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限制级末日症候 >正文 250 感染者
    250感染者

    女人终于从地上爬起来,嘴巴发出嘶哑的声音,就像是喉咙中塞了一把锯末。她匍匐在柜台上,随后响起抽屉拉开的声音,她的左手在里面翻了几下,掏出来时拿着一把手枪。我不动声色用猎枪顶住她的后脑勺,她没有如我所想的那般受到惊吓,只是慢腾腾将身体转过来。

    这下我终于瞧清楚她的相貌了。姿色比起从身后看去时感到稍有不同,但也绝非惊悚片类似场景中那般丑陋可怖得令人大吃一惊,只是眼眉之间充满棱角和戾气,和身材的纤细柔弱截然不同。大概只是额头擦破了皮,没有太严重的伤势,凝固在左半边脸上的血污将睫毛给沾了起来,显得狰狞。

    女人的目光落在眼前的枪口上,又慢慢抬起来,没有任何恐惧之色,什么表情都没有。

    “你是谁?这里发生了什么事情?”我一字一句地说。

    女人发出一种低沉的,宛如野兽嘶叫,但又充满语言韵律一样的声音,让人感觉她并非丧失理智,而是在说一种偏僻部落的方言。当然,她的穿着和持枪的动作都在表明,她不是是从原始森林中某个未开化的部落里跑出来的野蛮人。此外,也不像是玛尔琼斯家巫师组织的内部成员。

    虽然这个想法有些荒谬,但我忍不住去猜测是否就是她干掉了这个冷饮店里所有的人。

    我不知道女人对我说些什么,从她充满攻击性的眼神来看,似乎她也没有听懂我在说些什么。

    这个女人给我的感觉很糟糕,并非说她的态度十分不友好,而是因为她虽然在外表上看似能够交流,但本质却给人一种严重的隔阂感,仿佛不仅语言,就连喜好和憎恶的情感也是背逆的。如果要说说我的心里话,那就是我们眼中的世界没有任何共通性,导致产生一种类似“第一眼就产生毫无理由的厌恶”的情绪。

    这个女人此时的状态,以及这种油然而生的情绪明显不正常。我不想被这种情绪主宰自己的行为,所以尚能够压抑住这种情绪,不立刻扣下扳机。不过我想,换作其他普通人处身这样的处境,不太可能拥有这种理智。我知道这个女人有百分之九十的可能就是神秘病毒发作的病人,或许正是这种无法沟通所导致的厌恶让人变得狂暴——一种传染性的攻击情绪,令每个人,无论是正常人,还是病患者,都在想方设法将彼此陷入死地。

    我甚至觉得她其实觉得自己才是正常的,而我才是暴徒,就像是精神病人陷入自我的幻想。

    这种直觉也许并非是全然荒谬的,神秘病毒导致感染者昏迷,并非是体质衰弱的缘故,而是让大脑和神经产生病变,导致精神状态发生某种变化。不过,这种联想并没有足够的依据,镇上的医院并不缺乏有能力的医生,他们对病患观察研究了一个晚上,如果他们没有在突然性的病毒爆发中全部死掉,或许能够揭开谜底。

    我对这个女人有些好奇,想弄明白她身上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不过现在还是赶紧和荣格他们汇合为好。

    就在我为是否要杀死这个明显对我充满敌意的女病人而苦恼时。她突然扔掉手枪,下一刻就抓住了猎枪,从枪身上传来的力量比普通壮汉大得多,若非我的力量也不小,势必会被她将猎枪给扯掉。我没有立刻反击,想看看她到底还能做些什么,然后,在我惊讶的目光中,枪管仿佛橡皮泥做的一样被她拗弯了。

    变化不过是一眨眼的功夫,换作普通人肯定来不及做出反应。我松开猎枪的握柄,女人的身体在惯性下向后摇晃,被柜台挡着没有倒下,猎枪却被她扔在墙壁上,砸坏了一副画框,一同摔在地上。她的动作十分蛮横,但没有太多的技巧,这让我觉得她的确只是一个冷饮店的女服务生而已,意外获得了力量,却没有经过任何训练。

    战斗的方式稍显粗糙,不过扔掉手枪试图引开我的注意力的行为值得玩味。她的反击的确经过思考,加上她的反应和力量的确远超普通人,所以对付普通人的时候成功几率很大。这更让我确信了,这个女人就是杀死店里其他人的凶手。我可不觉得每个狂暴者都会拥有这般强横的体质、本能和冷静敏锐的头脑,否则警方可要大伤脑筋了,幸存者所要面临的境况也要糟糕百倍。,

    “你听不懂我在说什么,是吗?”我一边说着,侧头让过她的直拳,直接用额头和她的脑门撞了一下,她的身体再度失去平衡,趴倒在柜台上。当她想要挣扎起来时,我伸手卡住她的脖子,任凭她徒劳地用双手捶打我的身体和手臂。

    我将女人的脑袋扳回来,撑开她的眼皮,恶狠狠地直瞪她的眼眸。她的视线立刻变得散乱,向两侧游移,露出一种看到了深深的厌恶和作呕的表情,甚至连五官都明显皱了一下,就像是看到了某种恶心的东西。

