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限制级末日症候 >正文 252 倒计时(7000多字大章)
    252倒计时(7000多字大章)

    前情提要:高川和真江成功脱离山顶区临时数据对冲空间,却发现浣熊镇已经陷落,感染神秘病毒的狂乱者将整个镇子变成了一座旷无人烟的血肉废墟,幸存的人类在警局和安全局成员的带领下,在码头区构筑了最后的防线。高川和真江在镇上碰到一名没有完全丧失理智的狂乱者格雷娅,并将她带往码头区。

    黄金分割

    码头区的难民营毫无生气,那一场恐怖的灾难就发生在不到四个小时前,大多数人沉湎在悲痛和恐惧中。即便暂时没有狂乱者攻击和动乱扩散的迹象,但是谁都无法轻松下来。不能肯定灾难已经结束,也不能肯定事态是否会变得更加严重,或者说,暂时没有证据可以证明有好转的迹象。

    上头有派人前往镇内侦察情报和救援幸存者,但是警局的人手在动乱中同样遭到重创,现在用来维持秩序和警戒的人有三分之二是从普通镇民中征调,出于种种顾虑,仅仅在周边五百米的范围内行动。

    浣熊镇是个立足于旅游事业的小镇,在大多数的时间里,普通人的生活平静宁和,警务都是些芝麻绿豆大的事儿,有些警员几年都没开过一枪。同时,这里也不是狩猎区,没有猎人,办理持枪证的人很少,大多数镇民不会使用枪支,也不会有事没事在家里保存枪支。因此,现在集中地不仅缺乏应付大场面的枪支弹药,更缺乏善于战斗的好手。

    除此之外,由于靠近湖边的缘故,淡水暂且不提,由于撤退匆忙,带走的食物并不多,若幸存者不再减少,省吃俭用也会在一个星期内消耗殆尽。

    现在集中地的事务由警局、挂名情报局的网络球成员以及镇民代表组成临时议会磋商解决,虽然在重要关键的决议上众志成城,但有时也会在一些细微末节的意见上磨嘴皮子。

    这就是这个座落在码头区的临时集中地的现况,说不上坏,但也谈不上好。

    “镇长呢?镇民代表不是镇长吗?”我问洛克,我记得镇长和警长恩格斯的交情不错。

    “那老头的运气不太好,疫情爆发的时候,正好在医院视察工作,慰问病人家属,结果……”洛克耸耸肩,一脸无奈和苦笑,顿了顿,又说:“现在的镇民代表是老镇长的远亲,一个很有上进心的家伙。”他在“上进心”三个字上加了重音,虽然听不出这是否是嘲讽,还是另有他意,不过这事儿应该和我没有任何关系,还是交给荣格和恩格斯他们头痛去。

    我开始询问关于病毒的研究情况,洛克的回答并没有出乎我的预料。

    “镇上的医院缺乏研究设备,对病毒的分析和研究进度迟缓。不过我们逃出来的时候,将一部分设备、资料和样本带了出来。虽然大部分医生的运气不怎么好,但是也有几个运气不错的。”洛克说着,扫了一眼尾随在我身后的两个女人——真江和格雷娅。真江心不在焉,无论动作还是神态,一眼就能看出是精神状态的问题;格雷娅断了一只手,脸色苍白,带着焦躁,因为所接受到的外界信息和常人不同,因此对他人的视线躲躲闪闪,就像是患上了严重的洁癖和孤僻症一样。

    受伤的人很可能被感染了病毒,这已经是幸存者的常识。一路走来,人们也都下意识远离我们,甚至有人距离我们还有三五米远就跑开,要不就是躲进帐篷里,我可不认为这是洛克的威风使然。

    “两位女士的情况似乎不太好……”洛克隐晦地说着,朝我投来暗示的眼神。

    “格雷娅是患者,但症状并没有到无可挽回的地步,当然,这仅仅是我的判断。我希望这里能给她一点帮助。”我开门见山地说。

    “没问题,我觉得医生们正需要这么一个病人。”洛克爽快地说,将我们领到一个仓库门前,他打一开始就是直接朝这儿来的。在开门前,他再问了我一次:“只有格雷娅小姐是病人吗?”,

    “是的,另外这一位虽然你看起来陌生,但的确是我们的人,你认识的,猜猜看?”我开玩笑般说。

    “是熟人?”洛克皱起眉头,摸了一下后脑勺,露出苦恼的表情,反问道:“你确定?”

