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限制级末日症候 >正文 228 妖
    228妖

    咲夜在面罩的力量下产生的异常现象,那巨大的声势让我的背脊不由得冒出冷汗来,这是正常的成为黑袍法师的现象吗?真江设置的结界,能够屏蔽这个院子中发生的事情吗?无论如何,都令人感到不妥。

    一直忍耐着感同身受的痛苦,一直注视着更加痛苦的咲夜,心中不断祈祷着,如果有神的话,请让她拥有走下去的命运吧,不要让她在这里止步。我不想看到这个女孩在这里死去

    阿夜——

    在非人的嘶吼声中,咲夜的面罩上,罗夏墨迹图终于固定下来。并非是正常的黑袍法师面罩,在上边,除了嘴巴之外,五官的其它部分没有任何开口,只是墨迹一样的图案分布在五官的轮廓上,让眼睛、鼻子和耳朵的模样变得深刻起来,就像是一张浓妆的精致脸谱。

    无论是咲夜自身,还是周遭,在勾勒完脸谱之后,所有的反应现象就像泡沫碎裂一样迅速偃旗息鼓。咲夜抱住脑袋的双手兀地垂下来,在惯性的作用下于身体的两侧晃荡,就像是一具没有生气的断线木偶。她就这么安安静静地跪在我的面前,甚至感觉不到她的呼吸和心跳。

    面罩的底色变成了浅灰色,固定的墨迹图案却变成紫色和深红色,以及介于两色之间的其它色阶,构图上充满了女性化的妖异,但是却给人一种冷酷的,没有丝毫情感的强大感觉。

    和曾经见过的普通黑袍法师,以及精英法师的面罩都有所区别,但总体而言,似乎在个性化方面,更贴近精英法师。

    直接成为了精英法师吗?咲夜对那种神奇力量的理解,在这短短的时间内就达到了相应的程度了吗?

    喂,喂……阿夜在这方面是天才?开玩笑的吧?

    传入我的大脑中的痛楚伴随从咲夜身上扩散开来的死寂,彻底烟消云散,可是看着这样的咲夜,脑海中却浮现出杀人鬼高川的那张脸谱。

    不,咲夜和杀人鬼高川,应该是完全不同的。我用力摇头,甩掉这个不详的想法。

    “阿夜……?”我发出的声音小得令自己不敢相信,到底是下意识生怕惊动了面前这个不知生死的女孩,还是说,只是个披着女孩外皮的怪物?咲夜仍旧没有半点回应,我深吸一口气,加重了声音,“阿夜喂醒醒,你没有死吧?回答我啊。”

    半分动静都没有。

    我伸出手想要探她的鼻息。刚靠近她的脸前,她突然睁开的眼睛,让我的心脏似乎有那么一刹那停止跳动。

    因为眼睛的地方没有开口,只是一个类似眼黛的图案围起的轮廓,因此,所谓的“睁眼”只是一种感觉。可是,在产生这种感觉的刹那间,我的身体在思考之前,就在一种本能的驱使下向后跳开。

    浑身汗毛直数。

    是恐惧吗?还是惊吓?总之,那是即便面对使用银色蛛丝的老男人,以及被法师们围攻时时,都没有感受到的压迫感。在强度上或许差不多,但是却有着他们所没有的异常感觉。

    爱丽丝的话浮现在我的脑海中,戴上面罩的人,如果生存下来,就可以获得力量,但是会受到意识上的控制或转变。那位帮她逃出街道的男人,在爱情的驱使,以及自我毅力的帮助下,和面罩的控制力量抵抗了许久,可是最终也不知道变得怎样了。

    咲夜要依靠面罩获得力量,就必须渡过这两个难关。现在她当然不是死人,所以,如果她被控制,变成了敌人,事情于我而言,就变得麻烦了。先不提我是否能够狠下心来,那种诡异的压迫感已经让我不能确定,现在的自己是否能够将她压制。

    “阿夜?阿夜……我是高川,能听到吗?”我小心翼翼地抹去脸上的雨水,将和她交换过来的眼镜戴上。

    “应该,没有忘记吧?阿夜。”

    呼,呼——

    是风声、雨声,还是呼吸声?

    噗通,噗通——

    从轻微开始逐步跳动起来的心脏,让头顶上的雷光显得苍白。

    咲夜的肩膀开始摇晃。空气好似凝固了,一种莫名的情绪让我无法后退,但也无法前进。她突然抬起头来,只有嘴巴露出的面罩后射出一道直插心脏的冷锐。,

    这种感觉,是杀气?不,有些不一样。

    虽然说不清这种感觉,但是身体仍旧感觉到危险,从而本能做出反应。向侧旁跳开的同时,眼前的人影突然出现重影,从视觉上无法判断她是否还停留在原地。她把手伸过来了,这只右手比她的身体更加鲜明,就像重影纷纷伸出的手,在同一时间和位置重合在一起。

    光从动作上无法判断是否有敌意,可是我的身体直觉响起危险的警报。

    不能被抓中。

    在千钧一发之际,我和那只右手交错而过,向侧旁滑出三米多远,地面的湿滑加上动作的突然,让我不得不用一只手撑在地上维持平衡。地面被鞋底刮出一条浅沟,掀到半空的泥水颗粒清晰可见。