    我发现她的眼皮底并非正常的粉红色,苍白中,有一条条丝虫状的黑线,而眼白部分染上淡淡的黄色,我觉得这并非是天然的色泽。

    她期间也还给我来了一个狠狠的撩阴腿,结果被我用大腿用力夹住。她的一只手骨折,另一只手也被我禁锢住,就像是无助的大白虫一样在我的身前扭动。我观察了她半晌,她的反抗这才变得微弱下来。

    “我没有恶意,我觉得我们还是可以沟通的,虽然有些麻烦。”我没有做出更进一步的伤害。因为想要验证自己的想法,所以营造出一种强势的控制力和善意。这种做法看上去挺有成效,她的目光开始和我接触,虽然仍旧充满厌恶的情绪,但却开始掺杂某种疑惑。

    我知道她是无法伤害到我的,即便让她拿着一把机关枪。我毫不迟疑松开她,她反射性要躲得远远的,却被横出脚绊了一下,及时攀住柜台才没摔倒。她当然没有好脸色给我看,但是我当着她的面从地上拾起那把手枪,并强硬地塞进她的手中时,她表情中的惊疑成份更加浓郁了。

    女人回过神来,就像是被蛇咬了一口般将持枪的手缩了回去,又慌乱地伸出来指着我的脑袋。这时响起昭示客人进门的铃声,真江正拖着巨茧和席森神父大大赤赤地走了进来。

    女人的手枪立刻转向真江,这时我从旁边扶起一张椅子,她便又有如惊弓之鸟地将枪口转了回来。我当然毫无惧色,真江更是面无表情,直接将巨茧和席森神父的身体如垃圾般扔在地上,径自走进柜台后找饮料喝,就像这家店是自己开的一样。

    女人显然被这种反客为主的表现弄得不知所措,不过她似乎也开始理解到我们并没有恶意,所以,虽然仍旧维持着相当的警惕,但是态度已经稍微变得柔软起来。她脸上的表情如走马灯一样变幻,然后再度蹙起眉头,一副痛苦的样子。显然,失去最初的求生和抗争心理后,身上伤口的痛楚重新变得明显起来。

    手臂折断可不是那么好受的,她来回对准我和真江的枪口无力低垂了一些,当我的手放入口袋中时,她又明显紧张起来,直到我缓缓掏出那本情报局的证件。

    “如果你可以看得懂的话……”我说话的时候一直盯着她的眼睛,再一次确信,她的确听不懂我在说些什么,就像我听不懂她的说话一样。

    我将证件扔过去,她立刻侧身让开,就像是扔过去的是一条毒蛇。证件啪的一声落在柜台上,我在她的目光望来时,朝证件抬了抬下巴,示意她去看看。我只希望她的病症可别严重到,连正常的文字都认不出来了,否则只能重新想想更好的办法。

    情况比我想象中更好,女人小心翼翼地,宛如证件上满是大小便一样,用手指捏住一角拉过去,目光闪烁着,时而看向我,时而确认证件。气氛僵持了一阵,随着她的情绪变换而开始变得缓和。

    女人发出那种独特、粗犷又原始的声音,我摊开双手,故意露出茫然和无奈的表情。她犹豫了一下,尝试着放下枪,见过我没有进一步的动作,便俯身在柜台上,再次拉开抽屉,取出纸和笔。

    女人再次看了我一眼,皱了皱眉头,在纸上写了一句话,然后将纸笔都扔过来。

    我接住一看,上面这么写着:

    ——你是人类?

    我觉得自己应该惊讶,但实际上,并不是十分惊讶。回想起她当初看我时的眼神,已经证实了这样的征兆——我们眼中的世界并不一样。,

    ——是的,我是人类。我眼中的你也是人类,你眼中的我是什么?

    女人接回纸笔,目光落在那行字上,身体顿时僵住了,用手捂住嘴巴,紧接着又颤抖起来,缓缓将纸笔放回柜台上,双手掩住脸庞,双肩不住地抽*动起来,发出呜咽声。她就这么压抑着声音哭泣了好半晌,才胡乱抹了脸,将头抬起来,再三打量着我,眼神充满了我所不能理解的复杂神色——恐惧、恶心、悲哀,许许多多的色彩混淆成一片浑浊,就这么呆愣着。

    良久,她拿起纸笔,在上面写了字,又划去,又写字,反复几次才收起笔。即便是在这个时候,她仍旧对接近我抱有强烈的抗拒心理。那并非纯然是一种对陌生人的警惕,而是看到某种恶心的食物乃至于不想靠近的情绪。

    我被这样的眼神盯着,只觉得空气充满了压抑,偏偏心中又充满好奇心,想要了解她到底看到了什么。

    ——怪物。她的回函中只有这个词语,那些写了一半又被划掉的字母似乎是用来形容“怪物”的样子,然而此时让我感觉到她眼中的“我”是何等可憎怪怖得无法形容的感觉。

    我们就这么用纸笔进行交流,得知她的名字是格雷娅,是这家冷饮店的店主兼任服务生。正如我当初的直觉一样,在我眼中行动和精神状态怪异的她,其实并不缺乏理智,虽然有时会感到有一种暴躁的情绪,但并非完全无法克制下来。

