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限制级末日症候 >正文 240 下降
    240下降

    我仔细观察这枚神秘芯片,发现它的大小和样式竟然和第二具男尸脑壳中的痕迹十分相似。我再次观察那个痕迹,立刻确认了这一点,看上去就像是什么人将类似这枚芯片的物体嵌入这个年轻男人的大脑中。这么做的原因,以及这枚芯片的功效无法判断,但是在这个临时数据对冲空间中进行这个实验的人一定是打着这样的主意。

    这枚神秘芯片是网络球的最新研究成果,这同样也意味着实验者制造的类似的物体并不成功,从而导致这个实验体的死亡。

    这三具尸体的伤痕和死亡证明隐约透露出实验的过程。不过,我并没有这方面的知识和经验,因此更具体的情况无法辨识出来。如果手头有工具,或许可以将名为“玛索”的女尸的脑壳解剖,来确认自己的想法——虽然有这样的念头,但是真的有工具的话,自己大概也不会这么做吧。

    这个停尸间所表露出的信息十分诡异,我根本无法从已知情报中推测主谋者的想法。我不敢掉以轻心,女孩就算不是艾琳,也是艾琳那一边的人,也就是敌人。她将我带来这里与其说是某种交换,不如说是不怀好意的算计。我没有忘记前几次追逐她的时候,将被封印的怪物们释放了出来。

    这一次她或许也打着同样的主意。利用我的迫切,将我引到这里来。虽然至今为此,并没有在目所能及的地方发现代表不详的“涂鸦”,但是前来这个停尸间的一路上,所产生的那些奇异的感觉并非错觉,感觉就像是在墓地区临时数据对冲空间里进入“街道”一样,或许这个所在也使用了类似的技术。

    回想一下吧。

    第一次放出的怪物在107室,涂鸦就明明白白刻在房门上,一眼就能看到。正是如此才让我升起好奇心,虽然有所戒备,但仍旧解开了封印,释放出虫海状态的怪物。

    第二次放出的怪物在手术室,涂鸦藏在门外无法看到的室内墙壁上,而封印怪物的是一个不起眼的箱子,加上劫后余生的松懈,才让玛索在我措不及防的情况下解除了女魔头的封印。

    第三次是在厕所的一个隔间中,同样是门上刻着涂鸦,那一次我和真江意识到危险,所以没有开启,但这并不意味着其他人不会打开。

    厕所和107室的方向正好相反,在入口的走廊中,无论选择哪个方向,都会遇到其中之一,这也意味着,第一次进入这个临时数据对冲空间的人,因为好奇心将其中一个封印打开的机率超过百分之六十。

    封印的位置和方法具备一定的心理因素,这么看待的话,就能得出它们并非偶然形成的结论。从疑似艾琳的女孩的说话和行动方式来判断,她似乎在躲避疑似索伦的男孩,这给人造成女孩在这场游戏中落于下风的印象,但是女孩要解开封印,男孩要封印怪物,而封印的地点很可能是固定的,这也意味着索伦对这个临时数据对冲空间的控制力并没有看上去的那么强大。

    从最后一次见到玛索时得到的情报来看,在这个临时数据对冲空间形成后的十年中,怪物解封和被封印一直在循环着,不断有人牺牲,但是从来没有彻底成功过。加上我在这五天中所经历的事件,几乎可以断定,就算没有墓地区临时数据对冲空间的支援,艾琳也在争夺本地控制权的战斗中占着绝对上风。

    那个男孩所做的事情,看上去是拖延了临时数据对冲空间完成的时间,实际上却一点意义都没有。从结果来看,他只是暂时保护住了自己而已。在这个临时数据对冲空间中存在的看似“人”的东西,都并非本体,而是部分意识和相关资讯组成的“思念体”而已,因此,索伦所做的事情,和他原来想要做的事情,很可能并不一致。

    我之前被表面的情况蒙蔽了双眼,以至做出错误的判断,但是现在已经完全能够理解,这里所发生的一切早已经注定。我们来得太晚了,也许可以拯救一两个人,但是不可能扭转整个事态。,

    不……至今为止,这个小镇中的人,有谁被解救了呢?一个都没有被献祭的人死了,唯一看似活着的玛索,也并非真正的活着。没有被献祭的人也被困在镇内,除非镇外的政府组织及时做出反应,否则离开小镇的几率连百分之五十都不到。就连身为安全局特遣分队的我方,在病毒爆发之前逃离小镇的时候也死掉了三分之一的人手,更勿论现在很可能包括我在内,所有人都感染了那种奇异的病毒。

    若谈到收获,也许就只是完成了安全局最初布置的任务吧——确认这个小镇发生了什么事情。

    仅能做到如此的话,我们滞留在这个小镇还有什么意义呢?我不知道荣格是否预料到这种情况,也许他有其它的目的。但是我呆在这个地方的意义只剩下一个,那就是至少要让玛索脱离这个地方,即便她无法在现实世界中存在,也至少不要被困死在这个只属于艾琳的噩梦世界里。