    我点点头。

    洛克摊开手,似乎要放弃了,可下一刻又似乎有灵光一闪,脸上写满了犹豫。

    “莫非是……bt?”他犹疑地说着,目光直勾勾地审视真江的五官,不过我不认为他可以看出一个所以然来。富江和真江不仅拥有人格上的差异,外在的形象也截然不同。

    “这是她的能力。”我说。

    “超能力?哈,魔形女?”洛克知道富江是第三等级的魔纹使者,但是在安全局里,每个成员的能力都具备私隐性,因此他并不知道富江的能力是什么,就像我同样不清楚洛克和荣格到底有什么能力一样。洛克脸上的惊讶和迟疑并没有尽去,我十分明白,富江和真江除了人格的主从性质上,几乎没有半点相似之处。

    “你不是在开玩笑?”洛克的目光在我和真江脸上来回转了几下,“好吧,你不是在开玩笑。”他朝真江伸出手,勉强让自己表现得热情一些,“欢迎回来,伙伴。”然而真江视若无睹,只是垂着头喃喃自语着什么,气氛有些尴尬。

    洛克干笑几声,将空吊的手收回来,揽住我的脖子,在我耳边轻声抱怨:“嘿,伙计,你的未婚妻有点不对劲,要不要留诊确认一下?虽然我们的人暂时没有发现有被感染的,但也不能保证完全不会被感染。”

    我也揽住他的脖子,将他的脑袋压下来,咬着他的耳朵说:“她的确是个病人,不过是精神病,我想你不会愿意招惹她的。”说罢,将他推开,用力拍了一下他的后背。

    “哈哈。”洛克指着我摇头大笑,一脸揶揄的神情,“精神病?你以为我是白痴吗?”说罢转头看向真江,“嘿,bt,你的未婚夫说你是神经病。”

    真江抬起头,一脸茫然的表情,继而又垂下头,啃着自己的拇指指甲。洛克顿时愣住了,直到身后仓库的门被人从里面打开。

    “洛克”来人是个女性,声音有些严厉:“病人需要安静”

    我们循声看去,是个三十几岁的中年女性,个头只到洛克的胸口,五官给人狂野的感觉,身材成熟丰满,穿着马甲和牛仔裤,全身上下散发出一种风风火火的气势。洛克被她瞪了一眼,表情立刻有些讪讪,连忙将我扯过去,把话题岔开:“嗨,安娜,这是我的同事,你可以叫他乌鸦。”

    “乌鸦?”女人盯着我,把我从头到脚地审视了一遍,锐利严肃的目光让我生出一种面对长辈时的紧张感,挤出一丝僵硬的笑容,打招呼道:“你好,安娜。”

    我以为她会第一时间对我品头论足,挑三拣四,我已经做好了准备,她看上去是这里的主事人之一,我不打算和她发生冲突。虽然是第一次见面,但她看上去不像是坏人,洛克跟她熟悉,而且并没有厌恶的表示,也许只是因为对方本性严肃,不是个喜欢嬉皮笑脸的人吧。

    结果却有些出乎意料,她突然上前紧紧抱住我,用手热情地拍了拍我的背脊,就像是对待远游归家的孩子般,露出温馨灿烂的笑容。

    “很高兴见到你,乌鸦。”她说。

    “我也一样。”我有些措手不及地说。

    “哈哈,吓了一跳吧?”洛克拍了两下我的肩膀,嬉笑着说:“安娜可是个表里如一的**妹子,只是有些时候太较真了一点。”

    “是你太散漫了。”安娜瞪了一眼洛克,转回视线,抓住我的手,一脸感激之情,“虽然是第一次见面,不过我知道你们为镇子做了很多事情。无论结果怎样,都感谢你们所做出的努力。”说到后面,她的目光越过我的肩膀看向后方的难民帐篷,露出感伤的表情。我觉得她对未来并不看好,可是却没感觉到她心中有半点绝望和自哀,真是个坚毅开朗的女性。

    “安娜经营自己的酒吧,现在临时充当护士长。”洛克为我介绍道。,

    “我以前当过护士。”安娜解释道,“不过你现在看上去挺精神的,不需要特殊护理。”她的目光扫过真江和格雷娅,似乎已经对情况了然在胸,转身领我们进入仓库,“进来吧,你们来得真巧,恩格斯他们刚来一会。”

    我们进入仓库的入口处并非正门,而是只允许一人通过的侧门,踏入之后才能看到里面的景象。吊灯并没有完全打开,光线显得有些昏暗,阳光从天窗和墙壁顶上的小窗处射下来,光柱中粉尘飞舞,令人昏昏欲睡。

