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限制级末日症候 >正文 243 安全评估
    243安全评估

    小斯恩特的尸体摔在地上,没有半点声息,但是我却不能就此肯定这个男人就这么死掉了。这具尸体没有流血,也看不到任何内脏,仿佛一具傀儡。我还记得他不止一次被击中致命要害,却从没有真正死亡过。但是六个安全代理素体仿佛已经认定小斯恩特已经没有威胁,齐齐朝我们走来。他们的动作不快,可是却给人一种沉重的压力。

    距离它们最近的我和玛索都不由得逐步后退,玛索再次使用电击鱼枪进行攻击,然而矛矢根本无法击穿它们的外壳,那种构成它们身体的特殊材质极为坚硬,只有跳跃的电弧似乎让它们稍微难过了一阵,步伐停顿了一下,但随即又一步步地走来。

    我将匕首朝貌似玛索身体改造而成的女性安全代理素体掷去,却被她一把抓在手中。使魔化成的匕首也无法给她造成任何伤害,这并没有出乎我的预料。我不止一次和死体兵交过手,目前为止,只有临界兵器能够给其造成致命伤害。这些安全代理素体显然采用了制造死体兵的相关技术,外壳有这种硬度也是理所当然。

    虽然匕首无法给这只安全代理素体造成有效伤害,但是这只安全代理素体的反应看起来有些迟钝,在抓住匕首后立刻被丝线缠绕起来。它并非没有挣扎,然而在使魔感应的控制力下,丝线根据我的想法不断交错缠绕,将关节部分束缚起来。

    正当我以为这个试验成功的时候,这只安全代理素体的关节突然反转,巨大的力量从丝线上传来,虽然我用尽了全力,还是被它扯飞起来。这些家伙果然和人类大不一样,这个念头划过脑际的时候,我已经被狠狠甩入构造体垃圾中。

    巨大的碰撞声在耳旁响起,随之而来的是背脊似乎要折断一样的痛楚。这些构造体的材质果然同样坚硬,反作用力让我的五脏六腑好似燃烧起来一般,全身上下疼痛无比,一时间无法站起来。

    使魔变成的丝线十分断裂,关节式捆绑似乎也并非完全没有作用。无论安全代理素体如何挣扎,都没有将这些丝线扯断,然而它的力量太过强大,在彻底被捆成粽子之前,我再一次被她甩了起来。

    我已经被砸得头晕脑胀,如果说这种蛮力的打击不能让我产生任何恐惧,那一定是自欺欺人,撞向那些构造体垃圾的时候,快速在视野中掠过的棱角让我心生寒意。这个身体虽然经过强化,就算砸断背脊也不一定会死掉,但是脑袋和棱角发生碰撞的话,一定没办法活下来。

    “高川”玛索的惊呼声传来的时候,我的身体猛然落入一个柔软的怀抱中。

    虽然被这人从身后抱住,看不清她的模样,但是在这个肿瘤区,能够在千钧一发之际救下我的女人也只有真江了。身体尚在半空,她就已经用右手将丝线缠了好几圈,一落地就拔河般用力扯起来。

    安全代理素体站得很稳,然而在真江突然爆发的力量下,脚底却不住向前滑动。

    这只安全代理素体被我和真江缠住,但是另外五只却根本没有解救同伴的想法。其中三只安全代理素体重施故技,将手中的柴刀投掷过来。虽然它们的移动能力不高,但是投掷的力量惊人,就像是射出的炮弹一样。

    我和真江刚扑倒在地面上,柴刀便从头顶上飞过,在身后发出噗哧的一声。

    我回头望去,只见两名番犬部队的士兵被拦腰斩成两截。这些士兵长期服用**药“乐园”,体质、反应和经验远超一般人,然而仍旧来不及闪躲。而且,这两名士兵正是拥有最后两具电击鱼枪的人,矛矢已经插进鱼枪中,这两名士兵适才似乎正打算发动攻击,就被安全代理素体先发制人杀死了,让人不由得猜测这些安全代理素体的攻击目标是否存在某种规律。

    鱼枪刚掉在地上,立刻被身旁的人拾起来。同样拥有电击鱼枪的玛索却躲过了这一击,也许是她身上的那种奇异而臃肿的战斗服装产生了效用吧,她趴在地上配合拾起鱼枪的士兵扣下扳机。,

    虽然之前心存侥幸,这些安全代理素体或许可以辩明敌我,但现在的情况已经明显表示,它们将我们所有人都列入排除名单中了。

    玛索射出的矛矢击中和她长相相似的安全代理素体的额头,绽放的电弧立刻将她的头颅笼罩成一团,这一次似乎产生了效用,我明显感觉到丝线上传来的扯力减弱了。虽然通过丝线传来的电力让我的毛发都竖了起来,使魔感应中也传来极为不舒服的感觉,然而真江却完全没事般,一鼓作气将这只安全代理素体拉倒在地上。