    所以,我才会接受了女孩的蛊惑,来到这个古怪的停尸间。

    尽管没有看到“涂鸦”,但这并不意味着这里没有涂鸦,也许它就藏在四周这些冷柜的某一格中。在这个临时数据对冲空间里,我和真江都没有办法和艾琳对抗,但是索伦还存在,也许这正是我被带来这里的缘故。就像在她的算计中,我将照片带到墓地区临时数据对冲空间,打通了连接两个临时数据对冲空间的大门,现在,她需要我做更多的事情。

    她并没有直言相告那件事是什么,所以我也无法做手脚,行假意迎逢之事。

    我知道,自己按照敌人脚步前进一定不会出现什么好事,但即便如此,也是我能够救助玛索的唯一机会。

    玛索就是诱饵,我只希望鱼钩上的不是假饵,只能坚信这个停尸间一定有找到玛索的线索。

    真江在一旁打量除了入口之外的其它三面墙壁上的冷柜。正方形的分格正好是可以容纳一具尸体的面积。每一个格子的密封都相当好,但是越靠近就越能感觉到从缝隙中溢出的寒气。似乎在这个停尸间呆得越久,温度就越降得更低,就算大门一直敞开着,也无法改变这样的趋势。

    这种感觉应该不是错觉,我发现自己呼气的时候,已经开始形成白色的雾气了,在刚进来的时候根本没有这种现象。

    我愈发感觉到情况的紧迫来,不再考虑这三具尸体的事情,也许这些尸体真的隐藏了更多的线索,但也不能否认,它们可能只是迷惑视线的工具。我拾起风衣给赤luo着身体的真江披上,然后将芯片重新塞回口袋中。片刻前还显得活跃的真江,这时却又好似又冷又饿的可怜样子,抱着膝盖靠着病床的一角坐在地上。

    她又陷入自己的世界,开始说那些我听不懂的呓语了。

    我也开始在四周寻找其它可疑的线索。冷柜从地板一直耸立到天花板上,接触的地方没有一丝缝隙,没有工具和足够的人手不可能搬动它们,而停尸间中除了三个病床和这些冷柜之外,也没有其它的东西。所以,唯一能做的,就是将装尸体的隔间抽出来逐一检查了。

    不过,涂鸦和怪物也同样可能存在冷柜中。

    我开始用手敲击每个冷柜格子,从发出的声音来判断这些格子是否会有所不同,太高的地方就将病床推过去垫脚。这么做也许对死者有些大不敬,而且站上去的时候,总会因为太过在意这些怪异的尸体,有一种阴森的感觉,似乎脚边的尸体随时都会活过来一样,不过我还是压抑住发毛的感觉,将能做的事情都做了。

    结果一共发现两个格子有异于其它,里面似乎没有尸体,显得空荡荡的。

    我犹豫了一些啊,抓紧匕首,用力抽出其它格子的其中一个。

    白色的浓雾沉甸甸地从棺材一样的抽屉里溢出来,直落到地板上,好一阵才散开。

    冷气弥漫的棺材中有一个巨大的塑料袋,虽然材质看上去是透明的,却因为结了一层霜,白茫茫的只能看到内里的人形轮廓。我拉开拉链,装在塑料袋中的果然是尸体,一个老男人,大约六十岁上下,古瘦嶙峋,在记忆中没有印象,他的额头上明显有被缝补的痕迹,应该也接受过开颅手术。我陆续拉开其它装有尸体的格子,发现里面的尸体上的伤痕和病床上的两具男尸相似,大概都是失败的实验体吧,不过没有女尸的类型。,

    不知道和我所认识的玛索有什么关系的女尸显然十分独特。

    说不定再过一会,会产生尸变的就是这个“玛索”也说不定——我在心中暗暗祈祷这样的事情别发生。

    装有尸体的冷柜被打开应该没有问题,我将冷柜格子推回去,把注意力再一次放在唯二的两个空格子上。

    两个格子的标号分别是15和23,都是正好位于胸腹之间的高度,一个位于从门口进来时的左侧,一个就在入口正对面。

    我确定真江仍旧坐在病床的脚边后,将15号格子抽出来。

    运气太差了

    我真希望自己看到的东西都是幻觉。

    冷气满溢的金属棺材中没有塑料袋,也没有尸体,但是在本应该是尸体头部的位置,在冷雾尽泄的时候,隐约浮现出一副笔法幼稚的涂鸦——一个根本分不出是男性还是女性的火柴小人,四肢和身体仅仅用最简单的线段象征出来,以及在之前的涂鸦中都出现过的怪物。唯一有所区别的地方在于,火柴小人和怪物手拉手,一副和乐的模样,充满了某种强烈的暗示意味。

    我几乎是刚看清涂鸦就将这个格子推了回去,虽然表面不动声色,但是心跳的沉重得好似在内部捶打胸口一样。不妙的预感成真了,就好似耻笑我一样,这个格子刚关上,除了三张病床上的尸体外,所有装有尸体的冷柜格子都发出锵锵的响声。