    整座仓库被充当临时医疗所使用,大部分空间供以病人歇息,用杂物将普通伤病者和神秘病毒的感染者隔离开来。没有床铺和椅子,大多数人或坐或躺在地板上,不时传来痛嗷声和啜泣声,低沉的窃窃私语回荡在高阔的空间中,显得十分沉闷。

    普通伤病区有一些大概是病人亲属的人来回走动,不时也有临时护士匆匆走过,她们身上大多没穿护士服,只能从行为上辨认,她们会停在一处询问几声,又跑到另一个地方,不时会做一些急救措施,或者在笔记本上记录些什么。临时护士和病人亲属的穿着打扮没什么具体的区别,但是从她们的神态和动作上就能分辨出来。

    神秘病毒的感染者则没那么好的照顾,几乎每一个都被固定在木板上,手脚都被捆束起来,就像是对待拥有破坏**的精神病人一样。他们不时发出嘶哑的叫声,就像是格雷娅说话时的那种宛如野兽般的吼声,当有人走过他们身边时,立刻表现得十分烦躁和激动。负责那一带的护士不多,但每次行动都不是单独一人,她们看上去已经对这样的情形麻木了,充满警惕,但无论动作还是表情都已经看不出畏首畏尾。

    格雷娅见到这一幕,显得有些激动,她似乎想逃走,但我立刻抓住她的手。“别害怕,我会让他们好好待你。”我只能这么劝慰道。安娜朝她多看了几眼,不过并没有说话,不过我想,她对格雷娅是感染者心知肚明。

    对于和神秘病毒的感染者同处一个仓库,那些正常的人们似乎也已经习惯了,不过安娜悄声对我说,在刚开始的时候发生过不少冲突,很多人试图处死每一个感染者,不管他们是否已经发作。

    “实际上,并不是每个被感染的人都会在第一时间发狂。”安娜说:“我们在寻找感染的规律和发作的征兆,尝试一些能够延缓发狂,或者让他们重新清醒过来的方法。”

    “有用吗?”我问。

    “也许。”安娜耸耸肩,“那是专家的领域。”她朝仓库中心靠后的地盘努努嘴。

    她所示意的地方有三座半透明的帐篷,从里面绽放出强烈的光亮,数个人影来回晃动。不一会有人从里面走出来,分别钻进周边的另外两座普通的帐篷中。不用安娜介绍,我也知道那就是临时构建的手术室和研究室。我在电视里看过专业的无菌帐篷,就是他们那个样子。

    “还在做手术?”我说。

    “不,病人已经安置好了。”安娜顿了顿,说:“是在对尸体进行处理。听说有了什么新发现。”

    “不是说缺少设备和专家吗?”

    安娜摇摇头,具体的说不上来,不过似乎是病毒产生了一些剧烈的变化,以至于即便是利用手头的简陋设备也能够进行观测,只是无法对其原理进行辨析和取证。这种变化是在二十分钟前产生的,主持研究工作的医生意识到必须通知集中地的负责人,于是在十分钟前,临时议会的三个最高负责人:荣格、恩格斯和镇民代表徐先我们一步进入这个仓库。

    无菌帐篷中的研究工作并停止,每一个阶段的报告都有专人送至其中一座普通帐篷中,一名医生一边分发资料,一边对临时三人议会进行解说。当安娜将我们带进帐篷中时,看到的就是这一幕。节能灯散发出白灼的光,但却无法驱散帐篷中诸人脸上的阴霾。医生背后的玻璃黑板用油性笔画得密密麻麻,各种专业名词和符号构成迷宫般的纹路,他一边写出大堆复杂的算式,一边轻声说话。他那平滑得毫无起伏的语调,如同摇篮曲一般的音量,毫无漏*点的面孔,单调的手势和繁杂的专业术语,让他的演讲令人昏昏欲睡。更可怕的是,似乎这里每一个人都听不懂他到底在说些什么。,

    这具帐篷很大,除了医生、荣格、恩格斯和镇民代表徐之外,代号魔术师的日裔胖子也在这里,当我们撩起帐篷的门帘时,他猛然抬起头来,一脸刚睡醒的懵懂。他静静和我们对视了一秒,或者更多的时间,差点儿就要跳起来。

    医生的演讲没有被打断,三个头儿也只是点头和我们示意了一下,魔术师迎上来,在我们耳边轻声抱怨:“该死的,你们来晚了。”

    “不,刚好。”洛克说:“报告应该快结束了吧。”

    “谁知道?”魔术师说:“我以为他已经报告了一个世纪”

    “这家伙是谁?”我朝医生挪了挪视线。

    “诺德,四十三岁还没结婚的家伙,据说是镇上医院的主治医生中,专业理论知识最丰富的医学专家。”魔术师苦笑起来,“你相信吗?”