    在这些水滴重新落到地面之前,痛楚如电流一样在神经中窜动。胸部的布料撕裂,伤口一直延伸到肌肉下,几乎有两公分深,急剧溢出的鲜血在黑袍表面渲染出鲜艳的色彩。

    不是躲开了吗?这是惊愕的一瞬间残留在脑海中的想法。

    可是侧后方的身影明明和我同时落地,却又再一次生出重影。摆动的肩膀,晃动的手臂,就像是只剩下一根骨头一般,如钟摆一样,在轨迹上出现一个又一个的轮廓。

    我睁大了眼睛,将所有的疑惑和痛楚抛之脑后,之后,咲夜左肩的节奏发生轻微的改变。

    从左边来?

    我的身体第一时间做出反应,但又即刻停止。

    不是左边我似乎听到急剧的变向让相关的骨骼发出咯吱咯吱的声音。

    咲夜的下半身似乎和上半身完全没有关联,在没有上半身协调的情况下,身体已一种怪异的姿态冲上来。我当然感到意外,咲夜的这个动作不可能维持平衡,但正是这个出乎寻常的动作,让我先前做出的预判完全失效了。

    她的这个举动是偶然?是下意识?还是经过精密的计划?来不及思考了。

    在那个姿势怪异的身体摔倒的时候,右手已经从斜下方撩起来,迅猛又沉重的一击,让我再一次选择了闪避。可就像是上一次那样,看似擦身而过,但伤口却比想象中还要深。而女孩的攻击并没有就此结束,她竟然借助挥动手臂的力量,下半身在不可能的情况下旋转并倒翻起来,双手撑地,双踵好似铁锤一样砸中我充当防御的右小臂上。

    尽管我及时用左手撑住右臂,可是在这股沉重的力道一下子就令整个身体都飘了起来。在这一瞬间,意外从明明空无一物的方向传来第二股冲击,感觉就像是被一颗无形的炮弹击中充当盾牌的右胳膊,让我彻底飞了出去。

    砸中墙壁,背部的痛楚暂且不提,整只右手都陷入麻痹状态。

    这是什么怪力?我的脑中瞬间闪过两次交锋的场景,却发现力量并非完全是从那个娇小的身体里传来的。诚然,能够撕裂肌肉的手爪很可怕,腿踵借助旋转的力量能够将我踢到半空,可是将自己打飞的攻击,却来自于从无形空气中传递的第二股力量。

    这种力量是咲夜戴上面罩后获得的法术吗?可是完全没有见她吟唱,即便是精英法师,我也从未有谁可以完全放弃念咒来发动法术。

    还有,这种怪异的连续动作和发力姿势,可不是什么人都能做得出来的。是武术吗?可是咲夜根本就没有一点格斗技的支持。那么,一个令人吃惊的结论就产生了,那些攻击仅仅是发自本能的行为——一种完全符合自己身体状态的临场发挥而已,平衡和力量在本能的驱使下被百分百发挥出来。

    这已经不是强不强的问题了,面前这个女孩的躯壳之中,根本就隐藏着一只出笼的野兽。

    不妙,不妙了,咲夜……

    仅仅是戴上面罩,是不可能得到这种力量的。咲夜的状况明显是发生了预料之外的异变。

    可是,这种未知的异变让情况变得更加棘手。现在的我可以在不杀死对方的情况下,制服状态异常的咲夜吗?

    “啧,又来了。”

    接下来的攻击紧凑得令我根本无法再继续思考,一次防御的失败,让我陷入走钢丝的局面,连叫停的机会也没有。重影的身体,如同利刃一样的手爪,似乎能用上身体每个部位,如狂风暴雨的攻击,时常超乎常规的怪异姿态,让我光是防御就已经感到吃力了,偶尔的反击也因为心有顾虑而无法发挥最大的力量。,

    咲夜的攻击看似能躲开,却总是在躲开之后,又在身上增添新的伤口。没有严重到致命,但是一道道累积起来,无论精神还是**上都让我清晰感觉到压力不断增加,似乎下一击就会被命中要害,再无翻身的机会。

    泥水不断溅起,脚步声不停移动,流血的伤口不断增加,就像是一个永无止尽的螺旋。

    我不得不承认,若手中没有武器,同样是利用身体本能反应进行攻击,现在的咲夜要比我更胜一筹。现在想一想,我一直以来都没有经过正规的格斗训练,不过咲夜和八景却正经八百地上过内部的培训课程。也许这就是抵消了身体素质和性格上的差异和瑕疵后,野路子和系统派之间的差距?