    就好似里面的尸体用力推攘自己的棺材,随时都会跳出来一样。

    哐哐哐——砰砰砰——喀啦喀啦——

    当我拉起真江朝23号格子跑去的时候,靠近门口的一个冷柜格子成功弹了出来。就算在密集的碰撞声中,拉链被拉开的声音仍旧清晰可闻。

    嘶——

    就在这个时候,我已经拉开了23号格子,里面没有尸体和装尸体的塑料袋,但同样的也没有涂鸦,彻底的一无所有。然而随着格子的抽出,整个房间宛如地震一样动摇起来。我的心情十分紧张,虽然经历过许多诡异危险的事件,但是停尸间闹鬼一样的动静仍旧令人心中发麻。

    不停有冷柜格子弹出来,尸袋的拉链被拉开。最先被打开的那个冷柜格子里,已经有一只手臂伸了出来,紧接着是另一只,攀住棺材的两侧,想要将身体从冰冷的白雾中撑起来。生硬的关节发出脆裂的声音,好似没有上过油的生锈机械,僵硬地扭转着。

    我推动病床,将一部分冷柜格子撞回去,然后将更多突然弹出来的冷柜格子推回去,同时环顾四周,想要找出到底是什么变化造成了这个房间的异常震动。

    真江一点反应都没有,就像无知无觉的木偶一样,背对着我站在原地一动不动。但是在她的前方,冷柜的一部分格子向内滑去,就像有人从对面将它们抽了出去一样,空出的位置刚好可以挤入四个成年人。

    我再顾不上将自行弹出的冷柜格子推回去,下意识冲回真江身边,拉着她一起钻进那片空洞中。刚站定,脚下立刻一沉,地板缓缓地开始下降了。

    已经有许多尸体从自行弹出的冷柜格子中直起身体,他们的动作很僵硬,似乎被冻久了,脑袋也不太灵活,刚爬出来就摔倒在地上。不一会,扑通扑通的撞击声就响成一片,下面的尸体刚要站起来,就被上方落下的尸体撞倒。甚至有的尸体正好跌落在下方的格子中,将正准备起身的尸体压了回去。

    这些尸体和曾经见过的丧尸有所不同。虽然同样的行动迟缓笨拙,然而他们的身体却维持着死亡前的完整和健康,粗略看去,无论肌理还是肤色都和正常人没什么区别。没错,这些尸体的伤口和病床上的前两具男尸相似,但是在形体方面,却和另外那具女尸有着共同点。

    女尸并没有如想象中爬起来,大概是失败品吧,但是从面前骇人的景象来看,显然这些藏在冷柜中的尸体都是成功的,至少它们站起来了。

    可是,我却觉得不应该仅此如此。如果说这些尸体都是病床三具尸体所表露的实验的产物,那么他们的脑壳中说不定都装上了和网络球制造的神秘芯片类似的东西。但是那些东西应该是有缺陷的,所以,这些看上去像是丧尸的东西,也是充满缺陷的产物。,

    只是丧尸并不能体现这个实验的独特性,单纯制造会走路的尸体之类的东西,就算是在和现实有所区别的临时数据对冲空间里也应该有更简单可行的方法。这样的技术,即便在现实中,也不可能作为承载了网络球最新技术的神秘芯片的功用。

    而且,若将这些看上去根本没什么战斗力的尸体当作被封印在此处的怪物的话,也未免弱小得令人意外。之前被放出来的怪物,无论是虫海也好,女魔头也好,根本不是入侵者能够正面抵抗的东西。

    视野在缓缓下降,以相对速度来看,这些从棺材中爬出来的尸体是不可能攻击到我们了。就在胸口已经降到和地面平行的时候,那些尸体再一次发生变化。它们开始呕吐,密集的丝线从嘴巴中吐出来,不一会就将身体给包裹起来。

    在我的视线彻底被遮蔽之前,大部分落在地上的尸体全变成了茧一样的东西,堆叠在一起的尸体所形成的茧甚至融合在一起。白色的凝固物好似雪花一样连接着每一个茧,将地板、墙壁甚至天花板的一部分都覆盖起来。

    我不知道这些尸体从茧中孵化之后会变成什么东西,但料想一定不好对付。

    放出这些东西就是那个女孩想要我做的事情吗?我的谨慎、思考、选择和反应都在预计之中吗?

    这些问题无法得到解答。不过有一点是确定的,她无法自己做到这些事情,所以必须依靠我来做。

    我希望,这真的是她最后的算计,而自己和真江此时前往的地方,就是玛索的所在。

    头顶上方的最后一丝光线也消失了,黑暗并没有持续太长时间,从墙壁上浮现暗红色的光芒,我听到了轻微的机械运作声,四壁原本是干净的,但是很快就变得肮脏起来。并非是下降的缘故,更像是从墙壁中长出血肉脓包和青黄色的苔藓,不断有汁液从墙壁上流下来,令人不由得尽量停靠在正中心的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