    “当然。”我、安娜和洛克异口同声说到。

    “我也相信。不过我更希望站在这里做报告的是个业余风趣点的家伙。”魔术师摊开手揶揄道,“而不是一个高级魔法师。”

    “高级魔法师?”洛克露出疑惑的表情,不止他,我们也无法对魔术师胖子的这个用词产生共鸣。

    魔术师的笑容顿时变得有些尴尬,他攥起拳头放在嘴边轻轻咳了一下,瞥了一眼诺德医生,这才偷偷轻声对我们说:“处男的意思。”

    安娜用力假咳了一声。

    也许是被这声清亮的假咳打断了,或许是无法对我们这边热火朝天的闲聊熟视无睹,关于病毒的理论医学知识报告停顿下来,空气中一时间充满令人尴尬的寂静。帐篷内的视线齐刷刷朝我们这儿投来,令人不禁如坐针毡。其中有一道视线流露出刻骨的不悦,并非来自诺德医生,诺德医生的表情一如既往——没有任何表情,就像一块硬石板,在第一时间就将目光移到手中的资料上。

    那道锋芒毕露的目光来自镇民代表,被称为“徐”的男人。全名不清楚,大家都叫他“徐”,五官和身材充满典型的亚洲人特征,唯一能令人认知到“混血儿”这个概念的只有那双湖蓝色的眼眸。具体年龄不清楚,外表看上去刚三十出头,全身上下衣装笔挺,精神奕奕,丝毫没有被四小时前的灾难打击到的迹象,反而充满一种挥斥方遒的气势。以貌取人或许不可取,但他那下抿的嘴角,狭长的眼线,稍微有些内陷的脸颊,都给我一种独特而尖锐的感觉——不像平民,不像官员,不像商业精英,不像军人或特工,大概以前从事过什么见不得光的工作,有一种血腥的味道。

    洛克提起过,这位徐先生是老镇长的远亲,不过却没有足够的证明,也缺乏过往的详细资料。询问过几位和老镇长有交情的镇民,也只有“好像”和“应该”等等这种模糊的答案。徐先生大概是一年前才回到镇上,一直在老镇长的房子里深居简出,直到灾变降临后,才加入临时建立的义务警备队,逐步展现自己的干劲和组织能力,在协助警局和安全局诱捕隐藏在民众中的玛尔琼斯家秘密组织成员一事上出过不少力,并在大撤退中身先士卒,救下不少平民,从而成为镇民代表。

    “一个不甘寂寞的家伙。”洛克这么评价他。洛克似乎并不讨厌这个人,也许是因为这位“徐”带来的麻烦远小于好处的缘故。

    不过因为我们“缺乏尊重和纪律”的行为招致其不满,所以被他狠狠瞪了一眼。

    “那么……”在徐先生开口之前,荣格开口了,他并没有理会我们,用一如既往的沉静语气说:“诺德医生,病毒产生的变化会对患者产生怎样的影响?”

    趁这个机会,我们重新站好,将多余的“行李”搁置在一旁。帐篷里的空间在我们进来之后开始显得拥挤,格雷娅的焦躁更加明显了,那种一旦和他人接触就难以忍耐的表情根本就无法掩饰,令男人们有些不自在地朝我这儿挤过来。我猜想这里所有人在格雷娅眼中的形象,恐怕就是一团腐烂的说着外星语的臭肉吧。,

    诺德医生从资料上抬起头来,他和荣格对视了半晌,这才用毫无起伏的轻弱口吻说:“不是对患者,而是死者。”说到这里,他顿了顿,走到黑板前,用油性笔圈起几个细胞状的图案,“人类死亡之后,**细胞会因为和病毒的结合持续活性化,并且在六个周期后,这种活性化会加剧并导致细胞彼此之间的结构重组。”

    “我想确认一下,诺德医生,你的意思是,那些死掉的人会复活?”恩格斯警长揉了揉太阳穴,说:“好吧,就算它们会变成恐怖片里的那些干尸丧尸之类的恶心垃圾,我也不认为这些缺胳膊少腿的东西会对我们造成太大的威胁,我也很难想像没有头的尸体会怎么行动。”

