一头雾水的表情,但是对方最后的一番话明显勾起她的心思,所以也带着一丝恳求盯着我。这两个人,似乎已经断定了,我才是目前这个屋子里的主事者。

    不过,恩格斯虽然对荣格的为人做出判断,但是显然并不了解我呢。在很大程度上,我和荣格是一类人。对自己充满自信,而且相当固执。自以为能够仗着年长的便宜来说动我,实在太小看人了。

    他说的事情,我当然不可能没有考虑过,正是因为有过类似的猜想,所以才会现在坚持自己的判断。

    还是那句老话,我相信荣格在意外突发时的判断和行动。他不是个傻蛋,所以才会考虑到,在没有我们的帮助下,又无法使用魔纹力量,仅凭那把“妙法莲华”,以及我交到他手中的子弹,要撕开敌人的封锁回到现实,连万分之一的机会都没有。

    而且,之前的爆炸真的如我们所想,仅凭荣格一个人也是不太可能办到的,桃乐丝很可能和他在一起。两人联手,在临界兵器的威力下,才会引起如此大的变动。

    “还有两分钟。”我抛下这么一句话,就不再理会恩格斯,低着头,抓住藏在衣兜里的“妙法莲华”专用子弹。

    恩格斯的动作滞了一下,发出急切的声音,还想说什么的时候,院子里响起扑通两声。,

    恩格斯和爱丽丝的身体一下子就绷紧了。爱丽丝正试图爬起来的身体立刻又匍匐下去,恩格斯则一脸苍白,紧抿着嘴唇盯着墙壁,就像是能穿透这堵强看清后面的东西一样。

    不过,显然来着不是敌人,因为无论真江还是咲夜都没有过激的动作。当院子里踩中积水的声音响起来时,恩格斯也发现了这一点,但仍旧口舌打结地问道:“谁?荣格?小女孩?”

    身影从后门处转进来,恩格斯看清两人的相貌,肩膀顿时松垮下来,似乎连脚都有些站不稳了。爱丽丝却似乎从身体里涌出巨大的力量,一下子从地上跳起来,欣喜地呼出声来。

    “荣格先生,桃乐丝。”

    来人的确就是我们之前谈论的那两人,他们身上的黑袍十分残破,显然经历了一场恶战。

    “你们果然还在这里。”桃乐丝环视着众人说。

    “麻烦你了。”荣格一脸平静朝我看过来,似乎对之前屋子里发生的争执了然于心。

    “第一波的试探刚过去,逃跑的人……”我还没说完,就被他打断了。

    “已经被我和桃乐丝解决了。”荣格不带一丝情绪波动地说,“我们马上离开这里。”

    虽然很想问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不过现在并不是述说详情的时候,我们取下挂在壁炉旁的黑袍,重新披在身上。这种临时的伪装也许一点用也没有,不过在被确认之前,至少可以给人一些心里安慰。我们直接从院子里翻墙出去,进入两座房屋之间的罅道。右侧的出口通向街道,左侧则洒满了鲜血,红色的积水沿着排水道一直向前流淌,浓郁的血腥味让大雨根本就来不及冲刷干净。

    扭曲得不成样子的身体,和躯干分离的四肢,滚动的头颅,散落四处的内脏,令人作呕的修罗场景象一直沿着过道向前铺开,在路线上不断有墙体剥离坍塌。恩格斯的脸色更加苍白了,爱丽丝猛然捂住嘴巴,转身在墙根处干呕起来。

    咲夜也有些不自在,不过,虽然我也装出不太自然的样子,但是,无论在心理上还是生理上,对这样的场景一点感觉也没有。

    尽管战场很惨烈的样子,但意外的,在屋子里的我却完全没有听到战斗的声音。到底是在怎样的情况下,才能无声无息地杀死这么多士兵和便衣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