    无论怎么说,变化都太大了,太令人吃惊了,已经到了完全不能归类于“进步”,只能称之为“异变”的程度。

    不能再拖延下去了,其他人不知道什么时候才会回来,如果自己在这里被咲夜打倒,就没人能够再制止可能存在的危险。

    夸克

    我挥手荡开咲夜的踢击,匕首顺势从袍袖中射出,虽然距离极近,但是因为没有用尽全力的缘故,咲夜还是避开了心脏部位,只在手臂上擦出一道伤口。即便如此,她的连贯动作仍不由得停顿了片刻。

    趁这个机会,我俯身前冲,发起为数不多的反击,试图一鼓作气将咲夜制服。

    连在中指和匕首握柄之间的丝线在雨幕中波动,划出一个又一个圈形轨迹。如同捕猎猛兽的陷阱,一旦咲夜做出惯性的攻击,就会陷入其中被捆起来。

    在身体交错的一瞬间,咲夜突然在半途停下所有的动作,如野兽般佝偻的身体挺直了,张开嘴巴,就像是在嚎叫一般。

    然而,没有声音。

    我正这么觉得,有一种嗡嗡的声音在脑海中回荡,脑袋突然变得晕眩,就好像是控制手脚的神经都错乱了,那么一瞬间,完全无法配合身体的反应。

    我清楚这一瞬间的混乱到底会产生怎样的后果。丝线组成的捕兽笼变得松散,匕首也一度失去牵扯的力量,力量和准头都发生便宜。咲夜的身体变成一串x形的重影,在我的视野中晃动,手爪从x形的中心探出来,明明在模样上还是女孩那只纤细白嫩的手,可是却巨大得几乎占满了整个视野,拥有着抓碎一座小山的气势。

    大脑还没完全从晕眩中恢复,神经信号的错乱让身体无法做出正确的应对,我似乎只能眼睁睁看着这一击落在自己身上。

    完蛋了?这样的念头闪过脑际。从头到尾都没有拿出杀死对方的决心,后悔吗?高川。

    在给出自己的回答之前,从身后飙来一道黑影,挡在我身前,却并非站在正前方,而是偏离了一些,朝巨大手爪的侧边做出捅刺的姿势。

    手爪就像是玻璃一样碎裂了,重影再一次击中在一起,凝聚成切实的身形。

    咲夜抱着右手腕站在那里,凸起在面罩上的五官露出吃痛的表情。她的手掌被一把灰色的匕首贯穿了。

    我摇晃了一下脑袋,总算是恢复过来,只听到挡在身前的黑袍人发出熟悉的声音。

    “果然是这样。”

    “阿江?”我惊讶地问道。

    “真是狼狈呢,阿川,因为是旧情人,不仅下不了手,连脑袋都不灵光了吗?”来人掀开兜帽,仍凭那滑顺的长发沐浴在大雨中。她微微侧过脸来,真的是真江,精致的脸蛋和深邃的眼眸,都没什么情绪体现。不过,正是这张面无表情的脸,以及略微带着斥责的话,让我心中松了一口气。

    这种状态下的真江,应该是没有受到分裂人格干扰,精神最集中,也最接近正常人的时候。虽然,在战斗之外的时间,这种状态出现得并不多。

    “饶了我吧,阿江。”我叹了口气,在这种情况下,任何辩解都没有意义。我勾动丝线,将匕首收回来。

    咲夜仍旧以一种怪异的姿势,歪歪斜斜地站着,她的注意力明显已经从我的身上转移到真江身上。先不提她是否还记得两人之间的冲突,但是刚被真江捅伤手掌,就足以让她在本能的状态下对真江抱持敌意。,

    不过,在和真江对峙的时候,咲夜明显多出一些顾虑而无法立刻展开进攻。

    也许,看到真江的样子,能够唤醒她的记忆吧?我如此衷心希望着,咲夜自始自终都没能认出我来,这让我多少感到悲伤。

    “刚才的攻击……是怎么回事?”我问道。

    “啊,那些重影和巨大的手吗?”真江撩了一下耳边的发丝,平淡地说:“错觉而已。面罩上只有嘴巴,并不是没有意义的。虽然听不到,但并不是没有发出声音。那种听不见的声音会对空气和感官造成干扰,从而形成幻象。所以,根据五官接受到的信息来判断她的动作是毫无意义的。”

    “原来如此,所以,才会出现觉得是躲过了,实际上并没有躲开的情况。”我顿时恍然,“不过,如果这是法术的话,应该要念诵咒语吧?”

    “她的声音在正常情况下是听不到的……所以,也无法判断她是什么时候说了咒语吧。而且,像她这种情况,将咒语转换为更加纯粹简洁的叫喊也不是不可能。说起来,真的像是女妖的嚎叫一样呢——”真江的声音带上了兴奋的感觉,紧接着发出一串高速的低吟声,若不注意根本察觉不出来。灰雾从嘴里吹出来,在手指间凝聚成数把匕首,高昂的头颅,就像是在用眼底蔑视着对面的咲夜一样,“亲爱的,让我在这里杀死这个女人,用她的内脏、鲜血和生命来歌颂我们伟大的爱情吧。”

    咲夜仿佛在回应这个挑衅般,抓住插在手心的匕首,硬生生扯出来,带出一大蓬血花,似乎在匕首的刃部带着刀刺。可是那张面罩之下的五官完全没有了痛苦的表情,变得和大理石一样冰冷和坚硬。

    她将匕首用力一握,灰色的匕首立刻碎裂成一丝丝的灰雾,融入周遭的空气中。

    呼,呼,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