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限制级末日症候 >正文 244 最终安全构造
    244最终安全构造

    谁也不知道周围这些构造体垃圾中有多少显示器,警告的红色荧光几乎笼罩了整个肿瘤区,站在垃圾山上,如同踩在银河星光之中。震动没有停止,山丘一样的构造体垃圾不断被震落,除了悬浮在半空的席森神父,地面上每个人都在努力稳住身体。安全代理素体完全停止运作,但完全不能给人带来安心感。

    前方设备阵列不断迸射出电光和火星,发出巨大的杂讯声,似乎随时会被烧焦一样。接线陆续从躺椅中的人体上弹出,发出一连串哒哒哒的声响。接口处也随之变色,空气中也开始弥散出一股焦味。

    躺椅旁断成两截的小斯恩特的尸体也在这个时候发生变化,尸身的密度变得松散,不一会就如同灰烬一般向内塌陷下去,被风一吹就迅速消散了。

    这副场景让玛索看得目瞪口呆,但是这反而更让我确信小斯恩特没有死亡。

    “席森神父,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我沉声问道。

    “真是麻烦,每次遇到你和小姑娘都没什么好事啊。”席森神父没有正面回答,只是略显烦恼地苦笑。

    “你的意思是都是我的错?”我盯着他说道:“现在这种情况是你和小斯恩特造成的吧,小斯恩特给索伦注射了什么东西?”

    “不,应该说,高川先生,是你把糟糕的东西带进了”席森神父正视我道,从他脸上看不出半点推搪和做作。

    我并没有立刻反驳他的话,因为他说的并非毫无可能。我想起自己来到这里的经过,疑似艾琳的女孩将我和真江带到停尸间,我们才会进入这个肿瘤区。一开始我就对她的作为心存疑虑,并做好了最坏的打算。现在的变化若说完全不在我的估计中,那一定是谎言。就像第一次进入墓地区临时数据对冲空间时,将艾琳的照片带进去一样,这一次很可能也给肿瘤区带来了一些不详的物事。

    然而,这些个不详的物事到底是什么,我完全没有头绪,因为我的身上并没有明显可疑之物。

    不,反过来想想,如果席森神父没有说谎,现在的异状真是自己带来的某种东西多导致……那么,自己身上最可疑的物体是什么?我看向真江,她似乎感觉到了什么,从外套的口袋中掏出那枚神秘的芯片。

    原本死物一般的芯片,此时宛如和整个空间的异状发生共鸣,表面上正浮现一条条光状的回路。

    遍布四周的显示器陆续发出噼啪的脆响,电火花闪烁的同时,不少屏幕四分五裂,并从机器内部升起一缕缕的黑烟,一个紧接着一烧坏。警示的红色荧光暗淡下来,最终让整个空间陷入一片昏暗,仅有为数不多的柱形灯光从构造体垃圾中射出,空气中的烧焦味更加浓郁了。

    不知道是设备阵列,还是在躺椅处传来机械人声,在寂静的空间中格外清晰。

    ——警告,核心程式进入自毁倒数,最终防御程式启动,安全代理素体重启。

    伫立前方的五具安全代理素体将身体直起来,被我捕捉的那具和玛索相似的安全代理素体也开始蠢蠢欲动,为了以防万一,我再次用使魔转化成的丝线将茧壳增厚。前方的安全代理素体并没有立刻对我们发动攻击,反而汇集到躺椅处的人体边,分别按住那人的手脚和身体。在众目睽睽中,它们的躯体开始分解,外壳变成甲片,露出内脏一样的导管,彼此缠绕起来,将躺椅中的人体除了头部外的地方包裹起来。

    正当我们警惕地注视着那边的变化时,真江手中的芯片突然悬浮起来,冒出一串串的光芒状态的符号,这些符号以双螺旋的形态交错,就如dna一般。直到整个螺旋彻底脱离芯片,芯片才重新落回真江的掌中,而芯片表面的光状回路也彻底消失了。

    “这,这是什么鬼东西?”玛索错愕地盯着悬浮在半空的dna状未名符号,失神地问道。我看得出来,事情发展到这个地步,她已经彻底手足无措了。

    地面的震动变得更加强烈,构造体垃圾一个接着一个悬浮起来。心中警铃大作,我顾不得回答,拉着她就和真江一起朝外围跑去。不止我们三人,存活下来的两名士兵也和席森神父也在远离dna螺旋状的光芒符号。我们刚离开那个位置,原先所站的地方,构造体垃圾在一股莫名的吸力下,不断向上耸起,形成一个巨大的山包将那团dna螺旋包裹起来,还不断有更多的构造体从四周向那个山包飞去。,