    我强忍不适,指挥丝线不断增长,将她一层层裹起来,形同一只大茧。一开始还能感觉到挣扎的力量,但茧中的动静很快就停息下来。

    似乎捕捉成功了?直到真江将这只大茧拉回来,我才确信这一点。

    然而射向其它安全代理素体的矛矢却完全没有起到作用,被这些人形怪物一挥手就扫开了,两者比较起来,这只和玛索相似的安全代理素体在能力方面明显所有削弱。

    我突然意识到,如果茧中的安全代理素体真的是以玛索的身体为素材制造而成的话,那么自己在这个临时数据对冲空间中的任务就切实地完成了。

    这个肿瘤区的规则和墓地区临时数据对冲空间相似,这意味着这具安全代理素体可以存在于现实世界中,而并非如同思念体一样,一旦离开山顶区临时数据对冲空间就会消亡。玛索想要重新变成*人类大概已经不可能了吧,但是如果能让“思念体玛索”回到这个躯壳中,或许可以让她作为拥有完整人格的安全代理素体形态生存下去。

    既然玛尔琼斯家拥有将人格意志和**分离的技术,那么将人格意志重新装回躯壳中的技术也一定存在。

    玛尔琼斯家让间谍窃取的网络球最新研究成果,很可能就是关于这方面的资料。

    网络球一定会对玛索现在的状况有兴趣,而且席森神父之前提到过,组织对人格技术的研究站在最前沿的位置上。

    虽然安全代理素体并非是人类的存在,无法在正常人类的社会中生存下去,但是这个身体拥有强大的力量,一定会得到网络球的接纳。

    剩下的问题就是,如何安全地携带“思念体玛索”离开这个地方。

    面对五只安全代理素体的步步紧逼,在没有临界兵器的状况下,我们不可能是它们的对手。也许可以通过来时的道路离开这个肿瘤区,可是一旦离开这个地方,很可能就会失去回到现实的机会。

    索伦的状况不明,现在只有席森神父知道离开这个地方的途径了。然而,他们是以**的状态进入这个肿瘤区的,我不能肯定身为思念体的我、真江和玛索可以通过他们的渠道离开。

    最稳妥的方法,仍旧是唤醒索伦。我一边思考着,一边背起素体茧,同真江一起朝玛索的身边汇合。

    就在这个时候,空间中再一次传来机械人声。

    ——安全评估,威胁等级4……

    还没说完突然中断下来,不一会,埋在构造体垃圾堆中的屏幕猛然提高了亮度,整个空间都笼罩在一种令人不安的红色中。我注意到屏幕中的数据流变得不稳定,时不时产生断流,随后又出现几行乱码一样的符号。这些乱码在几个呼吸间就剧烈地繁殖起来。

    安全代理素体在发生异变的时候,好似受到了干扰,如同断线的木偶般静止下来。

    所有人都在小心翼翼地等待后继发展,似乎没有一个人打算立刻离开。

    ——严重警告,防火墙失效中,核核心程式解锁率超超超过百分之五十。安,安全全全全评估,威威胁等等等等级6,持续上升中……

    再次响起的机械人声磕磕巴巴,似乎随时会消失的样子。

    它口中的威胁等级在十秒内就数到了九。整个肿瘤区产生强烈的震动,好似忍受着痛苦般,不断地颤抖。堆积起来的构造体垃圾不断在震动中坍塌,发出一阵阵轰鸣声。情况显然十分不对劲,我看到席森神父的脸上并没有太多的喜悦,反而愈加凝重起来。

    我开始不确定,这是否是他和小斯恩特想要的结果了。

    “发,发生了什么事?”玛索显得有些不知所措,她脚下的构造体垃圾突然下陷,差一点就要跌倒在地上。

    “席森”我朝不远处的神父大叫道。

    “很遗憾,和我想的有些不同。”席森神父悬浮在半空,脸色有些迟疑。

    机械人声没再响起来,耸立在索伦身边的圆筒全都被震倒了,那个月牙形设备阵列的指示灯疯狂地闪烁,给人一种随时会爆炸的感觉。就连躺椅中的“索伦”也像是抖糠一样痉挛起来,即便在这个时候,仍旧无法让人感到这个身体是拥有感觉的生物,仿佛那种痉挛仅仅是身体神经的反射。

    我一直都在怀疑,这个“索伦”是不是早就已经死亡了。就像玛索被分离成“思念体玛索”和“安全代理素体”两个部分,他的人格意志变成了我所见到的男孩索伦,而**则变成了设备阵列的一部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