    诺德医生好半晌没有说话,他似乎天生缺乏形象性解说的天赋,过了好一会,突然将袖子挽起来。

    “好吧,我举个例子,如果这只胳膊不在我的手中。”当他这么说的时候,就连荣格也露出一丝对他的解说感到惨不忍睹的表情。徐先生嘴巴下抿的弧度更大了。

    “是谁让他来做报告的?”我朝安娜问到。

    安娜耸耸肩,没有说话。

    “如果这只断臂来自死亡的患者,那么六个周期后,极端的活性化会让它失去原来的形状,变成一团鲜活的烂肉,然后这些烂肉会和周围的烂肉相互结合,并开始繁殖,然后变成某种东西。”

    “某种东西?”徐先生重复道。

    “是的,无法确定形态的某种有机细胞结合体,不过有一点是肯定的,那种东西拥有生命本能,对一切有机细胞结构——例如人体——充满攻击性,如果是大脑,也可能会产生新的意识。”诺德医生说,“也就是说,这只手就不是‘手’了,而是另一种不确定形态的细胞生命。”

    他的话音落下后,帐篷中好一阵沉默。

    “听起来像天方夜谭。”恩格斯警长苦恼的继续揉着太阳穴。

    “抱歉,我只说科学。”诺德医生**地轻声说。

    “那么,你们有什么办法控制住吗?”徐先生交握着十指,“不让那些尸体变成会活动的烂肉。”

    “很遗憾。”诺德医生顿了顿,解释道:“我们的设备……”

    “好吧,我知道了。”荣格打断了诺德医生的解释,“我想知道,我们还有多长时间可以准备。”

    诺德医生看了一下手表。

    “六十分钟,也许更短。”他说。

    我似乎能够听到帐篷中响起一阵无声的哀嚎。

    我想,有必要尽快知会荣格,开展我自己的计划了。在这样的情况下,也许那个计划是我们最后的机会。

    报告结束后,我们陆续离开帐篷。无菌帐篷中的工作仍在持续,诺德医生并没有回去工作的意思,说不定在他看来,自己这些人的工作到这里为止了,在缺乏必要设备和支援的情况下,再继续下去也只是白费工夫吧。他的脸色显得很平淡,丝毫没有面临困境乃至死亡的负面情绪,仿佛寄居在这具躯壳内的不是灵魂,而是冷冰冰的数据,让人不禁生出一种不自然的感觉。

    “请问,这种病毒叫什么名字?”我和他打离开前的招呼时,好奇地悄声问道。

    “沙耶。”他说,一个我从来没听说过的名词。

    看到我脸上的疑惑,诺德医生解释道:“就是患者还活着时的叫声,实际上他们是在说话,就像这位小姐一样。”他的目光投向尾随在我身后的格雷娅。

    的确,格雷娅失去人类的语言后,那种野兽般的嘶吼和“沙耶”的发音十分相似。我回头看了一眼格雷娅,她根本就没注意到我在看她,目光闪烁地扫视着周围,不断用手抓扯头发,坐立不安,难以忍耐。

    “第四阶段……”诺德医生说。

    “您的意思是?”我连忙询问。

    “我之前一直在做临床工作,这位小姐明显是在病毒发作的第四个周期。她的五感应该已经彻底变异,也就是说,所接受到的现实数据信息,颜色也好,形状也好,气味也好,甚至是感觉上的善意和恶意,已经完全和正常人不同。也许她还可以通过一些间接手段,例如摩斯密码和笔迹之类进行沟通,但很快就会进入第五阶段,完全失去和正常人类的沟通方式。”诺德医生敲了敲额头说,表情看上去已经对这种情况司空见惯。

    “没有诊治的办法了吗?”我怀抱最后一丝希望问到。

    诺德医生摇了摇头。

    “如果你愿意,就将她留下来吧。虽然我们已经获得了足够多的临床数据,但是多一个也好。否则你可以立刻杀死她,每个阶段的递进都会造成患者本身的巨大痛苦,他们终究会变成怪物。”

    在他的话音落下时,格雷娅猛然抱着头发出沙哑的,仿佛喉咙里梗着一块火炭般的尖叫,听起来,如同呼唤着“沙耶”。

    我痛苦地捂住了脸庞,有一些温热的液体涌出眼眶,眼前只有一片黑暗。