    当山包的高度快要抵达肿瘤区的顶部时,地面上的构造体垃圾已经所剩无几。构造体垃圾的堆积十分紧密,但是当整个山包产生形变的时候,构造体的表面也开始扭曲起来,那种柔软的感觉人联想到奶酪,然而我们都知道,这些构造体实际上是多么坚硬。

    构造体之山在蠕动中渐渐形成一个人形的轮廓,手脚、身躯和头部不断变得清晰。不仅是这里,五具安全代理素体和躺椅中的人体结合而成的东西也正在发生同样的变化,尽管没有吸附构造体,从而造成体型上的差距,却早一步呈现出完整的形状——并不是完全的人形,体型显得高瘦,虽然有双臂和头颅,整体却更像是一座高塔,腰际以下的部分根本就没有分成*人的双腿,而是凝聚成一整块,宛如和地面嵌合在一起。从背脊蔓延到脑后,以及手背上有参差不齐的骨刺状物体,显得十分狰狞。它的头部仍旧带着之前的仪器,脸部被护目镜一样的物体遮蔽,看不清面貌,但和巨大的身躯比较起来仍然显得体积过小。

    这个怪物从外表判断,应该是男性吧,但是无论如何都无法联想到曾经见过的男孩索伦。而构造体之山所形成的怪物在形状上更加贴近人类,虽然高度几乎抵达肿瘤区的顶部,但是体态却十分匀称,呈现出女性的外表,脸部五官也完全勾勒出来,令我感到十分眼熟。

    我很快就想起来了,不是在这个临时数据对冲空间里出现的女孩,也并非照片里中年的艾琳,而是由巴赫通过电脑还原出来的年轻时的艾琳。

    一个由无数的构造体组成的巨大艾琳,宛如传说中的古代巨人,大概有二十多米吧,站在她脚下的我们就如同蚂蚁一样渺小。

    “情报重组了吗?”席森神父的自言自语声传到我的耳中。

    这就是被我带进来的不详之物吗?我望着那巨大得不知道该如何才能消灭的身躯,不由得咽了一下唾沫。本应是保存着网络球最新研究的神秘芯片,却在我们的面前释放出这个巨大的怪物。之前的dna螺旋符号显然就是构成这个巨大艾琳的核心,然而,那到底是芯片原来就保存有的东西,还是之后被录入的?按照之前对芯片中所保存的内容的推测,应该和人格技术有关,那么dna螺旋符号就是艾琳人格在这个临时数据对冲空间中的体现?

    不是思念体形状,而是一串完整的基因?

    我曾经在这个临时数据对冲空间中见到的女孩,在相貌上和中年的艾琳并不是十分相似,因此,这个巨大的构造体艾琳是我第一次真正认知到,艾琳就在这里。

    与之相比,反而无法肯定,那个由安全代理素体所形成的怪物就是索伦了。它已经连人类的形状都快要失去了,之所以呈现这样的形状,令人不由得猜想是否发生了人格情报上的缺失或扭曲。

    这样的“索伦”,还是当初和玛尔琼斯家对抗的那个男孩先知吗?

    ——核心程式自毁倒数计时六十秒,最终安全警卫完成度百分之八十,能量输出抵达临界点,持续时间六十秒。

    平板冰冷的机械人声从怪物“索伦”的身体中传出,位于它身后的设备阵列在一阵剧烈的电火花迸射中彻底销毁。

    巨人艾琳猛然挥起拳头,朝怪物索伦发起攻击。怪物索伦虽然高度只抵达艾琳的胸口,就像一个侏儒般矮小,但是外壳质地的硬度却毫不逊色。它并没有生受这一拳,在被击中之前,身前的空气一阵扭曲,浮现出一个半透明的球形护罩。拳头击打在球面上,仅仅让外壳泛起一阵涟漪,无法再进一步。

    怪物索伦抬起右手,这只右手比左手长出一截,没有手掌,因为从手肘开始,整个小臂就是一个长匣形状,宛如枪械的怪异武器。在巨人艾琳的第二拳落下之前,这把武器射出一道光线,眨眼就穿透了巨人艾琳的拳头,更是贯穿了整只手臂,从肩膀后飞出后,又贯穿了肿瘤区的外壳,留下一个直径一米的洞眼。

    这种攻击和防御一体的模式,让我瞬间想起了那把刀状临界兵器。

    “是重粒子放射兵器?”席森神父的声音有些干涩,“这种东西也能制造出来吗?”

    “重粒子放射兵器?那是什么?”

    “临界兵器的一种,在末日幻境中的统治局资料库里有记载,但是看到实物还是第一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