    她向我描述了暴*当时的情况,在我们前往山顶公寓之后,陆续有人返回自己的房子和店铺,刚入夜的时候,许多商店就已经重新开门营业了,这家冷饮店就是其中之一。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客人带来传言,说是没有昏迷者可以安全离开,并相约在晚上九时的时候结伴离开镇子。虽然不是每个人都相应这个号召,尽管如此,在约定的时间段仍旧有许多人踏上前往镇外的道路,并和警方和巡夜人发生争执。

    具体情况并不了解,格雷娅并没有加入那些人,只是争执发生的十几分钟后,更大的骚乱就连这边都听得一清二楚。枪声、哀鸣、死亡前的惨叫,野兽一样的呼号,让留在店里的人畏惧不已,纷纷结帐离开,街道上零星的行人也撒腿就朝集中地跑。

    可是就在她打算打烊的时候,街道上突然变得混乱起来,听人们叫喊,似乎是警局和医院方向的集中地受到攻击。前往集中地的人流和从那个方向逃离的人流碰撞在一起,混乱仿佛是在眨眼间就到了**。不断有人被杀死,根本分不清到底是谁下的手,在格雷娅眼中,几乎所有人都是暴徒。

    格雷娅紧紧关上店门,想找个隐秘的地方躲起来,就在这个时候发出剧烈的爆炸声,当她正要转头察看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有什么东西砸碎的窗户玻璃。格雷娅只感觉额头一震,就陷入昏迷中。

    接下来的很长一段时间,她都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只觉得眼前有人影在晃动,但更多的是奇形怪状的肉块。人影和肉块搏斗,那些肉块被击中时,就像是松散注水的猪肉一样,四分五裂,溅得到处都是。地板上,墙壁上,桌椅,玻璃,所有可以看到的东西,迅速长出一层散发着腥臭的血肉。

    整个世界在她恢复意识的时候,已经变得恐怖如地狱一样。空气的味道,万物的形状,听到的声音,都和正常的世界截然不同了。

    她不得不在和那些怪物搏斗,在期间意外发觉自己的身体变得比以前更加强壮有力,看似恶心恐怖,由无数肉块组成,又像是细胞恶性繁殖而变得臃肿的怪物并不是预想中那么强大。她想要拿藏在抽屉里的枪,然而直到将所有的怪物都杀死,自己也断了一只手臂都没有办到,因为自己又再度陷入昏迷。

    醒来之后,格雷娅感到似乎有刀子削割着筋肉般痛苦,但是危险意识促使她不得不行动起来,前往柜台翻出那把手枪。然而这把手枪和其它的物件一样,充满了殖生的肉细胞,流淌着浓汁,散发恶臭。当她接触到的一瞬间,差一点就想扔掉。,

    接下里,就是我用猎枪顶住她的后脑勺的那一幕。

    在她的眼中,我就是散发恶臭,满身血腥,全身细胞恶性繁殖,臃肿到几乎看不出人形的怪物。当我开口的时候,发出的也不是人类的声音,令她感到烦躁,似乎充满了攻击性,仿佛每一个细胞都在催促她干掉我这个恶心的异类。

    当我压在她的身上时,她几乎要呕出空腹中的酸水来。

    直到我强迫她进行交流,她在恐惧的驱使下,好不容易才理解了我的意思。

    即便是现在,她仍旧对眼中的“我”的形象充满一种极度不适应的感觉。

    然而,她应该从最开始的交流中注意到了吧,自己才是产生了某种异变的病人。

    因为在我的眼中,她以及这个世界的物体,仍旧是正常的形状。

    ——我……被感染了吗?格雷娅递来纸笔的手,无法抑制地颤抖着。

    ——是的,很抱歉,你被感染了。我虽然对她所遭遇的一切报以悲怜,却也只能如此写到。

    在病情大规模爆发的那段时间里,厮杀和暴虐影响着每个人的心志,让人们根本无法进行交流,也无法在第一时间察觉交流的手段。这个病毒完全改变了人们的五官,干扰着他们的情绪。如果眼中攻击自己的生命是同类的话,或许还有婉转的余地,然而在这些病人眼中,声音、图像和味道都不再正常了,和尚能辨认物事的正常形状的正常人比起来,他们就像堕入了地狱之中,被迫自保着攻击每一个“怪物”。

    甚至,这些病人自己发出的声音也无法被正常人所理解,在正常人眼中,他们就是一群丧心病狂,不,应该用神智错乱来形容,简直是一群只会杀死眼中存在的每个人的疯子。

    为了自保,为了生存,为了保护自己所爱的人,这才是这场没有胜利者的狂乱的本质。

    真不是个讽刺吗?实在太悲哀了,我忍不住捂住脸,眼中充满了酸涩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